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歇點點頭,立即命令軍隊加快行軍速度,一行人浩浩蕩蕩地開始急行軍,走過一日,天氣漸漸變寒,此時已經到了深秋,一場秋雨過後,天氣愈發寒冷,公主帶了足夠的禦寒衣物,終於,他們在第五天天黑的時候,重新回到了關寧平原的駐地。

營中將士聽說黃歇回來了,精神為之一振,黃歇先將林天雪他們的住處安排好,便立即開始著手調查軍中的事情。

在外面的一處空地上,地上躺著百十來具士兵的屍體,天氣已經寒冷,屍體放在外面也沒有腐爛,黃歇拿著火把,開始一一檢查他們的傷口。林天雪聽說了這件事情,也帶著葉天前來幫忙。

火光照耀之下,那些士兵的傷口零零碎碎的,就像是被風龍旋舞割死的一般,葉天第一感覺便是有修士參與,黃歇問道:「他們都是怎麼死的?」

一名副將答道:「這些都是晚上負責巡夜的士兵,我們都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死的,這些都是換崗的士兵發現的,每晚都會死很多人,兇手不知道是什麼目的。」

黃歇又問道:「地上有沒有留下什麼兇器?這些人的看樣子都是被暗器殺死的。」

那副將想了想,回答道:「沒有,地上什麼都沒有,只有這些屍體。」

葉天說道:「他們殺了巡夜的人卻不襲營,這是做什麼?示威還是報復?」

黃歇點點頭,說道:「都有可能,我們只要防備的便是北邊的狼族,這些人陰狠毒辣,報復心強,做出這種事情倒是不難理解,可他們殺人不襲營讓我無法理解。」

林天雪插嘴道:「會不會是西秦國的人,他們或許是看到你們的大軍走了,所以想要試探一下軍中的實情。」

黃歇沒有回答,對身旁的副將道:「今晚我值夜,我倒要看看是誰動的手。」

幾名副將點點頭,眾人散去,葉天跟著林天雪回到了營帳中,林天雪道:「今晚肯定誰睡不好了,我半夜肯定會起來幫黃將軍的。」

葉天分析道:「我敢保證肯定是修士乾的,但是他們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我猜不透,殺這些普通的士兵能做什麼?」

林天雪解去自己身上的外袍,對葉天道:「出去,我要換衣服!」葉天白了她一眼,回到了自己的營帳之中。葉天和衣而睡,他睡覺一向很淺,任何輕微的動靜他都能聽到。夜色漸漸深了,整個軍營里傳來一陣陣此起彼伏的呼嚕聲。

北邊時不時護傳來一聲悠長的狼嚎,營帳外面,每隔一段時間便會走來一隊影子,那是今晚守夜的士兵。葉天輕輕躺在床上,耳朵警戒地聽著外面的動靜。

這種安靜祥和一直持續到了後半夜,閉著眼睛的葉天忽然睜開了眼睛,營帳之外忽然傳來了了一股殺意,葉天輕輕一翻身,從床上站了起來,影虎刀從空間戒指里飛了出來,葉天握緊影虎刀,輕輕走出了營帳外面。

一隊士兵按著日常的巡邏順序,整齊的走在營帳之間,前方的營帳後面忽然竄出一個白影,那士兵吃了一驚,還未發出叫聲,那人忽然將雙手對準他們,那人的雙手之上,赫然結起一團冰。

那將士急忙呼喊,那團冰忽然爆射而出一片片冰刃,向著這隊士兵射去,就在他們以為自己死定了的時候,葉天拿著影虎刀忽然出現,擋在這隊士兵身前,爆射而來的冰刃猶如一道洪流,縱使葉天拚命阻擋,但是身後的士兵還是別射傷了。

很快,那冰刃便全部飛完了,葉天看著那白影,鬼影步迅速起身上前,蒼破斬瞬間而至,朝著那白影砍去,那白影吃了一驚,營中什麼時候出現了葉天這樣的高手,他急忙雙手一揮,在他的身前結起一道冰盾。

