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頭帶金黃色的隨從們臉上也是好奇,看向頭範金光的洛天,感覺到很久沒有人激發過束縛隨從的帶了,因為整個青龍宗也就有那麼一部分人,有著激活額方法,而孫紹輝自然是其中一個,寵愛自己的弟弟,孫紹輝也是將這個方法教給了孫紹文。

「找死!」在孫紹文手印施展成型的一瞬間,江思惜臉色便是陰沉了下來,身形閃動化成一陣香風,瞬間出現在了臉色猙獰的孫紹文的身前,一腳踢出。

「咔嚓……」孫紹文結印還沒放下的手臂,在江思惜這一腳之下,徹底粉碎,臉色又原來的得意,變成了痛苦的神色。

「解!」做完這些,江思惜屈指一點,道道的符文從江思惜的手中飛出,最後洛在了洛天的頭上,金光散去,露出了臉色蒼白到極致的洛天。

「嘀嗒……嘀嗒……」冷汗不斷的順著洛天的臉上流淌下來,將大片的地面打濕,雖然僅僅只是片刻的時間,但是洛天卻是感覺到彷彿過了無數天那麼長。

那種生死都被人掌控的感覺,還有那深入骨髓,彷彿整個腦袋要炸裂一般的疼痛,即使洛天心性過人,也是心有餘悸,那種感覺跟本就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這個破頭帶,得想辦法弄掉,否則一輩子都有可能受制於青龍宗!」洛天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沒想到青龍宗的這個頭帶這麼厲害,心中暗自後悔自己當初的草率決定來。

「思惜,你居然為了一個奴隸般的東西,對我的弟弟出手!」孫紹輝臉上露出不滿之色,但是眼神之中卻是驚駭到了極致。

孫紹輝本來是青龍宗的第二天才,二源至尊,本來他以為他跟江思惜的差距不大,但是剛才江思惜出手,他卻沒有來的急阻止,這讓孫紹輝震驚無比。

「哥,我要那個隨從死!」孫紹文不敢對這江思惜發火,但是卻將這筆仗算到了洛天的頭上。

孫紹輝輕輕的點了點頭,身上氣勢化成一座大山,狠狠的朝著洛天壓去。

「咔嚓……」洛天雖燃能夠抗住二源至尊的壓力,但是卻不那麼淡然,畢竟那可是至尊境,比起界尊境來高了一生命層次的至尊境。

至尊九重天,一步一登天!人們通常用這句話來比喻,至尊境每一個境界間的差距,洛天跟孫紹輝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相差了一大等級。

「孫紹輝,你再肆無忌憚可就別怪我不給你臉面了!」江思惜臉色陰沉了下,眼中露出陣陣的精光,目光看向孫紹輝。

看到江思惜真的動怒了,孫紹輝臉色變化起來,隨後輕聲開口:「思惜,事情如今已經是這樣的地步,也沒有緩和的餘地了,為了不傷了咱們二人的和氣,我看不如這樣!來場隨從間的生死賭鬥吧!」

「別廢話,你如此大張旗鼓的找我來,不就是為了這一個隨從么,既然你說生死斗,那就生死斗,我江思惜能夠壓你們一頭,就能在各個方面壓你們一頭!」江思惜臉上露出不耐煩的神色,

「好!三局兩勝如何?」孫紹輝看見江思惜答應下來,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洛天在孫紹輝的眼中,孫紹輝有一萬種辦法無聲無息的將洛天弄死,無論是地位,還是實力,孫紹輝比起洛天來都是強了太多,兩者根本就沒什麼可比性。

