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嬰一愣,臉上顯出不悅的表情,道:「道友不知道隨便打聽他人功法是不禮貌的行徑嗎?至始至終,在下也沒有向你詢問任何你身上的秘密吧?」

風乙墨連忙一揖,道:「對不起,是我魯莽了!」

盤嬰哼了一聲,縱身向失落淵跳了下去,風乙墨淡淡一笑,跟著一躍而下!

剛剛進入失落淵,風乙墨就運轉了陰陽訣,因為他早就發覺迷羅煙除了隔絕神識外,還跟死亡之海的海水一樣,默默的、細微的吸收他身體的生機!

下墜了數百丈,雙腳終於落地,在稀疏的迷羅煙中,風乙墨見盤嬰向自己招手,便跟了過去。

「風道友,咱們直奔噬金鼠老巢去,等抓到噬金鼠,然後再去找黑晶鑽如何?」在來的路上,風乙墨主動告訴了盤嬰自己的名字,不然,盤嬰也無法稱呼自己,總不能道友道友的呼喚。

「好,一切都聽盤嬰道友的!」風乙墨道。

盤嬰滿意的點點頭,領著風乙墨直奔東北方向而去。

在行進的路上,不時遇到一堆堆骸骨,顯然都是之前進入失落淵尋寶的修士隕落於此,落得個曝屍荒野的下場,連個埋骨之人都沒有。

風乙墨嘆了一口氣,袖袍一掃,盡數把骸骨收起,等出了失落淵找地方掩埋便是。

盤嬰覺察到風乙墨奇怪的動作,詫異的問道:「風道友竟然還有收集骸骨的嗜好?」

風乙墨笑了笑,道:「不是在下喜歡骷髏,而是打算出去后,讓他們入土為安。」

盤嬰豎起大拇指,「道友仁義!」

越往裡面走,迷羅煙越發濃密,十丈之外都無法看清任何景物,兩個人只好保持五丈的距離,一前一後,小心翼翼的行進。

逸羽風流 因為神識無法穿透迷羅煙,也就無法預知危險,兩個人全都祭出了法寶,風乙墨發現盤嬰使用的法寶是一件雁翅鐮,樣子頗為古怪,不過卻是一件中品法寶,威力想來不弱。

桀桀!

兩道令人毛骨悚然的怪叫傳來,接著是四隻散發碧綠光芒的眼珠子出現在黑色的迷羅煙之中,那眼珠子的主人是兩頭高丈許的渾身長滿灰色長毛的怪物,樣子有些像狼,卻跟狼有所不同,它們沒有尾巴,腦袋大的離譜,佔據了三分之一身體,氣息強大而兇悍,到了三級低階妖獸級別。

「風道友,你我二人一人一個,儘快解決戰鬥!」盤嬰神色凝重的說道,已然對準一頭怪物發起了攻擊。雁翅鐮一閃,唰的飛出,急急向怪物腦袋砍去。

風乙墨不甘示弱,手指一點,懸著頭頂上的落葉斬發出一陣嗡鳴,快如閃電,斬開重重迷羅煙,以雷霆萬鈞之勢,直奔怪物巨大腦袋豎著落去。

怪物似乎覺察到落葉斬的威力,四足彈跳,竟然蹦著靈敏的躲開了落葉斬的一擊,讓風乙墨頗為驚訝。

另外一邊,盤嬰的雁翅鐮卻被怪物鋒利堅硬的利爪劈飛,怪物張開磨盤一樣的大口,露出匕首一般的牙齒,直奔盤嬰身體咬來。

「孽畜,爾敢!」盤嬰怒不可遏,爆喝一聲,雙手掐訣,雁翅鐮上的兩個翅膀猛的一扇,速度驟然加快,在怪物巨口快要碰到他身體之前,重重的劈在怪物的後背上!

嗷!

怪物慘叫一聲,嘴裡噴出一股濃煙,煙色成灰白色,一股濃濃死氣散發出來,盤嬰心頭一凜,不敢靠近,連忙急退,並出言示警:「風道友小心!」

風乙墨會意,一拍儲物袋,刀葫飛到半空,他伸手一點,刀葫葫蘆口朝下,十八柄飛刀魚貫而出,組成刀陣,噗噗射向撲來的怪物!

