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天地大變,東土只怕更加動蕩,強者紛至,大道爭鋒,便看誰能笑到最後。」

洛曉霜平靜地開口,然後轉身,離開萬絕谷。

許壯和錢芷靜可不敢獨留這裡,唯有跟著洛曉霜才有可能活著走出萬絕谷。

所以,二人對著灰色沙漠喊道:「老大,我等回歸,君臨東土!」

說完,也追隨著洛曉霜,一起走出萬絕谷。 ??

就在江寂塵踏入灰色沙漠、洛曉霜等人離去之際,兩道身影驀然浮在這裡。

他們是憑空出現,沒有任何的徵兆,彷彿就是直接傳送過來。

江寂塵若在,必然認得他們。

重生之時代霸主 因為,他們分別是拱背老奴和萬絕聖女。

「他進去了!」

萬絕聖女輕輕地嘆息一聲。

「聖女不必為他擔憂,你看,沒有人看好他能走到這一步,無論是六道界修士、還是域外生靈,盡被他屠戮一空,他一路走來,創造無數奇迹,這一次想必也不會讓我們失望。」

拱背老奴開口說道。

但就在拱背老奴聲音落下之時,虛空輕顫,又有三道身影浮現。

他們身上的氣息,間竟然已經超越了無上,可怖無邊。

「拱背老奴,希望如你所言,不要讓我們失望,真的能夠走到灰色沙漠盡頭,取出先祖秘器,若不然,那小子就算逃得出來,也必然要死在我們的手上。」

三道身影,身著華美無比的衣服,胸口之上綉著明月,面容精美無雙,看不出年紀大小。

「他若死,你們三個也不必活!」

萬絕聖女冷漠的聲音響起,然後一股氣機悄然綻放,落在三人身上。

瞬間,三人身體僵硬,不敢動彈分毫,臉上更是恐懼之意。

事實上,他們發現,自己的修為、血脈都被禁錮了。

那怕他們擁有超越無上境的修為,此時只要隨便來一個聖道小修士,都可以斬滅他們。

「聖女,你……這是王子的意思,你也敢違抗?」

三人驚恐惶然地開口,不得不抬出背後的靠山。

「王子?呵呵,我就算現在殺了你們,你們的王子可敢過來指責本聖女一句?」

「便是你們的主子王子,若敢動他,本聖女照殺不誤。」

「本聖女不信,殺掉一個王子而已,精靈神尊還會因此事指責、降罰本聖女?」

萬絕聖女的話,只讓三名超越無上的存在,面如死灰,不再敢囂張放言。

天價小妻子 他們不明白,萬絕聖女為何如此的維護那個人族小子?

但不管什麼原因,想想萬絕聖女的手段,還有……無所顧忌的性格,他們都感到心驚害怕。

因為,萬絕聖女並不是開玩笑,真的要殺他們,那也無人敢指責她。

此時一幕,讓人見到,必定感到震撼、難以置信。

三名超越無上的存在,在萬絕聖女面前,竟然也如凡塵螻蟻一般。

「聖女饒命,我等知錯!」

三人低頭認罪。

但心中已然充滿了無窮的怨恨之意。

萬絕聖女冷冷一笑,又豈能不知這三人只是表面屈服,心中卻是對她充滿了怨恨。

只是,這世間對她充滿恨意、想讓她去死的人,何止千萬?

當中,還有超級絕強的人物!

所以,這三隻小嘍啰在她眼中的那點怨恨之意,根本什麼都不算。

最終,萬絕聖女和拱背老奴閃身離去!

