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著麒麟族王的話語,在場的三十七名天才都不禁為之而動容。

「妖神古域果然開啟了!」有些聽說過妖神古域傳說的天才心潮澎湃,蠢蠢欲動。

「妖神古域是什麼東西?」葉楓微微一怔。

「你怎麼什麼都不知道?真懷疑你到底是不是我們妖界的人。」站在葉楓身邊的楓嵐撇了撇嘴說道。

這楓嵐自然便是雷豹一族的那個妖女,如今修為也達到了九階中期,在天級天才中位列前茅,在三十七名天才中,排名在第十三位。

當初在天火秘境中,葉楓留給她大量的資源,楓嵐就是憑藉這些資源這才能夠將修為快速提升上去。

「給我說說妖神古域的事情吧。」葉楓笑道。

楓嵐點了點頭,緩緩道:「我們妖界誕生無盡歲月以來,曾經誕生過一尊妖神,出身於金烏聖族,名為畢方,因此妖界的稱號,也是以這位妖神的名字來命名,這才叫做畢方妖界。」

「據說畢方妖神成神之後,曾經下界回到了妖界,留下了一座試煉之地,便是妖神古域。」


「妖神古域中的試煉共有四個品級,分別是凡,仙,神,聖,每一個品級又劃分為上,中,下,三個檔次。」

「在妖界的歷史中,妖神古域開啟過三次,其中出現過仙級中等的試煉等級。」

葉楓聞言不由得神色一怔,「仙級中等的試煉等級有什麼用?」

楓嵐笑著點頭,道:「不要以為仙級中等很低,得到仙級中等評定的,最終都修成了妖王,君臨大世界!」

「仙級中等,未來的成就可成仙王,這凡,仙,神,聖四大級別,看來別有寓意啊。」葉楓眯起眼睛,心中暗道。

「那出現過的最高等級是什麼級別?」葉楓又問道。

楓嵐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對於妖神古域她所知的也都是一些傳聞。

就在這時,一名黃金麒麟族的太上長老邁步走出,道:「現在你們這三十七人便跟隨我一同前往第一代王者秘境的所在。」

說話間,這位天妖長老抬手一揮,空間之力震蕩起伏,如漣漪般盪開,顯現出一座漆黑的空間門戶。

天妖長老最先邁步走了進去,緊接著青如水,金羅剎,雪殤,火弘,雷驚天五個人沒有半分遲疑便跟著走了進去。

其他人眼見此景也都爭先恐後,葉楓倒是並不在意,與楓嵐一起走在最後。

穿過空間門戶,眼前的情景變幻不定,好似穿越進入了另外的時空。

這是一片黃金光芒璀璨的空間,廣闊無邊際,眾人的頭頂,一團金光懸浮,如烈日高掛,蔓延整片空間的黃金光芒,便是從這團金光綻放出來的。

凝眸望去,這團金光蘊藏著磅礴的生命氣息,好似活著的生物,如同心臟一般跳動,勃發出強勁有力的聲音。

天妖長老的手中取出一塊令牌,上面刻著一個『王』字,乃是族王的令牌。

「定!」

只見天妖長老將妖氣注入令牌,懸挂在這片空間上方的那團金光便陡然停頓,所有的黃金光芒逐漸變暗,不再那麼的刺目。

那團金光的本體呈現在眾人的眼前,許多人都不禁倒吸一口冷氣,口中驚呼連連。

那赫然是一顆金色的心臟,正有力的跳動著。

只是這顆心臟很大,眾人在它的跟前,就如渺小的螞蟻一般,心臟上面有玄奧的紋路,每一條都粗如庄康大道。

「這便是王者之心,第一代王者秘境的所在。」

天妖長老如一個虔誠的信徒,五體投地,向著這顆巨大的心臟恭敬的行禮跪拜。

眼見天妖長老都如此,在場的諸多聖族天才也都紛紛跪伏在地。

