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長老高金源默不作聲,靜靜看著,而李天江卻是眼中閃過一縷思索之意。

「董師兄、祝師兄,你們放心,師弟我只是想跟董恆隨意切磋一番而已,不會有事的。」方破擺擺手,身上出現一股強烈的戰意,頓了頓繼續道:「再說,這麼好的日子,又有這麼多人在,不能光吃吃喝喝度過啊!我與董恆切磋一番,正恰當。

董恆、你說如何?」

說完,直直的看著董恆,目光中透露出一股興奮、期待。

「掌門師兄。」董無靈皺眉看向李天江,輕輕叫了一句。

李天江略一猶豫,還沒決定,就見董恆眼中厲色一閃,雙唇輕啟、淡漠中自帶一股威嚴的聲音響起:「好,十長老有此雅興,董恆奉陪。」

「哈哈、好好好!」方破一陣高興的大笑,當即轉過身對李天江抱拳微微一禮:「掌門師兄,還請允許。」

李天江眉頭一挑,深深看了一眼董恆,略一點頭,淡淡道:「好,點到即止。」

「是。」方破與董恆齊聲應道。

在場眾人神色都有些古怪,一些人還好,一些人卻是沒想到這場婚宴居然這麼怪異。

不過也有些人,目光卻是亮了。

武修第五境的強者切磋,他們很多人都還沒有見過呢?

「這裡太窄,我們出去切磋。」方破看了一眼董恆,當先向外而去。

董恆沒有多說什麼,腳步沉穩,不慌不急的一步一步跟了上去。

……………… 眾人目光立刻望向李天江,雖沒說話,但眼裡的意思,卻是清清楚楚。

沒有停頓幾息時間,李天江起身,向外走去,董無靈、高金源、祝青峰等人紛紛跟上。

「咦!十長老跟恆師兄居然走出來了!」

「他們怎麼出來了?」

「這是要做什麼?」

「好像掌門他們也出來了!」

…………

…………

董恆兩人一前一後走出,頓時引起廣場上眾人的注意,李天江等人的到來,更是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沒有在意這些人的議論,方破大笑著一躍而起,飛離了靈雲峰、來到空中,魁梧的身軀威風凜凜。

「來,就在這裡。」

加入了元氣的大喝聲震動雲霄,整個靈雲門所有人立刻看向了他,有的驚奇、有的疑惑。

李天江眉頭又是一皺,望了眼方破,感覺到了一絲不對,但卻又說不出來個所以然。

這時,董恆一步邁出,身影也飛上了半空中,與方破相對而立。

在到達第五境后,人便可以自由飛行於天地間,當然,有些地方是不行的,越高的地方,也越難飛行。

「是十長老與恆師兄!」

「他們要做什麼?」

「這是怎麼了?比武嗎?」

…………

…………

靈雲峰山下,一百多萬弟子也都望著那兩道身影,好奇不已。

方破看著面對的身影,身上那股戰意越來越濃,雙眼中也極為凝重。

「小心了,我可不會留手。」

一聲沉喝,一層黃色光芒附在了他體表,算是護體元氣。

雙手上,也凝聚了一股濃郁的黃色光芒,其中蘊含著可怕的力量。

對面十丈處,董恆身上也無聲無息間,浮現出一層金色的護體元氣,淡漠的看著對方。

「哈。」

不過兩息時間,方破一聲大喝,右拳猛然轟出。

一團黃色光芒,快若流星,氣勢洶洶地沖向董恆,十丈距離眨眼即過,已經來到了董恆面前一丈處。

一百多萬人早已瞪大了雙眼,仔仔細細的看著。

董恆雙眼目光沒有一絲波動,彷彿視這攻擊如無物,當其又前進了一點后,金紅色的大袖才冷厲一揮,猶如匹練的金色光芒迸射而出。

「轟!」

前方虛空一陣轟鳴,黃色光芒如同氣團,被一擊而散。

「十長老、你還是出全力的好。」

帶著威嚴霸氣的淡漠聲音浩浩蕩蕩,響遍整個靈雲門,聽的、看的下方無數弟子頓時熱血沸騰起來。

這般強大的比武,是他們第一次見到,其中一人是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十大長老之一,另一人是他們眼中靈雲門的絕世天才、恆師兄。