而孫紹輝提出如此比斗之法來,卻另有深意,目光看向了站在江思惜身後的一個面容堅毅的青年的身上。

李乃祥,整個青龍宗排名第七的天才,為人比較低調,但是卻是聲名赫赫,一源至尊的實力,曾經激戰過二源至尊,卻沒有落下絲毫的下風。

但是兩年以前,李乃祥做下了一件事情,卻是在整個青龍宗引起了軒然大波。

那就是挑戰江思惜失敗之後,卻是自己甘願帶上了金色的象徵隨從的縛神帶,甘願成為江思惜的隨從,不知道是被江思惜所迷,想要用這種辦法去接近江思惜,還是兩人之前有過什麼約定。

李乃祥成了江思惜的隨從,整個青龍宗所有人都震驚無比,甚至震宗老祖也是有些震怒無比,因為實在是那金色的頭帶想要帶上容易,摘下卻實在是難。

後來幾名老祖合力,將李乃祥的頭帶改變了一下,改成了只有江思惜一人才能夠驅使,這件事情才平息下來。

而此次,孫紹輝的真正目標便是李乃祥,江思惜的實力已經很恐怖了,如今加上了李乃祥,這個第六名的天才,其他人,基本上沒有機會同江思惜去抗衡。

所以,孫紹輝想借著這次事情,將李乃祥,正大光明的幹掉,來削弱江思惜的實力。

「不管你在江思惜身邊是什麼目的,你都要去死!」孫紹輝心中冷哼,目光和李乃祥對視起來,徹底忘了洛天的事。 第七百四十九章最強隨從

感覺到孫紹輝的目光,江思惜的嘴角微微翹了起來,孫紹輝那些隨從有幾斤幾兩,江思惜的心裡還是知道的。

「行了,別墨跡了快點的吧!」江思惜臉上露出不耐煩的神色,微微皺眉,顯然是想速戰速決。

有了第一第二大天才在這裡坐鎮,青龍宗的弟子隨從們自然將擂台給江思惜兩人給騰了出來,同時兩人的隨從要決鬥的消息也是不脛而走,更多的青龍宗的弟子,臉上帶著強烈的興趣,來到了擂台之上,在青龍宗開設的賭局之上下起注來。

「這還用比么,當讓是壓思惜師姐了,思惜師姐可是有著李乃祥這個隨從,除非是傳說中的那個傢伙出來,否則是會是李乃欣的對手?」

「切,還是先等等吧,孫紹輝師兄也不是傻子,雖然隨從好找,但是實力強大的隨從,也是很難找到的,不會如此魯莽!」人們議論紛紛,目光中帶著期待,青龍宗已經好久沒有看見這些巔峰的弟子們發生什麼衝突了,此時出現,人們都是激動不已。

「洛天,此事因你而起,你得上,李乃祥麻煩你了,還有趙天明,你也上去吧,記住,在青龍擂台之上,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不要小瞧任何一個敵人!」江思惜開口沖著洛天三人囑託。

洛天緩緩的走了出來,站到了李乃祥,還有那個叫趙天明的身後,顯得異常低調。

李乃祥是一源至尊,而洛天和趙天明則是半步至尊,等級上基本相當,但是戰力上,洛天有信心,幹掉趙天明,只要一刻鐘,便足夠。

看到洛天站在了人群的前方,剛剛恢復過來的孫紹文臉上露出猙獰的神色,冷聲開口:「小子,你死定了,你一個隨從,得罪了我,還想活,真的是痴心妄想!」

總裁爹地寵上天 「真他娘的麻煩!」洛天沒有理會孫紹文的話,感覺到對方彷彿是一個蒼蠅一般,讓他心中煩躁。

而與此同時,孫紹輝也是將自己身後頭系金色頭帶的三名隨從打扮模樣的人叫到了身前,臉上露齣戲謔的神色。

在看到三人的一瞬間,整個擂台上和擂台下的忍耐們便是喧嘩起來,目光看向三人之中一個面容平靜,樣貌普通到了極致的青年。

「空明子!」江思惜的眼神也是凝重了起來,目光看向頭扎頭帶的青年,青年的樣貌實在是太普通了,之前根本就沒有人注意過青年,此時出現在人們的視線當中,卻是讓眾人激動無比。

空明子,青龍宗的最強隨從,沒有之一,空明子當初便是從青龍擂台之上走出去的強者,一步一步殺戮,每天經歷不同的戰鬥,在戰鬥之中突破到了一源至尊,曾經創下一天激戰三百場的戰鬥記錄,而無一例外,和空明子對戰過的對手,全部被空明子斬殺。

別看空明子是一源至尊,但是即使是江思惜碰到空名字也是要忌憚無比,空明子曾被震宗老祖譽為同階無敵!

