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魯~布魯~布魯!!布魯~布魯~布魯!!」

就在此刻,赤犬身前桌面之上的電話蟲突然響了。

盯著那隻色澤金黃的電話蟲,赤犬眼中閃過了一抹異芒,接著便在眾人面前將電話蟲接通。

電話接通的瞬間,電話那頭斯摩格的聲音便遙遙的傳來,「薩卡斯基元帥,已經確定了,多弗朗明哥說的是對的,對方就是白鬍子。」

聽聞此言,赤犬眼中閃過了一抹精芒,「你是怎麼確定的。」

「一擊,只用一擊,對方便將四皇海賊團,將星夏洛特斯納格斬滅。」斯摩格的聲音甚至帶上了些許的顫抖,「元帥,我懷疑,白鬍子的戰力,非但沒有因為這兩年的『死亡』而有所減弱,甚至比之頂上之戰時都要強悍!我甚至懷疑,對方的身體在此次復活之中也恢復到了其年輕之時最巔峰的狀態。」

「在此,我強烈的請求薩卡斯基元帥,千萬別答應應多弗朗明哥的要求,千萬別派人過來,現在的白鬍子,縱然是大將都不是其對手啊!!!」 多弗朗明哥這邊,在獰笑之後,便直接吩咐站立一側的屬下,「去,將bigm海賊團的電話蟲給我找來,我要告訴夏洛特·玲玲,她的兒子,被白鬍子幹掉了。」

說完之後,一身粉紅,如一隻火烈鳥一般的多弗朗明哥便直接起身,用著詭異的步伐,來到了窗口,拿起了一隻長相凶狂的電話蟲。

……

新世界波瀾壯闊的海面之上,有著一片,散發著無盡甜膩香氣的海域,這裡所有有色彩各異的海流,都是可以食用的果汁,而就在這片夢幻之海的深處,四皇bigo所統領的海域,其夢想讓全世界所有種族不分高低生活在一起的「萬國」一般的夢之王國,托特蘭,就在那裡。

托特蘭海域以蛋糕島為主體,其周邊星羅棋布的散落著34個盛產甜點的島嶼;由34位【大臣】分別治理。

這片海域總稱就是托特蘭,四皇之中唯一女性的夢之國度——萬國!!

34座島嶼所拱衛的中心,蛋糕島bigo的宮殿,正留著足以服飾鋼鐵的胃酸,不斷地吞食著巨型甜點的夏洛特?玲玲,突然被一聲嘈雜而又激動的聲音打斷了進食。

「媽媽!媽媽!!斯納格他死了!!」

一名衣著詭異的【大臣】,急匆匆的從外面趕了過來,甚至連看都沒有看的就朝著像只饕餮一般吞食著蛋糕的夏洛特·玲玲,在進門的一瞬間,便滿臉驚恐的高聲呼道。

他實在是太過激動了,不僅僅只是聲音,甚至就連身體都在不斷的顫抖著。

他感覺,自己好久都沒有這麼激動過了,這種緊迫感,除卻媽媽那嚴重的思食症發作之時,媽媽陷入癲狂中不分敵我之外,似乎就再也沒有過了啊!

「甜點,蛋糕……你,難道沒有看到,我正在吃蛋糕嗎!!!」

令這個大臣感到顫慄的是,回答自己的並不是媽媽那和藹可親的聲音,而是一張,充滿著黑氣的巨大黑臉,黑臉之上鑲嵌著幾枚晶亮碩大的牙齒,牙齒之上纏繞著的晶瑩液體墜落而下,將地面腐蝕出一個個坑洞,那仿若神魔一般的巨大的面孔長大著血盆大口,聲音從低到高,最後在整個宮殿裡面環繞起一陣陣這甚至連巨人都動搖不得的碩大宮殿,為之顫抖的奪命怪音,震顫著在場所有人的耳膜。

【大臣】感覺自己已經不能行動了,耳膜已經被震顫出血,但是這些都不是最為重要的,自己剛剛似乎是驚擾到了媽媽吃甜點,與這相比較起來,耳膜出血已經不是大事兒了,因為驚擾到媽媽吃甜點,可是會直接要命的啊!!

