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可水之星球終於是承受不住,從而爆炸了開去。

恐怖的能量波動,在這一刻,狠狠碰撞在了一起。

兩人皆是面色一變,但卻都沒有後退,只是面色略微有些蒼白而已。

「哼!」

「噗……」

夢天輕哼一聲,然後腳步向前一跨,恐怖的威壓,再次增強了一分。而對面的蒙面男子渾身衣服碎裂,一口鮮血,便是噴了出來。

「你輸了……」

【未完待續】

投pk票支持作者獲贈積分和k豆 曲明聽到曦晨言語,這時候才反應過來自己已經輸掉的事實,他苦笑着將黃金鋸收回體內,拱手回禮到:“小師弟真不愧是我縹緲宗不世出的奇才,師兄空修煉五十餘年,不及你一日之功啊!”

曲明無奈地搖了搖頭,慢步走下臺去,二者之間的實力差距實在太多,他此番也是輸的心服口服。而且對方身上那股子嗜血的氣息,使得他現在都感到有些站不穩。


曲明扭過頭去,望着臺上那個看似人畜無害的少年,嘴角含笑而立,哪還有一點兒嗜血的感覺,可是剛纔那來自心底的心悸卻絕非假的。曲明只能暗暗咋舌,修煉天賦這種東西,真是令人眼紅卻又無可奈何。

清鬆真人此刻也是眉頭微微蹙起,看到那個討人嫌的遲到小子,竟然可以如此乾淨利落的解決戰鬥,他也是略微感到有些意外,他從一直看曦晨不順眼,到如今臉龐之上慢慢地浮現一股欣賞之色。

“只憑借高兩層的境界便可以將對手一招擊敗,這小子還真是不簡單,他出自天璣峯一脈,原來是玄明那混小子的徒弟,不錯,不錯。”

清鬆真人心中對曦晨讚歎不已,他一揮寬大的袖袍,笑眯眯地走上臺去,氣運丹田,大聲的公佈比賽的結果。

“天璣峯弟子夏曦晨得勝,晉級下一輪。”

在衆人的目瞪口呆的注視下,曦晨將無鋒重劍收進體內,緩緩走下臺來,他突然察覺到無鋒重劍之內的饕餮一陣顫動,似乎在埋怨自己剛纔爲什麼不將那曲明殺掉。

“這饕餮實在太過於嗜殺,一定得想個辦法將這個問題解決掉,否則終有一天會遭到它的反噬。”

曦晨心中也是一沉,平白多了饕餮這麼個得力的幫手,他在欣喜的同時也是略微有些心亂,雖然因爲無鋒重劍被自己煉製成本命法寶的緣故,這饕餮對自己有着極大的親近感,可是每次當自己使用無鋒重劍之時,被封印在劍身之中的饕餮就散發出一股子嗜血的氣息,就如同剛纔一樣,若不是自己拼命地壓制住它的蠢蠢欲動,恐怕這饕餮非得將曲明斬殺當場不可,想想這種後果,曦晨就是一陣後怕,若是真的發生了那種事情,那自己就只有一死以謝宗門了。

曦晨想到這裏,面色變得略微有些黯淡,他低着頭穿越人羣,當其路過樑若霜的身旁時,突然聽到一個冰冷刺骨卻又十分熟悉的聲音傳到耳中。

“希望你能堅持到決賽,不要這麼快被淘汰掉。”

“但願如此吧!”曦晨聞言,輕輕地笑一聲,他並沒有駐足回頭,只是敷衍了事般的隨口回了一句,便徑直朝着高臺之上走去。

也不知道爲什麼,這麼多年過去了,曦晨依舊對這個冷冰冰的大師姐不太感冒,也許是因爲當年那件荒唐的事情,可是這也有些說不過去,曦晨連當年的主犯林宛兒都已經原諒了,又怎會去在乎她這個幫兇呢。除此原因之外,大概就是因爲樑若霜那高傲的性子,不太討曦晨喜歡吧。