唯有葉楓皺起眉頭,莫說這只是一代妖王殞落後留下的一顆心臟,即便是一尊真正的妖王站在自己的面前,他也不會跪拜。

眾人跪拜,唯獨只有他鶴立雞群,一時間無比引人矚目。

那黃金麒麟族的天妖長老皺了皺眉,本想呵斥葉楓幾句,那王者之心好好似擁有靈性一般,陡然瀰漫出一股浩瀚莫測的恐怖威壓。


這股威壓鎖定的乃是所有人中唯一站著的葉楓。

「沒有麒鴻妖王,就沒有麒麟聖族,這小子敢對妖王不敬,受到妖王的仙威鎮壓也是活該。」天妖長老看到這一幕,嘴角泛起一絲冷笑。

其他人也都感受到了這股浩瀚莫測的恐怖威壓,卻並沒有受到什麼影響,一時間目光都朝著葉楓望去。

第一代麒鴻妖王為了突破更高的境界渡劫,卻是以失敗而告終,他死後只留下了這顆王者之心,後來的第二代妖王,將這顆王者之心,祭煉成了仙兵。

王者仙兵的威能一旦完全復甦,便如妖王再生,相當於一尊真正妖王的力量,這樣的威壓,絕對不是尋常之人所能夠承受的。

這股威壓,衝擊葉楓的識海,似要讓他臣服,跪伏在這顆王者之心的面前。

但葉楓的身形卻是巍然不動,任由仙威鎮壓而來,都渾然不覺,好似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

這一下,莫說是天妖長老動容了,就連王宮內的麒麟族王,感應到這裡發生的一幕,也是眸光一縮。

「看來此子或許真的擁有妖神級血脈,否則斷然不可能不受妖王威壓的影響。」

麒麟族王想到這一點,於是便以秘術向天妖長老傳音。

那天妖長老得到族王的指示后,看了一眼那在妖王威壓之下仍然可以從容淡定的葉楓,這才將手中的族王令牌拋起,化作一道金光,飛向那顆巨大的王者之心。

轟隆隆……

一聲巨響從王者之心中傳出,好似鮮血如大河奔流,激蕩拍岸,一道煌煌如柱的金光從王者之心中飛出,猶如一座黃金神橋。

「這就是通往第一代王者秘境的王者之路?」諸多天才心中震撼。

「不錯,踏上這座金橋,便可進入王者秘境,王者秘境中歷練自身也是存在兇險的,你們若是感覺自己堅持不住,只要心中想著出來,便可直接從王者秘境中傳送出來。」天妖長老開口提醒道。

這天妖長老的話音剛剛落下,只見葉楓的身形驀然動了,一步邁出,踏上了金橋,身形如光似電,想著王者之心而去。

只見他走到金橋的盡頭,一座好似虛無的光門突然出現,光華一閃,葉楓的身形便直接消失,被傳送進了王者秘境之中。

隨後,青如水,金羅剎等人也都各自踏上神橋,一個個身形消失在金橋盡頭的光門中。

王者秘境之中,四處的空間都是一片灰暗的陰霾,目光所及之處不超過數百米,便會變得模糊,看不真切。

葉楓站在原地,以神識感知這片空間內灰色的陰霾,發現神識也受到了屏蔽隔絕。

他又施展造化之眸,也只能夠看得稍微再遠一些,視線還是受到很大的影響。

就在這時,一道道身影出現在葉楓的身旁,身後,其他人也都陸續進入了王者秘境。

「這是怎麼回事?我的神識被屏蔽了?」

「我的視線只能夠看到一百多米,再遠便什麼都看不到了。」

一聲聲驚呼從附近傳來,顯然其他人也都感受到了此地的不同。

神識被屏蔽,影響還是很大的,若是有危險突然出現,很難及時反應過來。

「你對這個王者秘境知道多少?」葉楓看到了楓嵐,不禁開口詢問。

楓嵐翻了翻白眼,無語的聳肩道:「這第一代王者秘境一共也只開啟過三次,而且每一次在秘境中遇到的考驗也都不一樣,莫說是我,就算是青如水他們這些人,對於這裡的情況也都一無所知。」

