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晨對於感情這種事情還是懵懵懂懂,可她總覺得,娘親對壞蛋爹爹的態度,和對待乾爹並不一樣。

乾爹喜歡娘親,娘親知道後果斷拒絕,都不給一點機會,可是,雖然娘親沒有接受壞蛋爹爹,卻也沒有拒絕的很果斷……

就在白小晨還在胡思八想的時候,白顏的拳頭落在了白小晨的腦袋上:「你別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無論是你乾爹,還是帝蒼,我都不會接受。」

她不是那種很容易就交付出一顆心的人,尤其是,在徹底的了解對方之前。

「晨兒是個沒爹的孩子,真可憐。」白小晨的表情可憐兮兮的,他的手捂著被白顏敲疼的小腦袋,嘴角掛著委屈。

白顏用力的揉了揉白小晨的小腦袋:「只要帝蒼沒想要將你搶走,你可以隨時去找他。」

如果她阻止白小晨見帝蒼,那對於白小晨來說很是殘忍。

所以,她允許他們相見,但白小晨永遠都是她的,誰也不能從她身邊搶走!

白小晨低下頭哦了一聲,就沒有再多說什麼。

他才不要那個壞蛋爹爹,他只是希望……娘親再生個妹妹而已。

……

等白顏與白小晨回家之後,藍老夫人等急忙迎接了出來,更是上上下下將他們檢查了一遍,生怕這對母子會在皇宮受到委屈。

不過,白小晨原先沮喪的心情在看到藍家眾人之後立刻興奮起來,一個不停的講著皇宮內所發生的事情,最後還不忘讓藍少陵去執行刑罰。

望著這小包子激動的臉色,藍老爺子的眼底也逐漸帶上了一抹笑意,隨後囑託下人將飯菜上桌。

白顏用膳過後就回房休息,卻在這時,一隻雪白的信鴿落在了窗戶上,腳腕綁著一張紙條。

「主人,是誰傳來的信?」

望著白顏走過去揭下紙條,小咪慵懶的舔著爪子,眯著雙眼問道。

「她來了。」白顏勾起唇角,或許是心情很愉悅的緣故,她的眼底都滿是笑意。

她來了?

小咪眨了眨眼,這個她……指的又是誰?

「小咪,你稍後告訴晨兒一聲,我要出去接個人。」 當這話落下之後,白顏就已經消失在了窗旁,小咪也只能看到一道紅色的身影快速的掠向遠方,直至消失不見。

……

城門之外,茂密的叢林中,一道血紅的身影立在蔥翠的竹林之中,顯得如此突兀。

只是這叢林太過於深邃,仿若暗藏著殺機……

忽然,凌厲的劍光從身後傳來,原先立於樹叢內的女子沒有任何的猶豫,她快速的轉身,手掌凌厲如風,一掌揮了出去,落地的樹葉都被這掌風掀起,在空中飄蕩。

「呀。」

白顏只聽到一聲驚呼,那正欲偷襲的少女飛快的向著後方倒去,眼見少女的身子將要倒地,她猛地縱身而躍,一隻手摟住了少女的腰,才讓她的身體穩定了下來。

虛空中,一群白衣人落了下來,齊刷刷的將白顏包圍在了中間。

可是……

正待他們想要出手救下少女的時候,卻見那紅衣女子霸氣的揚眉,修長的手指輕撫上少女的臉蛋,唇角上揚,問道:「說吧,為什麼要偷襲我?」

那群白衣侍衛驚呆了,自家小公主……這……是在被調戲嗎?

還是被一個女人調戲了?

只是想到自家小公主的脾氣,這群侍衛們本來那冷冽的眼神變成了同情。

難道這女人不知道小公主的身份,居然敢這樣調戲她?就不怕小公主大動肝火?

眾侍衛正等著小公主發號施令,打算一擁而上拿下這個女人,可接下來發生的一幕,卻是令所有人都驚掉了下巴……

「討厭!」少女跺了下腳,嬌羞的道,「我只是想試試我偷襲的能力有沒有進步而已。」

「哦,試的如何?」

「這個……我的本事沒有上漲,倒是你,已經從吸引男人變成了男女通吃,」少女笑嘻嘻的用兩隻手抱住了白顏的腰,抬起巴掌大的小臉,眼睛晶亮有神,「我不給我哥當說客了,要不你收了我吧。」

白顏臉色一黑:「我拒絕。」

「你不收我,那我就去禍害你兒子,對了,你不是讓我來接晨兒,晨兒人呢?」少女的眼睛向著白顏的身後瞟了一下,沒有見到那粉雕玉琢的可人兒,她的心底隱約生出一種不好的感覺。

白顏不是說在這樹林集合,她將晨兒交給她,可是晨兒人呢?

