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哆哆嗦嗦的說道。

實在是林逸大殺四方的樣子太過可怕跟恐怖,幾乎如同刻畫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說!」

林逸神色平靜的說道,可是那口吻之中卻蘊含著一股不怒自威的感覺,彷彿林逸就是這執掌天地的神明,他的一句話,眾生自然只能遵從。

「我……我們的存在便是毀滅,殺光仙域之內的所有人,以期在新的紀元降臨,召喚出至強寶貝,送到九重天高家,到時候,高家會給我們無盡財富跟功法,甚至,讓我們成為整個高家的嫡系子弟。「

有蘇醒者無法抵擋林逸可怕到了極致的威壓,慌忙的解釋道。 「什麼?」

跟在林逸背後一起走進來的眾人一聽,頓時個個都是眼睛一瞪,臉上充滿了濃濃的憤怒跟猙獰之色的。

「混賬東西,你們這完全是把我們整個仙域內幾十億的修士當成了食物的節奏啊!」

「該死的東西,你們簡直喪心病狂到了極致!」

「高家在哪裡,老子要殺上高家,滅了他九族!」

一名名撼天宗的嫡系,紛紛咬著槽牙,宛如被激怒的厲鬼一般,盯著眼前的四名蘇醒者,猙獰十萬分的咆哮到。

四人一聽,抬頭,輕蔑的看了一眼林逸背後的眾人,冷冷的笑了起來。

「九重天高家,那就是一個誰都無法戰勝的存在!」

「不錯,那不是任何人能夠輕易招惹的存在,綠皇有實力滅掉整個仙域,可在高家,他甚至連外門弟子都算不上,據我所知,高家光是外門弟子便有十萬之眾!」

「什麼?」

眾人一聽,再度眼睛一瞪,個個臉上都充斥著濃濃的驚悚之色。

這個數字實在是太過可怕了。

十萬個如綠皇一樣的存在如果從九天之上降臨的話,試問,這世界上誰人能夠抵擋?

「高家外門弟子十萬,內門弟子一萬,核心弟子一千,全部都是一等一的天才妖孽,傳承了百萬年,就憑你們也敢開口滅高家?」

「簡直大言不慚,林逸我們知道的都已經說出來了,你如果有什麼不滿的大可以去九重天找高家的人算賬,給我們一個痛快吧!」

「不錯,遇見你,那是我們倒霉,不過其他的地方卻不見得如此了,這便是人生,強者為尊,你若是弱小了,連活下去的資格都沒有,哈哈!!!」

幾名蘇醒者頓時忍不住大笑了起來,高家的實力他們實在太清楚了,絕不是區區一個仙域能夠反抗的,要知道,高家同時下手的地方可不是一個仙域,而是幾百個,幾千個這樣的位面。

林逸聞言,心中也是越發的震驚起來,他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人比較兇殘會煉化星球上的生命來提升自己的實力,可是怎麼也想不到竟然這麼快就遇到了。

「高家,我會親自去九重天打碎你們高家的大門,把你們從神壇上拽下來。」

林逸咬著槽牙,猙獰的怒吼道,高家在仙域弄的這一場浩劫死的人實在太多太多了,他的女人,雖然在溫玉的保護之下沒有出現什麼意外,可是八門之主換了一半。

十八殺神,幾乎個個重傷,火工頭陀,練霓裳,朱泰這樣的朋友也都成為了屍體,永遠的躺在了北邙山上,甚至連朱陳第九的胳膊都被人斬了,這一切的一切林逸可都記在心裡。

高家必須死!

話落,林逸手臂一揮,可怕的靈氣如同高壓水槍一般,驟然從四名上古蘇醒者的咽喉處疾馳而過。

「噗嗤!!」

鮮血飛出落在地面上,留下了四道觸目驚心的痕迹。

林逸神色冷漠而深邃的看著楚紅等人說道:」挑選一些忠心的人,我再給你們講解一下修為,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新的紀元真的即來臨,而我也必須要前往九重天了。「」