「媽媽~~!!媽媽~!!斯納格是死在了白鬍子的手中,現在已然得到了證明,白鬍子復活一事,是真的!!」

「什麼!!!」

身穿粉紅色寬大連衣裙,比一般人龐大數倍的肥胖惡女,露著自己血絲暴露的雙眼,張開自己抹著濃密口紅的血盆大口,瞪著自己濃紫色的眼影,口中晶瑩的帶有強烈腐蝕作用的唾液不斷滴,整個人處於黑化之中仿若深淵餓魔的bigm。

突然挺直了自己的身體,甚至將自己最喜愛的甜點放置在了一邊兒,與此同時,bigo那被人們稱之為怪音,沉悶若雷的聲音再次在宮殿之內環繞:「你說!!從墳墓裡面爬出來的白鬍子殺掉了我的兒子!!」

「媽媽~!!剛剛從德雷斯羅薩傳來的消息,我們的將星隕了!!」

【大臣】一臉的悲痛,說著就直接起身,想要將那隻,將多弗朗明哥傳來之消息刻印其上的電話蟲雙手奉上。

「不用你了,卡塔庫栗,去確認消息,而你,作為打擾我吃甜點的代價,把你所有的靈魂交出來吧,這次我要全部!!!」

「媽媽~!!媽媽~~!!不要啊~!!!」

「媽媽,消息是真的,斯納格他,真的死在了白鬍子的手中!」

「卡塔庫栗,我們這次要怎麼做。」沉寂半晌,將宮殿清空的夏洛特·玲玲朝著此刻唯一留在宮殿之內的卡塔庫栗開口,「要幹掉白鬍子嗎?!」

「有得有失才是戰爭正確的打開方式,斯納格那個蠢貨死在白鬍子的手裡,我們便截下白鬍子一臂!」聽夏洛特·玲玲的話語,卡塔庫栗目露寒光,若有所指的開口,「媽媽,我記得,我們昨天得到消息,白鬍子家鄉中的馬爾科,剛剛外出與黑鬍子的下屬決戰了……」

……

新世界,百獸島,四皇凱多,所在之洞窟,聽著屬下舉起來的電話蟲內,多弗朗明哥的聲音,「凱多大人,襲來我德雷斯羅薩之人,普一照面便將bigm海賊團將星夏洛特·斯納格梟首,這般戰力,已然可以確定了,此次襲來我德雷斯羅薩的便是白鬍子無疑了。」

直至電話蟲掛斷,雙眸緊閉,消化訊息的凱多都未曾出聲。

半晌之後,體型碩大,堪比山嶽的凱多才聲震百里,滿是激動的開口,「白鬍子,復活了!!」

……

偉大航道,革命軍本部之所在,白土之島巴爾迪哥,之外數公里的海域之上。

已然將革命軍本部攻破的黑鬍子帝奇一夥正如往常一般飲酒開宴會。

就在此刻,放置在黑鬍子衣服兜內電話蟲突然響了起來。

「帝奇大人,白鬍子復活了,此刻的他正在德雷斯羅薩!!」

……

偉大航道,有著桃色樂園之稱的人妖島,卡瑪巴卡王國之上,被稱之為世界最惡罪犯的革命軍領袖,蒙奇·D·龍,正站在臨時搭設的帳篷之內觀察著海圖。

此刻的蒙奇·D·龍滿臉的疲憊,這一切都是因為,兩年前的頂上之戰後海軍突然得到了民眾的支持,從而導致,革命軍的行動愈發的艱難了,直至今日,革命軍在全世界點燃的火焰,與兩年之前相比,竟然減少了兩倍。

扭了扭酸澀的肩膀,蒙奇·D·龍很是感慨的嘆了口氣。

就在此刻擺放在海圖最中心的電話蟲突然響起。

「龍,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四皇之首,世界上最強男人白鬍子復活了!!」

……

這裡,是漩渦中心的德雷斯羅薩,此刻,端坐在王宮寶座之上的多弗朗明哥盯著面前那一排的電話蟲,滿是興奮的揚天長笑,「咈咈咈咈,舞台已然搭好,演員已然就位,現在就差你的授首了,白鬍子!!!!」 與遠在王宮的多弗朗明哥不同,身處戰陣最中央的旱災傑克,是親眼見證了與自己齊名,縱然比自己稍弱卻也弱不到哪裡的夏洛特·斯納格被梟首。