別看飛刀只是上品靈器,可是組成圓形刀陣,威力大了許多,而且面積極廣,讓怪物無法躲避。

怪物咆哮起來,張嘴竟然朝飛刀咬來!風乙墨心中冷笑,哪怕是上品靈器,也不是它區區怪物所能撼動的,食指虛點,「疾!」

十八柄飛刀立即位置轉換,變成一把長刀,噗哧射入怪物的嘴裡,從後腦飛了出來!合體的飛刀竟然變成了下品法寶!

怪物嗚咽一聲倒地身亡,旁邊的盤嬰目光抽搐了一下,這小子戰鬥力竟然如此強悍,而且神識強大可以一下子控制兩件法寶,不可小覷!

被風乙墨搶先幹掉了怪物,盤嬰心有不甘,手腕一翻,掌心出現一件寶物,拋灑出去,形成一片巨大的網,正好把飛撲過來的怪物攏在其中,動彈不得,雁翅鐮飛來,噗哧斬掉了怪物的首級!

盤嬰收了雁翅鐮跟網,向風乙墨抱拳道:「風道友好手段,在下佩服!」

風乙墨回禮:「盤兄的網不錯,是不是準備捕獵噬金鼠用的?」

盤嬰哈哈一笑道:「噬金鼠異常狡猾,速度快似閃電,如果不用這斗雲兜恐怕不好抓啊,別看斗雲兜只是輔助上品靈器,材料卻非常堅韌,尋常法寶都損傷不得!好了,咱們儘快趕路吧。」

……

噬金鼠的老巢距離二人的位置有十幾里路,一路上,二人幹掉了二十多頭怪物,消耗了不少靈力,因此在風乙墨的建議下,二人停下來,休息片刻,恢復消耗的靈力。 風乙墨吞服益氣丹補充靈力,他發現盤嬰卻不服用任何靈丹,只是盤膝打坐,心中一動,悄悄運轉陰陽訣中的陰訣,一絲絲若有若無的死氣被陰陽訣剝離,緩緩進入丹田中的太極圖中的黑色部分,變成陰靈力。

風乙墨大喜,連忙全力行功,吸收迷羅煙中的死氣。死氣通過陰陽訣,變成極為純凈的陰靈力,陰陽太極圖中黑色部分變的像墨一樣濃黑,無法化開!

不遠處的盤嬰吃了一驚,風乙墨運轉陰陽訣,吸收死氣,他第一時間就發覺到了,而且讓他震驚的是風乙墨吸收死氣的速度是他的兩倍有餘!因為這裡面的死氣隨時可以剝奪肉身的生機,他作為金丹四層修士,也只能小心翼翼的吸取,而不能肆無忌憚的吸收,那小子就不怕死在這裡嗎?

盤嬰靜靜觀察了片刻,更為震驚,他發現風乙墨吸收死氣的速度又增快了許多,超過他的三倍還多!

此人修鍊的陰陽訣難道跟自己的不一樣?盤嬰臉上陰晴不定,無法決定是否對風乙墨出手,就在此時,他腦海里傳來一個聲音:「盤嬰,你最好不要耍花樣,趕快把人給我帶來!這小子魂力十分強大,正適合本座!」

盤嬰嘆了一口氣,知道自己錯失了最佳時機,忙在心裡道:「是,前輩!」

……

風乙墨、盤嬰二人休息了一個時辰,靈力完全恢復,繼續前行。

走了半個時辰,迷羅煙彷彿成了粘稠的障礙,一道道、一層層,五丈之外都無法看清,兩個人只能謹慎行事,一點點向前挪動。

自始至終,風乙墨都沒有放紅與黑出來,這是他逃跑的依仗,自然不會讓盤嬰知曉。

來到一個十次路口,風乙墨見盤嬰向西部方向走去,連忙道:「盤嬰兄,我記得噬金鼠的老巢在東北角,你是不是走錯了?」

「哦?是嗎?」盤嬰狐疑的退回來,看了看,一拍腦袋,「你看我,差點走錯了,多虧風道友提醒!」心中卻暗罵,好狡猾的小子,怎的地圖記得如此牢呢?