蒼破斬巨大的刀刃狠狠地斬在了那冰盾上,咔擦一聲,冰盾被葉天一刀劈碎,那人卻趁著這個機會,一下子跑開了。

黃歇聽到這邊的動靜,帶著人飛快地趕了過來,葉天緊追不捨,鬼影步唰唰幾下便追了過去,那邊的士兵很默契地將那人堵住了,然而那人毫不畏懼地在胸前重新凝出一團冰,冰刃迎著那些將士帶著寒氣射了過去。

「快躲開!」葉天急忙喊道,葉天知道那冰刃威力驚人,即使他也不能全部擋下,更何況那些普通的士兵。 然而還是遲了,一道毀滅性的冰刃飛過去,前面攔住他的士兵便已經全部倒下了,不過他有了這一停頓,讓葉天又一次逼近了過來,殺魂驟然出體,攔在了那白衣人的身前,影虎刀帶著巨大的力道朝著他的後背劈了下去。

那白影恍然轉身,手上寒氣一揮,又一次布下一道冰盾,同時又在葉天腳下輕輕一揮,一道白色寒氣忽然在他們腳下瀰漫而過,影虎刀毫無懸念地劈碎了那冰盾,葉天剛要再追,腳下忽然結起一層寒冰,將他的腳凍在了地面上。

黃歇他們也是如此,寒氣瀰漫之處,他們的雙腳都被凍在了地面上,那白影稍稍跑遠一點,雙手飛快地橫在胸前,一團寒冰再次凝結,「又是這招!」葉天雖然雙腳動不了,但是他飛快醞釀起鳳炎斬。

唰唰刷!冰刃再次襲來,葉天緊接著便將鳳炎斬揮了出去,一條火鳳帶著熊熊烈焰,將飛來的冰刃全部融成了水。而腳下的寒冰也緩緩地鬆動了,那寒氣並不能將人控制太久,葉天奮力一掙,雙腳立即掙脫了束縛。

那白影見一見被發現,立刻腳踩西瓜皮溜之大吉,朝著軍營北面逃了出去,黃歇他們紛紛湧來,一名副將急忙問道:「將軍要不要追?」

黃歇扭頭看著葉天,葉天擺手道:「窮寇莫追,再說了,你們追上了也制服不了他,只能徒增傷亡。」

林天雪從他們後面飛快地跳來,問道「哎?那人呢?」

葉天答道:「早跑了!」

「那為什麼不追啊?咱們軍營是他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嗎?」林天雪不服氣地說道。

葉天沒理她,黃歇皺著眉頭回想著剛剛的情景,問道:「這人是什麼身份?通常的刺客都是穿黑色的夜行衣,方便隱藏,這人卻穿著白衣,而且看剛剛的樣子,他的頭髮也是白色的。」

林天雪問道:「一頭白髮?難道是個老頭,看他的身形不像啊!」

葉天搖頭道:「不是,聽說過冰靈族嗎?這人是冰靈族的人。」

「冰靈族?」林天雪震驚地看著葉天。

關寧平原之北,是連綿起伏的群山和丘陵地段,這裡生活著蠻族,也就是黃歇口中的狼族,而再往北走,便是北冥雪域的地界,那裡天氣嚴寒,有兩座連綿起伏的雪山相隔,山上是終年不化的積雪,這裡人跡罕至,卻生活著一個奇怪的種族——冰靈族。

冰靈族的人天性耐寒,他們的身體早已經習慣了這裡的寒冷的環境,僅僅穿著一些簡單的衣物,也不會感到寒冷,而寒冷的環境也讓他們全族人都長著如雪一般的白髮。特殊得而體質讓冰靈族的人全部都可以修鍊,而他們的殺魂也盡數相同,都是一團寒冰。

冰靈族的人稱殺魂為冰之靈,這些都是他們力量的來源,他們的修鍊等級如同外界一樣,不過由於外貌和習性的不同,冰靈族的人一直待在北冥雪域里,從來不與外界有過多的糾葛,外界得而人也適應不了北冥雪域的環境,所以很少接觸他們。

葉天很是納悶,這裡距離北冥雪域還有很遠的距離,這冰靈族的人來這裡殺人,圖的是什麼?

