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周丹猜測的沒錯,高處那名美艷少婦,可能就是皇級導師之一了。

「小子,今天你死定了。」 我要退圈 閻羅爆喝一聲,突然對周丹出手,沒有任何徵兆,這讓台下響起了一陣噓聲,很顯然對閻羅的手段感到反感。

「十!九!八……」周丹身體倒退,然而他口中卻是在倒數計時,而閻羅的攻勢越來越猛,每一擊都讓天地為之變色。

「兩秒,一秒!」十秒的時間瞬間就過去了,然而這時候周丹那倒退的身影卻突然停了下來,冰冷的聲音從他口中傳出:「你的時間到了,我已經領悟過你的絕學了,此次交流結束了。」

話音剛落,一股衝天而起的金光瞬間將擂台給包裹住,而下一刻,周丹的身子消失在原地。

閻羅心中一震,他招招致命,可是對方的速度卻是太快了,即便他攻勢在如何迅猛也難以碰到對方的身子,這讓閻羅心頭狂震不已。

「死!」周丹出現在閻羅身後,那冰冷的聲音如同一把利刃刺入閻羅心中。

閻羅只感覺全身一陣冰涼,在此刻竟然生出一股恐懼感,面對周丹的攻勢竟然感覺如此無力!

「啊。」閻羅怎麼可能甘心認輸,他可是天尊啊,怎麼可能敗給一個源天境的修士呢?

隨著他的爆喝,周邊驟然亮起一團黑霧,將他包裹住。

周丹一拳直接砸了過去,穿透黑霧,只聽鐺的一聲,金屬聲音傳遍四周,驚起了許多叫聲。

「防護盾牌么?」周丹只感覺自己一拳砸中的不是肉身,而是一道銅牆鐵壁,他瞬間就知道這是閻羅的防禦手段,但是這種程度的防禦對周丹來說有用嗎?

答案是肯定的,毫無所用。

一拳推進,一股勁氣直接穿透盾牌,沖入閻羅體中,閻羅面色漲紅,整個身子直接被砸飛了出去,落到了戰台下面。

「太不經打了。」周丹也是從戰台上下來,但是臨走時,卻丟下一句讓千手門蒙羞的話語。

此時閻羅面色由紅變白,但是他卻感覺自己身體沒有大礙,但是又奇怪似乎有一道氣體擁入他體中,但是這會卻有消失了。

在他認為,這是被對方的勁氣給震飛了,而不是真正被對方給打敗的。

而就在他要反擊時,耳邊突然傳來一道充滿誘惑的甜美聲音:「算了,你不是他的對手,在堅持下去,你會吃虧。」

閻羅陰晴不定的看著高處的美艷少婦,這傳音正是出自她口,嘴唇微微蠕動,但最終還是沒有說出話來,只是不甘的帶領千手門的人離開,此次交流大會已經不用在參加了,因為已經丟夠人了,哪還有什麼臉面繼續留在這裡?

「噢耶!」這是歡呼聲,是來自周天盟的歡呼,他們誰都沒有想到,自己的盟主離開這些日子裡,實力竟然強悍到這種可怕的地方,一拳震飛天尊強者!

「這……」暗影會所在的區域,傳來一句不可思議之音,而倩馨兒卻是一臉複雜的看著周丹的背影,朱唇輕咬,這人竟然變得這般強大了?

倩馨兒已經順利晉陞為天尊強者了,但是她也絕對做不到一拳就震飛同等境界的閻羅,因為她還不具備這樣的實力,可是一名源天境的少年卻是輕而易舉就做到了,這讓她不由露出一絲苦笑,她實力進步很大,可是對方似乎比她進步更大!

本以為可以拿自己的紅芒神劍,但是現在看來,希望已經不大了。

「為什麼他會變的這麼強?」許多暗中觀察過周丹的勢力頭目都感到一陣頭大,特別是老生,此次交流大會,說白了是為他們準備的,給他們展現勢力的一次機會,但是周丹的出現卻是讓他們心中升起一股無力感,因為周丹所展現出來的勢力太強大了。

當然了,有人無力,有人卻戰意十足。

南院畢竟是柳州學院四大學院之首,精英學員多不甚數,實力強大的學員自然不少。

閻羅只不過是剛晉級天尊境的,而他們早就邁出那一步了。

經歷過此次小插曲,廣場又恢復了往常的熱鬧。

周天盟所在的區域。

「哈哈,沒想到你竟然強成這樣子!」一名身著青衣的少年來到周丹身邊,滿是笑意的說道:「正所謂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看來你也得到了許多好處啊!」

「僥倖得到一些好處。」周丹也是對此人微微笑道,這人不是別人,正是陸亞帝國的大皇子月天!