望著盤嬰的背影,風乙墨心中冷笑,還真把自己當傻子了,向西的方位雖然也是在失落淵內,神識無法探查,可是他還是感覺到西部有一個強大的危險存在,這是他一直逃亡生出來的經驗、直覺!

盤嬰會送死?那絕對是不可能的,只有一個理由,盤嬰跟裡面強悍的存在是一夥的!看盤嬰能夠輕車熟路的穿梭在失落淵中,不難看出,他來過此地多次,非常的熟稔,不知道以此方法害了多少人了呢。

盤嬰領著風乙墨走了數里,來到一處不大的老鼠洞前面,他指著老鼠洞道:「這裡就是噬金鼠的老巢。風道友,你用你的法寶轟擊老鼠洞,等它驚慌失措的出來,我就用斗雲兜抓它!」

風乙墨狐疑的看了看,如果噬金鼠的老巢如此輕鬆的被找到,那麼噬金鼠也就不會以狡猾著稱了,豈不是任何人都能找到它了?

盤嬰見風乙墨沒有任何舉動,露出不滿之色,道:「風道友莫非還有更好的辦法?」

風乙墨連忙道:「盤兄切莫誤會,我只是好奇,聽說噬金鼠十分狡猾,它的老巢會不會有數個出口?咱們只守著一個,萬一它從其他出口跑了呢?還有,此刻,如果噬金鼠不在裡面,豈不是會打草驚蛇?咱們是不是該確定裡面有沒有噬金鼠才對?」

聽了風乙墨一連串的發問,盤嬰目瞪口呆,嘎巴了幾下嘴,不知道說什麼好,最後陰沉著臉,從儲物袋裡取出一塊亮晶晶的金屬,拋在老鼠洞口出,道:「這是我最好的煉器材料,如果噬金鼠在裡面,肯定會出來偷吃的,咱們躲起來等它上鉤就是!」

風乙墨認出那是一塊玄鐵晶,屬於四級煉器材料,價值不菲,心中好笑,也就不再堅持找其他出口,跟盤嬰後退幾步,身形隱沒在迷羅煙中。

過了一會兒,老鼠洞處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一隻巴掌大小的金色皮毛的老鼠探頭探腦的鑽出來,看到玄鐵晶歡喜的叫了一聲,卻沒有直撲過來,而是小心翼翼的伸出前爪探了探,見一切正常,這才嗖的鑽出,撲到玄鐵晶上,兩隻前爪抱著啃噬起來。

盤嬰手疾眼快,斗雲兜立即拋灑而出,把貪吃的噬金鼠包裹在網中。小傢伙似乎非常吃驚,緊張的吱吱叫起來,張開嘴巴啃咬斗雲兜,可惜斗雲兜是用堅韌的雲蠶絲編製而成,法寶都傷不得,何況是噬金鼠的牙齒了。

盤嬰幾步走到噬金鼠前,兩根手指掐住它的脖子,就要收起來,風乙墨突然道:「盤兄且慢!」

盤嬰一愣,看向風乙墨道:「風道友又待如何?」

風乙墨淡淡一笑,道:「盤兄,失落淵危及四伏,兄弟我不想去找那黑晶鑽了,不如盤兄把噬金鼠交給我,我到上面等著盤兄凱旋,那所得的黑晶鑽在下一個也不要,只需把這噬金鼠拍賣出去,獲得傭金的一半即可!」

盤嬰怒急而笑,「風道友好打算,如果我把噬金鼠交給你,你帶著它跑了,我該找誰去?」

「盤兄說的好。噬金鼠如果放在盤兄身上,在下又如何放心呢?不如這樣,我跟你去找黑晶鑽,你把噬金鼠交給在下保管,如何?」風乙墨把手一伸,說道。

盤嬰氣的胸口劇烈起伏,過了好一會兒,才氣鼓鼓的把噬金鼠遞過來:「好,就依你!」

風乙墨道了一聲謝,接過噬金鼠就放入靈獸袋內,裡面有紅與黑,完全能夠馴服噬金鼠了。

「盤兄,黑晶鑽在什麼方位?」風乙墨問道。

盤嬰拿出地圖玉簡看了看,道:「就在西部,咱們走!」

風乙墨心中冷笑,果然是西部,看來他不把自己引到西部,是不會罷休的,那就看看倒地是什麼古怪!