「冰靈族!」黃歇默默地念著這個名字,葉天對他們說道:「那人已經逃走,今晚肯定是不會再來了,大家各自回營吧。」

黃歇立即下了一道命令,那些被驚醒的將士紛紛退了回去,巡夜的士兵繼續巡夜,林天雪悄悄拉著葉天的衣袖,示意他跟她走,兩人走到另外一邊,林天雪小聲地說道:「你是不是很納悶冰靈族的人為什麼會跑到這裡來?」

葉天看著她,問道:「怎麼?你知道原因?」

林天雪搖頭道:「我不確定和我得到的消息有沒有關係,但是告訴你的話,或許有點幫助。」

「什麼?快說!」

「北冥雪域里最近連續發生雪崩,據說是因為萬年雪山裡沉睡的冰龍會在近期蘇醒,所以我才想來這裡,到萬年雪山上去尋找冰龍。」

「那頭冰龍要蘇醒了?」葉天吃驚道,葉天知道這條冰龍,在他還是九幽殺神的時候,這條兇猛的冰龍便是這萬年雪山的霸主,後來不知為何陷入了沉睡,仔細算一下,沉睡了已有一百多年了。」

蘇醒的冰龍,忽然出現在這裡的冰靈族人,這兩者之間會有什麼聯繫?葉天有點想不通,他隨即又問道:「你的消息挺靈通的啊?都是從哪裡得到的?」

「哼!」林天雪得意地笑道,「本公主可是在江湖上有線人的,不管有什麼風吹草動,只要是我感興趣的,都會乖乖給我送來,那冰龍沉睡百年之久,在他的龍巢中,有小山一般的魔獸晶核,幾乎都是獸皇界別的魔核,要是能得到,咱倆一起突破到殺尊絕對沒有問題。」

魔核?葉天拿起影虎刀,影虎刀的刀柄之上,已經鑲嵌上了麒麟獸的魔核,在宮中的時候,宮裡的鑄器師鑲嵌上去的,如今影虎刀現在的威力大增,尤其是使用鳳炎斬時,威力足足增加了一倍。

葉天便看便笑道:「嚇我一跳,我還以為你想要殺了冰龍,奪他的魔核,不過你確定那冰龍會留下那麼多魔核嗎?」

林天雪堅定地說道:「當然了,我開始也很奇怪,這冰龍怎麼會留下魔核不吞掉,後來才知道這冰龍是被封印在龍巢里,他需要那些魔核在他沉睡的時候提供能量,免得被活活餓死。

「那好,等我幫黃歇將軍抓到那個冰靈族的人,我們便立即趕往北冥雪域,去尋找那冰龍。」葉天回答道。

黃歇命人將地上受傷的士兵通通帶回去,葉天收起影虎刀,回到了自己的營帳里,軍營北面的山丘上,一名身著白衣的冰靈族男子遠遠地望著這裡,一頭雪白的長發隨風輕輕舞動。

他的身後,一個豎著鞭子的漢子說道:「我們剛剛得到消息,那軍營里現在有天印帝國的公主,只要你幫我們帶回那公主,你以後就不用再去殺人了。」 那冰靈族人輕輕地嘆了口氣,問道:「你們狼族人說話算術嗎?」

那漢子摸了摸自己的小鬍子,嘿嘿地笑道:「當然算話!我們狼族的勇士一向說話算數。」

那冰靈族人眼神里滿是不屑,但是嘴上卻不得不答應道:「好,我去幫你們抓來那公主。」說罷,他竟然打算再次返回軍營之中。

那狼族伸手卻攔住他道:」哎,慢著,今天就算了,你剛剛從他們的包圍里逃出來,明晚,我會派人幫你,只要按照我的計劃走,保證你們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將那公主給帶回來。」

那冰靈族人似乎並不怎麼看好他的計劃,冷冷地回答道:「隨時都可以,不過事成之後,你必須要把我要的東西給我。」說罷,便轉身離開了。狼族人望著他離去的背影,不懷好意地笑了起來。

