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天想到這裡自然便明白空間壁壘外,三頭黑魔龍為何爭吵卻遲遲不願理離開了。

一切原由皆因為羅天消失的特徹底,連一絲一毫的氣息都沒留下,便連肉身破滅后,應該逃出的神魂都不見了。


從那神秘的黑魔龍王吉奧古斯口中,羅天已然知道這流沙域的異民,便是魔族後裔,黑魔龍族便是魔龍族分支。

魔族本就是以吞噬玄天修士神魂來加速修鍊,自然對神魂非常熟悉。

羅天詐死沒錯,錯就錯在他忘了。黑魔龍同為魔族,也對神魂極為敏感上。

一步錯,步步錯。

本以為萬無一失的計劃,瞬間出現一個巨大的漏洞。

而此刻羅天因為沒有九劫丹的支持,體內真元赫然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如果他再不從空間壁壘中出去,那麼很快他將會被背後的空間風暴所吞噬,到那時就真的是死無葬身之地渣渣都不會在這個世界上留下。

稍稍等待了片刻,見那三條黑魔龍似乎鐵了心的等在這裡。

羅天的目光越來越深邃凝冷,雙眼盯著壁壘外的三頭黑魔龍尋找著機會。

壁壘外的三頭黑魔龍看似在爭吵,實際上他們做在的位置恰恰將那深坑圍的水泄不通,一絲縫隙都沒有留下。換而言之便是羅天現在突然從壁壘中出現,不僅不會給三頭黑魔龍一個措手不及從而逃脫,相反卻是剛剛好撞進三頭黑魔龍聯手布下的漩渦里。

羅天在等待機會,同樣三頭黑魔龍也在默默的等待著。

時間又過去片刻之後,三頭黑魔龍爭吵的聲音終於漸漸消停。如果仔細看就會發現他們的火目,都似有意似無意的瞄向深坑。

嗷!

一頭黑魔龍低吼一聲,其他兩頭火目中露出一絲猶豫。

那低吼的黑魔龍再吼一聲,聲音中已經有了幾分不耐。似乎其他兩頭黑魔龍再不做決定,他就要撂攤子不幹了。

嗷嗷!

一陣輕輕的低吼,三頭黑魔龍終於同時直起龍軀火翼展開,似是要向高空飛去。

壁壘中的羅天心跳猛然加速,暗道:「等的就是現在!」

等待的機會便在眼前,如果就此錯過恐怕羅天自己後悔死。既然想要逃走,自然是越出其不意越能成功,而且他體內的真元已經不能在支持他在壁壘中多比下去了。

羅天的身影如水波一般漣漪片片,出現在深坑之中。

突然出現的羅天瞬間就被三頭黑魔龍感知到了,三聲怒吼發自三顆巨大的龍首,回頭的瞬間龍息已經噴出。

不過,羅天以有心算無心動作自然更快幾分。

儘管事實瞬息的先機,可羅天依然祭出了混沌光罩。然後兩道速遁術加持在身,遁器自腳下閃過流光帶著羅天化作星光射向遠處。

吼!

黑魔龍憤怒的吼叫自背後傳來,然後便是火翼閃動帶動的溫度升高,道道熱浪從羅天耳根處傳來。

羅天猛然間一驚,沒想到黑魔龍的反應速度竟然如此的快。

他才剛剛飛出不過近百丈,三頭黑魔龍赫然已經追到了他背後。羅天雙目焦急如火,靈識向四周探開感知黑魔龍位置的同時思考著對策。

忽然,羅天眼前一亮看向前方某處山峰。


「既然是你們自己送死,那就怨不得我了。」一抹冷笑從羅天嘴角浮現,方向稍稍偏轉向那處山峰飛去。

與此同時,山巔之上的祁如墨和白靖宇臉色同時一變。

「這混蛋怎麼知道我們在這裡?」白靖宇雙目赤紅死死盯著向這邊飛來的羅天,恨不得立刻就想其把筋抽骨捏碎了喂狗,同時一口氣已經提起轉身打算遁去。

祁如墨雙眼同樣充滿恨意,但比起白靖宇卻要收斂隱晦的多。至少臉上的陰戾之色,並不如白靖宇那麼明顯。他一把抓住白靖宇道:「靖宇兄,不可!」

白靖宇一愣罵道:「你當老子白痴么?那混蛋將三頭黑魔龍引過來,現在不走還待何時?難道,還留下來等那個陰險小人?」白靖宇的臉上一臉不岔,似乎已經忘了是他們先把羅天賣了,倒像是羅天故意構陷他們一樣。

