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柏忠得出結論。

龍勝林心中對此不滿,卻也沒有表現出來。

而旁邊的龍柏忠的戰友也勸說。

這次就算了,也沒鬧多大個事兒。

而且那個會所也有熟人朋友,不會有麻煩。

孫志尚翹著某叔叔幫他們說話,趕緊拍了拍馬屁。

自己父親又勸說,這才拉著龍柏忠離去。

臨走,龍柏忠目光看向杜錦。

深沉。

「好了好了,這次事情過去了大家還是兄弟,打是親罵是愛。」孫志尚開口。

龍勝林看都懶得看鐵狼,拉著杜錦就上了樓。

鐵狼不服氣,站在樓下兔兒爺兔兒爺叫了好幾聲才被孫志尚和另外幾個兄弟拉走。

「幹嘛打架。」杜錦給龍勝林擦藥。

龍勝林撇看臉,憋了半響,憋出一句:

「那狗比,成天盯著你看,像沒見過美女似的!」

杜錦笑,

「是沒見過我這麼長相的男人吧,多少帶了點獵奇心理。」

「什麼獵奇,瞎說什麼,我看他就是沒見過美……美男。」

杜錦又笑,搖搖頭,繼續擦藥。

他是知道的,鐵狼盯著他看的事情。

只是沒想到龍勝林會因為這個事情跟人打架。

想著之前龍柏忠看他的眼神,分明帶了幾分警告。

「你說,你因為我打架,要是你父親不讓我們來往了怎麼辦?」

龍勝林聽了心裡一驚,倒是忘了,這跟杜錦來往的機會還是自己爭取來的。

杜錦說的也不是沒有可能。

「我就是不想讓他成天盯著你看!他口口聲聲說他直男,還盯著你看,又摸過你那兒,讓我怎麼放心……誰知道他是不是口是心非。」

龍勝林語氣軟了些,也是嘀嘀咕咕的。

不過盡數都被杜錦聽了過去。

他給龍勝林貼上創可貼,關上藥盒放到一邊。

站起身來。

「那我讓你也摸一下怎麼樣?」

杜錦說著,手也放褲頭去準備解開。

「你也摸過,就公平了,怎麼樣?」

龍勝林卻伸手,下意識的,緊緊的,握住了對方的手。

「別……」龍勝林看也沒敢看。

依舊看著窗外,嘴角忍不住勾起一個弧度。

你說都這個時候了,曖昧兮兮的,電光火石乾柴烈火,怎麼說也得燃燒一回。

但杜錦做這種動作,就全然不會讓龍勝林產生什麼成人思想。

反而還有些吶吶的,小聲開口:

「別這樣,你弄的我怪不好意思。」 這次事情一過,二人好一段時間沒有見面。

杜錦忙著學業,龍勝林也不好每天都去打擾。

只是跟自己兄弟在一起的時候吧,時不時的會想一想杜錦。

想一想,那天的事情。

他實在想不通了。

杜錦為什麼當時那麼乾脆,就說要給他看一看……摸一摸。

看起來,杜錦也不喜歡他呀。

至少,不是戀人那種喜歡吧,怎麼會這麼輕易的就……

「勝林,想什麼呢。」

孫志尚坐了過來。

他倒是好了不少,如果不是非得請各位兄弟吃飯,他一般也不會約鐵狼那群人過來。

「沒事兒。」

這種事情,他覺得還是不該給孫志尚說。

但,

孫志尚一眼就看出來龍勝林的想法,心中冷冷。

「誒,新來的。」

孫志尚一把將旁邊一大胸美女朝龍勝林這邊拉。

「過來給我們龍少自我介紹介紹?」孫志尚露出那熟悉的,猥瑣的表情。

美女笑。

因為龍勝林坐得挺近,自然看到對方的假睫毛和不太真實的戴了美瞳的眼睛。

也許是看慣了杜錦那張不化妝都好看的臉。

所以對這些濃妝艷抹的女人真的提不起興趣來。

他都難以想象,自己以前是怎麼下得去嘴,下得去手的。

「龍少~」

女人嗲嗲的叫了一聲,扭著腰肢就要朝龍勝林懷裡拱。

龍勝林下意識的抱住了那人。

這是出於多年來的習慣。

他想。

孫志尚在一旁笑:「勝林,好好玩!」

隨即拋過來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說實話,雖說杜錦長得好,身材修長,但跟這柔軟的,肉肉的女人比起來,還是有些差距的。

