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胤:「……」

「粑粑,你不愛麻麻了嗎?」

陸胤一手捂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巴,一副頭疼的模樣,「喬小諾,你安靜一點。」

放下懷裡的小傢伙,陸胤隨手掏出一把鑰匙,「給你的禮物在陳列室,自己去玩。」

「謝謝粑粑~」

陸胤頭疼,「你不給我搗亂,就是給我最大的感謝了。」

轉身,回書房。

陸胤著手處理亂糟糟的辦公桌,昂貴的金絲楠木辦公桌,被人用美工刀歪歪扭扭的刻了個王八。

丑得不忍直視。

…………

S國。

這一晚,喬安格外難以入眠。

原因是,卧室里多了一個慕靖西。

江山策攝政王娶夫 感覺怎麼都怪異,她翻來覆去睡不著,翻身的動靜,吵到了慕靖西。

他雙手枕在腦後,漆黑的眼眸,看著天花板,「喬小姐,睡不著的話你可以出去跑兩圈。」

「嘁。」喬安一咕嚕坐起身,沒好氣的道,「你影響了我,你怎麼不自己出去呢?」

「我怎麼影響你了?」

「你的存在,對我而言就是影響。」

「心虛?」慕靖西冷嗤一聲,「因為把喝醉的我送到紀傾心床~上,所以心虛得睡不著了?」

又來了又來了!

喬安抓起手邊一個枕頭,朝著沙發的方向扔了過去,「慕靖西,這件事還能不能翻篇了?」

一直緊抓著不放,有意思么?

說得好像他真的被紀傾心強女幹了似的!

他的貞操還在,整天怨天尤人,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樣幹什麼?

「翻篇?」

慕靖西一手接住枕頭,抱在懷裡,冷笑一聲,「喬小姐倒是想得美,這件事,沒法翻篇!」

沒法翻篇,他怎麼不上天呢!

「慕靖西,你出去!」

「憑什麼?」

好你個慕靖西,現在敢理直氣壯跟她叫板了是吧?

「就憑我現在心情不好,所以你必須出去。」

「喬安,你是我的誰,我為什麼要顧慮你的心情好不好?」

說得也對。

喬安竟然有幾分認同他的話,於是,氣呼呼的喬安把手機拿出來,便摔門離開了。

睡不著,給小糯米打電話好了。 「克里斯汀大人!」

瞬間,這位地位頗高的將軍放下了所有架子,鬆開懷裡摟著的美女,站起來畢恭畢敬地低下頭,向克里斯汀問好。

女郎們也都站直了身子,藉助華美的長裙展示出她們的曼妙輪廓,嘴角掛著可人的微笑,想要給克里斯汀留下最有氣質的一面,如果能引起他的注意就更好了。

鄭飛轉頭,和克里斯汀眼神交流一番,疑惑不解。

克里斯汀則是挑了挑眉頭,輕輕一笑。毫無疑問,克里斯汀是在幫他,可是為什麼呢?

「你叫什麼名字?」克里斯汀頷首,用漠然的語氣對將軍說。

「報告大人,我是哥本哈根守衛軍的將領特爾斯,您忘了嗎,去年的晚會上您還和我握了個手。」

將軍那布滿諂媚的臉上,流露著恭敬萬分的神態,他想要是能和克里斯汀搞好關係,升任大元帥也就不遠了。

「喔,特爾斯~」克里斯汀做回憶狀,隨後笑了笑:「忘了。」

場面頓時陷入尷尬,將軍滿臉黑線,在心裡把對方咒罵了好幾遍。

為了緩解尷尬,更為了在美艷女郎們面前表現得不那麼卑微,將軍清清嗓,岔開話題。

嬌寵無度:總裁的復仇妻 「克里斯汀大人,您說這個人是將軍,可是他的長相完全不像個丹麥人。」將軍傲然抬頭,瞪了鄭飛一眼。

克里斯汀上前幾步,親昵地搭著鄭飛的肩膀,和善的神情里,又透著一股子與生俱來的威嚴。

「他是我的朋友,我親自任命他為將軍,有問題嗎?」

聽起來很平淡的語氣,卻有著不容反抗的意味。

注意到克里斯汀不善的眼神,將軍一愣,立刻識趣地垂下頭:「當然沒問題,對不起是我的錯。」

克里斯汀滿意一笑,捏了捏眉心,想起什麼似的:「哦對了,我剛聽見你說,讓我的朋友去拿蝦泥做甜點給你吃?」

「是的…」將軍轉了轉眼珠子,眸子里顯現出深深的擔憂,察覺到可能不妙。

「蝦泥這種食材,適合拿去做甜點么?」

總裁的獵物 「不適合,但是我覺得,只要擁有優秀的廚藝,不管拿什麼食材都能做成美味的甜點。」將軍理直氣壯地說,他熟知克里斯汀的脾氣,倘若承認自己是在戲耍鄭飛,一定會受到懲罰的。