「我們可是聯手不下了靈陣!」祁如墨提醒道。

白靖宇心急如焚哪裡聽得進去,隨口急道:「那又如何!嗯?等等……」

白靖宇的神情明顯一愣,這才將祁如墨的話消化乾淨。

剎那間白靖宇的臉頰漲紅露出一絲不自然的表情,暗道:是啊,我們兩人聯手布下的靈陣,怎麼可能被羅天那傢伙只看了一眼就識破?八成是羅天那傢伙瞎貓碰上死耗子,剛剛好從這邊逃跑。

白靖宇想到這裡,心頭不免對自己剛才的驚慌失措趕到羞愧萬分。竟是沒想到自己已經被黑魔龍嚇成了這幅模樣,簡直是丟盡了臉面。

祁如墨將白靖宇神情變化看在眼裡,那裡不知他所想連忙寬慰:「我也是轉身之際才想起來!」言外之意就是他和白靖宇是一樣的怕得要死,只不過是偶爾想起來的。

兩人氣氛尷尬,對話也不過發生在轉瞬之間。不過他們倒是同時扭頭看向羅天,眼中的興奮難以掩飾。

顯然羅天如果倒了大霉,兩人必定會非常之高興。

羅天的速度自然不慢,就是他想慢也不敢慢。背後三頭黑魔龍那可都是要命的存在,他可不敢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

轉瞬之間,羅天已經到了祁如墨兩人藏身山峰的不遠。

只見羅天嘴角微微一翹露出一個迷人的微笑,接著一道靈決轟出直直飛向那座山巔。

啪!

一聲清脆的碎裂聲在祁如墨與白靖宇的耳邊響起,兩人表情驚愕的低頭看向地面。

三尺之外的地面上,一堆晶瑩閃光的石頭煞是好看。

可就在此前那明明是一塊碩大的寶石,一枚蘊含大量靈力的靈石。同時,那寶石也是兩人布下的幻靈陣陣眼陣心之所在。

陣眼碎裂陣心被毀,山巔的幻靈陣自然也就不攻自破。

一陣漣漪,山峰上的景色沒有任何變化。卻多了兩道人影,兩人一臉驚愕駭然,正是難以置信下的祁如墨和白靖宇。

「怎麼會這樣?這怎麼可能?」兩人的神經都有些失常,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偏偏在他們眼前出現,那愕然獃滯至少一息左右。

「糟糕!快逃!」

兩人同時大吼一聲,卻發現兩道陰影已經籠罩向他們。抬頭看去只看到洶湧的赤紅色火焰,正籠罩而下……

「哼哼……」

羅天一臉的得意,感受到背後的龍息瞬間少了兩道。

不用去猜羅天都知道,有兩頭黑魔龍去對付祁如墨和白靖宇了。狠狠的吐出一口吐沫,羅天冷然的想到:「活該!媽蛋,這就叫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也叫你們瞧瞧得罪我的下場,自求多福吧!」

一龍一人在群山間,開始上演起生死時速。

其實以羅天如今的實力對付一頭普通的黑魔龍,並不是太難只是稍稍有些麻煩。

可因為考慮到還有兩頭黑魔龍,並且他也不知道祁如墨兩人能夠拖住多久。沒有速轉速決把握的羅天,仍是以逃命為主。

不過,半柱香后再確認背後始終都只有一頭黑魔龍后。

羅天的心思開始活絡起來,在遁逃的過程中開始留意四周環境。並且故意將黑魔龍向那些山峰密集的地方引,藉助群山疊嶂偶爾玩一下『失蹤』悄悄黑魔龍能不能發現他。

不過,羅天的『失蹤』都是以失敗為結局。

黑魔龍不僅僅實力強大,同時也是強大的捕食者。對於追蹤獵物自然也有著難以想象的強大直覺,羅天自以為萬無一失的躲藏只被看上一眼就被識破。

一道高山瀑布自山巔傾瀉而下,一道巨大的陰影呼嘯而過。

那陰影正是正是追蹤羅天的黑魔龍戰士,他以超越音障的速度從瀑布前飛過,但轉瞬間又一比之更快的速度飛了回來。

嗷!

黑魔龍火炬般的雙目燃燒著火焰,目光中流露的是不屑與譏諷。冒著火焰的鼻孔在空氣里嗅了嗅,張開巨大的龍口吐出人言:「卑鄙的爬蟲,我知道你躲在這!你以為你逃的了么?不要痴心妄想了,出來吧。我可以考慮讓你死得痛快,如果被我把你抓出來,我會讓你嘗嘗生不如死的滋味!」

