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水翻騰,狂風捲起,化成一道道水龍捲,朝著洛天三人席捲而來,甚至洛天能夠看到那水龍捲中,竟然升起了道道的閃電。

風暴還沒到他們的近前,九色的火焰便是變的不穩定起來,那一隻只追趕著他們的血翼蝠也是隨之停下,發出陣陣的嘶鳴。

「衝過去,一定要衝過去!」洛天,唐星火,尹易天三人眼中露出焦急。

洛天雙手飛動,黑色的鬼爪募然出現,朝著那驚天的龍捲抓了過去,尹易天,唐星火兩人也是紛紛打出武技。

轟轟轟……

三聲轟鳴,那驚天的風暴直接轟然爆裂,化成雨滴從天空之上灑落。

「走……」洛天大喝一聲,現在是他們離開的最佳時期,黃泉步配合遁地術運轉,洛天一馬當先,爆發出驚天的速度,沖向了那破碎的風暴之中。

「哇……」刺耳的叫聲從那個超大版的血翼嬰臉蝠的口中傳出,無形的波動,再次出衝擊起來。

「吼……」洛天大吼,龍吟之聲響起,同樣也是音波武技,開始對抗起那能夠崩滅他的波動來。

有著洛天這音波武技的抵擋,那股威能小了一些,不過還是讓三人口鼻竄血。「接下來才是最難的!」洛天看著那倒掛在他們身前的血翼嬰臉蝠王,緩緩的鬆開了利爪,朝著他們抓了過來。 「喂!…駱林!…嗯!很好!嗯…好的!我去找黃先生!好的!…好!那我把電話給曼麗姐了啊!…」

夏丹嬌笑了下,把電話交給了,雍容絕色的眼神複雜看著她的周曼麗,周曼麗笑了下,接過夏丹遞過來的電話,扭著腰坐在沙發上就跟駱林小聲的聊了起來。

站在邊上的夏丹今天真的震住了!興奮了!

她那見過這種豪華奢侈的住宅和生活啊!特別是一下飛機,就給了她直接的震撼!

三個層層說過成熟大氣的男人,一看就是那種大人物,身後全都是穿著一堆黑色西服的戴著墨鏡神情彪悍冷酷保鏢,大約有上百個之多。

兩排十幾輛鋥亮的黑色豪華汽車,清一色車頭清一色的人字形標記!賓士!

領先的是一輛更是漂亮尊貴奢華,超長的優美弧線構成的奶黃色造型優雅貴氣的加長汽車,後來她才從周曼麗的嘴中得知,那就是勞斯萊斯,世界頂級最豪華的轎車之一!

還有不少的記者拿著相機在外圍,對著她們這群人拍照,而記者們都被彪悍高壯的黑衣保鏢攔在了外面,當然,還有一些香港皇家警察,也在外圍設立了阻攔線維持秩序。

周曼麗那雍容華貴,絕色的容顏典型就是為這種場合而生的,以往夏丹還以為她已經很高貴了,現在想起來,都不覺有絲汗顏,跟周曼麗真的不能比啊!

而那三個氣質尊貴的男人對周曼麗的態度,簡直可以用奴顏卑膝來形容了,可見,駱林的勢力在香港是何等的龐大和強悍,排場極大的陣容,讓夏丹內心的虛榮心滿足到了極點,那就更不要說殷紅梅了。

從周曼麗介紹殷紅梅是駱林的媽媽那一刻起,那三個男人殷勤得差點沒去舔殷紅梅的鞋子,搞得殷紅梅一臉殷紅,都不知道怎麼辦了。

興奮!激動!虛榮心極度的滿足,那就是周曼麗,殷紅梅,夏丹三個女人今天的感想。

至於那五個大陸來的神情冷峻保鏢,周聖手,黃金貴,方衡也給予了足足的面子和招待。

知道這可是大陸大老闆駱少,親自派來貼身保護親人的貼身保鏢,想都不想那實力到了何種地步。

當日,香港的南華早報,虎報等大牌報紙,都相繼用大篇幅,而且都是頭版頭條,報道了炎黃投資總裁方衡,香港最新崛起的猛龍紅星社團老大周聖手,連帶香港著名的寶麗金董事黃金貴親自去接機是何等人物。

「神奇!神秘!美麗三美女!…震撼香港!」

「引發港島轟動的三個絕色大陸美女!…」

「…神秘美女落戶香港,引來三大巨頭一起迎接!….」

各種媒體爭相報道,包括那些花邊小報也不落於人后,整個香港轟動了,大家都極其好奇這三個從大陸來的女人是何來路,各種猜測是鋪天蓋地,引發了一連串的猜想,風頭真是一時無兩啊!