「什麼?」

眾人一聽,頓時個個都是眼睛一瞪,臉上充斥著濃濃的不舍之色,

「夫君,我要跟你一起去九重天。」

楚紅瞪著眼睛,眼巴巴的盯著林逸說道。

「師兄,是你帶我來先玉仙域的,現在你要去九重天,我也要跟你一起去。」

天心也撅著杏乾的小嘴,眼巴巴的看著林逸說到。

趙小七等人雖不曾開口,可看向林逸的目光,都充滿了濃濃的不舍跟哀求,顯然都不願意跟林逸分開。

看著眼前自己的這些女人,林逸的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無奈之色,如果可以的話,他自然會帶著所有人一起去九重天,畢竟,九重天的靈氣以及資源肯定都會比仙域要好很多,可現在他去九重天,卻有太多不確定的因素,高家的恐怖,窺一斑而知全豹,他一個人去,萬一有什麼事也方便處理。

可帶著眾多女人一起去九重天的話,那危險程度可就大了很多。

深吸了一口氣,林逸看著眾人抿嘴苦澀的笑道:「這次前往九重天我決定一個人都不帶。」

「什麼?一個人都不帶?」

眾人一聽,再度神情一怔,愣在了原地,隨後一個個都慌了神兒,七嘴八舌的說道。

「那不行你最少要帶一個去。」

「可不是,如果一個都不帶的話,去了九重天,誰照顧你呢?」

「你的壞毛病我們都很清楚,要不這樣好了,你還是帶著紅姐吧。」

「是啊!紅姐跟你的時間最長,她也是最了解你的,要麼你就把我們都帶上,要麼你就帶上紅姐一個人,你自己選擇。」

眾人都撅著杏乾的小嘴,兇巴巴的盯著林逸呵斥道。

「這,好吧,那就楚紅跟我一起去九重天,你們都在這裡好好地修行,將來我在九重天站穩腳跟之後,一定會回來接你們的。」

林逸無奈的苦笑道。

眾人心裡雖然有些不舍,可到不好再說什麼了,畢竟林逸之前的計劃,可是一個人都不帶,現在已經答應帶他們其中一人去也算是讓步了。

而且林逸的想法,她們多少也知道一點兒,九重天的確危險重重,而且現在,林逸得罪的還是九重天之內都威名赫赫,權傾一方的高家,一旦高家知道林逸到了九重天,到時候追殺什麼的肯定少不了。

她們的修為跟實力跟楚紅相比,還是有不小的差距的,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在林逸諸多女人之中,也只有楚紅跟傲兒兩人才有資格跟林逸去九重天。

「好了,你們都下去挑選各自認為忠心的人?三天之後我開始講道。」

林逸淡淡的說到,隨後轉身朝著紫光閣走去,紫嫣上次做的事情的確有些過分,甚至便是被處死都應該,只是這女人的活兒的確讓人無法決絕,林逸也是正常男人,自然心中有所留戀。 看著林逸離開的方向,眾人如何能不知道林逸心中所想呢,一個個頓時有些委屈的撅著嘴巴看向了楚紅。

在場眾人,恐怕也只有楚紅才有膽子,有勇氣敢呵斥,甚至殺了紫嫣吧!

「你們看我有什麼用呢?這個傢伙是什麼臭脾氣你們都清楚,當初我如果真的殺了紫嫣,他雖然不會明著說什麼,可是心裡肯定會有不滿,走吧!誰讓咱們是女人呢?」

楚紅頗為不滿的抱怨道。

眾人一聽,都紛紛撇了撇嘴,卻也不好說什麼,英雄愛美女,美女愛英雄,這是自古一來的定律,林逸如此的優秀,如此的可怕,想要讓他獨善其身,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了。

再加上林逸的性格本就十分重情重義,越發的不可能輕易跟紫嫣分開了,最少,就算是分開,這紫光閣的安全,林逸也會保證的。

紫光閣,人如其名,通體用高傲的紫色建造而成,甚至,連這紫光閣內的植物,山石都是紫色的,到處都充滿了一種高傲妖異的感覺,只是整個閣樓包括紫光閣內部卻十分的冷清。

僅僅只是在門口有一名大羅金仙之境的守衛,以及一名貼身丫鬟照顧飲食起居。

「見過林少!」

站在門口的守衛,一看到林逸走過來,頓時面色大喜,急忙上前恭敬的行禮道。

「嗯,紫嫣小姐,在裡面怎麼樣?」

林逸站在門口,盯著守衛淡淡的問道。

守衛聞言,慌忙恭敬行禮,竟然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急忙說道:「自從來到了紫光閣,紫嫣小姐就寸步未出,每日便是與花草為伴。」