第一次,行事風格是莽穿一切的傑克,感覺自己的行動太過魯莽了。

也是第一次,傑克感覺,死神的鐮刀距離自己的脖頸竟然這麼的近。

但是,傑克畢竟是百獸海賊團聲名遠揚的旱災,縱然明知不敵,傑克也亦是沒有一絲想要退避的意思。

旱災傑克,畢竟是四皇海賊團,身經百戰幹部,甚至相比較於其他四皇麾下幹部,脾性暴躁的傑克的戰鬥經驗明顯更加的豐富。

這個時候傑克很是清楚的明白,倘若對方真的是白鬍子的話,依照自己的速度逃離此地已然成了虛妄。

甚至,看著白鬍子眼眸之中滿布的殺機,傑克發現,此刻,自己就連求饒都成了奢侈。

所以,儘管親眼見證了與自己齊名的將星身隕,但傑克非但沒有退避,甚至就在白鬍子將夏洛特·斯納格梟首,刀勢用盡的一瞬間,傑克動了。

此時的傑克,早已化身為身高十數米,體重數十噸的史前猛獁。

他這一動真真彷如地震源頭一般,幾乎每一次腳掌踏地都是一次小型的地震。

但碩大的體型,並未曾將傑克的速度拖慢。

在身高的加持之下,幾乎就是剎那,傑克抬起的雙足便已然朝著白鬍子的方向狠狠踏下。

傑克的戰鬥經驗告訴他,這一瞬間,正是白鬍子舊力耗盡新力未生,自己將其徹底滅殺的最好,也是最後的時機。

傑克戰鬥經驗何其豐富,雖說這個時機稍縱即逝,他也是將其牢牢的把控在了掌心,並且悍然的發動了進攻。

這一瞬間,傑克幾乎是將自己全部的力量,不論是力道還是武裝色霸氣,全部賭在了這一擊上。

甚至傑克感覺,這一擊已然是自己此生之巔,倘若沒有機緣的話,縱然自己再怎麼努力都不能達到這一擊的強度了。

這一瞬間,傑克碩大的眼中盯著腳下即將被自己踏成肉泥的白鬍子,他的眼眸之中甚至流露出了一抹不舍。

這麼強大的敵人,還真是不捨得就這麼輕易的將其幹掉啊!

當然,這抹閃念僅僅只是一閃即逝,傑克很是清楚的明白,倘若此刻自己不將面前這箇舊力耗盡新力未生白鬍子幹掉的話,縱然自己曾經硬撼過無上皇者凱多的猛轟,都要在其刀下喪命。

這是關乎性命的一戰,也就無所謂陰謀詭計,正大光明了。

畢竟,自己與擁有不死之身的無上皇者凱多不一樣,自己的性命可就只有一條啊!

「所以為了我的性命,白鬍子給我去死啊!!」

伴隨著傑克的怒吼,他此刻那已然抬起,其上死死的纏繞有傑克近乎所有武裝色霸氣的象蹄終於落了下來。

此刻,白鬍子自推進城拯救下來的白鬍子海賊團殘黨,正好從岸邊趕來。

當時正好看到白鬍子將夏洛特·斯納格一刀梟首,但還沒等他們來得及表述他們此刻震驚的心情呢,便直接那原本目露怯意的傑克,竟然在那一瞬間朝著老爹進攻了。

白鬍子海賊團與其他的四皇海賊團一樣都是身經百戰。

更何況,他們還不是一般的船員,能夠在全世界的圍攻之中,仍舊存活下來的都是白鬍子海賊團的精銳。

所以他們自然看的出來,在傑克發動攻擊的那一瞬間,老爹正值舊力耗盡新力未生的時刻。

「傑克你敢!!」

當時近乎所有的白鬍子海賊團殘黨都憤怒了,那一瞬間,縱使明白自己的威脅毫無用處,但是他們還是朝著對面的傑克聲嘶力竭的咆哮!!