該不會……

白顏唔了一聲:「楚衣衣,你猜的沒錯,晨兒他被他老子發現了,暫時走不了。」

「什麼?」楚衣衣氣的跳了起來,「誰?晨兒的那個混蛋老爹是誰?敢和我楚衣衣搶人!白顏,你等著我,我這就回去搬救兵!」

俗話說,打不過就要跑,白顏信中都說的很清楚,晨兒的混蛋老爹實力很強,現在晨兒都被發現了,那肯定跑為上計。

這下輪到白顏有些懵了,剛聽楚衣衣最初那氣勢蓬勃的模樣,她還以為她要為了他們去找帝蒼拚命,結果這丫頭下一句就要逃跑?

白顏的眉角挑了一下:「其實,帝蒼沒有搶走晨兒,他只是想要認下這個兒子。」

果然,聽說不用打架,楚衣衣的腳步停了下來,她轉過頭,笑嘻嘻的說道。

「其實,是那幾個長老想你和晨兒,我才打算回去接他們過來。」

「可我現在好累,我想先回你那邊休息休息,順道見見那所謂的白家。」 周圍的侍衛面面相視一眼,突然間很同情小公主口中所說的白家。

反正,被小公主感興趣的人……都會被折磨的很慘。

「小公主,幾名長老說過,讓你過來一趟就回去。」侍衛躊躇了半響,小心翼翼的說道。

沒辦法,小公主太會惹事,若是不將她帶回去,整個流火國都會被她鬧得天翻地覆。

楚衣衣揚了揚唇角,手臂勾住了白顏的胳膊,笑嘻嘻的道:「你們回去告訴他們我這段時間會留在白顏這裡,他們不會多說什麼。」

白顏?

眾侍衛一愣。

這個名字對他們來說分外陌生,可是從小公主這話聽來,好像這白顏的身份很不一般……

等等!

倏然間,幾名侍衛都好似想到了什麼,渾身都僵硬了一下。

入骨暖婚:三爺的心尖前妻 「小公主,這位白顏姑娘該不會就是……」

侍衛的話還沒有說完,楚衣衣便轉過頭惡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要是敢將白顏的存在說出去,幾個長老一定會殺了你!」

嘶!

眾侍衛深吸了一口氣,面上滿是震撼。

「小公主……她真的是聖島的那位存在?」

聽說,五年前,聖地的幾名長老收了一個天才弟子,那弟子不但天賦卓越,煉丹術更是到了出神入化的級別,讓幾名長老也愧之不如。

聽說,就連聖主也對這位天才很喜歡,不但將聖島送給了她,更是下令不允許聖地的弟子踏入聖島。

所為的,只是不想讓人打擾她的清凈……

可如今,那被聖地眾人所盛傳的天才女子就站在他們的面前?

幾個侍衛的神色都很激動,如果不是小公主警告過他們,也許他們會立即回去炫耀一番。

「走吧。」

白顏拉住了楚衣衣的手,徑自的穿過樹林,往城門口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楚衣衣的神色都很興奮,許是對這聖地之外的世界感到好奇,一雙大眼睛滴溜溜的轉動著,帶著激動的光澤。

「衣衣,我先送你去古宅,另外,在外別惹事!」

白顏不忘警告的說了一句。

白小晨就算惹事,那也是別人先惹他,可楚衣衣不一樣,她可不管別人有沒有招惹她,她只要看不爽就會去仗勢欺人。

「我知道了。」

楚衣衣不以為然的撇著小嘴,一張嬌俏可愛的臉蛋紅撲撲的,儼然就沒將白顏的話放在心上。

白顏頭疼的扶額,她不知道留下這丫頭是對還是錯。

「到了。」

到了古宅門口,白顏剛想將楚衣衣送進去,卻在這時,身後一道驚詫的聲音傳來。

「白顏,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這聲音帶著明顯的詫異,讓白顏停下了步子。

她微微轉頭,淡然的目光落在了門前的中年男人身上,面無表情的問道:「你有事嗎?」

白振祥的表情有些尷尬:「我是來求見鳳樓之人的,對了,這宅子是鳳樓的,為什麼你能進去?」

本想要解釋兩句的白振祥,猛然間想起了這一點,他的目光閃過一道震驚。

難道白顏和鳳樓有關係?

