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才那爆炎虎的爪子,本來就要拍在那小子的身上了,可也不知道怎麼搞得,那爆炎虎的爪子突然……突然就一偏,非但沒能將那小子怎麼樣,反倒是被那小子的劍給划傷了。」

「你……你的意思是說,爆炎虎剛才失手了?」厲洪雷的眼睛眨巴了半晌,方才揣摩明白那雷霆會弟子所說的意思。心頭涌動的,滿是不可思議,更有點兒像是天方夜譚。

「周倉!」謝丹鳳才不管那許多,只要周倉還活著,那什麼都不重要。

「丹鳳姐?我……我還活著?」周倉自己也好像是在夢裡似的,望著謝丹鳳吶吶的問道。

「嗯!你還活著!」周倉這一問,謝丹鳳的心中突然一悲,眼淚就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似的滾落了下來。

「嘿嘿……丹鳳姐,你看我姿勢,帥不?」

「滾!」這個時候,周倉還有心思窮浪,讓謝丹鳳直忍不住噗嗤的一聲笑了出來。好一副梨花帶雨的美麗畫卷,直將周倉看的都有些呆了。

周倉刺傷了爆炎虎,也徹底激怒了它,一陣陣雷崩似的怒吼,接連而起,爆炎虎的一雙鋼爪,同時砸落下來,全都沖著周倉而去。

「不好!丹鳳姐,你快走,這傢伙瘋了!」周倉立時意識到不妙,不由分說的一把將謝丹鳳給推了出去,同時揮劍再次向著爆炎虎猛刺。

這一次周倉的運氣似乎沒上一次好了,手中劍鋒還未碰到爆炎虎,便被爆炎虎身上迸發出來的道氣,給轟成了碎片。緊接著,爆炎虎的兩隻鋼爪,便攜帶著雷霆之勢,向著周倉的腦袋落去。

現在就算是個瞎子,也能看出,爆炎虎是真的玩夠了。這一雙鋼爪要是擊實了,周倉只怕連點兒肉渣都不會剩下。

然而,就在所有人以為周倉這次死定了的時候,爆炎虎的那一雙鋼爪,就好像被什麼東西狠狠的撞了一下似的,陡然一偏,硬是錯過了周倉,重重的砸在了他身旁的地上。

縱然是塵土飛揚,大地震動,可周倉卻依舊是好端端的站在那裡,連毛髮都不曾傷到一根。

「我靠!爆炎虎又失手了?」這一次,厲洪雷終於忍無可忍的發出了一聲怒吼。

就連周倉自己也傻了眼,心中直嘀咕,不該啊!爆炎虎失手一次,有情可原,可一連著失手兩次,未免也太蠢了點兒吧?爆炎虎可是仙獸,不是凡間的那些普通野獸,是有智商的,雖然智商不是很高。

這一次,不光周倉愣了,就連那頭爆炎虎也是呆了,一臉的迷惘。

原本喧囂震天的氛圍,一下子就沉寂到了極致,落針可聞。一頭仙獸加上一群人,竟沒有一個發出哪怕半點兒聲響,皆是一副獃滯的模樣,那場景,倒很是有幾分滑稽。

「還不快走?」周倉正發著呆,一道身影突然落在了他的身旁。

周倉轉頭一看,立時驚的睜大了眼睛「是……是你?」

萬東輕笑了一聲,道「是啊,好巧!」

周倉的額頭立時掛滿了黑線,心中嘀咕了一句「巧你妹啊!」

「你這小子是從哪兒冒出來的?」見到萬東,厲洪雷先是一驚,隨即大怒,立時發出了一聲怒喝。 厲洪雷大發雷霆,葉輕雨和謝丹鳳,卻是相繼露出了笑容。雖然只是與萬東見了一面,可是萬東的一身修為,已然給她們留下了極深的印象。在這絕境之中,有萬東這樣的高手挺身而出,對她們而言,無疑是一束黑暗中驟然綻放的希望之光。

「吼~~~」與此同時,爆炎虎也清醒了過來。總算弄清楚了事情的真相,原來它一而再的失手,全都是這小子暗中搞的鬼,頃刻間,爆炎虎便將所有的憤怒,盡數傾瀉在了萬東的身上。

呼!