「哈哈,好好,我陸亞帝國終於要出現強者了,相信在不久的將來,你已經是名震天下的強者!」月天很肯定周丹的資質,這才多久?從入學到現在,應該只有數個月的時間吧?數個月的時間,從弱小的天元境達到現在的源天境,這中間需要跨出多少個過程?

月天可是不會忘記,周丹剛來南院的時候,只是天元三重境的修士罷了,幾個月的時間,就讓他從天元境達到了現在的源天境,修成元神,天地認可!

在之前,周丹以天元境能夠發揮出源天境的實力已經讓他感到吃驚了,但這也僅僅只是吃驚而已,因為天元境只不過是最為基礎的境界,能夠成為絕代強者也不是前期可以看出來的。

但到了源天境就不同了,因為源天境已經修鍊出元神了,這是一個質的飛躍,而且周丹所展現出的實力,令他震驚,這將註定,其必定會成為一名強者。

此時此刻,周丹才是值得拉攏的對象。

天元境的時候,拉不拉攏無所謂,對陸亞帝國來說,並不缺少天才,像他就是皇室的天才之一。

但是源天境就必須要拉攏,不管其今後能不能在成長,是否可以達到那傳說中的境界,都值得月天拉攏。

此時的周丹,雖說境界只是源天境,但其所展現出來的實力,絲毫不亞於任何天尊,甚至月天都認為,此刻的周丹都可以與巔峰天尊一戰了,甚至戰勝這樣的存在。

天尊是現在九洲大陸的中堅強者,對陸亞帝國來說,天尊強者都不多,所以對每一名天尊,陸亞帝國都是親盡全力進行拉攏的,更別說像周丹這樣的絕世天才,簡直太少,太少了,你不拉攏,早晚會被其他勢力給拉走的。

周丹對月天也有好感,雖說他明白月天此時有拉攏之意,但他並沒有多說什麼,原因倒是不負責,月天的性格符合他的口味,直爽,直來直往,豪邁!

對這樣的人,周丹還是願意結交的,不然當初就不會救下對方。

「此次交流會看來無人是你的對手了,你將代表我們南院的精英學員之一去參加四大學院的交流大會了。」月天現在並不急著拉攏周丹,畢竟距離畢業還有一個多年頭呢,就算要拉攏也是等畢業之後。

南院實行的制度是,兩年制。兩年後便是畢業的時刻,當然你也可以選擇繼續留在南院修行,這樣往往可以學到更多。

「四大學院的交流大會?」這次換周丹有些疑惑了,他自從出關后便直接來到南院參加此次的精英交流大會,但是他還不知道四大學院有交流大會這個說法。

「是啊,此次四大學院的交流大會來的有點突然,就連咱們院長都知道不久。」月天解釋道。他知道的並不多,所以並不能說出個所以然來,只是大概的說出事實。

周丹不在詢問,不過他知道,四大學院的交流大會,那才是真正天才強者的聚集時刻。

轟隆~~

突然,天空一震,瞬間裂開一個大口,緊接著一群人從裂縫中走了出來,而為首的人是一名白髮蒼蒼的老者,其身後是一群神色高傲無比的少年。

「景文軒,老夫到來,你還不出來迎接?」老者落地,便對著虛空喊了一聲。

良久后,一名老者從空間中走了出來,臉色卻是平靜的看著來到這裡的老者,話語聽不出喜怒哀樂:「北院長,你來這裡做什麼?」 吃過午飯,崔琦提議去附近逛逛。這附近除了博物院,圖書館就是學校,外頭太陽又大,顧笙歡興緻不高,和崔琦走了約莫半個小時,就帶著她回了N大。N大是百年老校,它前身是所貴族學校,因此學校里的亭台樓閣,小橋流水都頗俱時代特色。且後來它經歷的爭戰,又在那風雨飄搖的十年裡踽踽獨行,到了今日,留下時代烙印的N大不僅是華國首屈一指的學院,也是個旅遊勝地。