如此一來,他就能通過白顏攀上鳳樓…… 白顏一眼就看穿了白振祥的想法,嘴角掛著一抹冷笑:「你想要通過我攀上鳳樓恐怕不可能,我在鳳樓只是最普通的存在罷了,衣衣,我們走。」

「等等!」眼見白顏將要離去,白振祥急忙收起了心思,說道,「顏兒,之前是為父錯怪你了,你能否原諒為父?」

白顏淡淡的凝望著站在門口的中年男人,她的眼眸平靜無波,似是僅在看著一個陌生人罷了。

「我知道了,如果你沒有事別來找我。」

「我……」白振祥的臉色有些焦急,「我有事想要找你!顏兒,芷兒好歹是你的妹妹,蒼王現在如此寵愛你,你去和他說一聲讓他放了芷兒。」

白顏笑了,那笑容傾城,眼底卻含著刺骨的寒。

「妹妹?需要我幫助的時候,就想起了我這個姐姐?那當年我餓肚子的時候,她可有想過給我一碗飯吃?」

冷少的億萬新娘 「我還記得當年於蓉和我說的話,她說我沒對白家做出任何貢獻,憑什麼在白家白吃白喝?那些飯菜寧可喂狗也絕不給我!」

「所以,我和瀟兒經常每天只能吃到小半碗白米飯,那時候我餓得慌,去找你告狀,你又是怎麼待我的?直接把我打出了書房!」

如今……

卻想和她提骨肉親情?可有這麼好的事情?

白振祥一怔,他面帶愧疚:「顏兒,是爹爹對不起你,芷兒是無辜的,你放了她可好?」

「既然你知道你對不起我,還想要讓我幫你求情?冒充皇親國戚什麼罪名?帝蒼沒有殺了她,已經是足夠開恩了,現在只不過受點折磨罷了,過段時間她自然會被放回去。」

「顏兒,」白振祥的目光滿是痛苦,「芷兒從小嬌生慣養,怎能受得了那種苦?你若開口,帝蒼一定會放過她的。」

「而且,就算我和於蓉對不起你,芷兒姐妹都是無辜的……希望你別記恨他們。」

他的女兒那樣的善良,怎能忍受如此的痛苦?無論如何,他都要將她救出來。

白顏勾唇冷笑:「她如何與我何干?」

何況,她這次來,是為顛覆白家!等她查明真相的時候,便是白家命喪之時!

「白顏,你……」

「滾!」

一個滾子,仿若是雷聲滾滾,撞擊在白振祥的心臟之上,讓他的心都驀地顫抖了一下,有些震驚的揚起頭,不敢置信的看著這一張絕色的臉龐。

「她讓你滾,你聽到了沒有?」楚衣衣居高臨下的俯視著白振祥,「我還真沒見過這樣死皮賴臉的爹!乾脆白顏你別給他當女兒了,反正我爹那麼喜歡你,你給我爹當女兒吧。」

一說起這,楚衣衣就有些委屈。

明明她才是老爹的親生女兒,可老爹反而更疼白顏,聖島那麼好的地方都沒捨得給她,全都贈送給了白顏……

可偏偏,因為她是白顏,所以讓她嫉妒不起來。

白振祥本來就被白顏違了面子心裡很不爽,如今又聽到楚衣衣的話,臉色頓時沉了下來:「你算什麼東西?我在和女兒說話有你插口的份?」 楚衣衣氣的嬌軀顫抖。

她堂堂聖地的小公主,受盡萬千寵愛,從來都是她欺負別人,還沒有人敢讓她受委屈!

這個白振祥……居然敢問她算什麼東西?

「你們走了沒?要是沒走,給本公主把他抓住」

就在楚衣衣惡狠狠的說出這話時候,那幾個聖地的侍衛毫無聲息的落了下來。

他們的臉色有些尷尬,雖然知道有白顏在,小公主不會遇到危險。

可是,小公主不回聖地,他們也沒有膽子回去,這才暗地跟隨。

沒想到被小公主給發現了……

「你……」

白振祥滿眼怒火,剛想怒斥出聲,卻見那有兩名侍衛快速上前,一左一右拽住了他的手臂。

在這兩名侍衛的束縛之下,白振祥想要掙脫,卻發現力量貌似被禁錮了,無法動彈。

這個得知,讓白振祥大驚失色。

「白顏,我教訓你爹,你不心疼吧?」楚衣衣眨了眨眼睛,戲虐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