而站在空明子身後另外兩個半步至尊,渾身上下也是散發陣陣強大的波動,絲毫不比身前的趙天明差上多少。

「那是荊無命,也是一個青龍擂台上霸主級別的人物,是一直追隨孫紹輝師兄的隨從!」人們議論紛紛,目光中帶著感嘆的神色,看向孫紹輝身前的三個面色平淡的年輕人。

「這下有的看了,青龍宗之中,最特殊的幾個隨從,要進行生死之戰,真是令人期待啊!」人們看著站在那裡的六人,除了洛天之外,其他五人被譽為青龍宗之中實力最強的五名隨從,同時地位堪比真傳弟子。

洛天雖然實力也是半步至尊,但是人們並不認為,洛天能夠和五人比肩,尤其是李乃祥和空明子兩人,對比於洛天來說,那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想到這,人們看向洛天的目光不由的有些憐憫起來。

「麻煩了!」江思惜秀眉緊皺,臉上露出思索之色,她也沒想到,孫紹輝居然跟空明子聯合在了一起。

「可以開始了么?」孫紹輝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沖著江思惜開口。

江思惜看到孫紹輝那個模樣,臉色一陣陰鬱,目光露出思索之色,隨後輕輕的點了點頭。

「我先來!」隨著兩人的敲定,孫紹輝身旁的那個隨從臉上露出一絲戰意,跳到了擂台之上,目光之中殺意盎然,看向洛天三人。

江思惜眉頭思索了一下,目光在洛天三人掃了一掃,最終將目光落在了趙天明的身上。

「你去吧!」江思惜目光中帶著一絲鼓勵的神色,沖著趙天明開口。

「是!」做為跟隨了江思惜多年的趙天明,對於江思惜的決定從來沒有違背過,同樣,江思惜的決定也從來沒有讓趙天明失敗過。

趙天明腳下華光閃動,臉上露出一絲戰意,手中傳出陣陣的嗡鳴之聲,一跟青色的長棍落在了趙天明的手中。

「趙天明?」那個隨從臉上帶著一絲戰意,眼中露出嗜血的光芒,沒有廢話,長刀閃現,一步邁出,瞬息而至,出現在了趙天明的身前,立劈而下。

半步至尊的戰鬥已經驚天動地,若不是青龍大陸,比起天元大陸的空間,穩定太多,僅次一刀,便能劃開大片的虛空。

而青龍擂台也是被青龍宗用特殊陣法加持過,所以這一刀的威勢雖然滔天,但是卻沒有對四周的空間,和擂台造成絲毫的損傷。

看到青年出手,趙天明臉上露出一絲笑意,身上的氣勢陡然盤上,長棍橫空而出,狠狠的撞擊在了青年的長刀之上。

「咔嚓……」恐怖的波動傳出,無形的氣浪在兩人的身下緩緩捲動起來,兩人各自退後,雙眼都是露出凝重之色。

但是,兩人後退之後,卻又都如同離弦之箭一般,朝著對方彪射而去,化成陣陣的光華。

「兩人都是四屬性體質!」洛天看到兩人身上的華光,心中暗自吃驚,不愧是青龍宗最有天賦的隨從,天賦果然恐怖無比。

「來來來,大家不要觀望了,買定離手啊,江師姐贏一陪六,孫師兄贏,一陪四啊!」一個年輕的弟子站在人群之中,一張桌子豎在了身前,不斷的沖著四周叫喊著。

周圍的弟子們臉上露出陣陣疑惑之色,隨後觀察了下洛天和李乃祥兩人,紛紛買起了孫紹輝贏。