狂風呼嘯,爆炎虎的鋼爪,攜帶著萬鈞之力,從半空中高速砸落。萬東一把拽住了周倉的手,用力一甩,周倉整個人立時騰雲駕霧的般的飛了出去。

與此同時,萬東的身形也驟然啟動,快似流星,嗖的一下,便消失在了原地。葉輕雨和謝丹鳳,剛才吃了一驚,便猛然覺得腰身處一緊,隨即眼前的景物便急速轉換,狂風直吹亂了兩人的滿頭秀髮。

「爆炎虎那麼好看,看了這麼久,還沒看夠?」

直到耳邊傳來萬東的調侃聲,二女凌亂的心神,這才平復了下來。

「嗑瓜子嗑出了個臭蟲!既然這小子不想活了,就將他一同超度!來人吶,將他們給我擋回去!」見萬東帶著葉輕雨和謝丹鳳,眼看就要突了出去,厲洪雷立時怒不可遏的吼了起來。

已經有過圍堵經驗的雷霆會弟子,沒有半點兒的遲疑,立時紛紛拔身,數十道掌勁,交織成片的向著萬東三人撞了過去。

「哼哼……既然你們這麼愛玩兒,那我就讓你玩兒個痛快!」

這些雷霆會弟子將萬東也當成了葉輕雨,恐怕是他們這輩子所犯下的最愚蠢的錯誤!萬東口中發出幾聲冷哼,雙手同時用力,直將葉輕雨和謝丹鳳拋到了數十丈的高空。隨後空處雙掌,連劈帶掃,以無可匹敵的駭人強勢,直接將雷霆會弟子的圍堵轟的七零八落。

「靠!這是個高手!」雷霆會弟子中發出一連串怪叫。

萬東卻是攻勢不改,雙手十指一曲,凝成鐵鉤,一股股道氣,立時化作了一股股吸引,一下子便攫住了十幾個雷霆會弟子。

「你們去陪爆炎虎玩兒個夠吧!」

話音未落,那十幾個雷霆會的弟子,便如同破麻袋般的被萬東丟向了爆炎虎。

爆炎虎此時正怒火攻心,無處發泄,眼見這麼多人向著自己拋了過來,當然不會客氣!一聲聲虎嘯,震天動地,爆炎虎的一雙鋼爪,更是寒芒頻閃,殺氣奔騰。一眨眼間的工夫,被萬東拋過來的那十幾個雷霆會弟子,便已是腸穿肚爛,化作了一地殘缺不全的屍體,其中不乏九重之境的高手。

這一切發生的實在是太快,又完全出乎厲洪雷意料之外,以至於厲洪雷從頭到尾,竟然連一絲反應也未來得及做。望著那滿地的屍體,厲洪雷的一雙眼珠子都要從眼眶裡突了出來。

能留在這裡陪他一同面對爆炎虎的,那無一例外,都是雷霆會的精英,死上一個,都是重大損失,更何況,像這般成片成片的死!

