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瘋狂震動,龜裂出一條條數百米長的裂痕。

那地龍的奧義級守護領域,宛如屹立的大山,擋下了所有攻擊。


「這地龍的防禦力太強,你們三個去上去纏住它。」

梅琳見到地龍毫髮無損的站在原地,心中大驚,雙手再次結出一個法印,打出一道魂符。這魂符咒化為三道光環,降落在身前的三名武師身上。

地龍雖然只是偽神級,但它是上古神獸,已經領悟了高級奧義,特別是在防禦力方面,除非是主神級的高手,否則僅憑這幾名半神的初級奧義攻擊,是無法傷害到地龍的。 梅琳也料想不到這地龍雖然只是偽神級,居然領悟了真神級高手的高級奧義,這大出她的意料,如此一來,再加上一個半神級的木白,今天這場拼殺,自己一方已經處於下風了。

這三名武師得到神聖光環的力量增強,實力倍增,激發了前所未有的鬥志,帶起一串殘影,提劍就朝地龍砍了過來。

「哈哈,來得正好!」

地龍大笑一聲,一個箭步上前,猛地揮出右拳,那拳頭好似大打裂空間,帶起一道空間裂紋,迎面對上一名武師砍來的大劍。

「轟!」

兩股極強的力量相撞一瞬。

那武師的身子頓如皮球一樣,被地龍一拳打飛,身子在空中鮮血連噴,顯然受傷頗重。

「鏗!鏗!」兩聲脆響。

另外兩名武師的大劍斬來,地龍根本不屑於閃避,身子站在原地,任由那兩柄大劍砍在自己左右肩膀上。

兩名武師的大劍攻擊,連地龍的皮毛都沒傷到,頓時駭然。

「喝!」

地龍身子一震。

兩名武師便覺砍在地龍肩膀上的大劍傳來一股巨大的反彈力量,身子便被震退了數十米。

「哼,就憑你們也想跟我斗,都去死吧!」

地龍似乎動了真怒,一腳踏出,地面瞬間破碎,帶起磅礴無比的氣勢,揮出一隻拳頭,就朝梅琳轟擊而來。

梅琳一陣心驚肉跳,開始有些後悔了,慌忙打出一張水系魂符,在身前凝聚出一層水罩防禦。

「轟!」

地龍一拳轟在那水罩上。

整個水罩頓時沸騰,一陣劇烈蕩漾,險些就破碎掉了。

「噗哧。」

梅琳一口鮮血噴出。地龍雖未攻破她的法術防禦,但是她亦受到了不輕的震蕩之力。

地龍正要揮出第二拳的時候,三名武師此時又提劍從一旁沖了個上來。

地龍只好收回拳頭,轉身去迎戰那三名武師。

後方的天弓師此刻亦在凝聚奧義級的箭術攻擊,完全鎖定了地龍的氣息。 一時間,場中的戰鬥極是激烈,爆響連續不斷傳來。

「小子,就只剩下你跟我了。」馴獸師騎著他的水晶魂獸,慢慢走到木白身前。

馴獸師和水晶巨獸結合的力量,幾乎可以發揮出偽神級的實力。

木白臉色一沉,哼了一聲,身體上閃過一道彩色光芒,將六個混元分身召喚了出來。

「哈哈哈。」

那名馴獸師不屑笑道:「就算你擁有一個半神級的土系分身,領悟了初級奧義,那又怎麼樣?你的身體實力和另外五個分身只有帝級的實力,我想殺掉你,簡直輕而易舉。」

「那可未必吧。」木白冷冷說道。

左手紫光一閃,他頓時將那紫金葫蘆拿了出來。

「你可以要小心了哦。」木白嘴角露出一絲詭異微笑。

馴獸師見了木白嘴角那抹笑容,不知為何,心裡竟然冒出一絲寒氣。

這紫金葫蘆是一件封印神器,連地龍都可封印住,更何況這偽神級的馴獸師和他的水晶魂獸。只要將讓他們力量耗盡,無法反抗這紫金葫蘆的封印之力,就可以將他們封印起來。

「嗯?」

