楚香君點點頭,推著她的後背將她送進了房間。

「媽,給。」楚香君將一杯白開水遞給林鳳嬌。

林鳳嬌每天晚上睡覺都有吃維生素的習慣,像往常一樣,林鳳嬌吃了葯喝了水,原以為會一夜無眠呢,卻是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楚香君端起玻璃杯,將剩下的水盡數倒到了陽台的花盆裡。

水裡面楚香君加了從啵啵那裡拿來的寧神靜腦的丹藥,幫助林鳳嬌睡個好覺的同時,還可以強健她的身體。

林鳳嬌一晚上憂思深重,楚香君可不想她因為自己的事情愁白了頭髮,那也太不孝順了。 「魔邪壺,龍淵刀,永靈刀,萬象……這些仙廚廚具到底會在哪裡呢,一點提示都沒有啊。」

楚香君的眼睛緊緊的盯著桌上擺放著的金剛菜刀、擂鼓瓮金錘、鐘鳴鼎、流水屜,四件廚具安靜的被擺放在桌面上,彼此之間沒有任何感應聯繫。

姜崖子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手中扭開眼藥水,一隻手拽開眼皮,一隻手捏著眼藥往眼睛里滴。

自己看這廚具看得眼睛都要長繭子了,也沒看出個所以然,在不滴點眼藥水護下眼睛,只怕都要瞎了。

「先吃午飯吧,我帶了我媽做的菜過來。」楚香君道,手一揮,直接從空間中將菜拿了出來。

菜品豐盛,熱氣騰騰,引得人食慾大開。

「楚瑩萱找到了嗎?」楚香君一邊吃飯,一邊跟夏侯欽閑聊。

夏侯欽搖搖頭:「沒有。」

楚瑩萱就彷彿從這個城市人間蒸發了一般,連阿元出動,也沒找到她的下落。

「跑的倒是挺快。」楚香君諷刺道。

「她慣會小打小鬧。」夏侯欽道。

「燒了我的店就這樣跑掉了,不甘心啊。」楚香君咬著筷子,若有所思。

可是……

「你說龍耀將這個消息告訴我,意欲何為?」楚香君原本懷疑是梁洛施對自己的店動手的,可是卻收到了龍耀發來的信息。

對於龍耀,似敵又似友,楚香君不知道他如此反覆,究竟是什麼意思。

「博得你的好感,引起你的注意。」夏侯欽憤憤道。

如此光明正大的覬覦自己女朋友,真是討厭。

「你吃醋啦?」

「吃了啊。」夏侯欽的語氣略微委屈。

楚香君瞪大了眼睛:「……」就這麼不要臉的承認了?

「伯母做的這個酸辣土豆絲裡面,放了不少醋。」夏侯欽一本正經。

楚香君:「……」

姜崖子在一旁吧唧嘴巴,年輕人談情說愛什麼的,簡直太討厭了,讓老單身狗情何以堪啊。

早上艷陽高照,但是過了中午之後,陰雲密布,淅淅瀝瀝的下起了小雨。

「我跟你一起去。」夏侯欽道,拿過一件淺褐色的羊毛外套給楚香君穿上,又貼心的幫她戴上一頂圓盤小帽。

龍耀告訴楚香君想知道永靈刀的下落就過去找他,誰知道這是陰謀還是陽謀。

「你身上的傷還未恢復,放心,我可以應付的。」楚香君道。

「實在不行,我不是還有大黃嘛。」楚香君從夏侯欽手裡接過傘,跟他擁抱了一下,然後走向了雨中。

望著楚香君離去的背影,夏侯欽憤憤,如果自己的實力也提升……

夏侯欽的目光閃過一抹堅定,快步回去,走到了姜崖子跟前,對他鄭重道:「我要去闖玲瓏塔。」

姜崖子正吃著香酥可口的餅乾,喝著絲滑香濃的咖啡,聽到夏侯欽的話,驚得他差點沒把手裡的咖啡甩了出去。

「你瘋啦。」姜崖子的聲音拔高。

「我心意已決,公司的事,勞煩你和阿元多照看了。」夏侯欽只是宣布,並沒有商量的意思。

說完,他拿起沙發上的西裝外套就走了出去。

姜崖子看他毫不猶豫的就走了出去,呆愣了好半響,他才回過神:「哎,哎,夏侯欽你給我回來……阿元,你快去阻止他啊,闖什麼玲瓏塔啊,那可是九死一生,阿元,快點攔住他。」 阿元站在那兒,一動也不動。