「好,盤兄帶路!」

……

兩個人向會折返,來到之前途徑的岔口,盤嬰徑直向西面走去。風乙墨跟了幾步,突然停住,冷聲問道:「盤兄這是要領兄弟去往何處?」

盤嬰停下腳步,回過頭來,道:「風道友明知故問嗎,咱們這是去找黑晶鑽啊!」

風乙墨冷笑一聲,從靈獸袋取出噬金鼠,道:「這噬金鼠怎麼說黑晶鑽在東部,而不是西部呢?」 盤嬰完全愣住了,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噬金鼠根本無法馴化,也沒有人願意馴化一隻一級妖獸,它除了能夠尋找各種珍稀礦物、靈石,速度快之外,其他的不堪一擊,眼前之人怎麼能夠從噬金鼠嘴裡得到訊息呢?如果不馴化了妖獸,人類根本無法跟妖獸交流!

「你說什麼?你知道它的想法?」盤嬰愣愣的問道,「你馴化了它?」

風乙墨搖了搖頭,「沒有,只不過我的靈寵收服了它而已!」說著,把紅與黑釋放出來,紅與黑一出現,長長的尾鉤就朝盤嬰當胸刺去!

「三級妖蟲?」

盤嬰大叫一聲,連忙祭出一面盾牌擋在身前:「風道友誤會!請讓你的靈寵住手,咱們有話好好說!」

「誤會?你三番兩次的想要把我帶到這裡,你敢說你沒有什麼企圖?你之所以能夠發覺我真實的修為,是因為你修鍊的也是陰陽訣,對吧?」風乙墨沒有讓紅與黑停下,而是接著問道:「就在剛才,你發覺我修鍊的速度比你的快,竟然對我動了殺心,雖然不知道你為何沒有出手,可是你這樣的人是不能再留下了!盤嬰,受死吧!」

刀葫再一次被祭出,這一次,可不是十八柄飛刀,而是九九八十一把,上中下三路全都被飛刀籠罩住,暴風疾雨般射向正在抵禦紅與黑的盤嬰!

盤嬰臉色大變,朗聲高呼:「前輩救我!」

風乙墨神色驟變,顧不上傷人,袖袍一掃收了紅與黑和刀葫,爆退而走,快如閃電!

「呵呵,小傢伙,挺機警的嘛,可惜晚了!」一個蒼老的聲音從盤嬰嘴裡發出,盤嬰臉上露出驚駭、痛苦、迷茫的神色,然後面部、身體、四肢發生了變化、扭曲,好像蛻皮一樣,由中年人變成一個垂暮的老人,氣息驟然攀升,一直到了元嬰中期才止住!

「種魂奪魄大法!」風乙墨顫抖的聲音說道。

「嗯?小傢伙見識淵博啊,竟然認識此神功,不錯!」蒼老的盤嬰向風乙墨逼迫而來,右手探出,丈許大小的靈力手一把就抓住了風乙墨,帶到眼前,突然,他臉上露出怒容,用力一捏,靈力大手中的風乙墨啵的一聲碎裂,變成一張破碎的符籙。

「三級幻符?哼,小傢伙手段頗多啊!」「老盤嬰」看向十幾丈之外,風乙墨正好拋出四級防禦護陣陣旗,激發隱藏在此地的四級防禦陣,然後轉身就逃!

面對元嬰中期修士,給他幾個膽子也不敢面對,更何況,失落淵極其詭異,只希望四級防禦陣能夠抵擋片刻罷了。

「四象陣?小子還是一個陣法師?有意思!」「老盤嬰」臉上露出驚喜的表情,單手掐訣,隔空虛點幾下,十二柄陣旗盡數飛到他的手裡,四級防禦陣居然被他如此輕鬆的破除,顯然此人是一個陣道高手!