「熊天那混蛋是怎麼辦事的?為什麼要將這小子放進來?」厲洪雷張牙舞爪的吼道。

萬東仰天笑道「熊天已經去了陰曹地府,你恐怕得到那裡去問他了。」

「臭小子,我宰了你!」厲洪雷何曾吃過這麼大的虧?爆吼一聲,雙掌齊揚,身形如下山猛虎般,直奔萬東而去。

「你們走吧,我與這厲洪雷玩玩兒!」萬東猛推了葉輕雨和謝丹鳳一把,將她們送到了幾十丈開外,與周倉匯於一處。隨後才慢悠悠的轉身迎向了厲洪雷。

「雨姐,怎麼辦?難道真的丟下他一個人嗎?」周倉雖然對萬東並不感冒,可為人卻是坦蕩正直,此時面帶憂色的問道。

又是厲洪雷,又是爆炎虎,這樣的局面,何止是危險?葉輕雨的面色也是一派猶豫不決。

「這裡還算安全,我們先看看,實在不行,再去幫忙!」

謝丹鳳和周倉對視了一眼,隨後一同點了點頭,眼下這個形勢,也只能這樣了。

「臭小子,我要活吃了你!」厲洪雷將萬東都恨到骨頭裡去了,一雙眼睛赤紅一片,好像都要流出血來了。半步圓滿的修為,更是發揮的淋漓盡致,看樣子是準備大炮轟蒼蠅,要將萬東生生轟成肉碎,才肯罷休。

「哼哼……」面對厲洪雷猶如狂潮般的攻勢,萬東卻並不硬接,輕哼一聲,身形猶似鬼魅般的從厲洪雷的掌下滑了過去。厲洪雷的掌力在地上轟出了一個又一個深坑,卻連萬東的衣角兒都未能沾到。

「你小子想逃?」厲洪雷怒不可遏的問道。

萬東卻只是冷笑不語,身形一晃,帶起層層幻影的衝進了雷霆會弟子的人群之中。

萬東也不大開殺戒,只是左一丟,又一丟,一個個雷霆會的弟子,便在空中排好了隊,一個接一個的向著爆炎虎飛了過去。然後被爆炎虎,一技鋼爪抓成一對肉碎。

若是不知道的人,準會將萬東和那頭爆炎虎當成是一夥兒的。不是一夥兒的,怎麼會有這樣的默契?你拋,我殺,比那流水線還要精準流暢,自然而然,殺人的效率也是極高,高的厲洪雷的一顆心就好像是掉進了冰窖里了似的,那叫一個涼。

說來也怪,雷霆會的那些高手,不管是八重,還是九重,哪怕是九重巔峰,都難能逃過萬東的手掌,只要是被萬東盯上,下一刻便會成為爆炎虎的爪下亡魂,無一能夠逃脫。

那爆炎虎起初還對萬東恨的咬牙切齒,要追殺萬東,現在倒好,估計是嘗到了甜頭兒,竟是站在了原地,動也不動,只等著萬東將人拋過來。這天地萬物都有惰xing,看來這仙獸,也不能例外。

「***祖宗!」厲洪雷恨的渾身都要冒起煙來。發出一道歇斯底里的吼聲,厲洪雷將身形施展到極致,不顧一切的向著萬東追了上去。

「哈哈哈……厲洪雷,還沒輪到你呢,你著什麼急?」萬東一陣狂笑,更是氣的厲洪雷要吐血。

厲洪雷追的急,萬東卻是逃的輕鬆,每當厲洪雷靠近他的時候,萬東的身形只是微微一晃,整個人便又與厲洪雷拉開了十餘丈的距離,當厲洪雷因此被氣嗚哇哇亂叫的時候,一個接一個雷霆會弟子,又開始自動的飛向爆炎虎的鋼爪。

葉輕雪是個細心人,仔細一看,不禁倒抽了一口涼氣,厲洪雷追的如此之緊,如此之兄,可是萬東將雷霆會弟子拋向爆炎虎的頻率,卻是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更沒有減慢哪怕一分。

這說明什麼?自然是說明,厲洪雷根本無法對萬東造成一絲一毫的威脅。厲洪雷的修為如此可怕,竟然絲毫也威脅不到萬東,那萬東的修為到底有多高?這正是葉輕雪倒抽涼氣的原因。

「我CAO!你們這些蠢貨,難道就不會躲嗎?」眼看著才多大一會兒工夫,雷霆會的弟子,便至少有將近一半兒,葬送在了萬東和爆炎虎的聯手絞殺之下,厲洪雷氣得發瘋似的罵了起來。

厲洪雷罵人?雷霆會的那些的弟子,更是想要罵人!

