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成一驚,顧不上吐槽這隻傻鳥,連忙問道:「哪邊?」

「那邊!」沙祖小翅膀一指。

咻——

瞬間,孫成就朝著相反的方向狂奔而去,眨眼就只剩下一道影子。

其速度之快,不僅沙祖在風中凌亂,偷偷摸近的豹子更是措手不及腰一閃,剎那間臉都綠了,繼而悻悻的暗罵一句:能個屁啊!老子年輕的時候,跑得比風還快!

「陛下,等等我!」沙祖這才反應過來,撲通著翅膀,飛快的跟了上去。

「陛下,您跑得可真快!」等追上孫成,沙祖第一時間送上馬屁。

孫成老臉一紅,徑直略過這茬,轉移話題道:「這裡到處都是猛獸,比榮耀王國危險百倍,別整天咋咋呼呼的……咳咳,本王我雖然可以照顧你,但總有照顧不過來的時候,你可長點心吧!」

「陛下,怎麼能讓您照顧我?我真是太感動了!」說著,他隨手拿過旁邊的樹葉,「噗~」,狠狠地擤了把鼻涕。

「啊,感覺好多了!」

孫成:「……」

想想那個無敵臭屁…

感覺確實好多了!

「沙祖,我們走!」

「好的,陛下!」

………………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內,兩人在森林裡漫無目標的兜兜轉轉,逛了好多地方,雖說沒再遇到什麼危險,卻也無一處讓孫成感到滿意。

主要是他嫌棄不安全,睡覺的地方如果不安全,那就太膈應人了。

就在這時,前方出現了一道亮光,這道亮光給孫成帶來的感覺,就像是被困在陰森恐怖的地下洞穴中,突然發現通往地面的洞口一樣,那麼的讓人歡欣雀躍,原本煩躁的心情頓時就消散了一大半。

於是他只是考慮了零點五秒,就邁步向亮光傳來的方向走去,當身影穿過亮光,霎那間,視野豁然開朗,舉目望去,碧海疊嶂起伏,山上山下鬱鬱蔥蔥。

他就知道,這裡有一片開闊地。

「陛下,這兒的景色好美!」沙祖舒展著翅膀,乘風而起,看來森林的閉塞把他憋壞了。

「是啊……」

孫成慢慢向前走去,隨即在懸崖邊上蹲下,雙手緊緊扣住旁邊的石頭,悄悄的伸出個腦袋向下望去,呵,山間雲霧繚繞,透過雲霧往下,奔騰不息的大河就像是一條白蛇,匍匐在紅黃藍綠之間,蜿蜒曲折,真是壯觀!

他有些慶幸自己沒有恐高症。

抬起頭,感受山風拂面,猴毛紛紛揚揚,又用嗅桂花香的方式狠狠的吸了口山林間的空氣,舒心!

【要是能在這裡安家就好了!可惜……】

孫成左右看了一眼,滿臉的遺憾,可惜這裡太空曠了,連個遮掩物都沒有,而且三面斷崖,騰挪空間太小。

可以到此一游,卻非久居之地。

就在孫成準備離開的時候,沙祖的聲音適時的從頭頂上傳來。

「陛下,下面有個洞!」

孫成:「……」

呸!你下面才有個洞!

特么的會不會跟領導說話,會不會?真是氣死只猴!

然而沙祖只是一隻鳥,沒有安裝透視眼,察覺不到領導那濃密毛髮下的面部的細微變化,以及內心的劇烈波動,他見孫成定定地望著自己,還以為山風太大孫成沒聽清,於是特地加大了聲調,鄭重其事的複述了一遍,用吼的方式。

「陛-下-下-面-有-個-洞!」

尼瑪幣!