羅天躲在壁壘之中嘴角冷笑:「傻叉,以為老子會想你當?」

羅天發現自己是越來越喜歡,這種奇怪的語調說辭說話了。儘管意思有時候有點古怪難懂,但他卻覺得非常爽。

只要自己舒服管他呢,羅天這麼想。

黑魔龍的恐嚇他可不怕,他躲在聚靈境的仙修才會破開的空間壁壘里。可沒什麼地方比這裡更安全的所在,除非羅天倒了八輩子的血霉。恰好這時候有一頭聚靈境的強大黑魔龍經過,否則誰都別想找到他、拿他怎麼樣。

看著黑魔龍越來越狠毒的威脅,羅天知道這一次他的運氣似乎不錯…… 一雙清秀的眉眼盯著那咆哮的黑魔龍,那惱羞成怒的模樣,羅天心裡說不出的開心。

稍稍恢復了些真元靈力的羅天,不可能長時間躲在空間壁壘中。

羅天自然也沒想過,要一直躲避黑魔龍。他可不是縮頭烏龜,心中自有一番計較。

看到黑魔龍開始不安的在瀑布旁邊巡飛,羅天的眼神聚然一亮,特別當黑魔龍巡飛的路線多次路過他躲避的位置時,羅天的雙目折射出嗜人的目光,就像捕食者發現了自己的獵物。

當暴躁的黑魔龍再次出現在羅天躲藏壁壘的下方時,羅天眼中的光芒綻放至極致,右手亮起亮起一團光芒,下一刻羅天已經從壁壘中脫引而出,散發著光芒的右手甚至等不及身體四周的漣漪結束,便狠狠的向黑魔龍的頭顱轟去。

黑魔龍似乎對羅天的突然出現並不意外,在羅天出現的一瞬間,他便仰起頭向羅天撲來。

沒有龍息,沒有火焰,只有那森森巨口。



黑魔龍憤怒之下,竟然想將羅天一口吞入腹中。可見此刻這頭黑魔龍,對羅天可謂是恨之入骨啊。

羅天沒有躲避黑魔龍襲來的巨口,相反有些義無反顧的撞了上去。

咔嚓!

黑魔龍的巨口緊緊地合攏,羅天的身影消失在空氣中。可以看到黑魔龍火目中閃過的一絲興奮的火苗,然而下一刻幾乎在他合攏口腔的同時,火目中的興奮便被驚恐恐懼所替代。

黑魔龍忽然開始在空中抽搐,劇烈的顫抖、甩動的頭顱似乎想要將什麼東西甩出來,就像黝黑骯髒的小巷裡一隻流浪狗,想要將卡住喉嚨的魚骨吐出來一樣。

看起來黑魔龍竟然有了一絲可憐,那痛苦的嘶吼撕心裂肺,苦不堪言。

黑魔龍的痛苦沒有持續多久,不過瞬息之間。黑魔龍深長的龍頸便轟然炸開,羅天滿身浴血的從中飛出,右手的光團忽明忽暗可以看出那正是羅天手裡威能最強的混沌靈珠。


龍頸炸開的傷口很大,非常嚴重。看去黑魔龍的巨大頭顱幾乎只是掛在勃頸上,那一層皮般的脖頸顯然是不可能支持黑魔龍如此碩大的頭顱的。

事實也是如此,在黑魔龍哀鳴的掙扎中。那受傷的脖頸終究難以支持,只聽一聲咔嚓堅硬無比的龍骨竟生生斷裂,黑魔龍屍首分離死的不能再死。

羅天沒有臉上的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似乎如此輕易的殺死黑魔龍都在他的意料之中。淡淡的表情揮手將黑魔龍正在砸落,還散發著炙熱溫度的屍首收進納物空間,沒有停留羅天抬頭確認方向便向遠處射去。

羅天一攔而收,非常的仔細空氣里沒有留下一滴龍血,只有那淡淡的血腥味默默的訴說著剛剛發生的一切。

羅天並沒有認準了宮殿群的方向,就直線飛過去。

他知道儘管他殺死了一頭黑魔龍,可是那頭黑魔龍還有同伴,還有兩頭。

兩頭黑魔龍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他之所以能夠如此輕易的成功。其實還是佔了那頭黑魔龍惱羞成怒,對羅天的實力做出了錯誤的判斷,沒有正視羅天手中混沌靈珠的威力。

其實,這也不難理解。

只因為羅天一直講混沌靈珠,當成防禦法器。那黑魔龍一時失察,卻是這了羅天早有預謀的陰招。

如果,黑魔龍當時是以鱗甲硬抗羅天的轟擊。當時頂多是一些皮肉傷,不會危及性命。當然,羅天也會趁此機會徹底的擺脫黑魔龍的追擊。

黑魔龍明白羅天傷了他以後就能逃脫,所以才會想要一口將羅天吞掉。

一次錯誤的判斷,便葬送了那頭黑魔龍的性命。

儘管是羅天殺死了敵人,可羅天的心裡也不平靜,他暗暗的警示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