“哼!我看你還能神氣多久。”樑若霜被曦晨冷漠異常的態度氣的秀眉倒立,她氣鼓鼓的轉過身去,不再去看那個討厭的傢伙一眼。

而身旁的其他師兄弟此時心中則是佩服不已,暗地裏衝着離去的曦晨豎起大拇指,這纔是真正的了不起啊!縹緲宗年輕一輩弟子中,膽敢觸樑若霜眉頭的人,這大概也是唯一的一個吧。


“第二組比賽,玉衡峯弟子樑若霜對天權峯弟子孫玉辰。”

清鬆真人念出了第二組的名單,他的話音未落,樑若霜便憤恨地一跺腳,身形一躍來到半空中,又如同九天仙子一般凌空虛度,緩緩地飄落下來,微風吹拂起她的衣襟,端的是光彩照人,傾國傾城。看的下面一衆男弟子險些哈喇子流滿地,尤其是玉衡峯的幾名男弟子,更是兩眼冒金星,一臉的豬哥樣。

“若是大師姐再熱情,再嫵媚一點兒就好了,如此身材,這般容貌,簡直就是我夢想中的仙子啊!”

玉衡峯的那幾名男弟子私下裏悄悄討論着,可是看到樑若霜冰冷如刀的眼神掃來,忙不迭的將目光轉向其他方向,正襟危坐,裝成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

樑若霜還未等清鬆真人退至臺下,便怒氣衝衝地將天邪仙劍祭起,天邪劍遍體青色,閃爍着青色的光芒,發出嗡嗡地劍鳴聲,徘徊在其頭頂之上,蓄勢待發。

而樑若霜則是滿臉怒容,惡狠狠地盯着對面的孫玉辰,似乎想將方纔所受到的怒氣全部一股腦的發泄在他的身上。

孫玉辰看着對面殺氣騰騰的樑若霜,臉色變得甚是苦澀,他深深地嘆了口氣,心中無奈的想道:“我這是招誰惹誰了,他得罪的你,你去找他報仇啊,爲什麼要拿我來出氣?我還真是命苦啊,這輩子幹脆不幹別的,專門替人背黑鍋好了,上次是因爲豬蹄,這已經是第二次了。”

樑若霜自然不知道孫玉辰心中究竟怎樣翻雲覆雨個不停,她嬌喝一聲,手持天邪仙劍朝着孫玉辰劈來。

曦晨此時正朝着縹緲七子所在的高臺走去,身後傳來刀劍相交的聲音,可是他卻始終沒有回頭看上一眼,他不在乎身後究竟發生了什麼,也不關係戰況究竟如何的激烈,如今曦晨的眼中只有端坐在高臺正中,那位慈眉善目的老人。

曦晨徑直三步並作兩步,快速走到高臺之上,他先朝着玄真子等人深施了一禮,隨後端端正正地跪在了玄明子的身前,以手伏地,喚了一聲“師父。”

曦晨眼角有些溼潤,他的聲音都微微有些哽咽了,五年的時間不見,師父貌似又蒼老了不少,頭頂之上好像又平添了幾絲白髮。

玄明子望着曦晨,欣慰的笑了笑,他伸出手去,撫着曦晨頭頂的青絲,輕聲說道:“你回來就好!”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卻包含了無數的思念在其中。 (預計下一章將會在五點四十左右……求鮮花、求推薦、求收藏、各種求……)「你輸了……」

夢天緩緩收回身上的威壓,淡漠的看著氣息極度萎靡的。

要說憑藉夢天本身的威壓,根本不可能將那名蒙面男子打擊至此,這一切,還得多靠夢天靈魂中所存在的那一份玄皇的皇祗傳承啊。


如今玄皇的皇祗,雖然還是沒有任何動靜,甚至就連融合,都是還沒有進行。但是如今的夢天,卻是完全可以憑藉自己的力量,借用一下玄皇的皇祗傳承中的威壓,將其完美的釋放出來。

這樣做,雖然會損失點精血,但卻極為實用。因為玄皇的威壓,即便是一道皇祗傳承之中所蘊含的,那也不是普通的帝階強者能夠抵抗的。

夢天一步跨出,便是來到了那名蒙面男子的身邊。

此刻進出一看,夢天差點沒暈過去。

這……這……這……

夢天看著眼前這渾身都是黑毛的壯碩人影,頓時感覺有點天旋地轉的感覺。這哪是人啊,明明是一隻……像人的猴子啊!

