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對方好像不是很感興趣,鈴仙一咬牙,把原本八意永琳再三交代過不能提前說出來的消息也透露了。

「哦!」

是嗎?

可以見識到新的東西啊!有點意思了。

看看請柬上面的rì期,是在下周才開始的啊!

「好的,到時候我們一定會去的。」

反正晚上都是很空閑的,帶其他人去玩一下也不錯。

琪露諾她們,應該都還沒有渡過中秋節吧!

「到時候有月餅吃嗎?」

中秋節的話,怎麼能夠少得了月餅的呢!

相信露米婭對這東西一定非常感興趣的。

「有的,到時候還有兔子們現場製作的年糕,我們現在就是正準備去村子里買材料呢!」

假如不是要買東西,鈴仙也沒必要帶著因幡帝一起來了。

「嗯,不用去買了。需要什麼的話,就在我這裡拿吧!」

要說製作糕點的材料,我這裡肯定要比人間之里豐富得多的。

「是、是嗎?那真的是感激不盡了。」

鈴仙大喜,連忙朝對方鞠躬道謝。

「光,你帶她們去倉庫一下,盡量幫她們找到需要的東西。要是缺少了什麼,就跟我說一聲。」

我側轉臉,對站在旁邊的女僕說道。

「roger。」

少女「啪」的一聲,行了一個乾脆利落的軍禮。

真是個愛作怪的丫頭。

「你們兩位請隨我來吧。」

「那等下再見,東方大人。」

鈴仙又行了一禮,跟上了光。

「帝,快點。」

「待會兒見喲,東方大人。」

因幡帝笑著朝我點點頭,就蹦蹦跳跳的和鈴仙她們走掉了。

「嗯……」

我起身走到窗邊,伸了個懶腰。

「天氣不錯呢!」

湛藍的天空,只有幾片碎雲在隨意的遊盪著。

秋rì的陽光照在身上,依然還帶有幾分熾熱。

「咦?」

無意間低頭看去,卻正好見到一個略帶著幾分寂寥的身影,正慢慢的走入到遠處的叢林之中。

還是沒辦法說得出口。

雖然真的下定決心了,但是一旦見到了對方,那句簡單到極點的告別,卻始終沒有把握能夠說得出來。

這時候,莉莉黑倒是有些羨慕另一位莉莉了。她的話,絕對可以一點都不拖泥帶水的和大家說再見的吧!

女孩低頭看住了握在手中的寶玉,這塊玉還具備有保存的功能,就算把手放開了,顯示出來的字也可以過上很久才消失的。

要不,就留下再見這兩個字,然後悄悄的離開算了。

「你在這裡做什麼?」

身後驀然出現的聲音,把莉莉黑嚇了一跳,寶玉上面都不由自主的顯出了一個巨大的感嘆號來。

「啊,抱歉,嚇到你了嗎?」

女孩子連忙轉過身,就見到剛才還在想著的人正滿臉歉意的望著她。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的?」


莉莉黑覺得思維有些混亂,目前的狀況讓她很是茫然失措。

「我看見你走進了這片樹林,就跟過來了。」

我走上前來,摸了摸她的腦袋。

「不要一個人在這裡亂走哦!很容易迷路的。」

神根島的地形那麼複雜,最好別離得星黎殿太遠比較妥當。

「嗯。」

被對方一撫摸,莉莉黑不知怎麼的,心情迅速平靜了下來。

「那個……」

「嗯?」

「那個,我可能,可能要離開一段時間。」

女孩抿著嘴巴,抱住寶玉的雙手無意識的加大了力氣。

我愣了一下,才反應了過來。

「你要走了嗎?」

「嗯。」

妖jīng女孩點了下頭,跟著又顯示出了另外一排文字。

「不過我還會回來的。」

只是,那時候回來的,將不再是她,而是另外一位莉莉了。

「是嗎?」

微微的嘆了口氣,我倒是沒有太過於傷感。

月有yīn晴圓缺,人有悲歡離合。既然有相遇,那就必定會有分離的。

這是無可奈何的事情。

不過,反過來想的話,既然有離別,那,必然還會有重逢的。

「再見了。」

我拍拍女孩的肩膀,沉聲說道。

「嗚……」

不知何時,莉莉黑已經是淚流滿面了。

或許,她跟這裡的人,再也見不到了……

「誒!!!!!那隻小妖jīng,已經走掉了嗎?」

去外面玩了半天才回來的魔理沙聽說莉莉黑已經走了,不禁吃了一驚。

「真是的,怎麼連一聲再見都不和我們說啊?也太見外了吧!」

雖然莉莉黑跟她們的關係並非特別的友好,但也不至於一聲不吭就走人了啊?

「或許,是覺得道別的話,會更加感到難過吧!」

關於莉莉黑離開這件事,我發現自己還是有點傷感的。

並沒能夠做到預想的那樣無動於衷。

我,或許……


見到東方遙忽然手托著下巴,眼睛直直的望著前方,好像被定住了一樣。

「喂……」

魔理沙在對方眼前揮揮手,見他沒反應,就在他耳邊大吼了一聲。

「吵死啦!」

男子舉起手,就在少女頭上用力敲了一下。

「你在想什麼啊?」

魔理沙揉著頭,吸著冷氣問道。

「我出去一趟。」

我沒有回答她的話,站起身匆匆往外面走去。

「去哪裡?我也跟你一起去。」

「廁所。」

「討厭……」 晴朗了那麼長的時間,幻想鄉久違的迎來了一場秋雨。


雨水成串的從空降落,構成了一道疏密不一的布簾。透過雨簾,附近的景物看上去都變得模糊不清了。

這是入秋以來最大的一場雨。

這麼大的雨,大家當然不願意外出了,多數都是呆在自己的家,等候著雨水停息。

靈夢也待在了自己的神社裡面。

原本就沒有出去的打算,碰上這樣的天氣,就更加不想弄濕自己的衣服了。

屋頂上不停的響起猶如炒豆子般的爆鳴聲,雨水在瓦背上流淌,然後聚集到了一起,順著瓦間的溝槽流下來,組成長長的一串撞到地上,炸開成為了一個個的水花。

一些水珠有時候會被風吹歪,落在了靈夢的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