「呵呵,司馬瓊,你還是老樣子啊,還是這麼喜歡賭博!這點錢,你還在乎?」看到人群之中不斷叫嚷的年輕男子,孫紹輝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司馬瓊?」洛天將目光看向了那個兩眼泛光的年輕人,眼中露出一道精光,司馬瓊同樣也是青龍宗的天才之一,而且被人們排在了第三位,而洛天也是知道,這個傢伙,最喜歡的便是賭博,長年在青龍擂台,擺下場子,賭哪一方會贏。

一些青龍宗的弟子也是很樂意賭,增強一下心中的那份刺激程度,而且司馬瓊的賭品極好,即使輸樂個底掉,即使是賣掉寶物,也會將欠下的錢還上。

「江師姐,不如我們也來賭上一把如何?」孫紹輝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伸手一揮,一把金色的長劍出現在了孫紹輝的手中。

長劍一出現,便將整個天空照亮,陣陣的龍吟之聲在長劍的周身環繞起來,讓周圍的人們露出陣陣的驚嘆。

「龍吟劍!這下玩大了,這把龍吟劍傳說是當初孫紹輝進入到一源至尊之時,孫紹輝師兄的七源天至尊的老祖送給孫師兄的禮物,此時孫師兄居然將它拿出來當了賭注!」周圍的弟子們議論起來,臉上帶著羨慕的神色,看向孫紹輝手中的金色長劍。

「你還真以為你勢在必得了啊?賭了」江思惜沒有絲毫的猶豫,手中多了一個玉瓶,漂浮在江思惜的身前。

「帝品丹藥!」在江思惜將玉瓶拿出來的一瞬間,洛天便感覺到了丹藥的品級,經過這些天每天一個時辰和江思惜交流丹藥心得,洛天也是知道了,九品丹藥之上便是帝品。

「豪賭!曠世豪賭啊!」青龍宗的弟子們徹底沸騰起來,隨著兩人將寶物拿了出來,青龍宗的弟子們也是彷彿被點燃了一般,大聲的歡呼起來。

而就在人們沸騰之時,強大的轟鳴之聲,夾雜著恐怖的波動也在擂台之上響了起來,讓人們微微一驚,視線之中,趙天明手持長棍橫空落下,直接砸在了狼狽至極的青年的身上。

血光漫天,一棍之下,青年連神魂都沒頭逃出,便隨著自己的肉身,鋪在了青龍擂台之上。

「江師姐贏了一局了!」壓江思惜贏的人們臉上露出一絲振奮之色,看向趙天明。

而孫紹興則是彷彿沒有看見一般,和空明子對視一眼之後輕輕的點了點頭。

「我來!」空明子站在了青龍擂台之上,在站上擂台的一瞬間,原本平淡的面孔卻是彷彿變了一個人一般,一股凶煞之氣,在空明子的身上散發而出,彷彿地獄走出的修羅。

人們不由自主的將目光看向謝乃祥,如今江思惜一方只剩下了洛天和謝乃祥,人們根本就沒指望洛天這個新來的隨從能夠戰勝空明子,在他們心中洛天已經是一個死人。

「你去!」江思惜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玉指輕點,最終卻是落在了洛天的身上。 第七百五十章關係鬧僵

「什麼?」青龍宗的弟子們臉上露出震驚的神色看向江思惜所指的洛天,怎麼也沒想到江思惜會派洛天上場。

洛天身軀一震,眼中露出一絲思索之色,隨後目光變的有些陰沉下來,江思惜這種舉動完全是將自己往死路上推。

一源至尊,即使洛天再自信,也沒有必勝的把握,更何況還是面對恐怖的空明子。

李乃祥臉身軀微微一頓,本來已經打算要上場的他,將剛剛邁出去的一步,緩緩的收了回來,目光若有所思。

「哈哈!」孫紹文臉上露出開懷之色,想明白了江思惜的用意。

洛天跟空明子對上,那麼洛天必敗無疑,而李乃祥若是跟荊無命對上的話,絕對是李乃祥勝出,三局兩勝,那麼江思惜一方就是勝利了,而唯一犧牲掉的就是洛天!