怪不得他把自己全身都包裹在了黑袍之下,原來,這傢伙借用了一隻猴子的身體。

不過看這樣子,應該是他剝奪了這隻猴子的身體。而至於原因,必定是因為這隻猴子的身體之中有著什麼特殊的地方,不然,那就是這個人腦子有問題。

夢天搖了搖頭,強自忍下渾身起著雞皮疙瘩的感覺,然後來到了那隻猴子的面前,伸手便是抓了下去。

「不要亂動……」

此刻的那隻猴子渾身上下都是布滿了血跡,氣息極端萎靡之下,就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怎麼可能還能亂動呢?

「啊……」

夢天手掌之上金光綻放間,那隻猴子頓時發出了一聲凄慘的慘叫聲。不過,這種慘叫聲卻是並沒有傳出來,只是在感知上的一種感覺罷了。

「不錯的感悟……」

感受著那強大的感悟之力,夢天眼中光芒大方,然後吞噬之力瞬間擴張,便是將那隻猴子體內的大道本源也一同吸進了體內。

「啊……」

那名男子再次慘叫一聲,渾身氣息頓時再次萎靡了下去。本來是帝階中期的實力,在這一刻,竟是直接降到了天劫巔峰。

而其雙眼之中的神智,也是漸漸的消退了去。

「呼……」

而夢天則是將那隻猴子直接扔下,感受著體內澎湃的力量之感,頓時舒暢的吐了口氣。

看著四周的一片狼藉,本來碩大的水之星球,如今已經變成了碎塊,夢天的雙眼之中,不由的流露出了一絲驚訝之色。

沒有想到,帝階強者戰鬥所餘下的能量,竟然恐怖至此!