甚至在那一剎那便有數十名白鬍子海賊團的殘黨,渾身騰升起濃郁的武裝色霸氣準備在那一瞬間將傑克的象蹄擋下。

但是,縱使他們再怎麼咆哮,不論他們再怎麼努力,時間還是太短了啊!

就在那一瞬間,甚至白鬍子海賊團殘黨還停留在半空之時,傑克那雙碩大無匹,裹挾著全身之力的象蹄便已然踏下。

「轟隆隆隆!!!」

那一瞬間,眾人耳蝸之內頓時傳來了一股震天的轟響。

其聲若九天雷神震怒,又仿若地獄深淵魔神爆吼。

那一剎那,幾乎所有人的耳蝸都是一陣嗡響。

接著映入眾人眼帘的則是,那在傑克全力攻擊而產生的風刃撕碎的岩石碎屑,那因為巨大壓力而四散飛溢的漫天塵埃。

在那塵埃之中,眾人隱隱的看到一頭碩大的猛獁巨象,人立而起,猛踏而下。

而巨像的對面則是一尊如神山大岳,單手擎天,持刀站立的背影。

霍然就在這一瞬間,就在所有人都認定白鬍子舊力耗盡新力未生的瞬間,白鬍子將傑克悍然踏下的象蹄撐住了!!

「老爹沒事!老爹沒事!!!」

「我就說嘛,老爹肯定不會受傷的。」

「嗯嗯,就是,就是老爹可是從地獄裡面打出來的強者啊,怎麼可能會因為那一隻小小的象蹄受傷呢!」

……

「庫啦啦啦,不用擔心,老夫沒事!!」聽到耳畔那聲聲喜悅,肆意傳遞的聲響,白鬍子當場便發出了標誌性的笑容。

接著其冷冽的盯著面前的傑克,「在老夫面前還敢偷襲,猛獁小子,你太過放肆了!!」

聽到白鬍子那冷若冰霜的低喝,傑克那碩大無匹的象臉之上竟然人性化的露出了一抹驚恐,一抹不可置信,「不可能,這不合常理啊!怎麼可能啊!你剛剛明明氣力已經耗盡了,怎麼可能還有氣力反擊,甚至將我這裹挾有全身氣力的一擊給接下!!!」

白鬍子滿臉冷冽的開口,「庫啦啦啦啦啦,別跟我說什麼常理,常理就是用來打破的,趁人之危發起偷襲,我可不記得這是凱多那小子的作風,不過你就要死了就不談那麼多了吧。」

「看在凱多那小子的面上,猛獁小子,我給你選擇的機會,說吧,你準備怎麼死!!!」 此刻,白鬍子的動作,是多弗朗明哥最為在意之事,沒有之一。

甚至在同志海軍、四皇之時,多弗朗明哥都在窗口的位置死死的盯著白鬍子的動作。

白鬍子來襲,是一多弗朗明哥為首的唐吉坷德家族,建成以來,最大的危機。

所以不僅僅只是多弗朗明哥,唐吉坷德家族每一個成員都在時刻的關注著白鬍子那邊的動作。

所以他們每一個人都清晰的看到了此刻旱災傑克的危機。

按照常理來說,幾近皇副戰力的旱災傑克,此刻是多弗朗明哥一方,極為重要的戰力,多弗朗明哥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旱災傑克被滅一事發生。

但是,偏偏此刻,唐吉坷德家族的最高幹部們,雖說一個個都在摩拳擦掌準備大戰一場,可是,在看到傑克之危時,卻沒有一個人要上前援手的意思。

甚至baby5化身為導彈,即將飛起的時刻都被多弗朗明哥攔下,按在身邊靜默的觀看著戰事的進行。

「baby5,不要這麼著急,現在還沒有到我們出場的時候呢!」按著baby5的肩膀,多弗朗明哥獰笑開口,「咈咈咈咈咈,打吧,斗吧,殺吧,白鬍子等你殺完了,你便會發現有更好玩的東西等著你呢!」