顧笙歡知道N大內有家茶館,那茶館建在N大著名的零露池上。零露池形如葫蘆,環抱青竹。葫蘆口青竹遮掩的盡頭處有座假山,這池裡的水便是從假山上來,然後路過零露池從小溪里流入水石園內的胡泊中。

通往茶館的青石板橋是整座N大年齡最大的,據歷史文獻記載,這座青石板橋是康熙五十二年建成。後來雍正三年,此處建成學館,那館主是個崇尚山水又是個善畫石和竹的雅士,因而便將這青石板橋留在此處,並在零露池上載滿了竹子。到了後世,經過那長達數十年的動蕩,這座雍正三年建成的學館被砸,被燒后,青石板橋還能安然無恙的躺在零露池上,它就已經不再是一座普通的橋了。

崔琦著顧笙歡走上青石板橋時,她們前面有個男生在向女生介紹零露池和青石板橋。崔琦聽了一耳朵,最後忍不住咋舌,她向顧笙歡吐糟。

「這麼說來N大整個學校都是歷史咯,如果真是這樣,還建什麼學校,直接開發成旅遊勝地。旅遊公司每天坐著收錢不就好了。」

她的聲音不大不小,這零露池四周很安靜,而她的話正好落入前頭那兩人耳里。那兩人聽她如此說,不由得停下腳步,轉身回頭看她。

男生一見她,眼前一亮,頓覺心如下路亂撞。

「姑娘真是個妙人。」說著,朝崔琦作揖。然後不等崔琦吱聲,那男生又羞答答的說:「小生姓南,名北。」

怕崔琦不懂,他又特意解釋一番。「是南北的南,南北的北。不知姑娘芳名,可否婚配?」

崔琦一臉獃滯。

傻愣愣的扭頭看向一旁咬唇笑的顧笙歡,心想,這男生莫不是個傻子吧?

南北身邊的女生見狀也是一臉無語,又見南北小媳婦似的羞噠噠的瞅著崔琦,真恨不得一巴掌把這臭男人拍醒。不過想是這樣想,她可不想在外人面前丟臉。

於是她嘴一咧,對崔琦說:「不好意思啊,我哥他腦子有點問題。」

「我……唔!」

南北話還沒有說完,就被他妹妹眼疾手快的捂住嘴巴。

「哈哈哈,我哥畢竟調皮,你們不要在意。」說著,強行把南北往回拖。

南北被他妹妹拖走很不甘心,和崔琦擦肩而過時,他還企圖伸手拉住崔琦。不過也只是徒勞的做個動作而已。

等那兩兄妹走遠,崔琦還沒有回過神來。

顧笙歡見她還痴痴傻傻的盯著消失不見的南北,抬手拍了拍她,崔琦這才回神。

「我今天出門時遇見個大師,說我眉心攏桃花,最近會犯桃花劫。讓我最近不要出門,我不信,結果那大師所言竟然是真的。」崔琦對顧笙歡說。

先是被王清醒糾纏,再是莫名其妙的南北,可不就是犯桃花劫嗎?

對於她的說詞,顧笙歡無動於衷。崔琦本來以為顧笙歡會好奇的問她,那口中的大師是誰的,哪曉得對方壓根兒半點興緻也沒有,別說問了,連個眼風都懶得給她。崔琦心裡構思的種種畫面因顧笙歡的沉默而破碎,她自娛自樂的扮演兩個小人對話。 大劫主 等到到了茶館門前,顧笙歡還是不感興趣,崔琦也只能訕訕的閉嘴。

畢竟一個人自娛其樂的扮演兩個人對話,在外人看來無意於傻子。崔琦可沒有被人當成傻子的不良嗜好。

大約是剛開學又恰逢正午,來茶館里喝茶的人並不多。顧笙歡和崔琦進去時,諾大一個茶館里只有兩桌人,其中一桌單獨坐著個穿著民國長衫,帶著個金絲框眼鏡的男人。另一桌坐著四個男生和一名女茶藝師。這四人正在高談闊論,其中面對門口的正是不久前被顧笙歡打得鼻青臉腫的王清醒。顧笙歡和崔琦進去時,茶館里的小二正好站出來勸這四人小聲些,莫擾了這裡的清靜。