軍營之中,林天雪早早地便將自己帶來的隨從全部打發回去了,只要你今晚抓到那冰靈族人,他們就立即啟程前往雪山,尋找將要蘇醒的冰龍。

黃歇回來之後,軍中的人便有了主心骨,而昨晚他們一行人也差點抓住襲營的人,軍心再次穩定,黃歇白天便如同以往一樣照常練軍,葉天和林天雪則在軍營外面四處閑逛,邊塞之景不同於其他的地方那般繁華美麗,舉目四望,差不多都是一片荒涼,唯有遠處天邊的皚皚白雪有些看頭。

「你說,那冰靈族的人今晚還會不會來啊?他昨天差點被我們抓到,他應該沒有那麼大的膽子吧?」林天雪便走便問道。

葉天回答道:「你是希望他來,還是希望他不來呢?」

林天雪說道:「當然是希望他來啊,今晚你要是發現了她,就先來叫我,我和你一起合力將他擒下。」

葉天搖頭道:「叫你?你自己不能麻利點啊?等你來了,她早就跑沒影了。」

林天雪有些尷尬地解釋道:「我警覺性沒你高,睡覺睡得比較死。」

葉天擺手道:「不叫不叫,昨晚沒有抓到它是因為沒想到這人是冰靈族的人,冰靈族的武技紛繁眾多,我一時沒有料到,現在不怕了,他也只是一名殺皇境界的修士,會的武技也就那點東西,今晚他要是再敢來,我保證他有來無回。」

林天雪切了一聲,又說道:「冰靈族居住的北冥雪域和我們的軍營隔了這麼遠,這人為什麼要來我們這裡撒野啊?」

「別猜了,抓住他問一問就好了,不過先說好,如果他今晚敢來,肯定被他抓住,如果他沒來,就說明這傢伙已經嚇破膽了,那我們明天就出發,軍中有黃歇將軍坐鎮,那傢伙即使是修士也翻不起什麼大風浪。」

「好,就這樣定了。」

不知不覺兩人又回到了軍營中,恰好遇到一名傳令兵穿好行囊往南邊疾馳而去,黃歇將軍站在軍營門口施禮道:「拜見公主。」

林天雪問道:「您要把冰靈族的事情報告給陛下嗎?」

黃歇回答道:「正是,我軍與冰靈族一向井水不犯河水,這次他們忽然來襲,總感覺有些不對勁,所以我想陛下申請,讓陛下調來幾名大內高手來我軍中坐鎮,免得日後那些奇怪的修士又來行兇,傷我將士的性命。」

「這樣也好,誰知道冰靈族這次打的什麼算盤。」林天雪回答道。

黃歇又說道:「我聽聞公主已經將自己帶來的隨從全部遣返了回去,可惜這軍中全是男人,公主若是需要人服侍可就有些麻煩了。」

林天雪白手道:「不用不用,我沒那麼嬌慣,我自己可以照顧好自己的。」

謝絕了黃歇的一番關心,兩人回到了各自的營帳里,葉天坐在床上按照以往樣,修鍊自己的九玄踏天訣。一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葉天緩緩收功,現在他距離殺魂境界就差一個機緣了,原本打算在皇宮之中搜集藥材煉製一顆聚氣丹的,但是林天雪受了傷,她的兩個堂弟和堂妹因為謀反都被發配,林天雪心情一直不太好,這時候找她要藥材有些不合適。

緊接著,又被林天雪拐帶來了這裡,想要突破到殺尊,只能看自己的造化了,想到那些殺尊們可以隨時御空飛行,還有能夠感應運用虛空之力,葉天心裡不由得有些小興奮。

夜漸漸深了,葉天同昨天一樣何以躺在床上,越塔同林天雪一樣,希望那冰靈族的人膽子大一點,今晚再來,這樣就可以一勞永逸地解決這件事情,他和林天雪就能放心地離開這裡了。