駱林吁了口氣,把發熱的聽筒放了下來,好傢夥,跟周曼麗纏綿聊天足足打了一個多鐘頭,還好,駱少有的是錢不然,估計是沒有上千塊下不來。

駱林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伸了個懶腰,炎黃之氣在體內一轉,身體馬上變得精神奕奕,神采煥發,拿了車鑰匙,就出門了。

東井7中,離海淀附中不是太遠的地方,就在前門大街那塊。

駱林開著他的迷彩吉普,出了油布街小巷,去看看小薇薇吧!

他知道宋微和黃晶晶,她倆在暑假期間也在學校,幫助那些所謂後進的學生補課下,油門一踩,吉普車似穿雲箭般飆了出去,揚起一片黃塵……..

「微微!…那個陳小強真的很討厭!長得根本沒有林林婆好看!還一副以為自己了不起的樣子…你看他又過來了…別理他我們走….」

黃晶晶粉嫩的小嘴撇了下,看著一個身材瘦高,穿著套綠軍裝,背著個黃色書包,身後還跟著幾個跟班,十四,五歲自認為很帥氣的小傢伙。

黃晶晶不屑的樣子,看了下陳小強在飄散著淡淡處子清香的宋微身邊小聲說。

「嗯!別理他們!我看他們都不愛學習,唉!陳老師還叫我們幫他們補課,我看那一點作用都沒有….我們回家吧!…」

宋微今天穿了套駱林從香港帶給她的連衣裙,輕柔高檔的淺綠色連衣裙上是一朵朵的黃色小花,顯得宋微更加的清麗純潔秀美。

一雙潔白似玉芊細小腳上,穿了雙淺黃色的小涼鞋,珍珠似的晶瑩小腳趾,可愛的無比,白皙小手拉了下,黃晶晶的柔軟小胳膊轉身就走。

「宋微!..等下!…」

陳小強滿臉訕笑的看著,美麗青春似玉的小姑娘宋微揮著手,大步小跑著過來了。

「走開點!陳小強!你怎麼這麼討厭!你再這樣!我就告訴陳老師去!….」

黃晶晶一點都不畏懼陳小強,小身子擋在宋微前面,對著陳小強一臉不耐煩的大聲嬌喝道。

「去去去!…你個小胖妞!一邊呆著去!…宋微跟我一起玩去啊!…嘿嘿….」

陳小強削瘦的小臉上,馬上露出一臉的煩躁,伸手在小臉有點嬰兒肥的黃晶晶小肩膀上一推,黃晶晶肯定沒有男生力氣大,頓時被推得一個踉蹌,小臉瞬間漲得通紅,那句小胖妞把她徹底惹發麻了,心裡的那個怒火就不用說了。

林林婆都說我可愛,你竟敢說我肥??我跟你拼了我!黃晶晶突然大叫一聲,猛地低著頭,用她那胖嘟嘟的小身子外帶小胳膊,狠狠撞在比她高了一截的陳小強的小肚子上。

陳小強根本沒有想到的這個小胖妞,竟然敢撞他?

頓時一個不慎,被撞得往後猛退了幾步,這面子可丟了啊!他身後的幾個小跟班都是一臉驚訝的看著雙手叉腰站在那氣呼呼,一臉怒容的黃晶晶。

「你…你敢打我?..你個死胖子!肥豬!….」

陳小強滿臉氣得通紅,摸了下有點疼的小肚子,皺著眉大怒,看著黃晶晶破口大罵。

「住口!..陳小強同學!你欺負女孩子,很光榮嗎?你還是不是男的!…」

宋微也氣得不行,小手摟著氣得小身子直抖的黃晶晶,拍了她幾下,示意叫她別生氣了。

「我呸!…宋微!你不要以為你長得漂亮就了不起,你看看你穿的什麼,你就是個資本主義的小崽子!你的裙子好看是吧!老子今天就把你的裙子撕了!我看你得意個啥!」

陳小強一看就是那種天不怕地不怕的主,暴躁的大叫一聲,就向宋微撲了過去。

好傢夥你要在光天化日之下撕女孩子的裙子,這膽子可不是一般的小啊!

宋微頓時嚇得小臉蒼白,女孩子的身體,可不是隨便能讓人看得,何況是那個保守古板之極的年代。

「你敢!你敢耍流氓!!…」

黃晶晶猛地一拉嚇得身子發軟的宋微,好險啊!

陳小強的污跡抹黑的手指,劃過宋微的飛揚裙擺,好個黃晶晶,飛起她的芊細白嫩小腿,一腳就踢在正俯身彎腰,前傾陳小強這個憤怒小子的膝蓋內交界處,不得不說黃晶晶這一腳有水平,真是太巧了!

「噗通!…」

陳小強同學這個憤怒的攻擊者,還無懸念的跪在黃晶晶,宋微面前!