那四個男生許是從未被人如此對待,一時鬧得面紅耳赤,尤其王清醒更甚。顧笙歡對著王清醒嗤地笑了聲,帶著崔琦在那穿著民國長衫的男人旁邊的一張桌子坐下。

店小二過來問她們要點什麼茶,顧笙歡問他這茶館都有什麼茶,店小二一開口,說著順口溜似的將茶館里的茶報上。最後顧笙歡點了普洱茶,店小二又問她們是自己煮茶吃還是叫茶藝師,又告訴他們自己煮茶吃費用略低些,可自己手藝不夠的話,煮的茶不好吃,那到這茶館來吃茶也相當與是白來了。所以建議顧笙歡她們,如果自己不會煮茶,不妨花幾個錢叫茶藝師來,這樣不僅能吃到好茶,也能享受吃茶的樂趣。

崔琦自己不會煮茶,她的意思是請個茶藝師,反正也不缺那幾個錢。顧笙歡卻說不用,她自己煮。

店小二的一走,崔琦立馬說:「我可不會煮茶。」

顧笙歡眼都不眨一下,「我會。」

崔琦不信。

主要是這個時代的人,被飛快發展的經濟同化后,能花錢做的事大都花錢請人做了,鮮少有人能靜得下心學習如何煮茶。換一句話說,誰都能煮茶,但是並不是誰都「會」。崔琦怕顧笙歡所謂的會煮茶也只是會將茶葉丟進煮沸的開水裡滾一滾,如果真是這樣,那可真叫人貽笑大方的。

崔琦憂心忡忡的,生怕顧笙歡出醜,可也知道顧笙歡說一不二,所以沒有勸她再叫茶藝師。

很快店小二的將一套乾淨的茶具和茶餅送來,顧笙歡就讓他走了。

崔琦看著一大堆的工具頭疼不已,正想開口說,不如就請個茶藝師吧。可話還沒出口,顧笙歡已經凈手盆、凈手毛巾、茶巾、黃酒、酒碗、紙巾、熟普、月光白、茶漏等東西擺放整齊。她先是洗了手,接著開始醒器皿、炙茶、碾茶,篩茶、煎水與調水……

她有條不絮的進行著煮茶的步驟,動作很是嫻熟,看樣子確實是會煮茶的。

等最後做成,旁邊那個民國長衫的男人已經擠到她們這一桌了。

「小丫頭,給我也來碗茶。」民國長衫男人腆著臉央求。

顧笙歡給崔琦倒茶的動作一頓,抬眼看了看他,手一轉給他倒了一碗。 良久,現場鴉雀無聲,眼前這突然出現的老者竟然是北院的院長?其身後的一群人難道都是北院的學員了不成?

微風劃過,老者對景文軒那顯得並不是很客氣的話語並沒有感到生氣,相反他卻笑出聲:「景院長,你我南院北院皆都屬於柳州學院的,雖然你們南院是四大學院之首,但還沒有隻手遮天的本事吧?」

景文軒不語,他對這北院院長極為反感,而且此人心胸狹窄,常常不願意吃虧,更喜歡佔便宜。

「今天我來目的其實也很簡單,四大學院交流大會不久后就要開始了,我這是提前帶領一些學員來與你們南院的學員切磋一番,想必你沒有意見吧?」北院院長也知道自己說的話無法激怒對方,乾脆將此行前來的目的給說了出來。

景文軒微微一怔,隨後面色卻是陰沉了下來,北院此舉可不是單純的來交流,而是來撼動南院四大學院之首的地位!

