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楊胖子秦嵐也都到了,家裡也就熱鬧了,五個女人打的火熱。

唯獨楊胖子不情不願的被趕到廚房做飯,臉上還帶著烏青。

顯然,都是秦嵐的傑作。

此刻看到林楠回來,臉上那叫一個幽怨。

「還是不是兄弟了?害我?」楊胖子很悲憤,將這件事歸咎到林楠頭上去了。

要不是林楠,自己能這樣?

之前林楠是走了,楊胖子在辦公室那叫一個慘兮兮,被秦嵐收拾了小半個小時,若非楊胖子最後找個借口逃了,只怕更是挨的不輕。

林楠輕笑一聲。

「這可不怪我,誰讓你亂想的?」

楊胖子一副鄙視的看著林楠,露出一副都是男人少忽悠我的意思。

林楠也不理他,將老爹也趕出了廚房,兩人在廚房內忙碌起來,不多時一大桌豐盛的菜肴端了出來。

酒足飯飽,這一下林楠有些意外了,周穎竟然將關悅拉到了自己房間,然後直接對著徐曉雯所在的房間示意了一下,那意思很是明顯。

一旁的關悅,臉色明顯微微一紅。

這啥意思?

「什麼表情?白白便宜你這個大色狼還不要?」周穎笑罵了一聲,這段時間的相處,她也算是徹底認可了這對姐妹。

既然收了,那就徹底沒有了什麼抵觸,林楠之前自己不敢下手,索性她就自己決定了。

被周穎這麼直白的表達出來,林楠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哪個啥,我還是喜歡陪著你。」林楠有些尷尬的說道。

周穎白了林楠一眼,不過心裡卻是很甜蜜,哪怕是有著這兩個姐妹,林楠始終沒有忽略她,這點讓她很知足。

「別廢話了,正好這幾天我不方便,就把你交給曉雯妹妹了,別讓她失望。」周穎笑罵了一聲,隨即根本不給林楠開口的機會,隨手把門給關上了,讓林楠吃了一個大大的閉門羹。

「…………」林楠不知道該如何表達。

這美事,來的好突然啊。

再度看了一眼房門緊閉的這邊,又看看另一側的房門虛掩,林楠多少有點心虛。

不過內心的跳動節奏出賣了林楠心中所想。

正如周穎所言,或許他本身就是一個大色狼吧,而今被她們徹底給引誘出來了。

「不怪我,不怪我,是她們逼我的。」林楠自我安慰道,但腳步卻不由自主的朝著另一個房間走去。

那裡,正是徐曉雯的此刻的房間。

聽著輕微的腳步聲周穎心中突然間又有些複雜了,關悅臉色則是微紅,甚至腦海中已然想到了某些少兒不宜的畫面來。

相對而言,她和徐曉雯都還屬於那種未經人事的女孩。

這種事,有點羞羞臉,難以啟齒的。

「姐姐,謝謝!」好不容易平息了內心的羞澀,關悅重重的對著周穎躬身,鄭重道謝一聲。

她知道,做出這般決定,是需要很大的毅力的。

何日請長纓 換做是她,也很為難! 房間內,徐曉雯一席粉色真絲睡衣,露出一雙白皙玉腿,此刻正顯得有些不安的坐在床頭。

這一晚,她期待了很久,也為此付出了很多。

而今,她等到了。

先前周穎就已經將晚上的事情告訴了她。

讓她嬌羞,讓她期待,讓她顯得有些不知該如何。

先前剛剛洗過澡,她就換上了一件最好看的睡衣,連內心都是最好看的那種。

但真的感覺到林楠要進來的瞬間,徐曉雯還有害羞,渾身上下都紅潤了不少。

房門口,林楠鬼使神差的走了進來。

看著窗前的徐曉雯,林楠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越看,越是讓林楠覺得有種心靈上的衝動。

這也是一個尤/物!

雖然論身材她比不上關悅周穎二女,但絕對有料,屬於那種小巧可人的那種。

而今,就擺在林楠面前,一副任君採摘之勢。

若是之前,林楠或許會直接轉頭就走,雖然男性荷爾蒙分泌了不少,但理智還有。

但是此刻,他穩住了。

他知道周穎關悅的意思,也知道這一天終究會到來的。

強忍著衝動,最後一次確認。

「曉雯,你真的就不後悔,一個女人和三個女人是不一樣的,我雖然願意負責,也可以保證以後善待你們,但有時候我也無法做到真的全面。」林楠開口。

徐曉雯見林楠這個時候還給自己說這些,有些無奈的翻了個白眼。

索性,也顧不得之前的嬌羞矜持,主動上前將房門掩去。

「林楠哥,其他曉雯都明白,我和關悅都願意。」

一邊說著,一邊索性直接將整個人都掛在林楠身上,身前的碩大之處更是實實在在的蹭在林楠身上。

小妖精!

林楠忍不住暗罵了一聲,這丫頭誘惑人絕對本事一流,之前林楠都忍了,但這次就不忍了。

「你們啊,這輩子還不完你們的,只能下輩子我接著還了。」

徐曉雯聞言輕笑了一聲,更是顯得甜蜜了。

「我們下輩子也做你的女人!」徐曉雯低聲說道,感覺自己的雙頰都紅透了。

說完,再沒有任何耽擱,主動送上香/唇,身上真絲睡裙也瞬間從身上剝落,主動和林楠糾纏在一起。

這個時候的林楠若是還能保持不動,那就真的不是男人了。

不多時,房間內溫度升高,久久不絕……

…………

這一晚,周穎失眠了。

一旁的關悅也是翻來覆去睡不著。

沒辦法,有時候想想聽力好也不是一件好事。

至少眼前就很不好。

雖然林楠和徐曉雯那邊的聲音可能並不大,但她們還是能夠感覺到一些,並且能夠不由自主的在腦海中補充著一些特殊的畫面。

周穎是有些不是滋味,畢竟是自己的男人。

而關悅則是滿臉通紅。

總之,反覆無法入睡。

到最後,二人皆是無奈的對視了一眼,索性開始修鍊起來。

這幾日,徐曉雯和關悅都很努力,修鍊成了每日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借著靈丹靈果的效果,二人實力提升的極快,馬上就要進階到修士階段了。