躲?你媽的,這還用你說?哪個不是將吃奶的力氣都用在躲上了?可是躲得掉嗎?萬東就像是鬼魂一般神出鬼沒,忽東忽西,琢磨不定。

有好多雷霆會的弟子,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躲到了自己以為安全點兒地方,好嘛!竟是自己撞進人家懷裡去了。這樣的情形下,別說這些雷霆會的弟子只有兩條腿,就算他們全身都是腿,又能躲到哪裡去?

慢慢的,連厲洪雷都感到有些心寒。這小子,莫非真的是鬼不成?

「CAO!」厲洪雷心中的怒火終於是到了臨界點,一聲狂吼,索性不管萬東了,飛身直向那頭爆炎虎撲了過去。

萬東看來一時半會兒是殺不了了,那眼下,也只有殺爆炎虎了。總之,不能再讓萬東和爆炎虎這樣配合下去了!

暴怒下的厲洪雷,將渾身的修為幾乎施展到了十二成。雄渾的掌勁,奔騰不息,猶如九天落瀑,威勢已經不能『駭人』二字來形容。

那爆炎虎雖然有智商,卻也有限。殺的正過癮,竟然忘記了厲洪雷這個大威脅的存在。待厲洪雷撲來之時,那爆炎虎竟將厲洪雷也當成了被萬東隨手拋過來,供它殺戮的『玩具』,非但沒有一點兒警惕的意思,反倒像是要張開臂膀,去迎接人家一般。

這樣能不吃虧?

砰!

厲洪雷才不會客氣,兇猛的掌風,如奔雷貫日,一股腦的傾瀉在了爆炎虎的身上。

這一次,爆炎虎終於是吃了大虧,龐大的身形,猛然一晃,隨後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口中嘔出了一大灘的鮮血。

這頭爆炎虎,有著不遜色於圓滿之境的戰力,原本不至於如此不經打,之所以落到這般田地,萬東也要負上相當一部分責任。萬東將這貨給慣壞了…… 若不是前面,萬東用那一個個的雷霆會弟子,將這貨給『喂』舒服了,這貨能如此大意?別說這頭爆炎虎,只是擁有相當於圓滿之境強者的戰力,就算它就是一個圓滿境強者,如此大意的硬挨厲洪雷這樣的一個半步圓滿的強者,也絕不會有好果子吃。

厲洪雷這重重一掌,給這頭爆炎虎造成的傷害,絕對比看上去的要重得多,這從爆炎虎那無力而痛苦的哀嚎聲中,便不難聽出。

哎!與其說這頭爆炎虎是栽在了厲洪雷的手上,倒不如說是栽在了萬東的手上。

就連厲洪雷,此時都有這樣的感覺,不由自主的抬頭向萬東看了過去,那眼神,很是有些複雜。

萬東咧嘴一笑,揚聲道「不用謝我,你和這爆炎虎都是畜生,誰殺了誰對我來說都是一樣。」

「臭小子!你儘管牙尖嘴利,等我擺平了這頭爆炎虎,我早晚親手剝了你的皮!」厲洪雷惡狠狠的吼道,活吃了萬東的心思都有。

萬東好整以暇的聳了聳肩膀,笑道「好哇!我就在這裡等著!」

「嗚~~~」爆炎虎畢竟是皮糙肉厚,雖然吃了一掌,受了重傷,可還不至於讓它立即就失去戰鬥力。喉嚨中發出了一聲低吼,爆炎虎掙扎著想要重新站起來。

厲洪雷當然不會給它這樣的機會,冷笑一聲,體內真氣灌注雙掌,身形拔岳而起,隨後急轉直下,以君臨天下之姿,一口氣向著爆炎虎狂劈出了數百掌有餘。

一個半步圓滿強者釋放出的數百道掌力,當真是能削平一座山峰。那爆炎虎皮再粗,肉再厚,也經受不住這樣的瘋狂打擊。鮮血就好像噴泉似的從其口中不停噴出,終於,在一聲悠長而悲憤的shenyin聲中,爆炎虎吐出了平生最後一口氣。