聽聞此言,葉楓也看到青如水,金羅剎那五人也都眉頭緊鎖,神色凝重。

片刻后,聚在一起的眾人開始向前行進。

「前面沒路了!」

突然間,走在前面的人發出驚呼,眾人紛紛望去,便看到前面是一片深不見底的懸崖,眾人都望向盡頭,卻是看不到懸崖的那一端在哪裡,灰色的陰霾,遮住了視線。


「這裡應該就是王者秘境的考驗了。」金羅剎驀然開口,伸手指向高處。

所有人循聲望去,便看到在那深不見底的懸崖之間,懸浮著一塊塊形狀不規則的巨大岩石,這些岩石懸浮在空中,不知有何用意。

「誰去試試?」有人突然開口。

一時間,許多人的目光都不由得望向青如水,金羅剎等人,也有人望向葉楓。

他們六人毫無疑問是所有人中實力最強的,王者秘境中的歷練也會存在死亡的危機,誰都不想第一個去嘗試。

「我來!」

驀然,火弘走了出來,身形一躍而起,化作長虹遁光,向著懸崖的對面飛去。

「嗖!」

一道金光陡然從懸崖下面的深淵中飛出,如一道熾烈的劍光,刺向火弘的身體。

只見火弘的反應也是不慢,身軀在半空留下殘影,避開了金色劍光的洞穿。

但就在這時,懸崖下方的深淵好似沸騰了起來,無數的金光衝天而起,像是流星雨,鋪天蓋地,沒有任何的死角。

火弘臉色微變,手中浮現出一桿長槍,槍身一抖,嘭的一聲,將一道金色劍光打爆。

他的修為已經達到了九階巔峰,手中的長槍又是極品道兵,漫天的金光劍雨卻也阻攔不住他的去路,勢如破竹般,殺進了數百米的距離。

這個距離,即便是葉楓的目力,也只能看到火弘模糊的背影。

所有人都凝望著火弘闖關的這一幕,推測換做是自己,應該如何能夠通過。


「嘿嘿,我按耐不住了,也去玩玩。」雷驚天突然說了一句,然後化作一道雷光沖飛而去。

雪殤一步邁出,腳下的空間冰封,像是走在冰晶鋪就的大道上,也前去闖關。

剩下的青如水和金羅剎對視一眼,也都不甘落後,紛紛前去嘗試沖關。

與此同時,其他的一些天級天才,普通天才也都按耐不住,這畢竟是進入王者秘境中的第一關,倘若在這裡被人甩在身後,想要追上就困難了。

葉楓望向楓嵐,笑道:「你是跟我一起,還是自己闖關?」

楓嵐撇了撇嘴,「跟你在一起的話,會讓我覺得自己太無能了,我還是自己闖關吧,能走到什麼程度,全憑自己的本事。」

葉楓聞聽此言,不禁啞然失笑,「你這丫頭倒是很要強,不過你說的也對,我帶著你的話固然可以讓你順利通關,但對於你自己而言,卻起不到任何磨礪自身的效果。」

!! 楓嵐雖是女子,卻有雷豹一族妖的本性。

她的修為已經到達了九階中期,雙手各持一柄戰刀,很快便穿過了數百米的距離。

這道懸崖深澗到底有多長,誰也不清楚,但既然此處是王者秘境的所在,決然不會那麼容易就可以通關。

葉楓是最後一個動身的,他凌空邁步,走入懸崖的上空,數之不盡的金光如刀如劍般斬來。

他探手一抓,嘭的一聲將一道金光捏爆。

「嗯?攻擊力大概相當於九階武尊初期的全力一擊。」

只是一瞬間,葉楓便判斷出了這些金光的威力。

金光密密麻麻如同流星雨,葉楓不以為意,任由這些金光轟擊在身上,發出一陣陣鏗鏘之音,像是打鐵一般,回蕩在天際。

一時間,許多進入王者秘境的普通天才和天級天才們,都看傻了眼。

普通天才的修為大多處於八階巔峰,九階初期,天級天才的修為則是處於九階中期和後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