聽了他的話,克里斯汀饒有興趣地抬起眉毛:「喔,有道理。」

隨即,他對不遠處正在監督僕人送餐的主廚招招手,主廚連忙跑了過來。

「大人,有什麼吩咐?」

「這裡養牛了嗎?」

「是的,我們要保證讓您和將軍們品嘗到口感最棒的牛排,所以牛都是現殺的。」

「那就好,你現在去弄點牛屎,給這位將軍做一道美味的甜點。」

主廚一怔,察言觀色覺得他不像是開玩笑,於是應下了,滿頭霧水地跑去準備。

此時的將軍如同吃了只蒼蠅,堵在嗓子眼裡一時語塞,臉上的橫肉抽搐了一下。

自己挖的坑,只能硬著頭皮往下跳。

「甜點上來后,我要看著你一口一口吃完。」克里斯汀冷笑了下,然後拍拍鄭飛的肩膀:「嘿,陪我喝兩杯。」

鄭飛雖搞不懂他葫蘆里賣的什麼葯,但還是欣然點頭,接過僕人奉上的精緻水晶杯,裡面盛有色澤誘人的美酒,王室特供。

見眾位將軍還聚在身邊等著跟自己套近乎,克里斯汀擺擺手示意他們散開,被人圍著的感覺不太妙。

將軍們會意,端著酒杯尋找其他搭訕目標去了,比如說國王,或者大廳里的美艷女郎們。

鄭飛和克里斯汀去了個相對僻靜的角落,望著他們的背影,那位牛屎將軍的臉色也如牛屎一般,坐下連喝了幾大口悶酒。

「別生氣特爾斯將軍,誰讓您運氣不好碰到克里斯汀大人的朋友了呢。」身旁的女郎安慰他,替他捏起了肩膀,力度輕柔恰到好處。

「克里斯汀那傢伙……大人,什麼時候居然有朋友了。」將軍百思不得其解,為自己吃的啞巴虧而煩躁,仰脖一口氣喝掉半杯烈酒,準備迎接等會的牛屎甜點。

角落裡。

為了不讓其他人過來打擾,克里斯汀讓衛兵把守在周圍,十米之內都不許接近。

倆人面對面坐著,不去在意耳邊的嘈雜,只用眼神來交流。

外面的海風依然在狂嘯,一次次地拍打著這座城堡,使得水晶燈投下的光芒也是顫來顫去。

「你為什麼要幫我?」鄭飛問出了壓抑已久的問題,他實在猜不透克里斯汀的心思。

對著燈光,克里斯汀悠哉地晃了晃酒杯,微笑。

「因為,我還等著去見你說的那個人,我很好奇他是誰。並且,幫助你不會對我造成什麼危害。」

鄭飛努嘴:「那你又為什麼要整那個將軍,只是為了幫我發泄么?」

「不,更是為了幫我自己發泄。」克里斯汀邪魅一笑:「我最討厭那種既狂妄又沒教養的人,但他是個將軍,我想整他必須要有個理由,是你給了我這個理由。」

沉吟片刻。

「你討厭那種人,是因為你的…母親嗎?」鄭飛試探性地說。

「上帝,我就知道你還記得我說的話。」克里斯汀捏了捏眉心,嘆氣:「好了,以後不許再提這個。」

說罷,他喝了口酒,慢慢咽下。

而後,他略帶悲傷的表情倏然一變,翹起了嘴角。

「喏,將軍的甜點上來了,快看。」他努努嘴。

抱著一盤原汁原味的牛屎甜點,將軍面容簡直扭曲,犯罪似的偷偷向這邊瞥了一眼,瞧見克里斯汀果然在目不轉睛地看著自己。

「該死的…你放這麼多奶油,是想讓我多吃一會兒嗎?」他低聲咒罵主廚,用叉子叉起一塊,眼一閉心一橫,塞進了嘴裡。

「嘿,味道怎麼樣?」克里斯汀喊。

「好極了!」將軍咧著嘴回答,有種想殺人的衝動。

將軍憋著的怒火,克里斯汀真切的興奮,都被鄭飛看在了眼裡。

看著克里斯汀興高采烈幾乎要歡呼起來的模樣,鄭飛情不自禁地蹙了下眉頭。

這個容貌較為蒼老的人,心智看起來的確只是個青年,他真的是烏爾班的兒子嗎?

也許吧。

這一點,要等父子倆見面才能下結論。

想到這裡,鄭飛催問:「我們還要多久能走?」

「如果外面風小點的話,很快就能走了。」克里斯汀接過僕人遞來的一杯新酒。

似乎是為了應和他,呼嘯了兩小時的海風,漸漸平息了。(未完待續。) S國跟A國有時差。

這會兒電話打過去,小糯米應該能接到。

喬安離開公寓,來到休閑的小花園裡坐下,撥通了小糯米的電話。

「喂?」

喬安一怔,頓時嫌棄的哼了一聲,「陸胤,我的寶貝兒呢?」

「你的寶貝兒不是正在跟你說話么?」陸胤低低的笑了起來,一貫的調戲她。

「去你的,讓小糯米接電話。」

「喬小諾犯錯了,現在正在面壁思過。」

咦。

喬安持著懷疑態度,她的寶貝兒犯錯了?

「小糯米犯什麼錯了?」

「你猜。」

喬安抓狂了,恨不得衝到陸胤面前,打爆他的頭,「陸胤,你再讓我猜一下試試?」

「寶貝兒,你怎麼變得這麼暴躁了?不好,不好……」

「……」

「喬小諾在我的辦公桌上畫了只王八。」

「……」

「用我的手機給女下屬發曖昧簡訊。」

喬安美眸一眯,不悅的哼了一聲,「我的小糯米會做這樣的事?」

「喬小安,你在質疑我?」

「不,我在質疑小糯米。她難道不應該把你的美照發給女下屬么,這樣不是更有誘惑力?」

陸胤:「……」

這母女倆,簡直是他的剋星!

「快,讓我寶貝兒接電話。」喬安開始催促,十分想念萌萌噠小糯米。

「嗯?」陸胤聲音陡然低沉了幾分,尾音上揚,染上了絲絲縷縷的危險。

喬安抿唇一笑,「陸先生,你是個成年人了,不要跟小糯米爭寵好么?」

「寶貝兒,你似乎沒弄懂爭寵是什麼意思,要說爭寵,那也該是小糯米跟我爭……喬小諾!」

陸胤話還沒說完,便咬牙切齒的低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