至此,三名超越無上的修士才鬆了一口氣。

這時發現,冷汗已經濕了後背衣襯。

他們知道,這次真的是死裡逃生。

「是因為她來人間太久,差點忘了她在域外所做的事。」

「嗯,當初,她就是因為那一件事,才被流放人間界。」

「嘿,做了如此的事,若是其他的人,何止要死千百遍、滅全族,而她,只是流放而已。」

「算了,那一族的人,你們又不是不知道,最好不要惹怒他們,連神尊也要給他們面子。」

……

冷麪總裁的絕情戀人 三人暗中以神識交流,小心翼翼,生怕他人聽去。

與此同時,江寂塵進入到了另一片可怕的毀滅天地中。

他僅僅是剛剛進入這一片灰色的天地,他便可以感受到虛空中落下的壓力,幾乎可以把他壓扁在地。

他們不得不催動七彩靈脈、聖體不滅之力,與來自神秘時空的壓力進行對抗。

此時,他抬頭望向遠方,只看到天地一片灰色,虛空中,縱橫著無窮的殺機。

這是真正的天發殺機,可以讓萬物成灰。

但幸好,江寂塵曾經殺機煉體,這種程度的殺機,暫時傷害不到他。

何況,還有蒼天殺陣在。

彷彿,它所過處,萬般殺機盡退避。

它,像是殺機中的王者。

此時飄立在前,一副得意洋洋,向煉幡魂炫耀的樣子。

煉魂幡,則作出一副膜拜動作。

好吧,江寂塵對於這倆貨,實在有些無語了。

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韓青與小哈斯這倆賤人。

不過,有了這一角蒼天殺陣,行走在灰色沙漠之中,讓江寂塵輕鬆了不少。

暫時,他只需要對抗虛空壓力。

但江寂塵知道,這一段路遠不止這麼簡單。

而且,越是向前,壓力、殺機就越強大。

若是換作別人,只怕剛踏入,便已被壓力和殺機的共同作用下,化成虛無了。

另外,這裡的壓力、殺機,完全與境界息息相關。

也便是說,無上境進來,就要承受無上境的壓力、殺機。

而江寂塵,現在只對應聖道五重境的殺機和壓力。

但隨著深入,這裡的殺機和壓力,可以輕易的滅掉無上。

這也就是,萬絕聖女、拱背老奴他們,這般的大費周章,只能讓他進來的原因。

當然,從前只怕也人進來,但必定從未有人成功過。

行走百里之後,灰色虛空之上,出現了一輪太陽。

天地突然變得無比熾熱、溫度越來越高起來。

最後,甚至如煉魂幡這等陰邪之物,也不得躲了起來。

不想顯化在這樣的高溫下。

但是蒼天殺陣,由十大凶之一的荒天獸獸皮刻畫而成,無懼這點熾熱,依舊浮於江寂塵前面,為他擋住漫天可怖的殺機。

與之前殺機、壓力,現在又多了一輪太陽之力。

灰色沙漠的環境,變得越發的險惡起來。

不過,江寂塵顯然沒有了退路。

因為,每踏前一步,身後的世界,便已灰飛煙滅,化成虛無的空間,那裡是時空亂流。

只是被一層神秘的規則光幕隔絕在外。

直到這一刻,江寂塵也更加的深刻理解拱背老奴說過的話。

往前,尚有一絲希望;後退,則是萬劫不復。

難怪,他們並不擔心,他踏入灰色沙漠之後,不進入灰色沙漠最深處,取那戴寶石的指骨。

本書來自 ??

越是往前,溫度越來越高,顯得熾熱無比。

哪怕一般的寶器在此,也即刻要被融掉。

不過,江寂塵倒是無懼高溫,因為他修鍊了。

魔鳳之火焰,可焚滅諸天,自然遠比這種高溫更加的可怕了。

「難怪他們要找自己,原來這片灰色沙漠還真是適合自己來闖,至少會比任何人都會有機會。」

「別人,是無一絲的機會;自己,尚有一線希望。」

江寂塵暗暗低語。

他知道,自己的一切,對方已經調查得清清楚楚,若不是為了要讓他取到戴著寶石的指骨,只怕早已有人他扼殺了。

「當真以為自己是那麼好欺負,任他們拿捏么?」

江寂塵一邊前進,一邊冷冷地開口道。

灰色沙漠,很寂靜,但處處危機,兇險極致。

行走了一天之後,太陽終於落下,黃昏降臨,夜色來襲。

一天的高溫熾熱消去,世界變得冰冷無比。

寒氣,可以凍滅一切,可怕無邊。

而且,越是前進,那寒氣越是冰冷。

江寂塵不得不運轉,燃起第四輪迴的心魔之焰,才堪堪抵住了寒氣。

「這裡只是沙漠中部就如此的可怕,那麼深部,只會更加的難以想象。」

黑夜之中,江寂塵心驚無比。

而且,越是往前,天地不再靜寂。

寒氣凝成風暴,襲卷沙漠之間,江寂塵的前之路,越發的困難、緩慢。

這有點像修行之路!

江寂塵的心境很平靜,那怕再兇險,他都能淡然的面對。

這一段路,不說對修行有如何的幫助,但至少對於心境,有著驚人的磨鍊作用。

一個人獨行,身邊,兇險無盡,隨時都有可能殞落。

黑夜裡,沙漠中,寒風捲起沙土,飄揚天地間。

江寂塵試著拿起一把普通的聖器出來。

但剎那之間,這把普通的聖器,碎裂,化成粉沫,掉落沙漠,與灰沙混為了一體。

足可以想象,當下的寒氣有多麼的可怕。

再有壓力、毀滅殺機的作用下,這絕對是修行者的絕境之地。

江寂塵的肉身,開始出現裂痕。

繼續下去,有可能爆滅。

江寂塵並沒一絲的慌亂,、、三法同轉。

在這樣的天地中,修鍊此法,一切讓江寂塵有了更深的體會,並不斷讓三法精進。

而且,剛剛踏入聖道五重境,沒有磨鍊,道基終是有些不穩。

但現在,江寂塵的境界已經變得無比的穩固。

後半夜,黑暗的天空之上,突然閃起一道道亮光,劃破天穹,落入灰色沙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