軍營中的呼嚕聲漸漸都響了起來,這樣的軍營里才顯得安靜而正常,這次葉天倒是沒感覺到任何殺氣,知道凌晨時分,外面卻傳來自己人的呼喊聲:「有人襲營!」

「啊!殺啊!」

忽然想起的廝殺聲,讓葉天一下子驚醒,他拿起影虎刀一骨碌翻身起來,衝到了外面,聲音的來源是軍營的另一個方向,葉天疑惑道:「難道昨天那傢伙已經猜到了葉天在這邊的方位,所以他跑到另一邊去殺人了?」

巡夜的將士已經紛紛朝著聲音的來源跑去,葉天施展著鬼影步,飛快地甩開他們,沖在了最前面。

接著火光,葉天看去,前面依舊是昨天的那冰靈族的人,不錯,真是沒讓我失望,你居然還敢來!葉天心裡暗自說道,雖然不知道這傢伙腦子抽了什麼瘋,但是今晚抓住他,所有的疑惑就都可以角開了。

思索著,葉天依然衝到了最前面,那人同昨天一樣,一片片冰刃率先射來,葉天揮舞起影虎刀,將飛來的冰刃輕輕擋下,葉天身後的士兵也早有準備,他們豎起盾盤,立起盾牆,葉天沒有擋住的冰刃也沒能傷到他們。

影虎刀迎著他的面門便砍了下去,那人急忙豎起冰盾,葉天早料到他會這樣,自己的刀殺魂早已經繞到了他的背後,冰盾應聲而破,那人正要逃走,刀殺魂卻在他別後使出一記蒼破斬。 那人慌忙之中,一道白色的冰球透體而出,擋在了他的身前,蒼破斬斬在那冰球之上,濺起一大團冰渣,但是那人卻並沒有事,反倒是葉天的刀殺魂上迅速結起一大團冰坨,使得葉天的刀殺魂失去了控制,掉在了地上。

葉天的身體與刀殺魂相連,他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那便是冰靈族的殺魂——寒冰之心,周圍那懸浮的白氣便是寒冰之心上所帶的寒氣,足以瞬間冰凍任何襲來的殺魂。

緊接著,葉天便不再上前,因為身後的將士已經拉起來弓箭,朝著那冰靈族的人射了出去,密密麻麻的箭雨將那人完全籠蓋,那人不慌不忙,飛快地結起一堵冰盾,想要將弓箭全部擋住。

葉天忽然將影虎刀揮出,一條火鳳揮舞而過,將它結出的冰盾化為水珠,箭雨緊接著紛紛落下,那人急忙飛快地躲閃,同時殺魂寒冰之心再次上前為他遮擋。

看他的樣子似乎十分害怕火焰,而身後的將士也很聰明,眨眼間便將箭頭全部換成了火箭,下一輪便是密密麻麻的火箭呼嘯而至,葉天笑呵呵地看著他,有意先消耗一下他的體力,待會兒抓他可以省點力氣。

火箭射在寒冰之心上,立刻冒出陣陣白煙,上面的火焰很快就會被寒冰熄滅,密密麻麻的箭雨並沒有傷到他,不過卻將他的頭髮和衣服引燃了,原本白色的衣服和白髮如今別燒焦了不少,十分狼狽。

「停!」葉天喝了一聲,感覺可以出手了,就在這時,一滴滴雨珠忽然落在了葉天的臉上,「下雨了?」如今已經是深秋,秋雨無聲,葉天倒是沒有發覺,那冰靈族的人伸出手來,對著他們忽然笑了起來。

雨點漸漸大了起來,將他們的衣服全部淋濕了,冰靈族的人隨即祭出自己的寒冰之心,寒氣浮動,將落下的雨水紛紛凍結在一起,原本人頭大小的寒冰之心,一眨眼的功夫就變成了一丈多大,比一人還高。

葉天暗道這場雨下的真不是時候,急忙歲身後的人說道,你們都退遠一點,讓我對付他,身後一名副將急忙命令道:「後退!」

然而那冰靈族的人小手一揮,一道寒氣飛快地瀰漫過來,葉天立即施展鬼影步躲了過去,而可是身後的將士又一次遭殃了,寒氣將他們的雙腳凍在地上,而他們濕刀的衣服也立刻結成了一道冰殼,讓他們全部動彈不得了。