被黃晶晶的這毫無力度的小腳踹中,膝蓋內彎被踹中的結果那就肯定會發酸,陳小強就勢必跪倒在地,好慘啊!太沒面子了!

浪跡在星河上的夢 這下的吵鬧和爭鬥,馬上引起校門口的一些過路群眾和校門內守傳達的大爺的注意力了。

「住手!…你這孩子想幹什麼?….」

陳小強今天可真的惱羞成怒了,被個毫無威脅的小女孩,給踹得跪在了地上,簡直是連丟臉到家了,特別是他這個年紀,屁都不懂,那獨獨對這個面子,是極其的看重,而且耳邊還傳來身後幾個跟班的低笑聲。

這下他可真的怒了!好像身上的血一下就衝到了腦中,眼睛都紅了,從地上一爬起來,低吼一聲,滿臉的猙獰,像一頭受傷的野獸一般,猛地沖向黃晶晶,揮起拳頭狠狠地照著黃晶晶的白嫩胖乎乎的小臉上,打了過去。

太近了!傳達室的老大爺,暴喝一聲,也沒能阻止這一拳,落在黃晶晶的左邊小臉上。

「噗!…嗚!…」

這一拳力氣可真不算小,帶著怨氣和怒火,可想而知了!

黃晶晶小腦袋猛地往後一仰,疼得她差點沒背過氣去,像這種年級的小傢伙,根本對什麼法律毫無了解,他所了解的就是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所以說,這個年紀的小青年是最危險的,就算他殺了人,他也不會覺得有什麼,可怕啊!

「噗通!」

黃晶晶悶聲嬌哼的捂著小臉,兩隻烏黑的大眼中含著晶瑩,閃著著怒火,死死盯著一臉暴怒的陳小強。

不過這時陳小強,已經給學校的老大爺,拉住了手臂,站在那呼呼的喘著粗氣。

「怎麼回事!…晶晶怎麼了?誰打你???」

這時,圍觀的群眾不少,一把帶著壓抑憤怒的聲音,突然想起,接著就是一個身材高大修長,玉樹凌風的少年從人群中走了出來,看了眼,倒在地上捂著小臉的黃晶晶和有點狼狽的宋微正蹲在她身邊,低沉的聲音帶著絲怒火,走到黃晶晶身邊看著她問道。

「…林林婆…嗚嗚嗚…他…他打我…嗚嗚….還想要欺負宋微!」

黃晶晶看見駱林出現了,哇的一聲,猛地從地上跳了起來,撲到蹲在地上看著她的駱林懷裡嚎啕大哭,抽泣著,可憐兮兮的抬起她哭得跟小花貓一般的小臉,哽咽的抬起小手,指著一臉囂張樣的陳小強。

黃晶晶那粉嫩的左邊小臉上一片烏青,可見她的皮膚有多嫩。

「微微!…」

駱林把懷中的黃晶晶,輕輕推到邊上站著一臉茫然不知所措的宋微身邊,小聲喊了她下,這時宋微才醒悟了一般,把低聲哭泣的黃晶晶摟在懷裡,低聲安慰著。

「嘿嘿…小垃圾!你敢欺負晶晶和宋微!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

駱林是啥人啊!那就是個殺人不眨眼的角色,他要動起怒來,那就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得,身上的炎黃之氣猛地一放,圍著看熱鬧的那些人瞬間不由自主地往後一退,好傢夥這小夥子是幹啥的,好可怕的眼神和氣勢啊! 嗡……