孫成當時就一巴掌糊了過去,結果理所當然的糊了個空,還差點因為重心不穩摔成肯尼迪。

「陛下,這裡,快過來,看這裡。」身後,沙祖嘰嘰喳喳的叫個不停,激動的翅膀直撲通。

孫成轉身望去,見到沙祖在懸崖邊一會兒上一會兒下的飛舞著,不由老臉一紅,發現自己的思想有些污了,誤會了人家。

沙祖說的「下面」是指懸崖下面。

【懸崖下面有個洞?】

孫成念頭一轉,頓時眼睛發亮,他想到了蕭炎帶著小醫仙在魔獸山脈裝逼的時候,發現飛行鬥技的那個山洞。

位於崖壁之上,高懸於半空之中,既隱蔽又安全,絕對是當前絕佳的棲身之所。

如果事實跟他想的一樣,而山洞又無主的話……

孫成三兩步返回崖邊,低頭看向沙祖,問道:「你發現的那個洞在哪兒?」

「就在這兒,陛下。」沙祖飛到孫成的正下方,大概離崖頂十幾米高的位置,「哇嗚,這個洞看起來好大,……有點恐怖!」

「乾的不錯,沙祖!」孫成微笑著誇讚了一句,旋即面色一正,嚴肅的道:「聽著,沙祖,現在本王要交付你一個艱巨的任務……」

沙祖頓時瞳孔一縮,抬頭瞅了瞅一臉希冀之色的孫成,又瞅了瞅眼前被藤蔓掩蓋大半的黑布隆冬的洞口,突然有一種想要尿尿的感覺。

「陛下……」沙祖吞了口唾沫,臉上視死如歸,嘴中顫顫巍巍的說道:「如果小的遭遇不幸,陛下,您一定要記得,曾經有一個叫做沙祖的犀鳥在今天為您盡忠了……」

「放心吧,我記著呢!」孫成一臉真誠,「我是不會忘記功臣的,你放心的去吧!」

「……還有陛下,小的這一走後,以後您要是遇到漂亮的犀鳥姑娘,一定要替小的好好照顧她們,一定要告訴她們,是我對不起她們……」

「如果你活著,我做主給你找十個犀鳥姑娘。」

「我去了,陛下……」

「嗯,大膽的去吧!」

「……啊,小的還有一言,我想在最後吃頓好的……」

說著,沙祖用可憐巴巴的眼神盯著孫成,好吧,孫成心軟了。

為了不引人注目,孫成帶沙祖回到林子里飽飽的吃了一頓。

「吃飽了?」孫成笑眯眯的問道。

「吃飽了……」沙祖有氣無力的耷拉著腦袋。

「瞧你這慫樣,以後出去別說是我的手下!」

雖說讓人家去探路,是有些強人所難,但,這麼磨磨唧唧,丫說好的忠臣呢?

眼看時間不早了,孫成決定自己去。

「陛下,我這就去!」見到孫成真生氣了,沙祖連忙起身,這次再也沒有亂七八糟的廢話,徑直飛躍而起,直接就對著山洞鑽了進去。

望著沙祖離去的身影,孫成趕忙跟上,走到懸崖邊時,忍不住摸了摸下巴,捫心自問:【我是不是有些自私了?】

【好吧,自私就自私吧!】

反正以後遇到類似的情況,他還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這時——

「啊!」

一聲尖銳的男高音直插雲霄。

孫成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就想跑路,在跑之前,他還是問了一句:「怎麼啦?沙祖!」

「啊,我很好,陛下!」

咻的一下,沙祖就竄到孫成面前,看其一副神采奕奕的樣子,可以肯定確實沒事。

「那你鬼叫什麼?」孫成沒好氣的撇了撇嘴。

「陛下,我只是為您感到高興,我剛剛進去觀察了一下,不算蟲子,洞里沒有任何生物居住,看得出來,洞的上一任主人立開已經很久遠了,留下的痕迹十分模糊,而且洞口懸於高空之上,還有藤蔓遮掩,非常不引人注目,我是說非常的安全,除了有點臟,有點亂外,非常適合闢為您的行宮。」沙祖興沖沖的闡述道,他不但沒有遭遇任何危險,而且還立了一大功,心情好的不行,現在就等著孫成誇讚呢。

「非常漂亮,沙祖,你乾的很好!」果然,孫成沒有令他失望,讚賞緊隨而至,「十個犀鳥姑娘的承諾,我會記在心裡的。」

沙祖頓時就如同被主人施展了摸頭殺的小狗狗一樣渾身酥麻,一股電流從腳底板流竄到腦門,整個人都暖洋洋的,臉上洋溢著幸福的味道。

然後,他一把抱住孫成的大腿,蹭啊蹭的,「陛下,您對我真是太好了!」

「滾!」 刷!

孫成順著樹藤,小心翼翼的滑到洞口位置,幸運的是,洞前有一塊突出的岩石,當腳踏實地的時候,他狠狠地鬆了口氣。

說實在的,吊在萬丈高空,心裡確實沒底。

站定。

雖然洞口爬滿了翠綠的藤蔓,但仔細打量打量,還是隱約可以看出洞口是呈一個邊長約三米的類似正方形,如果深度足夠的話,洞穴空間完全比得上孫成前世居住的卧室。

不做猶豫,孫成挑開藤條,鑽進黑黝黝的洞口。

驟一從亮堂堂的外面進入黑暗的洞中,眼睛好一會才適應這種亮度變化,他站在洞口,眯著眼,好奇的打量起洞內的布置。

「陛下,是不是很不錯?」沙祖安靜不了多久,還是忍不住賣弄起來,「看看這空間,多寬敞,比木法沙國王的洞穴還要寬敞,瞧瞧這光潔的牆壁,就好像用刀斧削過一樣,打上蠟都能當鏡子用,還有這天花板,嘔,它可真高……」

對於沙祖嘰嘰喳喳的自嗨,孫成就當是放背景音樂了,他自顧自的在洞里參觀,有一點沙祖說的沒錯,洞壁太光滑了,整個洞府都顯得過於齊整,處處顯露出刻意的痕迹,根本不是像刀斧削過,壓根就是。

洞府的前任主人必然是一個入了品的智慧生物!

