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昊指著楊偉。

「我……」

曲指一彈,一團黑氣進入到羅飛的身體之中。

很快羅飛渾身就感覺像是有千萬隻螞蟻,在他的身體之中,不停的亂爬。

它們好像在啃噬著自己的骨肉,渾身奇癢,想要抓癢卻又不知如何下手。

魔界噬魂蟻,不是真正的螞蟻,但是卻可以讓人感覺到靈魂深處的戰慄。

林昊下手有分寸,否則現在的羅飛早就死在了當場!

』「饒命呀林昊,林大哥,林大爺,林祖宗,我再也不敢跟你們作對了,饒命呀!」

羅飛不停用手在渾身上下不停的撓,鮮血淋漓,鑽心的痛傳來,羅飛有一種靈魂要離體的感覺!

林昊一揮手,這種萬蟻啃噬的感覺消失,羅飛頹廢的坐在地上,喘著粗氣!

「你貌似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啊,不是我,是他!」羅飛跳了起來,指著一個人說道。

「是你?過來跪下!」

林昊指著一個人。

「萎哥你也過來!」

楊偉腦袋有點轉不過來,這是怎麼回事?

日天怎麼變得這麼厲害,這麼可怕了?

「昨天是不是他打的?」

楊偉點點頭!

「跪下道歉,否則……」

聲音冰冷,不帶一絲感情。

「特么的,讓老子跪下,你可知道老子的老大是……」

「嘭!」

一記鞭腿直接打斷了他下面的話,鼻樑塌陷,門牙也少了兩顆!

「辱我兄弟者死!」

林昊渾身散發著可怕的氣勢~!

殺人?

他要殺人,這些狗腿子怕了!

有幾個人已經嚇得尿褲子了,他們平日里也就是欺負一下學生,可是碰到狠角色也就拉稀了。

「日天,不要衝動呀!」

楊偉立刻拉住林昊。

「萎哥他們辱你,難道不應該死嗎?你記住我們是兄弟,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這幾個人我就送他們去見閻王!」

我靠!

楊偉嚇一跳!

這林昊真的想要日天不成,送他們去見閻王?

這是人,不是阿毛阿狗!

「日天,你不要衝動,打他們一頓就算了,想必他們也知道錯了!」

楊偉真擔心林昊一衝動將他們給殺了,剛才這傢伙的眼神的真很可怕。

聽到楊偉的話,林昊氣勢一收,「好,只要你滿意就行!」

林昊轉過身看著他們幾個,「死罪可免,活罪難逃,都給我跪下!」

又是跪下?

這一次卻沒有人會質疑林昊的敢不敢動手了,噗通幾聲,一行六人全部跪在地上。

在校園裡形成一道奇特的風景線。

「那不是校園惡霸羅飛他們嗎?」

「是呀,他們怎麼都跪在地上了?」

「那站著的兩個人不是楊偉和林昊嗎?」

「林昊可是好久沒有來上學了,羅飛不是經常欺負他嗎?」

「誰能告訴我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羅飛跪在了林昊面前?」

一些走過的學生紛紛看向這邊,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不過驚奇歸驚奇,誰也沒有過來,一來羅飛是痞子,二來林昊這就是一個喪門星!

「你們幾個也是眼瞎跟著這樣的人有什麼出息,大難之時就會出賣兄弟!」

林昊冷哼一聲。

「打了我兄弟就想走?」

誰?

是你!

楊偉看到來人臉上充滿了擔憂。

這是羅大亨,羅飛的哥哥!

早已經畢業,現在是這一片的混子!

他的臉上有一條傷疤,直接從左眉貫穿到右邊嘴角,這是和人火併時候留下的。

因此他還有一個外號刀疤亨!

「羅大亨,你想幹什麼,這事情是我做大,跟我兄弟無關!」

楊偉習慣性的站到林昊的身前,林昊心中湧起一股暖意!

什麼是兄弟,這就是兄弟!

他是怕自己不是羅大亨的對手吧!

不過!

我說過,這一世不會再讓我兄弟為我擋刀槍,這一世我要給兄弟一個錦繡繁華!

林昊拍著楊偉的肩膀,「萎哥,交給我,以後遇到這樣的上,讓我來。」

「日天,可是他……」

「放心,我有分寸,我不會殺了他的。」

什麼?