而周穎也成為高品修士。

既然睡不著,索性乾脆盤坐起來修鍊,以此來消除腦海中那些特殊的念頭。

一直到第二天一大早,二女基本上沒有怎麼休息,明顯帶著一絲黑眼圈。

林母夫妻習慣了早起,正在廚房內忙碌著,二女也洗漱一番下樓了,碰個正著,唯獨不見林楠和徐曉雯。

再看看二女臉上的黑眼圈,林母似乎明白了一些。

當然,這種話沒法說。

怎麼說?

一直到日上三竿了,林楠和徐曉雯才起床。

二人剛一出現,所有人的目光便不由轉頭看了過來,饒是林楠臉皮厚了很多,也覺得有些難以適從,至於徐曉雯早已紅透了臉,心中忍不住對林楠埋怨了兩句。

昨晚的瘋狂,現在想想都讓徐曉雯有些羞澀,也許是第一次和林楠如此親密,竟然讓林楠欲罷不能,折騰了很久很久,甚至一大早的居然又折騰了一番。

自然而然的,二人起晚了。

此刻,更是滿滿的尷尬。

再然後徐曉雯默默的坐在關悅身邊吃早飯,林楠則坐在周穎身邊,老老實實的,一句話都不敢多說。

一夜瘋狂之後,林楠心裡更是有點虛了。

好在,沒什麼大問題,吃過飯之後幾女又各自上班去了,唯獨林楠留在家裡。

「林楠,以後要注意,你是有三個妻子的人,要顧忌其他人的感受。」林母眼看著三位兒媳都走了,這才悄悄然和林楠說道。

「額?」林楠沒想到會和自己說這種問題,隨即那是毫不猶豫的點點頭。

紅顏錯 「你沒注意到小穎和關悅兩人眼圈都黑了嗎?估計這一晚都沒睡好。」林母開口說道。

「是嗎?」這一點林楠還真沒有注意到。

重生之悠悠然 「你啊,有時候心太大了,等會準備點好東西給小穎和關悅送去,想要一個家庭美滿幸福,要雨露均沾,調整好你們這一家四口的關係,你懂不懂?」林母教育道。

不過提起這雨露均沾的時候,林母還是忍不住眉頭微皺,好似擔心點什麼。

「也要注意節制,別以為自己年輕,身邊又有三個女人就不知道節制,否則老了你就知道不好受了。」

「額……」

這種話題讓林楠更是沒法接茬了,他能怎麼回答。

「好好,娘我知道了,你趕緊去忙吧。」好說歹說的,這才算是將親娘打發出去,林楠一臉的尷尬。

討論這種問題,很尷尬啊。

自己這身體,需要節制嗎?

人家一夜五次郎號稱牛逼,林楠估計自己若是願意,肯定更威武。

至於雨露均沾問題,林楠也沒打算獨寵哪一位啊?

昨晚,也是周穎安排的。

當然,親娘的一個安排還是很有用的,趕緊給周穎和關悅準備點上好的午飯再說。

至於徐曉雯,還是算了吧,衛生院就那麼大點地方,徐曉雯連獨立辦公室都沒有,過去的話太招搖了,不過一想到昨晚和先前大早晨在徐曉雯身上的索取,再度讓林楠忍不住心中有著說不出的快感與期待。 距離辦公小樓約莫一公里左右的一座小樓上,周穎有些精神不佳。

夜裡沒休息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心裡會不由自主的想到某些特殊的畫面,讓她心中無法靜下來。

任何一個女人對於這種事情只怕都不會真的沒有一點介意。

別看她說的好,想的也好,但真的到了昨晚的時候,還是百般不是滋味。

這裡,就是大仙農集團銷售公司的所在,自從公司成立之後,便轉移到這裡。

周穎作為銷售公司的總經理,掌管著各地的大仙農旗艦店,掌控著大仙農最關鍵的位置。

人員不多,但各個都是精英,遠程掌控各地銷售情況。

樓下,還有秦嵐的仙府餐廳管理公司,兩個公司暫時只有七八人在,共同在這棟小樓上辦公。

整個上午,周穎都有些無精打採的。

腦海中的那些畫面不由自主的就冒了出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林楠忽然間從門口走了進來,一臉賊笑的模樣,順手將辦公室大門反鎖。

「嗯?」周穎見狀微微一愣,隨即心中一喜。

「你怎麼來了?」

林楠沒有多說,直接走上前,心中一動將一些早已準備的菜肴擺在桌上,外加一份精心熬制的營養湯。

這些東西,也是林楠耗費了一個多小時精心準備的。

周穎看到突然出現在桌上的東西,忍不住心中更是高興了。

「怎麼突然間那麼好了,主動跑來送飯了?」周穎打趣了一句說道,這基本上尚屬頭一次。

「這不是怕你夜裡沒有我休息不好嗎?專門給你補補。」林楠笑著說道,毫不客氣的將周穎從背後攬在懷裡,肆意的俯身在周穎身上聞著。

「你還知道怕我休息不好嗎?」周穎對著林楠翻個白眼。

「那麼大聲,誰能休息的好?」

「額……」敢情還真是偷聽了,否則何以如此。

林楠尷尬的笑了一聲。

好在周穎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糾結,她也算是想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