「小子,你的主子將你當成炮灰舍掉了!還真拿自己當成人物了,別忘了,你只是個隨從而以,以為有點本事,就能讓你的主子另眼相看了?」孫紹文臉上露出無盡的嘲諷。

其他人也不傻,通過一段時間的猜想,便想出了江思惜的用意來,目光不由的更加憐憫。

「你確定要讓我上場?」洛天目光深沉,看向江思惜,眼中露出冰冷。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你若死去,我會為你報仇,你若勝出,從今以後,你便是我江思惜的第一隨從,地位僅在我之下!」江思惜看見洛天目光中的冰冷,心中微微一顫,但是隨後卻是輕笑起來。

「好,但是我有一個要求,那就是將這場比試推遲,定在三天之後!」洛天沉聲開口,目光中帶著一絲堅定,看向江思惜。

本來江思惜給洛天的感覺還不錯,但是現在,江思惜在洛天的心中也就是路人甲,讓洛天去給她賣命,洛天還做不到。

其實洛天心中也是沒有太責怪江思惜,畢竟自己只是個隨從,半步至尊而已,而李乃祥,乃是一源至尊,地位實力背景,都在自己之上,只要是個正常人,都會捨棄自己,放棄,讓李乃祥和空明子血拚,但是洛天就是不爽,非常的不爽,所以,洛天打算一鳴驚人。

江思惜看到洛天堅定和冰冷的目光,臉上露出不悅的神色,這麼多年來,還是第一次有隨從,同自己講條件。

兩人對視了許久,江思惜也許是覺得心中有愧,也許是覺得洛天是個將死之人,倒不如讓其多活個三天。、

「可以!你若是有什麼遺願還沒達成,我也可以幫你完成」江思惜輕輕的點了點頭,依然是雲淡風輕,隨後轉過身,看向孫紹輝。

「下場生死斗,定在三天之後吧!」江思惜開口,語氣不容置疑,目光淡淡的掃向孫紹輝。

「呃……好吧!」孫紹輝看到江思惜那不悅的目光,輕輕的點了點頭,三天的時間,對於他們這些修鍊者來說,無非就是彈指一揮間而已,而且結果似乎已經很明確了,自己是必輸無疑。

「小子,就讓你在多活三天,三天的時間,我要親眼看著你去死!」孫紹文臉上露出猙獰之色,目光陰冷的看向洛天。

「掃興,還要等三天!」人們臉上露出一絲失望之色,目光看向洛天帶著一絲怨氣,尤其是那些壓了江思惜贏的那些人,本來以為今天能收到錢了,卻沒想到還要在等三天。

司馬瓊嘴角微微抽搐起來,想到了之前的賭注,開始算起自己要陪多少錢來,一臉的肉疼之色。

「你好,還能不能繼續壓注了?」洛天的聲音在司馬瓊的耳中響起,讓司馬瓊臉上露出大怒的神色。

「滾……現在結果已經基本定下來了,你還壓什麼注,真當老子脾氣好了?」司馬瓊開口,想要看看在自己心情不好的時候挑釁自己的人是誰。

「我不是這意思,您就沒有興趣在開一盤,單獨賭下一場誰勝誰負的賭局?」洛天臉上帶著笑意沖著司馬瓊開口。

「啥?這小子腦袋叫門擠了吧,居然還讓司馬師兄繼續開賭局?」周圍的弟子臉上露出譏諷看向洛天。

「聽到洛天的話,司馬瓊眼中露出若有所思之色,隨後輕輕的點了點頭:」唉,行吧,能收回點來也好,來來來,這小子,一陪一千,空明子,一陪零點零零一,有要買的,可以過來跟我下注!「司馬瓊沒精打彩的沖著四周喊道,心中暗自盤算,來個冤大頭,來買個洛天勝,自己還能回點本。

