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風目光粼粼。

輕抿嘴唇,思索連篇。

倘若自己仍在使用『翼龍槍』,那麼現在定毫不猶豫的進入『寶物之門』,然沒有了翼龍槍,自己便需要一把真正的『天階之槍』。紫晶槍,早已無法承受自己的力量。

但進入『兵器之門』,自己必然要冒點險。

誰知道這兵器之門內有什麼?

萬一都是刀,劍,斧什麼,沒有槍,那自己便是白跑一趟。

但,值得賭!

也必須賭!

「寶物,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

「但兵器,對天武者而言,對我而言,卻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


眼眸粼粼,林風毫不猶豫的踏入其。

嘩~~畫面瞬間變幻。

林風眼眸錚亮,環視四周,並非如想像是另一個空間,隨著自己進入,那道光門瞬息消失無影。眼下這裡是一個密閉的房間,巨大無比,周圍光芒璨亮,讓人眼花繚亂。

「黃,綠,藍,靛。」林風雙眸粼粼。

四種顏色,夾雜十八件兵器,耀眼奪目。

劍,刀,棍,斧,還有……

槍!

唯一的一把槍。

「唰!」林風目光粼粼,第一眼看見便已聚焦。其餘的兵器對自己來說,等同虛無泡沫,別說有著靛色的光芒,就是紫色甚至白色的光芒,自己都不會多看一眼。

兵器,重在順手!

品階再高的兵器,用不了那就是廢銅爛鐵。

「踏!」「踏!」林風一步步靠近,呼吸急促,目光灼然有加。那是一把做工異常精美的長槍,閃動著藍色光芒,如天般的藍色,但卻帶著一股相當的霸氣,桀驁不馴。

眼見自己的到來,發出『錚錚』之聲,似乎早已是按捺不住。

「錚!」槍之啼鳴,彷如遇到明主,如千里馬遇到伯樂,閃動的藍色光芒瞬間耀眼無比。

嗖!宛如閃電飛馳。林風尚未來到,藍色長槍已然飛速而來,響亮的亢鳴聲環繞在這個空間之,遠流長,似是興奮無比。蓬!林風用盡全力的抓住這把藍色長槍,無比契合的感覺讓的自己心動昭然,熱血沸騰。

「好槍!」林風眼眸完全亮起。

目光落在遠處藍色長槍之前所在,上方兩個字跡清晰入目——

末世!

…(未完待續。。) 北閻王殿。

「踏。」「踏。」正然的踏步聲,冉冉響起。

一道黑色身影,緩緩走入這座宏偉的大殿,空谷幽靜。手執一把天藍色光芒的霸氣長槍,錚芒畢露。槍與人之間,彷彿有種無形的默契,說不出的契合感覺。

正是林風!

「晚輩林風,見過北閻王。」手執末世,林風恭敬的拱手而道。

淡然而立的身影,有股颯意感覺,勻稱的身體給人一種完美的錯覺,彷彿與整個世界相平行。前方,站立著一個白髮蒼勁的中年男子,看不清臉龐,只得一個背影,然僅僅只是這麼背立而站,已能感覺得到那睥睨一切的霸氣。

北閻王『冀北』。

「來了。」平淡的聲音響起,北閻王並未回過頭來,背負著雙手依舊站立著。

林風俯首道,「多謝前輩贈槍之恩。」

手中藍級天階兵器『末世』,錚然震鳴。

「毋須謝我,幫你的另有他人。」北閻王徐徐而道,平淡的聲音如一壇波瀾不驚的湖水。

另有他人?


林風眉頭微微一簇,心之沉吟。

自己之前還道這『萬丈天梯』及末世之槍,包括那神秘力量的出現,為北閻王所為,但眼下從他神情舉止看來,似乎並非如此。眼眸炯炯,林風望著北閻王的背影,心中若然。

確實。

剛才自己並未細察。

北閻王實力雖強,然和在萬丈天梯中相助自己的那強者相比,仍有些許差距。那強者的實力,能滲透入萬丈天梯中對自己造成威壓,實力之強近乎比擬巫皇帝江這一等次。

北閻王,還未夠。

「說。找我所為何事。」北閻王沉然而道,開門見山。

林風眼眸微炯,望著這蒼勁有力的背影,彷彿知曉一切般,卻也知自己瞞不過他,誠然道:「前輩提拔之恩。晚輩沒齒難忘,然繼任北龍守之事,還望前輩收回成命,請恕晚輩無禮了。」

「噢?」北閻王輕咦了一聲。


林風目光輕閃:「一則北龍守前輩待自己亦師亦友,如親人一般,晚輩不願占其名,奪其位;二來晚輩身為南方域之主,有責有任,斷然不能舍之而取天靈入。還望北閻王諒解。」

聲音落下,大殿中一片寂靜。

聽不到任何聲音,北閻王亦是沒有任何回應,林風面色凝然,屹然而立。

這是自己的決定,無論如何,自己都不可能加入天靈,成為新任北龍守。就算為此惹惱北閻王。得罪這閻皇城的巨頭,亦不會後悔。

該做什麼。就做什麼!