獰笑完畢,多弗朗明哥突然滿是凌厲的轉身朝著鼻涕大長的托雷波爾開口,「托雷波爾,砂糖將白鬍子海賊團的殘黨剔選出來沒有!」

聽到多弗朗明哥的話語,托雷波爾滿臉認真的開口,「少主,用白鬍子海賊團殘黨製成的玩具,完整隻找到了五十個,剩下的都因為各種事故殘缺不堪了!」

「咈咈咈咈咈,殘缺?這樣就有些不好玩兒了啊!」聽到托雷波爾的話語,多弗朗明哥思索片刻滿是遺憾的開口,「但是時間已經有些不夠了啊!殘缺就殘缺吧!拖雷波爾,命令砂糖,將白鬍子海賊團殘黨,安置在宮殿之前,恢復原狀。」

聽到多弗朗明哥的話語,托雷波爾驚愕開口,「可是,少爺,他們可都是白鬍子海賊團的人啊!其中還有幾個白鬍子海賊團縱橫新世界的船長,如果恢復原狀的話,我們豈不是又多了一批敵人!!」

托雷波爾的話語情真意切滿滿都是為了多弗朗明哥在考慮。

但是他這番話語卻並沒有得到他的少主的認同,此刻的多弗朗明哥已然將視線投向宮殿之外的空地了。

看到這樣的多弗朗明哥,瑟卡,立刻開口,「波爾,少主讓你放你就放,廢話那麼多幹什麼!!」

「是的,少主,如果這是少主的命令的話。」聽到瑟卡的話語,托雷波爾突然領悟到了什麼,躬身開口道,「我這就讓衛兵將那些玩具放在廣場,讓砂糖將他們恢復原狀。」

說著托雷波爾便躬身離開了,不過在離開的時候,托雷波爾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略帶欣慰的笑容。

「托雷波爾,少主說了什麼,還有你為什麼這麼高興?」看到托雷波爾的一瞬間,砂糖便蹦跳過來,先是詢問多弗朗明哥的命令,然後才是滿臉好奇的朝著托雷波爾問詢。

「砂糖,內內,少主命令我們把這些天搜集而來的白鬍子海賊團玩具恢復原樣。」托雷波爾,很是開心的朝著砂糖開口,「並且,砂糖你知道嗎?」

「內?」砂糖看著托雷波爾一臉猥瑣的表情,很是往後退了兩步開口,「知道什麼?」

看著砂糖的動作托雷波爾如史萊姆一般蠕動向前開口,「少主有可能果實覺醒了哦!?」

「什麼?!」聽到托雷波爾的話,砂糖不顧托雷波爾那一臉猥瑣,滿鼻子都是鼻涕的表情,湊到他的跟前,小臉之上滿是震驚的開口,「波爾,你不是說果實能力很難覺醒的嗎?!怎麼?!」

「是啊,果實能力很難覺醒,但是我們的少主可不是一般的人啊,擁有百萬人才能覺醒一例的霸王色霸氣的少主,可註定是屹立在這個世界頂端的強者啊!!」

砂糖聽著托雷波爾那好似洗腦一般的話語,條件反射的開口,「是啊,少主可是最強的!!」

接著砂糖毫無顧忌的走到廣場上,朝著窗口的多弗朗明哥甜甜一笑之後,便迅若奔雷的在廣場之上,五十九具不得動彈的玩具人身上各自按了一下。

接下來,奇迹發生了,之間那些原本都是由毛絨、機械、木板,構築而成的玩具,竟然在被砂糖按過之後便渾身騰散出了一股濃郁的光芒,最後那些玩具,竟然慢慢的變成了一個個身穿格式衣服的人類來。

多弗朗明哥可以清晰的看到,在這些由玩具變成的人類裸露的皮膚之上明晃晃的紋著一個長有弦月狀鬍鬚的骷髏頭,其中幾個看長相就不凡的人類身上除卻那個鬍鬚骷髏頭之外,還紋著別的圖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