哈哈哈!

羅大亨聽到林昊的話,忍不住笑了其他,他身邊的小弟也哈哈哈大笑。

這林昊簡直笑死人。

「小子你夠膽,一個落魄的林家公子,連條狗都不如!」

羅大亨看著林昊,這小子膽子不小,這一片是自己的地盤,林家七少林天武曾經托自己「照顧」林昊!

自己的弟弟羅飛隔三差五的找林昊的麻煩就是他的授意。

「羅大亨,你知道我最恨什麼嗎?」

「恨什麼,如果是還是林家公子,我給你當狗都可以,但是你只是一個落魄公子,要不是你老媽長得漂亮一些,林家七少看重,也……」

嗖!

他看到自己自己眼前人影一閃,然後眼睛瞪得大大的,似乎在說不可能!

林昊說中提著他的頭顱,然後扔在地上,一腳踏上去,大好頭顱變得粉碎!

一團火焰覆蓋在他的身上之上,轉眼間,地上只有一堆灰!

母親是他的禁忌,誰要是敢侮辱他的母親,那只有一條路可走:死!

這?

在場的人都傻了!

這是什麼是手段,說殺就殺,連骨灰都沒有留下!

「你們也要留下點東西才能走!」

風刃閃過,地上躺著哀嚎不已的人,他們每個人的右耳都被割掉。

「不想死,給我滾!」

噗噗!

除了楊偉以外,其他人紛紛口吐鮮血。

「走萎哥我們會教室吧!」

楊偉木訥的點點頭,林昊一把拉過他兩個人並且走向教室。

他走後羅飛他們才慢慢的站起來。

「大哥……」

羅大亨就在他眼前沒了?

「不行,我一定要告訴我爹,這個小子一定不能留下,一定要為我大哥報仇!」

一瘸一拐的走向外面。 楊偉和林昊一起,但是很明顯楊偉十分不自然!

十八歲雖然已經成人,說到底還是孩子!

楊偉之前雖然也在學校胡混,可是殺人這樣的事情,他還真的沒有想過。

可是,可是自己的兄弟,自己稱之為日天的兄弟,居然當著他的面殺人,不僅殺人而且屍骨無存!

這簡直太恐怖了,太可怕了!

自己之前怎麼不知道林昊有如此本事,如果他有這樣的本事,為什麼之前被人欺負不還手。

他有疑問,還有點恐懼!

林昊也感受到楊偉的異樣,轉過身來,「萎哥你在害怕?」

「不,不害怕!」楊偉有點躲避嗎,不敢看林昊的眼睛,但是他渾身顫慄已經出賣了他現在內心十分恐懼。

「萎哥,我說過你是我兄弟,有什麼話你都可以說,無論是好的還是壞的!」

林昊拍了拍楊偉的肩膀,有一股暖流進入到楊偉的體內,瞬間楊偉那種恐懼感消失了。

「這是?」

「萎哥,有了這股氣,對你以後有大用,以後羅飛之流想要群毆你也不可能!」

林昊的本命真氣輸入到楊偉的體內,以後楊偉有受用不完的好處!

「萎哥,我這麼多年以來就好像做了一場夢一樣,夢醒來,一切都變了,為了親人,為了朋友不再受欺負,我只有比他們更加冷酷無情。」

林昊唏噓不已,他的人生從那天晚上已經改變了!

在魔界幾千年現在看來確實就像是一場夢一樣,當時楊偉不理解。

「日天,我明白你所受的屈辱,現在你有能力了,你教訓他們一頓就行了,可是你為什麼要殺了羅大亨,這……」

「萎哥,我受到屈辱沒有關係,可是羅大亨對我出言不遜,他就該死!」

辱我母者,死!

林天武第第一個,羅亨也不是最後一個!

這……

楊偉知道林昊對母親十分尊重,這麼多年母子兩個是什麼樣的情況,她也清楚!

這羅大亨這是找死呀!

「放心,死無全屍誰能說是我殺了他,不用擔心,只要你不出賣我,那些捕快們(為了避免和諧,借用一下古代的官職等!)也拿我沒有辦法。」

「不會!」楊偉直搖頭,「你當我楊偉什麼的人嗎?」

楊偉年紀不大,講義氣那是出了名的,要不然也不會和林昊成為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