林逸聞言,微微點了點頭,背負雙手,如同閑庭散步一般朝著裡面走去。

「快,快把水拿來,這棵小草好像有點缺水了。」

突然,一道脆生生的聲音驟然在林逸的耳邊響起,那聲音簡直就像是在故意撒嬌一般,聽的人心頭彷彿有小花貓在撓痒痒一樣讓人難受。

林逸聞言,不自覺的加快了步伐,朝著紫光閣的後花園走去。

除了不能離開這裡之外,整個紫光閣不管是建造,還是居住的環境,都幾乎完美的無可挑剔,而且靈氣也十分的充沛,甚至,每個月楚紅也都會派人過來送大量的修行資源。

越過閣樓,林逸來到了後花園,一片紫色的花海,頗有幾分薰衣草綻放的感覺,看的人心頭情不自禁的放鬆了起來。

而紫嫣,則是穿著一套紫色的長裙,赤果著雙腳,就像是一名仙子一般,蹲在一株紫色的植物面前,微風吹來,她那順滑的長發在風中輕輕的抖動,仙氣飄飄,杏干迷人,簡直就像是傳說中的魔界仙子一般美麗。

美女,仙子,林逸見的太多了,可如眼前這個樣子的紫嫣,林逸還真沒有見過。

「小姐,水……」

下人此時也拿著一瓶靈泉走了過來,只是當看到林逸的時候,下人卻突然眼睛一瞪愣住了,隨後慌忙的跪在地上,恭敬而惶恐的說道:「見過林少!」

正蹲在地上的紫嫣一聽,也猛的扭頭看了過去,當看到林逸的時候,紫嫣也是眼睛一瞪,隨後慌忙的跪在了地上,「紫嫣見過夫君。」

「呵呵,好了,既然知道你我是夫妻,何須如此,起來吧!」

林逸走上前淡淡的笑道。

「是……」

紫嫣遲疑了一下,還是緩緩抬起頭,從地上站了起來,不過卻小心翼翼,如同丫鬟見到了主人一般不安,似乎生怕林逸會處罰她一般。

「怎麼樣?這些日子過的是否還好?生活上可曾有什麼不足?」

林逸坐在花園中的圓桌前面,盯著紫嫣淡淡的問道。

「一切都好,紅姐安排的我非常滿意。」

紫嫣上前一步,拿起桌子上的茶壺無比恭敬的給林逸倒了一清茶,溫柔恬靜的說道,彷彿真的沒有了過去的精明,算計一般。

林逸見狀端起面前的清茶,悠悠然的喝了一小口,隨後轉身看著丫鬟說道:「你先下去吧!」

「是!」

丫鬟不敢遲疑,急忙恭敬轉身離去。

林逸放下手中的茶杯,重重的嘆了一口氣,看著紫嫣,無奈的說道:「我稍後要去九重天!」

「什麼?九重天?那,那難道就是踏碎虛空之後出現的地方?」

紫嫣一聽,頓時眼睛一瞪,臉上充斥著濃濃的驚悚之色。

「不錯,正是,哪裡修行資源恐怖,而且靈氣也更加濃郁一些,我想帶你一起過去,如何?」

林逸盯著紫嫣淡淡的問道。

紫嫣一聽,頓時眼睛一瞪,彷彿會說話一般的大眼睛微微眨巴了一下,隨後彎腰,欠身,無比恭敬的說道:「多謝夫君好意,可我修為淺薄,去了恐怕會拖累夫君,還是等夫君站穩腳跟之後再說吧!」

林逸聞言,忍不住在心裡重重的嘆息了一聲,無奈的說道:「你啊!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說你好了,難道權力就這麼讓你著迷?」

「我,我不知道夫君說這話是什麼意思,紫嫣已經在這裡過慣了閑雲野鶴的日子,權力跟我沒有任何的關係。」

紫嫣慌忙低頭緊張十萬分的解釋道。

「呵呵,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這是亘古不變的道理,你放著九重天這麼好的地方不去,這根本就不是你的為人,唯一的可能,便是你根本還沒有死心,你的心裡還做著想要權傾整個仙域的夢,你真是太讓為夫失望了!」