搖了搖頭,夢天便是一閃身下,來到了老者身邊。

「唉……」

老者看著夢天,不由的搖了搖頭。

「我輸了……」

「呵呵……」

夢天雖然是在笑,但是臉皮卻是一動也沒動,看起來極為的怪異。

「老人家,在血海之上,有一個小丫頭,麻煩你幫我照顧一下。我知道,您並不是那種大惡之人。」

老者看著夢天,雖然很想問一句我幹嘛要幫你,但卻還是沒有說出口,只是點了點頭。

夢天的雙眼微眯,然後便是直接轉身,對著宇宙的深處而去。

如今的夢天,在掌握了量子變換轉化移動的過程之後,便是總結出了一個道理,那就是無論任何東西,在量子轉化變幻中都會被分解成一片虛無,根本不是分解成量子或者粒子。

而隨著量子變換轉化的停止,虛無又會重新的凝實,利用其中的創造之力,將你的肉身重新修復。

而在量子變換轉化移動時,人的靈魂會處於一種靜止的狀態,但是,人的大腦,卻是極為靈活。

也就是說,雖然你的靈魂靜止了,但你依然能夠思考。而想要移動,你就得依靠這份思考來操控身體以及能量的輸出。

所以夢天決定,利用宇宙之中的星隕,來磨練自己的速度。夢天相信,真正的量子變換轉化移動,也就是超越時間的速度,是能夠掌握能量的輸出的。

而宇宙之中,星隕眾多,隕石帶也是有著無數。在這裡,可是極為理想的修鍊之地啊。

而夢天現在只有一句身體,體內連經脈血管什麼的都沒有,所以即便是不用吃飯,也沒事,根本不會感到餓。

而至於呼吸,夢天就算是不用體內能量保留氧氣,也是可以在宇宙之中存活的。

因為,這幅身體之中,並沒有肺的存在。也就是說,夢天根本用不著呼吸。

不過所幸的是,小夢天還在。要是連小夢天都沒了,那麼夢天乾脆直接找塊豆腐撞死算了。

……

這裡,是宇宙太陽系第二層次之內,至於距離嘛……以夢天超越光速的速度,三分鐘之內,早已看不到太陽了。

而這裡的隕石,也是多了起來。幾乎是每秒鐘就有成千上萬塊隕石飛來。

這裡,方才是夢天鍛煉速度的最佳場所。

伸了個懶腰,夢天直接便是展開身形,催動體內能量,但是這一次,夢天只是用上了光的速度,衝進了隕石帶之中。

夢天現在所做的,是要掌控好自己的速度,來增強自己的反應能力。在這一刻,夢天將自己的全身的六感,包括了靈魂力,全部封閉!

【未完待續】

投pk票支持作者獲贈積分和k豆 高臺之上,曦晨與玄明子談笑自若,而位於平臺正中的比武臺上卻是傳來陣陣驚呼聲,原來孫玉辰與樑若霜之間的戰鬥,只持續了盞茶的時間便徹底分出了勝負。

只見孫玉辰慘叫一聲,噗通一聲,被樑若霜飛起一腳從比武場上踢了下來,他被雷系仙術擊的外焦內嫩,衣衫襤褸。渾身焦黑,頭髮也是根根豎起,活像一隻大刺蝟一般。

在樑若霜如雷霆般的猛烈攻勢之下,境界差了許多的孫玉辰甚至連還手之力都沒有,便在片刻之間被打下臺來。這場戰鬥真可謂是兵敗如山倒,一連兩場戰鬥都是以絕對的優勢勝出,其他縹緲宗弟子都是唏噓不已,這就是真正的實力啊。

孫玉辰此刻四仰八叉地躺倒在地上,他輕咳了一聲,吐出一絲渾濁之氣,他雖然看似十分的狼狽,但所幸受的只是皮外傷,元神以及丹田都是完好無損,看來這樑若霜雖是已經處於暴怒的狀態,可是卻心裏有數的很,對他並未下死手。

孫玉辰揉了揉被擊的發麻的胳膊,在師兄弟的攙扶之下,苦笑着站起身來,他心中暗道:“都說女人惹不起,那修爲高的女人更是惹不起!”


樑若霜雖然此番乾淨利索的贏了比賽,得以順利的晉級下一輪,但是她的面色卻陰沉的幾乎滴水,看不出絲毫的喜悅之色。

天邪仙劍依舊散發着嗡嗡的劍鳴聲,徘徊在樑若霜的身體周圍,而樑若霜則是婷婷而立,秀眉深深地蹙起,扭頭望向高臺的方向,當她發現高臺上那個可惡的傢伙根本沒有注意到這邊的情景,只是站立在玄明子師伯的面前有說有笑之後,她心中的怒火再次燃燒了起來。

不知道爲什麼,雖然知道自己這是無理取鬧,可是面對曦晨的冷漠,樑若霜就是感到心中甚不是滋味,她狠狠地一跺腳,又憤恨地望了曦晨一眼,也不等清鬆真人宣佈比賽結果,便御劍朝着玉衡峯飛去。

如今樑若霜已經成功晉級,參加下一場比賽要等到明天了,她感到在這個壓抑的地方一刻也呆不下去,被人無視的感覺真的很不好受。

樑若霜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這麼希望得到那人的重視,可能是因爲她早已將曦晨作爲一生對手的原因吧。

坐於高臺最末尾的玄霖子望着樑若霜離去的身影,深深地嘆了口氣,她臨走之前望向曦晨的眼神,玄霖子又怎會看不明白。

“這孩子,好勝心實在太強了,真希望她不要因此惹出什麼麻煩纔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