風乙墨滿嘴苦澀,兩張神行符貼在腿上,化為一道虛影消失在迷羅煙中。

「老盤嬰」微微一笑,身形一晃,出現在數十丈之外,竟然施展出瞬移神通,幾個起伏就出現在風乙墨身後不遠處:「小傢伙,還是留下來陪老夫吧!」

靈力大手再一次向風乙墨後背抓去!

風乙墨祭出落葉斬,雙手緊握,丹田內黑白靈力全力灌入落葉斬內,落葉斬變成十丈大小,發出刺目的黑白光芒,黑的死氣沉沉,白的生機盎然,兩種極端同時出現在落葉斬上,竟然讓落葉斬劇烈的顫抖起來,好似十分痛苦,又好似在歡愉,以雷霆之勢,重重的劈在靈力大手之上!

轟!

靈力大手炸開,風乙墨被轟飛了出去,撞在失落淵的崖壁之上,身體陷入其中!

「咦?竟然能擋得住本座的一擊?」「老盤嬰」驚訝起來,雖然剛才一抓沒有用上全力,卻也有五分力,然而五分力道竟然沒有讓風乙墨受傷,他大為驚訝。

風乙墨從崖壁躍出,剛才全力施展落葉斬,已經是他目前最厲害的手段了,憑藉強悍的肉身,讓落葉斬增幅三成,這樣才僅僅和靈力大手旗鼓相當,因此他判斷,自己如果不逃走,只有死路一條!

放出紅與黑,在其身上貼上神行符,紅與黑立即變成一道銀色的閃電,向失落淵入口奔去!

嘭!

紅與黑剛剛奔出二十多丈,就被一道陣牆彈了回來,風乙墨飛出數丈落地,怎麼忘了此人是陣道高手,怎麼能沒有後手呢,看來今天要隕落於此了!

他收了暈頭轉向的紅與黑,靜靜的看向一步步走來的「老盤嬰」,道:「好,我跟前輩回去!」

「老盤嬰」點點頭,小子識時務,這就好辦了,他最擔心的就是弄壞了這具肉身,只要肉身不壞,一切都好說!

「跟本座來吧,千萬不要耍花樣,不然,本座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老盤嬰」對風乙墨道,轉過身向回走去,根本不擔心風乙墨會耍花樣。

風乙墨低著頭,跟了上去,雙腳剛剛邁出兩步,突然雙手一拋,兩具煉屍飛出,由兩側分別抱住「老盤嬰」的左右腿,同時兩具金屬傀儡凌空而至,抱住「老盤嬰」的胳膊!風乙墨之所以能夠驅使煉屍,是因為煉屍屬於屍傀儡,算是傀儡術中的一種,小衍術中就介紹了一門控屍術的法術,專門傳授如何操控屍傀儡的,雖然不如趕屍人靈活,基本動作還是能夠做到的。

「去死吧!」風乙墨一躍而起,手中落葉斬再一次全力揚起,對準「老盤嬰」後背重重的劈去!

「老盤嬰」被金屬傀儡、煉屍鉗住了四肢,無法動彈,眼看落葉斬就要落在「老盤嬰」身上,忽然「老盤嬰」身體一弓,一層靈氣護罩湧現出來,那落葉斬落在靈氣護罩上,竟然被卡住,無法落下分毫!

「小子,你真的以為本座不敢拿你怎麼樣嗎?」「老盤嬰」陰仄仄的聲音傳來,雙臂一振,築基後期的金屬傀儡立即變成金屬顆粒,嘭的炸開,四濺的到處都是,與此同時,雙腿的煉屍飛了出去,還在半空,就變成了兩團血霧,屍骨無存,而風乙墨跟落葉斬被靈力護罩震飛出十幾丈,摔落在地上,哇的一口鮮血噴出,掙扎了幾次都沒能站起,臉上笑容慘淡,倒在地上,不再掙扎。

「你動手吧,小爺認命了,如果皺一下眉頭都是你養的!」風乙墨吼道。 「老盤嬰」嘿嘿一笑,道:「小子,本座是不會輕易要你的命的!你的魂力如此強大,而且年紀輕輕就有如此修為,資質驚艷,正是最佳宿體,本座要在你身上施展種魂奪魄大法!」

農家子的發家致富科舉路 風乙墨神識滲入須彌鐵中,找到銹刀,此時此刻,也只能寄希望與銹刀,能夠出其不意的幹掉此人了!