下意識的,他們就偏向了這位恆師兄,心中也是憧憬幻想著自己就是恆師兄,去於那高空中一展無上風采。

「哈哈哈!」方破臉上興奮之意更甚,放聲大笑,「好好好,不愧是董恆,地虎拳。」

「嗷!」

隨著方破再次出拳,一聲虎嘯、山河動蕩,震得許多人頭暈腦脹。

一隻黃色拳頭不過半人大小、栩栩如生,裡面隱隱約約中有一隻猙獰巨虎在咆哮。

下方,不少人眉頭一皺。

「哼,恆兒不過剛剛突破到神意境,方師弟卻居然連地虎拳都使了出來,這一拳怕是達到了六象之力,他還真是厲害。」董無靈一聲冷哼,看向了李天江,等待著他發話。

李天江雖然也有些不悅,不過看著董恆神色依舊絲毫不變,又強行壓下了阻止的想法,淡淡道:「看看再說,恆兒不會這麼簡單就敗的。」

董無靈無奈,卻也沒有多說什麼,剛剛第一拳就讓他們知道董恆絕不是簡單的,根本不是尋常剛突破到神意境的一象之力、也不是兩象之力。

上空,當董無靈說話之時,那一拳便來到了董恆面前。

這一次,沒有讓其靠近,董恆大袖下的右手張開,不躲不避,朝前有力的一按。

「轟!」

前方數丈虛空猛然像是被重擊,轟鳴暴起,那拳頭也是如此,速度頓時停止,眨眼間被打散。

些許餘波靠近董恆兩人,護體元氣閃爍,將其抵消。

「再來。」

方破雙目瞪大,一聲冷喝,地虎拳再次轟出,不過卻不再是遠程攻擊,而是最能發揮出實力的近身戰。

一聲虎嘯中,身體隨著拳頭、一拳轟向董恆。

源源不斷的元氣下,其威、其勢比之剛才,更強橫了三分。

一絲厲色一閃而過,董恆右手緊握成拳,一層金色光芒凝聚其上,對著方破、毫無花哨的一拳轟了過去。

「嘭!!!」

兩隻拳頭隔著兩種光芒兩寸距離、狠狠碰撞在了一起,巨響聲頓時震動著整個山門,在所有人瞪大的目光中,方破身體來的快、去得更快,迅速砸向了遠方,身上黃色的護體元氣也被打散,衣服破爛。

「噗!」

好不容易停住身體,他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對面、那毫髮無損的身影。

即使是那強大的對轟餘波,也只是讓其護體元氣閃爍了幾下而已。

下方,絕大部分人都是眼露震驚之色,高高在上的十長老,這麼容易就敗了!還是敗在剛突破不久的董恆手中。

而李天江等一些人的目光更是極為驚駭,充斥著不敢相信。

他才剛剛突破到神意境,怎麼可能會有如此力量?

那最後一拳,絕不下於九象之力,而且明顯沒有出全力。

第二擊,好像也不是元氣攻擊。

李天江與董無靈三人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對方的驚駭。

「哈哈哈!好,我輸了。」

突然,上空中,方破一擦嘴邊的鮮血,豪邁的大聲道。

轟!

聽到方破的認輸聲,現場頓時都有些沸騰了。

「恆師兄居然贏了!真的贏了!」

「十長老這麼容易就敗了!這怎麼可能?」

「董恆怎麼可能這麼厲害,如此輕易就擊敗了十長老。」

「我就知道恆師兄是最厲害的。」

…………

…………

無數人議論紛紛,李天江幾人眉頭皺的更深了,對方破也更不滿意了。

你連意之力都沒有使出來,就這麼認輸?

也許董恆的勢之力,還沒有到達意之力呢?

畢竟他突破的這麼快,哪有太多的時間去參悟勢之力。

在第四境、第五境、第六境中,就是領悟這兩種力量的。而突破到了神意境,勢之力卻還沒到達意之力的,也多的去了。

方破現在剛剛挑起他們的興趣,想看看董恆的真正實力,卻就認輸了。

簡直是一而再再二三挑戰他們的怒火,

對李天江幾人的心思,方破現在並不在意,更不在意眾人的反應,滿臉不在乎的向董恆點點頭,就飛向靈雲峰。

他剛才雖然看著挺嚴重,但傷勢其實並不重。

董恆神色依舊,像是什麼都沒發生,同樣飛向了靈雲峰。

不過眾人只感覺他身上的那股威嚴、更濃郁了幾分。

兩人落地,李天江等人就神色複雜的看著董恆,充滿著疑惑。

隨後,一行人重新回到了大殿內,

各自坐下,氣氛頓時又沉默了幾分,絕大部分人還沉浸於剛才的震驚,不知該說什麼。

就連李天江也是如此,他明白,董恆騙了他。

狠狠騙了他,他肉身也絕對突破到了第五境。

可他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暴露出來呢?

僅僅是因為方破的出手?

不對。

他心裡搖了搖頭,多年當掌門的直覺告訴他,這其中定有蹊蹺。

………………

(感謝qq閱讀《坎坎坷坷我們一起過》打賞了一個堂主。感謝覺熙又打賞了2000起點幣。感謝i夜爺、凈瞎扯打賞了1000起點幣。感謝天選者一皇、紅塵不醉我獨醉、00墜落又打賞了500起點幣。感謝墜落篇章又打賞了200起點幣。感謝qq閱讀勿塵i、書蟲中的小懶蟲、龍的夢life、穀雨夏命、聖潔天使——路西法、夏夢卿、書友20170702103521599、饕餮教主又打賞了100起點幣。感謝的話寫在作者話中,好像在起點app上是看不到的,只能又寫了一遍,不過沒事,都不要錢,而且水不了幾個字數。) 「董恆,你果然厲害,我方破心服口服。」

忽然,剛剛坐下,喝了口酒,方破就大聲叫道,又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同時,不出意外的,也再次引起了李天江、董無靈幾人的不滿。

居然直呼董恆,用平輩的態度對待。

要知道你可是與我們是一輩的,董恆就算實力已經到了,但在這個時候,還只是個小輩而已。

不過其他一些人,就沒有這麼多想法了,聽到方破的話,加上又是董恆的大喜之日,一句句讚美話連綿不絕。

「董長老年輕有為,實在是我靈雲門第一天才。」

「嗯,董長老的實力、恐怕已經不懼絕大部分的神意境王者了!」

「有了董長老,我靈雲門更上一層樓,是指日可待。」

「不錯,董長老如此厲害,他日必定使我靈雲門更加輝煌。」

…………

…………

讚美聲中,都不約而同的稱呼董恆為董長老,也只有這個稱呼,才最為合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