孫成站在靠內的一張端方四正的石床上,斜眼瞟著床頭牆壁上安著的一個類似燈盞的石質物件,得出了以上結論。

石床、燈盞、壁畫,無不驗證著,這就是一座人工開鑿的洞府。

當然,洞內隨處可見的碎石塊、雜草、枯樹枝、爛葉,以及各種或零碎或完整的獸骨、密布的蜘蛛網,和那腐朽的塵封氣息,也證明了這個洞府的前主人是個邋遢鬼,而且確實離開了很久,最少好幾年,就是不知是死了,還是搬了家,亦或者只是外出雲遊……

但這只是一點小小的隱患,不妨礙孫成鳩佔鵲巢,有了系統爸爸幫忙開掛,他相信自己很快就能強大起來,從而無懼於絕大多數的挑戰。

這點自信他還是有的。

當務之急……

「沙祖!沙祖!」

「陛下,我在,您有何吩咐?」

「幫忙收拾一下,咱們以後就住這兒了,像現在這麼臟可不行!」

孫成跳下石床,做了個擼袖子的動作,準備先來場大掃除,這玩意兒自從他初中畢業以後就再也沒幹過,一時還覺得新鮮。

只是,沒有掃帚,沒有簸箕,還沒有洒水壺,孫成站在洞府中央,望著髒亂差的各種垃圾,他撓了撓頭,有些麻爪。

這時候,沙祖已然哼著歌,歡快的抓起小石塊,飛出洞口,一塊一塊的直接往山下扔,來來回回,樂此不疲,也不怕砸著下面的小動物。

好吧,孫成是猴子,他才不在乎會不會砸著小朋友,看到沙祖乾的那麼勤快,也不好意思干看著——還是臉皮不夠厚,索性直接撿起一根也不知道是啥品種的骨頭棒子,當做竹竿子,將洞內的一些碎石、碎骨、枯枝爛葉等小型垃圾划拉到一塊集中起來,然後囑咐沙祖道:「沙祖,我把它們集中起來,你負責將它們扔出去。」

「是的,陛下,您真是睿智!」沙祖眼睛一亮,這樣一來,他就不用滿洞子亂飛,要輕鬆許多。

對於沙祖的奉承,孫成沉默了一會兒,當沙祖再一次飛出飛進時,他想了想,最後還是嚴肅的指正道:「沙祖,以後拍馬屁的時候,不要用這個詞!」沒辦法,天朝的網友個個都是人才,多少先賢創造的好詞,被他們玩得生活不能自理……

「陛下,什麼詞?」離上個馬屁已經過去將近半分鐘,實在是太久了,沙祖一時沒反應過來。

孫成隨意的擺了擺手:「用你那睿智的小腦袋仔細想!」

「好的,陛下,我想到了……」然後,他默默的抓起一根樹枝,在飛出去之前,他突然湊到孫成身前,道:「陛下,那您覺得,『機智』怎麼樣?」

孫成嘴角一抽,悠悠的瞥了他一眼。

沙祖:「我這就滾!」

只是這傢伙嘴皮慣了,等飛到空中,他又在那嗶嗶:「可是我覺得機智挺不錯的……要不用『英明神武』?不好吧,太露骨了,咦~肉麻死了!」

「滾!」

尼瑪,這個智障!

【難道我還不算英明神武?】孫成摸了摸下巴,頗為不服氣。

果然不能跟智障太計較。

……

兩人的配合下,洞里的小件垃圾很快就被清理乾淨,接下來還剩下大塊的石頭——這些孫成不打算處理,就留在洞里當做擺設也不錯,只不過那些完整的骨架是一定要清理出去的,黑森森的洞里,看著太瘮人,還有那些雜草和蜘蛛網。

沒做細想,孫成很快做出決定:「沙祖,你去清理上面的蜘蛛網,我來除草。」

「沙祖?沙…祖…」半天沒動靜,孫成忍不住四處張望了一番,然後沒好氣的走到石床邊,看著箕坐在石床上,粗喘著氣一副半死不活模樣的沙祖。

「啊,饒命,陛下……」被孫成直勾勾的盯著,沙祖嚇得雙腿一夾,目光游移,「我只是,嗯,只是覺得床面兒有些不幹凈,過來打掃一下。」邊說,他還邊用翅膀草草的擦著床面,一臉媚笑,「您看,好多灰,這麼髒的床面,跟您那尊貴的臀部實在是太不般配了!」

孫成:「……」

他默默的收回上床坐一會兒的想法——忙活了這麼久確實很累——高冷的一個轉身,「那還不快點!……那麼多廢話!」

「遵命,陛下!」

身後,沙祖一臉幸福的坐在石床上,翅膀隨意的掃著床面,我摩擦,摩擦……

坐著真是舒服!

「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