林逸豁然起身,盯著紫嫣憤怒的呵斥道。

他兩世為人,再加上掌握的無上秘法,二者結合,幾乎能夠瞬間看出來紫嫣心中所想。

如果紫嫣依舊不知悔改,依舊還妄想插手北邙山的事物,那麼這次他林逸說不得只能辣手摧花了,北邙山,整個仙域經過這次大劫,百不存一,他林逸實在不想因為自己的原因,而導致整個仙域再度出現浩劫。

畢竟,現如今,他林逸在整個仙域可以毫不誇張的說,那就是仙域內的王者,再加上紫嫣跟他的關係,一旦紫嫣賊心不死,將來,仙域恐怕會迎來第二場劫難。 紫嫣一聽,頓時慌了神兒,急忙惶恐的跪在了地上,抬起頭,眼淚婆裟的盯著林逸委屈的質問道:「夫君,你喜歡提升修為的感覺,我喜歡掌控權力的感覺,請問我錯在哪裡了?雖然我執掌了北邙山,可我可曾做過一點對不起你的事情?我紫嫣自從成為你的女人之後,可曾背叛過你?為何,你要如此咄咄逼人?為什麼楚紅便可以代替你執掌北邙山而我就不行?」

一連串的質問,都昭示著紫嫣心中的不滿跟委屈。

林逸看著跪在地上,淚流滿面的紫嫣,一臉苦澀的搖了搖頭,「錯不可怕,可怕的是一個人她永遠認為自己是對的,看來,當初我不應該攔著楚紅的。」

話落。

林逸豁然起身,目光眺望遠方,冷漠了一分,當初,紫嫣雖然不曾做過什麼太過出格的事情,可她大力扶持紫家的人上位,卻又不曾去管教這些人,以至於弄的整個北邙山怨聲載道,甚至不少人都受到了莫名的打壓。

她不殺伯仁,伯仁卻因他而死。

本以為紫嫣在這裡關押了這麼久,應該能夠認識到自己的錯誤,而他林逸也即將要去九重天,所以,便準備放紫嫣出來。

可現在,林逸知道自己錯了,紫嫣不但沒有絲毫醒悟的意思,反而心中暗含戾氣,如果讓她離開這裡,恐怕北邙山會亂成一團。

當即,林逸便轉身朝著紫光閣外面走去。

「林逸,你真的一點不念我跟你之間的夫妻情分?」

紫嫣盯著林逸瞪著眼睛,憤怒的咆哮道。

林逸聞言,腳步微微一頓,輕聲說道:「好好的活著,提升自己的修為,區區一個仙域不過是彈丸之地,有什麼值得去爭搶的呢?便是我,現如今,仙域第一強者,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又有什麼用?一切不還是要從頭再來?有本事,將來去九重天,去太古境吧!那才是你大展拳腳的地方,仙域真的太小!」

話落。

林逸手臂一揮,頓時,可怕的靈氣便宛如暴雨一般,落在了紫光閣的四周,形成了一道十分可怕的結界。

「將來,你若是能夠脫困而出,我在九重天等你,另外,我林逸既然收了你,那麼你自然就是我的女人,只要你沒有做什麼出格的事情,我保你一世無憂!」

林逸淡淡的扔下了一句話,便轉身走出了紫光閣。

隨後來到了姚若天的住宿,只是在這裡,林逸也同樣沒有過多的逗留,現如今,兩人的身份地位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雖然在姚若天的心裡,還有把林逸當兄弟的感覺,可是最少在表面上他卻多了一絲尊敬,讓林逸相當的舒服。

後山,朱陳世家的駐地,林逸淡淡而來。

所有朱陳世家的子弟,看向林逸的目光都充斥著濃濃的複雜之色,朱陳聖地因為林逸而衰敗,可是卻又因為林逸才得以幸免於難,苟存了下來。

否則,現如今的朱陳世家未必會有這麼多人能夠活下去。

其他三大聖地,幾乎死絕,徹底斷了傳承。

再加上現如今林逸的身份跟地位,朱陳世家的弟子只能訕訕的站在一旁,尷尬的不知所措。

「林少。」

只剩下一條手臂的朱陳第九走了上來,盯著林逸神色平靜的說道,原本稚嫩帥氣的臉上明顯多了一絲滄桑,成熟的感覺。

「陪我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