眼見「老盤嬰」一步步走來,風乙墨正待奮力一擊,忽然失落淵上空落下一隻數十丈大小的手掌,對準「老盤嬰」狠狠的拍了下來:「徐陣元,你果然躲在這裡!」

那大手是真真正正的大手,而不是靈力幻化而來的!

倉促之間,「老盤嬰」只能雙臂高舉,架住那隻大手,嘭的一聲,整個人完全陷入了地面,只露出兩條高高舉起的雙臂。

「天超,你個陰魂不散的傢伙,五百年了,本座肉身已經徹底毀了,你還要怎樣?」「老盤嬰」從地下一躍而出,吐了一口血,仰頭罵道:「天超,我咒你生孩子沒有屁眼!」

上面的天超冷哼一聲,聲音震得風乙墨頭昏眼花,眼冒金星,連忙盤坐地上,行功抵抗。

徐陣元被震得一個踉蹌,身形暴走,顧不上擒拿風乙墨,急匆匆向失落淵西部逃竄,那裡是他的本尊所在!

然而,巨大手掌再一次迎頭印下,天超譏諷的聲音傳來:「徐陣元,這麼多年,你的修為不進反退,怎麼退步的如此厲害?竟然用了種魂奪魄下三濫的手段?」

徐陣元雙眼通紅,怒吼一聲,雙臂高舉,咔嚓咔嚓兩聲,兩條手臂脫離了肩膀,直直的撞向大手,然後嘭的炸開,把那手掌震得一滯,他才得以喘息的一息時間,又逃出十幾丈。

「哈哈,夠狠!看來你是要捨棄這具宿體了,既然如此,本座就替你廢了它吧!」天超哈哈一笑,巨大手掌一轉,繼續拍向徐陣元。

「天超,你個殺千刀的,欺人太甚!我跟你拼了!」失去雙臂的徐陣元怒吼道,身體騰身而起,用身體撞向大手!

然而,一團綠色光芒突然從徐陣元身上飛出,以極快的速度投入西部迷羅煙中,那具無臂肉身嘭的自爆,終於把巨大手掌擋住了一下。

風乙墨看得目瞪口呆,一個元嬰中期肉身就這樣變成了一團血霧,那個叫徐陣元的人真夠決絕的了,那天超究竟是什麼修為?雖然沒有見到人,卻可以隔著數百丈直接攻擊敵人,簡直不敢想象!

吼!

一聲野獸般的怒吼,層層疊疊的迷羅煙突然好像遇到了什麼,被橫掃一空,一個身高三丈有餘的巨大幹屍邁著大步走了過來,磨盤一樣大的手掌對準半空中的巨大手掌拍去!

轟!

一聲巨響,風乙墨只感覺失落淵地動山搖,四周崖壁山石滾落,煙塵迷茫,那天超的巨掌竟然被高大幹屍轟退了回去!

「徐陣元,你竟然變成了屍魈?」天超震驚的聲音傳來,語氣中充滿了難以置信,「你瘋了?難道不想進入輪迴了?」

一個數寸高的黑色元嬰出現在乾屍頭頂,怨毒的看向上空,凄厲吼叫道:「天超,這都是你逼的!五百年前,因為你的追殺,我逃到失落淵,本想藉助這裡的迷羅煙躲避你追殺,誰知你這個該死的傢伙一直停留在古月城,我只好一直待在裡面,不敢出去。誰料這迷羅煙竟然能夠潛移默化的掠奪了我肉身的生機,讓我變成了乾屍,無法離開失落淵!」

「因為有人來失落淵尋寶,我才有機會施展種魂奪魄大法,卻又被你所破壞!天超,我徐陣元跟你勢不兩立,你不讓我活,我也不讓你好過,哪怕拼著魂飛魄散,也要跟你同歸於盡!」 錯嫁替婚總裁 黑色元嬰說罷,鑽入乾屍體內,乾屍氣息迅速的提升,元嬰中期、元嬰後期、化神初期、化神中期,身高也由三丈變成三十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