那人哈哈大笑了起來,寒冰之心忽然一飛,向著被凍住的將士們撞去,葉天飛快地繞回他們前面,迎著那飛來的巨大冰球揮出一掌,一道金黃色的掌印崩的一聲與那寒冰之心撞在一起,冰渣四濺,好在撼山印是無形之物,不然肯定也會被凍住。

雨越下越大,雖然不及夏天的暴雨,但是情況對他們越來越不利了,那人的寒冰之心橫在他的身前,那人小搖大擺地再一次結出一團冰花,想要射出一團冰刃,殺傷葉天背後的將士們。

葉天努道:「本來想活捉你,這都是你自找的!」他運氣內力,雙掌在地上一拍,一道六芒星陣忽然從地上扶起,將那冰靈族的人包在裡面,唰唰唰!一道風龍忽然地上湧出,捲起數道風刃將冰靈族的人包裹在裡面。

冰靈族那人心裡已經,沒想到葉天居然會這麼強大的武技,他急忙將寒冰之心收回體內,寒冰之心緩緩放大,居然將他凍在了冰柱裡面。然而風刃威力巨大,一點點將他的外面的冰柱刮裂。

「啪!」一聲,冰柱徹底碎裂,風龍將那人卷進風刃里,盡情肆虐,終於風龍旋舞停了下來,那人從空中摔了下來,身上臉上滿是傷口,葉天緩緩走過去,探了探他的鼻息,發現他居然拿沒有死。

也許是剛剛的冰柱為他擋了很久,所以他沒有死,葉天身後的士兵已經能動了,葉天喊道:「過來把他帶走吧,他沒死,給他治好傷,看冰靈族到底有什麼目的。」

那名副將點點頭,示意其他人將他帶走,葉天四處看著,忽然問道:「公主沒有過來嗎?」

那副將道:「沒有見到公主殿下,她應該還在營帳中沒有出來。」

葉天搖頭嘆道:「果然睡覺睡得死。」雨點還在繼續,遠處忽然想起一道驚雷,咔擦!葉天吃了一驚,秋雨怎麼會打雷,他抬頭一看,林天雪的營帳那裡落下一道道閃電。

「不好,中計了!」葉天飛快的明白過來了,這傢伙是個誘餌,他急忙喊道:「所有人跟我來!」葉天飛快地跑去林天雪的營帳那裡。

他們中了調虎離山之計,他們真正的目的居然是林天雪,而以林天雪的身手要不是遇見極其難對付的敵手,是不會使出這樣的地階武技驚雷落的。葉天再次抬頭之時,驚雷落已經沒了動靜,他急忙加快速度,將鬼影步施展到了極致。

終於,他趕到了林天雪的營長外,此時的營帳已經是一片狼藉,帳篷外面已經被利器割的支離破碎,地上躺著兩具士兵的屍體,那是奉命保護林天雪的兩人,還有幾具被雷電劈得焦黑的屍體,那是中了林天雪驚雷落的刺客。而四周早已再無其他蹤跡,林天雪已經不知去向了。

那副將驚慌地喊道:「快去稟告黃將軍,公主被人劫走了!你們立即封汗軍營,到四處尋找那賊人的蹤跡!」

葉天俯下頓子,仔細地檢查著地上的屍體,屍體雖然別劈得焦黑,但是服侍和髮型還是可以辨認出來的,他們穿著簡單的皮甲,頭髮梳成各種辮子,身形魁梧,肌肉發達。

那副將在一旁說道:「小兄弟,這都是狼族的人。」

葉天皺著眉頭問道:「冰靈族的人和狼族的人怎麼會攪在一起?」

那副將愁的直搖頭,現在公主居然在他執勤的時候被劫走了,他肯定得負全責,葉天圍著帳篷轉了一圈,帳篷背後還有不少的深坑,那都是驚雷落造成的,這裡是自后打鬥的跡象,林天雪很可能中了他們的迷藥,才會導致驚雷落在毫無徵兆地情況下忽然中止,不然,她們絕對帶不走殺皇境界的林天雪。 秋雨還在下,地上留下幾個泥濘的腳印,葉天扭頭對那副將說道:「你們不要急,我現在去追他們,我能找到他們的蹤跡,哪怕他們逃回狼族腹地,我也要把追到他們」