見此,姜崖子生氣的將咖啡杯重重的放到了桌上,餅乾也丟到盤子里。

「阿元!」姜崖子憤怒道。

阿元面上帶著淡淡的微笑,望著夏侯欽離去的方向,道:「少爺決定的事,我們不能改變。」

「可是……」

「姜老,即使玲瓏塔是十死無生,少爺也會去闖的。」

夏侯欽的身上沒有任何靈力,闖玲瓏塔,是他覺醒血脈之力的唯一出路。

龍耀如此堂而皇之的用永靈刀的下落讓楚香君過去他那邊,已經是對少爺的挑釁,少爺那般高傲的人,又怎會坐以待斃。

「可是……」

「姜老,我們還是好好處理少爺該處理的事吧。」

只要後方不倒,才是對夏侯欽最好的助攻。

姜崖子望著桌上的餅乾和咖啡,長嘆一聲。

陰雨綿綿,伴隨著冷風呼嘯。

街上的行人,裹緊了衣服,行色匆匆。

漫步在略顯得空曠寂寥的街道上,楚香君的心境十分平靜。

這個世界雖然不公平,但它本身卻是美好的。

透過透明的傘,朦朧可見高樓林立,玻璃窗戶之中,燈光暖暖,讓城市變得有了溫度和生氣。

楚香君的腦海里閃過自己上一次做夢的場景,世界毀滅,沒有安寧美好,只有無盡的絕望。

雖然知道大自然優勝劣汰,可是,一想到這個世界會被重組,楚香君就會覺得一陣心痛。

雖然自己沒有出生在這個世界,但是自己在這個世界找到了愛人、家人,一顆冰冷孤寂的心,在這個世界鮮活跳躍,色彩斑斕。

絕對不能讓黑暗料理界的人毀掉這個世界!

龍耀一身黑色的休閑外套,身材修長,短髮凌亂張狂,一張俊臉邪魅冷峻,好看的絕世無雙。

他安靜的站在公司樓下的大門處,遠遠的就望見了走在雨中的楚香君。

周圍的時間,彷彿靜止了。

除了楚香君在走動,世界的一切都被定格。

龍耀望著她撐著玻璃傘,緩步走向自己。

她柔順烏黑的長發從帽里傾瀉而出,披散在肩膀兩旁,讓她整個人看起來文靜賢雅。

她的臉上不施粉黛,可皮膚卻精緻光潔,五官絕美,整個人就像是從漫畫中走出來的一樣。

龍耀的嘴角微微上揚,可是楚香君,卻面無表情的走到了他的跟前,連一個笑容都不施捨給自己。

「娘子!」龍耀叫了一聲。

楚香君皺著眉頭,望著龍耀,熟悉又陌生的感覺。

「我來了,可以告訴我永靈刀的下落了。」楚香君的聲音平淡,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疏離。