「呼~~~」爆炎虎一死,厲洪雷也是長吐了一口濁氣。方才他那一連串如暴風驟雨般的攻勢,幾乎用上了他全部的修為。

「厲洪雷真的……真的殺死了爆炎虎?」親眼見到厲洪雷將爆炎虎活活劈死,謝丹鳳和周倉皆是一臉的驚容。

厲洪雷的修為竟然已經達到了這般地步,老天爺難道真的沒長眼嗎,怎麼能讓這惡人當道?

「走!咱們去助他一臂之力!」

厲洪雷殺死了爆炎虎,緊接著便會專心致志的對付萬東。葉輕雨對他實在是太了解了,想也不想的便掠了回去。就算幫不上萬東的大忙,幫他分擔些壓力,也是好的。

「我不是讓你們走了,你們怎麼又回來了?」一回頭,看到葉輕雨三人,萬東劍眉一凝,沉聲問道。

葉輕雨脆聲道「你是來救我們的,我們怎能讓你一個人獨自面對危險?那樣的話,我們還有臉見人嗎?」

「危險?」萬東苦笑著搖了搖頭,幽幽的道「你們回來了,對我來說,才是真的危險。」

「啊?」聽萬東這樣一說,葉輕雨的一張俏臉頓時紅了起來,輕咳了一聲道「我們的修為雖然差勁,可自保的能力我們還是有的。你放心,我們絕不會給你添亂就是。」

萬東知道葉輕雨誤解了自己的意思,可是在這個時候,他也不知道該如何向她解釋,索性輕嘆了一聲,隨她怎麼去想吧!

「臭小子,你這手借刀殺人,倒是玩的漂亮!可惜啊,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再高明的陰謀詭計也是徒勞!」正如葉輕雨所料,厲洪雷殺死了爆炎虎,甚至連爆炎虎的內核都沒有去取,便迫不及待的將矛頭對準了萬東。

破壞了自己的好事不說,更還害死了他這麼多精英手下,厲洪雷對萬東的痛恨,一時無兩!

萬東冷笑了一聲,幽幽的道「今天你說了太多的廢話,總算是說了一句有用的了。人活在世,陰謀詭計是長久不了的,唯有絕對的力量,才是永恆!」

「廢話少說!你想要怎麼死?」

「厲洪雷,我知道你現在恨不得將我挫骨揚灰。可是,你現在最大的敵人不是我。」

「不是你,那是誰?葉輕雨?哈哈哈……她不過就是個丫頭片子,如果不是隱刀,早就成了我的胯下玩物了,根本就不配做厲某的敵人!」

「厲洪雷,我剁了你的舌頭!」葉輕雨氣的暴跳如雷,發出陣陣怒吼!