龍勝林手緊了緊,就恍然想起自己的確是好久沒有過女人了。

「龍少~人家新來的,還從來沒有見過你呢。」女人撒嬌。

說著就遞了一塊水果過去,但正要送到龍勝林嘴邊,又給自個兒吃了。

完了還朝龍勝林撅起嘴。

這就是要接吻唄,玩得爛大街的手段。

龍勝林皺著眉頭,伸手擋住了美女送過來的柔唇。

說:「你卸了妝什麼樣兒?」

女人一頓,翩然一笑。

「龍少真會開玩笑,人家根本沒化妝嘛~」

這下子龍勝林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這位美女……」龍勝林鬆開手,拉開些距離來:「恐怕你是欺負我沒見過素顏美女唷!」

別說素顏美女,美男子他都見過。

這恐怕就是見過世面,跟沒見過世面的差別。

從前的自己,是只要能夠讓自己生理愉悅,他都可以接受。

後來的自己,要是對方沒有杜錦那種水平,他就挑剔了。

龍勝林拒絕了女人的再次靠近,躲到角落。

抽了一晚上的煙。

也當了一晚上的哲學家。

孫志尚見了,心想這不得了。

龍勝林對這些事兒都不感興趣了。

但出於一個好兄弟來說,他不能眼睜睜看著龍勝林對著美女不舉呀!

所以,千方百計,給龍勝林,弄了一個人來。

那天,龍家就只有龍勝林。

孫志尚來得正巧。

「勝林。」孫志尚走進來。

龍勝林撇了一眼,瞧見孫志尚伸手的鐵狼,眸光陰沉沉的。

鐵狼倒是笑了。

「哼,還記著呢!」

「我是恨不得你不要踏進我家門!」

區大院,彼此的家都距離挺近的。鐵狼進來也方便。

「行!我認了,不過這次給你帶來一個人,算是我賠禮道歉。」鐵狼說。

龍勝林起身,朝鐵狼走了過去:「你給我滾出去。」

鐵狼有點死皮賴臉的意味。

讓自己兄弟將人從外面領進來。

是一個美女。

準確的來說,是一個素顏美女。

身材高挑,凹凸有致,五官雖說不算精緻,但因為沒有化妝,又是個黑長直的頭髮,看起來清純可人。

龍勝林抿了抿嘴,孫志尚跟鐵狼交換了一個眼神,就約著龍勝林去飯店吃飯。

這次不是去燈光昏暗的會所醉生夢死。

而是個亮堂的包廂。

高檔雅緻。

雖說大家還是那番喝酒吃肉的爺們兒習氣。

但都收斂不少。

「我正式介紹一下。」鐵狼說。

「這位是我一兄弟的妹妹,陳美佳,大學生,還是一本。」

雖說鐵狼也不懂那個一本二本的,但聽起來就比較厲害就是了。

「來!」鐵狼說著,朝龍勝林走去。

但因為跟對方之前的過節,所以也沒敢走太近,就帶著陳美佳過去,說:「這個就是龍勝林,我說要給你介紹的男朋友。我沒騙你吧,一表人才。」

「你好,我叫陳美佳,你叫我美佳就可以。」

陳美佳並沒有掩飾自己,看到龍勝林之後欣喜又滿意的心情。

龍勝林點頭。

那些人也沒有說什麼,就開始喝酒,鬧鬧嚷嚷的,倒是龍勝林跟陳美佳坐在一起。

陳美佳說了,念大學,還是個什麼特別厲害的專業,成績也好。

龍勝林這個學習中的半吊子,可能是下意識的就崇拜那種學習好的。比如杜錦之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