半晌……

「首先,你弄錯了一件事。」北閻王的聲音沉然響起,那如老樹盤根般的身影倏地轉了過來,林風目光一灼,所見是一個比自己高半個頭的中年男子,蒼勁有力的白髮奪人眼魄。並未顯的北閻王有任何衰老。

最觸目慟心的,無疑是那金色的雙瞳,閃耀著極致光芒。

「特殊眼瞳。」林風心之暗忖,清楚明白。

自己同樣也有特殊眼瞳,故而北閻王的強盡在感應之中。其它不知,但北閻王這對特殊眼瞳,比普通狀態下自己的星蒼瞳和星穹瞳更要強一分,和自我狀態下的雙瞳相比,孰強孰弱,那卻是未知之數了。

北閻王直視著林風,徐徐道:「天靈並非真正的『權力聯盟』,僅僅只是一個名頭。難不成你以為萬般複雜的八千中立種族,真能融合成一個整體?若真如此,斗靈世界還有巫族和妖族什麼事。」

言語中,透射著淡淡的傲然。

但,卻是傲的有資格。

以北閻王的實力,說出這等話語,自是讓人信服。

八千中立種族,個個資質優越,有許多足以和巫、妖兩族的頂級強者相媲美。林風暗自心嚀,卻也清楚的很,單單是閻皇城所展露出的實力,便讓人心之敬畏,更何況還有另外兩大皇城——

樓蘭國度,冥界。

三者實力相加,恐怕就算巫族加上妖族,都得靠邊站。

但正如自己所知道的一樣,八千中立種族根本不可能合為一體,等同強行將人類、野獸、昆蟲甚至鬼魅合在一塊,這成了什麼樣子?八千中立種族,各類皆有。

「天靈,只是外界對我們的一種稱呼。」北閻王語氣中似是露出一分不屑之色,淡淡道,「別說三大皇城之間勾心鬥角,單單你所見的閻皇城,東、南、西、北四大分城亦素有間隙,難成一體。」

林風點點頭。

北閻王所言,確實如此。

但,他和自己說這個又是什麼意思?

霎時間,心之一動,林風眼眸清然而亮,徐徐道:「所以前輩的意思是…就算我繼任北龍守的位置,也與南方域之主並不衝突?」

北閻王搖了搖頭,林風眉頭不由輕簇。

不是這個意思?

「衝突自然是有,但區區城守之位,其它三方閻王或許會在意,但卻不會觸動樓蘭國度及冥界的雷池。」北閻王目光灼然的望向林風,「所以你毋須太在意,此事本就是朦朦朧朧,玄玄乎乎。」

林風頗感疑惑,不知北閻王到底是何意思。

一會說其它三方閻王會在意,一會又說樓蘭國度及冥界無妨。

天靈的勢力架構,未免太過千絲萬縷。

淡然一笑,北閻王望向林風,似是看出了他的疑問,然道:「簡單說,讓你繼任北龍守之位,是閻皇的意思。」

閻皇!

林風瞪大眼睛。

在閻皇城,能被冠以這個名稱的,有且只有一個人!

閻皇城的真正掌權者!

「不會?」林風驚然心震,不敢置信。自己怎會引得閻皇注意,又或者說,自己和閻皇之間有什麼交集點么?心中百般疑問纏繞,卻是更加懵然,有些疑惑更有些受寵若驚。

但,北閻王的意思自己明白了。

就算其它三方閻王對自己出任北龍守之位頗有微詞,然他們的『頂頭上司』是閻皇,此事自是不了了之。至於其它兩大皇城,或許會在意四方閻王這個級別的強者,卻不會注意區區『城守』級別的強者。


故而,這黑與白之間,尚有一段灰色緩衝地帶,讓自己遊刃有餘。

「另外。」北閻王又是開口道,「既然你對小徒『北龍守』之名心有芥蒂,我會依你所願,改為『北風守』。」頓了一頓,北閻王淡淡道,「如此,林風你可還有其它顧慮?」

「這……」林風沉吟不決。

事情變化之快,自己來時確實沒有想到。

因為打定注意是來拒絕北閻王的好意,卻從未想過會接受,眼下有點始料未及。眉頭輕簇,林風心中若有所思,整件事似是纏纏繞繞,但外邊彷彿有一層自己所不知道的存在,感覺總有些不好。

然,眼下自己似乎連拒絕的借口都找不到。

所有的一切,都被北閻王化解於無形之中,彷彿已替自己鋪好了所有的路,只待自己走上去。

這種感覺,不舒服。

但,自己別無選擇,眼前只剩下這一條路。

而且……

「呼~~」長吐出一口氣,林風變幻的雙眸徐徐平靜下來,心中已然有了決定,剎然間單膝跪地,拱手道,「北風守『林風』,見過北閻王大人。」既然逃避不了,那麼唯有接受。

況且在自己看來,北閻王並無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