說罷,便放出了九紋虎,九紋虎的忽然出現,嚇了那副將一大跳,葉天卻輕巧地跳到了九紋虎背上,對那副將喊道:「你們放心,!我肯定把公主殿下安安全全地帶回來。」

那副將也看到了葉天並非常人,他作揖道:「小兄弟,有勞你了!你務必要救出公主啊!」

葉天立即對九紋虎說道:「往西北方向追。」九紋虎嘶吼一聲,便冒著秋雨撒開蹄子狂奔,很快就跑出了軍營,葉天剛剛看地上的腳印時,便發現他們離去的方向是超軍營西北面走的,當時所有值夜的士兵都別那冰靈族的人引到了東南邊。

這時候,這些狼族的人便偷偷潛入林天雪的營帳外,殺死了保護林天雪的士兵,然後劫走了林天雪。他們也知道如果直接往被北邊逃的話很可能會被黃歇他們直接追上,所以他們逃的方向是西北邊,只要進了山裡,就很難找到他們的蹤跡了。

夜色漆黑,好在九紋虎有著夜視眼,並不受影響,而前面的黑暗中,也沒有任何火光,葉天相信自己的判斷,這些狼族的人常年生活在這裡,哪怕是閉著眼也能走回去,所以不帶火把也很正常。

九紋虎的速度極快,追了不知多久,遠處的天色漸漸泛起魚肚白,天快要亮了,雨夜漸漸停了,九紋虎忽然發現了什麼,輕輕地發出一聲嘶吼,似乎是在提醒葉天。

葉天往前望去,前方的山腳下,忽然出現幾個黑點,他們穿著同地上那些焦黑屍體一樣的服飾身下騎著的一匹匹灰色的狼,一人身上還扛著一個穿白衣的女子,正是林天雪。

「就是他們了,小紋,跑快點!」葉天高興地說道,九紋虎聞言,立刻加了把勁,唰唰唰地向前奔去,兩者之間的距離漸漸縮短,那些狼似乎嗅到了九紋虎的氣息,忽然扭頭看了一眼,他們立即發現了身後的追兵。

葉天數了下,他們一共六個人,加上死在營中的四個人,這支小隊只有十個人,現在只要追上他們,就能就下林天雪。

然而他們幾個也不傻,三人立即掉頭,等著葉天過來,剩下的三人扛著林天雪飛快地繼續向前趕路,葉天心急卻只恨自己不能飛,漸漸走到近前,他們看到葉天不過是個少年,立即笑話道:「小娃娃,混回家吃奶去,這裡可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葉天罵道:「趕緊給小爺我滾開!」他站在九紋虎背上,右手迅速凝結起一團光輝,向著他們打去,撼山印瞬間爆發而出,他們三人太過猖狂就站在那裡,結果三人一起被撼山印打中。

砰!三人戀人帶狼一起被擊飛,落在地上的時候已經是三具屍體了,原本他們負責拖延時間,結果只是一個照面就被葉天殺掉了。葉天毫不受阻地再次追了上去,那奔跑的人感受到背後濃濃的殺氣,扭頭一看,葉天正殺氣騰騰的衝來,而自己的三個同伴已經死翹翹了。

他們三人震驚地互相看了一眼,沒想到背後的葉天居然這麼厲害,這時他們再次下了一個決定,扛著林天雪的那人率先跑掉,留下兩人牽制葉天。

那兩人不敢輕視葉天,飛快地祭出兩柄殺魂,一柄彎刀殺魂,一柄戰斧,他倆橫在路邊,迎著葉天追來的方向,飛快地看了出去,看那殺魂的氣勢,差不多是殺皇級別的修為,葉天擔心九紋虎他們誤傷了九紋虎,便輕輕一跳兩柄殺魂從葉天身邊滑過,葉天在空中收起了九紋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