景文軒之所以生氣,是因為作為南院守護神獸的蒼龍已死,立刻便過來耀武揚威,想要來打壓南院。

在蒼龍還再世時,北院院長連屁都不敢在南院放一個,可一知道南院守護神獸蒼龍身死道消便立刻落井下石,這樣的舉動讓景文軒非常的反感。

幾乎大半的南院高層都知道北院此行前來的目的,而南院眾多學員卻是毫無所知,他們只感覺有人來到自家門口撒尿了,目中無人,感到非常的氣憤。

北院院長見景文軒不語,內心更是得意,然而笑道:「當然了,如果景院長不願意接受此次交流,我們北院也可以等到四大學院交流大會開始的那一刻。」

此話,雖然平靜而動聽,但誰都可以聽得出這是北院對南院的嘲笑,說句不好聽點的,人家都打到家裡來了,不僅沒有將你放在眼裡,還肆無忌憚的嘲笑。

北院屬於外來者,而今來到南院說出這一番話就是來打臉的,南院一旦沒有任何錶示,就會被別人取笑,堂堂四大學院之首,竟然會表現的如此懦弱。

「院長,我們接受!」南院眾多精英學員都開了口,他們都是南院的學員,而且南院更是四大學院排行第一的存在,怎麼容許排行第三的學院挑釁呢?

「對啊,院長,我們都接受來自北院的交流邀請。」

許多不憤的聲音傳出,旋盪在廣場中。

景文軒掃了眼南院一眾學員,最後卻看到一名白衣少年,那陰沉的神色頓時蕩然無存。

「交流大會再過幾天就開始了,你何須如此急?」景文軒將目光移到一臉得意的北院院長身上,微微說道:「不過你既然來了,就沒有理由讓你空手而歸對吧!」

「所以,我們南院提前接受你們北院的交流邀請!」

「戰,戰,戰!」

景文軒話音一落,廣場便爆發出一陣亢奮的聲音。

北院長面色一怔,不過隨後便被得意神色給佔滿了,他開口說道:「那這個結果是最好的了,不知道景院長打算如何安排這一次的交流會呢?」

「來者是客,自然由客定。」景文軒笑著回應。

他這句話可是蘊含著極多的意義,意思非常明顯,你們既然是客人,這個規矩就由你們來定,免得最後讓其他兩個學院說我們南院欺負你們北院了,而且這句話更是表明了,南院有必勝的決心。

北院長雙眸中寒光流動,被景文軒的這句自大的話語氣的不輕,他深呼吸了口氣,最後說道:「我們也不欺負你們,這次規則就簡單一些,同階者對戰同階者,從煉魂境到天尊境,如何?」

「可以。」景文軒直接答應了。

「很好。」北院長雖然不知道景文軒哪來的信心,但是這並不影響他撼動南院霸主的位置的決心。

四大學院,實力都差不多,沒有誰強誰弱的道理,但是因為南院之中有一頭蒼龍神獸,所以才可以當上四大學院之首的位置。

而現在,南院的守護神獸已經身死道消,所以其他三大學院已經不用在忌憚南院了,甚至可以開始爭奪那四大學院之首的位置。

東、南、西、北四院,雖然屬於柳州學院,但並不是每一個學院都可以得到總院的恩賜的,南院身為四大學院之首,得到總院恩賜的福利極好,甚至是其他三個學院的總數,所以能夠當上四大學院之首,就可以跨步發展,到時候一舉成為四大學院最強的學府。

南院一直以來都是霸主之位,但是每一次總院給的福利南院都將其進貢給蒼龍神獸,所以一直以來,南院雖說發展較快,但也無法將其他三大學院給拉開距離。

一旦這名頭被其他三大學院給奪走,其必然突飛猛進,因為北、東、西三個學院並沒有守護神獸。所以他們可以利用總院所給的福利,將學院發展起來。

北院長此行前來的目的,就是想要讓北院坐上四大學院之首。

「比賽規則很簡單,同階者對戰同階者,輸就是輸,贏了就是贏了。」北院長毫不客氣的說道:「從煉魂境到天尊境,每個境界是十場對決,參賽人不限制參賽次數,也就是說,一個天尊境強者可以連勝,甚至直接取下十輪比賽。」

「這一次我帶來的學員正好不多,所以就這麼定了,不知道景院長可有其他建議?」

「可以。」景文軒仍舊極為簡練的回答。

北院長內心冷笑,他最見不慣的就是景文軒這種一副是不關心的模樣,內心冷笑道:等會我看你還能不能如此鎮定!

「那麼交流會可以開始了。」北院長說著,手捏印記,那巨大的戰台突然被劃分出數塊區域出來,隨後他指著每一塊區域開始介紹道:「那是煉魂境學員的交流之地,那是源天境學員的交流之所,那是煉神境學員切磋的地方,而那。」

說到這,北院長頓時指著佔據戰台大部分地方的區域:「而那便屬於天尊學員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