寬大的翅膀泛起陣陣的寒光,直接切斷了虛空,瞬間斬到洛天三人的身前。

「給我開!」洛天大吼一聲,身形一閃,躲避了那斬下來的肩膀,一拳轟出,亂披風加持,轟擊在了那看似薄如蟬翼一般的翅膀之上。

唐星火和尹易天兩人也是紛紛出手,尹易天雙手掐訣,符文烙印在身軀之上,身上傳出陣陣的轟鳴之聲,竟然直接朝著那翅膀撞了過去。

唐星火手中再次泛起幽幽星火,最後凝聚到一點唐星火的一根手指之上,驟然爆發,一指朝著翅膀按了過去。

「嘭……」沉悶的響聲響起,洛天被震的大口吐血,尹易天和唐星火兩人,身上也是傳出脆裂之音。

「嗷……」沙啞的聲音在血翼嬰臉蝠王的口中傳出,那龐大的身軀也是被三人震退。

「走……」三人腳踏水浪,再次朝著深處沖了過去。

剎那間,三人便是超越了血翼蝠王,速度奇快,那血翼蝠王發出陣陣的嘶吼之聲,扇動著翅膀,也是飛身而起,追趕著洛天三人。

「這大傢伙速度怎麼也這麼快!」洛天三人心中焦急,不想跟血翼蝠王正面抗衡,剛才僅僅一次攻擊,就已經斷定,除非三人聯手才能將其幹掉。

不過雖然能將這東西幹掉,三人付出的代價,也是無法承受,必然會受到重創。

百丈……萬丈……

剎那間洛天三人便是衝出了萬丈,同時也終於看到了一點光亮,心神震動。

「出口!」洛天驚呼一聲,速度再次暴漲了幾分,說話間便是衝到了光亮之處。

「結界……」還沒到出口,尹易天便是看到了出口有著一層結界,奇怪的符文流轉在金色的結界之上。

結界看起來不是很厚,但是卻給他們一種無法逾越之感,讓尹易天和唐星火兩人的臉色難看起來。

「這是誰布置的!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黑白色的翅膀,是墮天仙王布置的結界!」剎那間,三人距離結界越來越近,看到了結界上的標記。

「這不是玩我們呢么?」唐星火大罵一聲,感覺到身後山呼海嘯的氣息,心神顫抖,補天仙王布置的東西,他們能夠闖過去才怪了。

「你們兩個,別反抗,我帶你們過去!」飛在最前面的洛天沖著兩人傳音,直接將兩人收了起來。

百丈……十丈……

剎那間,洛天便是來到了結界跟前,想都沒想直接沖向了那金色的結界。

「嗡……」下一刻,洛天的臉上便是露出了一絲笑意,那能夠阻擋住仙王的結界,竟然在他這裡一點作用都沒有。

「鬼谷子前輩,果然不欺我!」洛天直接衝過了結界,眼中露出激動,遁地術這個能力還是非常的實用的。

「嘭……」隨著洛天衝過結界,身後那血蝠王也是狠狠的撞在結界之上,直接被結界震的倒飛了出去,發出痛苦的嘶吼,更有大片的血翼嬰臉蝠被蝠王撞碎。

那些骷髏也是停下來,顯然拿結界沒有辦法,戰意散去,恢復到了平靜。

「呼……」洛天伸手一揮,將尹易天和唐星火兩人仿了出來,口中喘著粗氣。

兩人眼中帶著不可思議,沒想到洛天竟然不受到結界的影響,直接衝過了結界。

「主人,你真是太厲害了,我真是越來越崇敬你了,我對你的敬仰如同幻天海水,連綿不絕……」唐星火瞬間開始拍起了洛天的馬屁。

「好了……」洛天輕笑一聲,目光看向唐星火,沒想到唐星火竟然還有這樣的一面。

「他在笑,也就是說拍馬屁有用!」唐星火雙眼微微一亮,這可是他壓箱底的絕技,看到洛天的笑容,不由得有些得意的看了尹易天一眼,有些炫耀的意思。

「這是哪裡?」尹易天沒有理會唐星火那炫耀的眼神,而是目光看向四周。

此時三人所在的地方是一處大殿,大殿的入口就是之前的結界,大殿很是空曠,大殿的四周閃動著青色的火焰。

而大殿的正中央,一個祭壇出現在那裡,祭壇之上,一隻黑色的翅膀懸浮著,散發著強大的氣息。

「這是……」看到那黑色的翅膀,洛天三人的身軀猛然震動起來。

「墮天仙王的翅膀!」三人瞬間認出了這是什麼東西,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眼前這個黑色的翅膀,跟墮天仙王出現的時時候那一對翅膀,黑色的翅膀一模一樣。

「難道這裡就是墮天仙王的傳承?」尹易天眼中露出喜色,沒想到他們竟然這麼快就找到了多天仙王的傳承。「聽說墮天仙王的那兩個翅膀是寶貝啊,乃是墮天仙王進入不老山,斬殺了一隻名叫魔雷鳳的異獸,取下了他的翅膀煉化而成!」尹易天開口,眼中露出貪婪之色,不過卻沒有動身,因為現在他們已經沒有

權利跟洛天爭奪。

「魔雲翅么?」洛天長長的嘆息一聲,他自然也知道翅膀的來歷,而且更知道,這雙翅膀叫做魔雲翅。

「什麼人竟然將墮天仙王的魔雲翅摘了下來?我們之前看到的墮天仙王為什是帶著魔雲翅的?」唐星火開口,目光看向那懸浮的黑色翅膀。

「這僅僅只是一半而已,另外一半在哪裡?」洛天眉頭緊皺。「傳承,我猜測應該是墮天仙王自己將自己的這雙魔雲翅摘了下來,放到了傳承之中,畢竟墮天仙王生前是巔峰大能,雖然晚年的時候來到不老山,氣血乾涸,但是那也是大能!」尹易天開口,眼中帶著敬

畏看向那黑色的翅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