厲洪雷斜睨了她一眼,臉上滿是譏誚的撇嘴道「你有這個本事嗎?」

「你……」

葉輕雨正要說話,萬東輕輕按住了她的肩膀,沖厲洪雷笑著道「你不用著急,你最大的敵人,應該就到了!」

厲洪雷粗眉一緊,不知為什麼,萬東臉上的笑容,總是讓他覺得很不安「你小子到底是玩弄什麼玄虛……」

「吼吼~~~」

厲洪雷的話還沒說完,一聲比之前那頭爆炎虎,更要洪亮十倍的呼嘯聲,突然響了起來。伴隨著這吼聲而起的,更有一陣陣狂風,許多碗口粗細的大樹,竟被這狂風,瞬間卷斷推倒。

龍從雲,虎從風!從這陣狂風中,厲洪雷立時便意識到了什麼,面色一陣狂變。

「還有一頭爆炎虎!?」

萬東輕輕點了點頭,笑眯眯的道「你說的一點兒也不錯!你殺死的那頭爆炎虎,應該是這一頭的兒子。厲洪雷,你好像攤上大事兒了!」

「什……什麼!?」厲洪雷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哆嗦,額頭上瞬間便見了冷汗。

厲洪雷不能不怕,剛才那頭爆炎虎已經夠厲害的了,如果不是萬東的鋪墊,他根本就不可能那麼輕易的便將它殺死,這一點,厲洪雷比任何人都清楚。

兒子已經這麼厲害了,那老子又該有多厲害?儘管還沒見到這頭爆炎虎老子的真面目,可是從這震天動地的虎嘯聲中,從這席捲一切的狂風中,傻子也能感覺的到,老子比兒子絕對厲害了不止一星半點兒。

「你……你早就知道,這七霞山中還藏著一頭爆炎虎?」望著一臉淡定,絲毫也不覺得驚訝的萬東,葉輕雨神情帶著幾分獃滯的問道。

這也太神了吧?難道他是神仙不成?

萬東當然不是神仙,不過萬東敏銳的六識,卻是葉輕雨他們所遠遠無法想象的。自從進入到七霞山,萬東便感覺到一股異常強大的氣息的存在。起初萬東以為,這氣息就是被厲洪雷殺死的那頭爆炎虎所發出的,可待他見到了爆炎虎,便立即意識到,這頭爆炎虎根本就不可能擁有如此強大的氣息。

這是一種絲毫也不遜色於大圓滿,甚至已經超過了大圓滿的可怕氣息。

「厲會長,您慢慢玩兒,我們少陪了!」萬東沖厲洪雷笑了笑,帶著葉輕雨,謝丹鳳,周倉三人,向後退去。

「你這臭小子敢算計我,給我留下來!」厲洪雷暴怒不已,想也不想的便向萬東劈出了一道雄渾掌勁。

萬東身形不動,隨意的揮手拂出,便將厲洪雷的掌勁悉數接了下來。

「哈哈哈……厲會長,我們自己會走,就不用您費力相送了。您還是留著力氣,對付爆炎虎老子吧!」發出一陣狂笑,萬東帶著葉輕雨三人,飄然而退。

退歸退,萬東當然不會退遠。退遠了,怎麼能看到好戲?

厲洪雷怒不可遏,正與拔身去追萬東他們,斜刺里一道狂風,驀然從密林中沖了出來,無數參天巨樹,慘遭攔腰折斷,隨後狠狠的向著厲洪雷凌空撞了過來。

如此聲勢,厲洪雷哪裡還敢分神?趕忙催動真氣,雙掌齊舞,這才將撲面而來的斷樹給擋了下來。厲洪雷的修為高,還能從容應對,可那些個雷霆會弟子,尤其是身手稍差一些的,立時便倒了血霉。伴隨著一陣陣的慘叫聲響起,不知道又有幾多雷霆會弟子,死於非命。

只是厲洪雷此時已經完全顧不得了,狂風過後,一道直衝九霄的吼聲緊接著響起,一頭小山般,通體金黃的巨虎,霍得從密林中沖了出來。四肢剛勁有力的爪子頓在地上的那一刻,真的連厲洪雷腳下的大地都跟著顫了起來。

見到這頭爆炎虎,厲洪雷才意識到,原先剛才那頭被他打死的爆炎虎,根本就是一個嬰兒,完全無法與他眼前的這頭相提並論。

厲洪雷眼前的這頭爆炎虎,別的不說,光是個頭,就有先前那頭五六個那般大。至於渾身所散發出來的威勢,就更不用說了。

這頭爆炎虎一出現,兇狠的目光便鎖定在了厲洪雷的身上,誰讓厲洪雷的身上,滿是它兒子鮮血的味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