龍耀嘴角噙著淡淡的笑意,眼裡卻閃過一抹受傷。

「我們進去談吧。」

雨下的更大了。

龍耀帶著楚香君從公司正大門進入,這讓公司里的人紛紛炸開了鍋。

「看到龍總剛剛帶進去的那個姑娘嗎,長得好美啊,該不會是龍總的女朋友吧?」

「龍總可是親自去門口接她呢,我看八成就是啊。」

「嗷嗷嗷,我的龍總,怎麼可以拋棄人家去找別的女人,我可是為了他才來這裡工作的啊。」

「嗚嗚嗚,雖然感覺他們兩個人很般配,但是,世界要不要這麼殘忍啊,就不能給多我留點幻想嗎。」 「你是黑暗料理界的少主?」

「是!」

「那你為什麼要告訴我永靈刀的下落?」

「因為,我喜歡你啊。」

楚香君沉默不語,望著龍耀沒個正行的樣子,她知道龍耀是在開玩笑。

察覺到楚香君真實想法,龍耀眼裡閃過一抹受傷。

自己說的是天大的實話,可是她卻不相信。

「楚香君!」啵啵從門外沖了進來,一把將楚香君拉到自己後面,冷冷的望著龍耀,一副護犢子的模樣。

月輪也急匆匆的跑了進來,他的身後,還跟著想要攔住他的工作人員。

「龍總,他們自己就衝進來……」工作人員想要解釋。

婚外之癢 「知道了,你們先出去吧。」龍耀淡淡道。

工作人員滿臉歉意的退了出去。

月輪審視著龍耀,對他防備有加。

「你們怎麼來了?」楚香君疑惑。

「是我叫他們來的,去取永靈刀,你一個人可不行。」龍耀寵溺道,啵啵眼中光亮忽明忽暗,面上沒有任何的表情,沉默呆在一旁。

月輪看看龍耀和楚香君,在看看啵啵,也選擇沉默。

出了龍吟集團總部大樓,已經是傍晚了。

秋天的雨,來的快,去的也快。

街道濕漉漉一片,空氣清清冷冷的,啵啵打了個寒顫:「好冷。」

「誰讓某人要風度不要溫度啊。」月輪穿著一身運動裝套裝,紅色的,包裹成一個紅圓胖子,溫暖的不要不要的。

「還不去幫我買件外套去。」啵啵踢了月輪一腳。

月輪沒好氣,出門的時候自己都提醒她了,可她非得要穿裙子出門,說這樣才美,大家都是老熟人了,也不知道要美給誰看。

「為什麼是我去?」楚香君不也在這裡嘛,女人去買女人的外套才沒毛病吧。

「如果你不去,我就把你身上的衣服扒下來穿。」

「女流氓!」月輪沒有靈力,不是啵啵的對手,只能委屈巴巴的沖向旁邊最近的商場去給啵啵買外套。

「我要紅色的羊毛外套,記住了啊。」啵啵叮囑道。

「我身上是黑色的連衣裙,要搭配紅色才洋氣好看。」啵啵低頭拍了拍自己的裙子,沖著楚香君展顏一笑。

「你對龍耀……」楚香君欲言又止。

「我對他沒有任何想法。」啵啵語速飛快,眼睛直勾勾的盯著不遠處的冰淇淋站。

「吃個冰淇淋吧,買一送一呢。」說罷,自己就先跑過去了。

望著啵啵的背影,楚香君的眸子幽深,面容劃過一抹無奈。

啵啵在龍耀面前的反應就不像個正常人,說沒鬼誰信。

而且,一向樂觀活潑的啵啵,在提到龍耀的時候,總是驚慌失措的轉移話題,這難道不是明顯的此地無銀三百兩嗎?

「喂,夏侯欽,我要去一趟非洲,馬上就出發。」楚香君道。

「嗯,注意安全。」

「你同意了?」

「有啵啵和月輪陪著你,我很放心。」

「是龍耀告訴你的嗎?」

「嗯!」

掛掉電話,楚香君的內心十分迷茫。

龍耀的身份,註定他是敵人,可是他現在卻在幫著自己,龍耀說,他不想這個世界被破壞,因為這裡有他珍貴的回憶,有他愛的人。 「啊!!!煩躁,為什麼那個人是我,要是啵啵該有多好。」啵啵對龍耀有情,可是龍耀卻總對自己表白。

楚香君不擅處理情感,完全不知道這種情況該怎麼處理,可是她又不好意思去問夏侯欽,更不能給啵啵說,怕啵啵知道了會很傷心。

楚香君,啵啵,月輪一起出發準備前往非洲。

龍耀不止將永靈刀的下落告訴了楚香君,就連他們出行的機票,都幫楚香君訂好了。

楚香君給夏侯欽打了電話,原本以為要費一番功夫說服他同意自己去找永靈刀,卻沒想到,他輕而易舉的就同意了,而且聽他的口氣,好像是龍耀告訴他的。

既然夏侯欽都選擇相信龍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