「這些全壓我贏!」洛天伸手一揮,幾個儲物袋,落在了司馬瓊的桌子上。

「嗯?」司馬瓊眼神微亮,抓起洛天的儲物袋,臉上露出一絲震驚之色,隨後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好人啊!真是好人!」司馬瓊激動無比,將票據遞給了洛天的手上。

「小子,你可以說出你一個願望,我會幫你實現,有沒有要照顧的家人什麼的我也都可以幫你安頓!」司馬瓊臉上都快笑開了花了。

人們看到司馬瓊一反常態,臉上露出陣陣疑惑,但是當看到洛天手中票據的數額時,臉上都是露出了震驚之色。

「十億元氣石!」有眼尖之人率先看到,大喊出聲,沒想到洛天一個隨從居然如此富有。

十億元氣石,即使是在青龍大陸,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拿的出來的。

「沒想到一個散修界尊,居然還挺有錢的,司馬瓊師兄還真是好運,這下連今天輸的都賺回來了!」青龍宗的弟子們低聲議論著,臉上露出羨慕的神色。

「沒有,希望到時候兌給我就好了!」洛天沒有絲毫的介意,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緩步走出了人群,甚至連招呼都沒跟江思惜打一聲。

江思惜長嘆了一口氣,她知道,在自己做出這個決定的同時,在她和洛天之間已經有了深深的隔閡,洛天已經不可能在全心全意的幫助自己。

洛天臉色陰沉,沒有絲毫停頓整個人飛出了青龍宗,身為隨從,是可以自由的出入青龍宗的,畢竟有著縛神帶在,即使逃出青龍大陸,只要青龍宗一個念頭,便會乖乖的回來。

洛天一路飛馳,化成一道流星,飛出了青龍大陸,而洛天的目標則是黑岩大陸。

洛天知道,現在自己對上空明子一點勝算都沒有,但是洛天有著自己的把握,那就是分身,經過這麼多天的感悟和吸收,分身也是進入到了界尊境界,並且感悟出了空間之道,讓洛天欣喜無比。

「同階無敵?我到要看看我進入到了一源至尊,你怎麼個同階無敵法!」洛天飛在虛空之中,嘴角泛起陣陣的冰冷,臉上露出不服輸的神色。

與此同時,洛天的分身,也是終於從黑岩大陸之中,小心翼翼的飛出,臉上同樣露出一絲笑意,感覺大陸表面之上,不斷的有人前來,彷彿尋找什麼,洛天的分身上的氣息,掩蓋到了極致,小心翼翼的飛出了黑岩大陸。

虛空之中華光閃動,兩道光芒,不斷的朝著一處匯聚而去,雖然處在虛空之中,但是終究還是有修士喜歡在虛空之中冒險,洛天的身影也不算是非常的奇怪。

「十萬里……一萬里……一千里……」洛天和分身同時飛行了半天的時間,終於匯聚在了一處不起眼的小小的大陸之上。

本尊和分身相視一笑,雙手同時飛速變換,無數的符文在洛天的本尊和分身的手中飛出,化成一道灰色的結界,將這個小星球包裹起來。

「雖然沒有感悟出火之道,但是能夠感悟空間之道,已經足夠,時間所迫,只有進入到至尊境,我才能在青龍宗之中站穩腳跟,這四聖星域,不比天元大陸,洛天知道,無論是在四聖星的哪一個大陸,洛天都需要靠自己,只有實力強大,拳頭硬才是硬道理,否則只能成為被捨棄的棋子。

想到這,洛天眼中沒有絲毫猶豫,分身和本尊緩緩地融合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