那馴獸師兩條垂到臉頰的金色長眉頓時皺成一團,不知道木白手裡拿著的這個葫蘆是什麼東西,總覺得沒那麼簡單。

「解魂咒!」

木白嘴裡輕聲念動一連串奇怪的咒語。

手中的紫金葫蘆顫動一震,那塞子頓時自動飛起,紫光大放。

下一秒,就見近六十個傀儡,被木白釋放了出來。

這每一個傀儡,都至少擁有皇級初階的實力,是木白在修鍊的半年時間裡煉製好的,現在已經能能夠完全接受木白的控制的。

「這什麼東西?」那馴獸師見了以後,臉色大變。

將近六十個皇級傀儡,他們聯合起來的力量也是不容小視的,這才木白最後的底牌。

「原來這小子還藏有這一手。」

後方,朱迪斯瞧見木白身邊的這一些傀儡后,內心被深深震撼,這些傀儡聯合起來的力量,因該可以媲美一名半神級的高手了。 「小子,別以為這樣就能夠對付我。」馴獸師怒聲一喝,右手彩光一閃,用那魂厚的魂力凝聚出一條長達十幾米的鞭子。

「啪!」

長鞭一抖,在空中發出一聲爆響。

馴獸師催動胯下的水晶魂獸,便朝木白撲了上來。

木白同時操控那數十名傀儡退到後方。以這些傀儡的防禦能力,根本禁不起水晶魂獸的一招攻擊。

操控如此多的傀儡和六大分身,木白不免感到幾分吃力,念力似乎有些不夠用了。

「去死吧!」

眨眼。

水晶魂獸帶著那馴獸師就已衝到木白身前,馴獸師揮起手中那條威力恐怖的長鞭,帶起數百道鞭影,就朝木白渾身上下籠罩而來。

木白連忙操控土系分身,雙手結出一個法印。

「嘭!」

地面劇烈一震,衝起一堵土牆擋在身前。

「轟轟轟!」


馴獸師那數百道鞭影猛地抽打在土牆上,那土牆震動得越來越厲害。

木白趁著這一絲抵擋時間,旋即帶著六大分身和傀儡就地彈起身子,落到了後方數百米的那兩扇石門前。

「轟隆!」一聲。

那土牆抵擋了三秒鐘時間,頓被水晶魂獸頭頂上的那一根水晶巨角撞得粉碎。

「小心!那魂獸來了。」

一旁,艾麗娜大聲驚呼道。

木白微微一笑,讓土系分身衝上前去,再次結出一個法印。

「嘭!」

地面破裂,突起三根巨大的石刺,朝水晶巨獸腹部刺去。

這是禁咒級的土系法術攻擊。

但是這水晶魂獸的防禦力很強,腹部被那石刺擊中,皮膚上的那層水晶只是出現了幾道淺淺的傷痕,身子被衝擊力震飛向了半空。


木白臉色有幾分驚訝,在此刻讓水系分身施展一個禁咒級的治癒術,只見他的身子被一層水暈籠罩在內,龜裂的皮膚,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著。


同時,他用念力操控身後的數十名傀儡,朝那水晶巨獸發起了鋪天蓋地的連續攻擊。 各種法術、箭矢、鬥氣縱橫交錯,寬闊無比,頓時吞沒了水晶巨獸的身影。

「哼,這攻擊力量連禁咒級都不到。」馴獸師不屑大笑起來。

那水晶魂獸落下地面后,面對那鋪天蓋地的攻擊,頓在身前凝聚出一層水晶護壁,擋下了所有攻擊。

木白畢竟只是一個半神,用力操控這,些傀儡發起攻擊,本來就已經很勉強了,更何況要讓這些傀儡發動禁咒級的攻擊,如果只是幾個傀儡的話,木白還可以辦到,但數量如此眾多,木白的念力就無法達到這種程度了。

那土系分身也在不斷施展禁咒級的土系法術攻擊,為木白拖延恢復傷勢的時間。對於土系法則的奧義,木白只是領悟到了防禦方面的,並不能引動出奧義級的攻擊。

那水晶魂獸一時寸步難行,在原地苦苦支撐,感到了不小的壓力。

「你小子想要拖延時間恢復傷勢,哼!」馴獸師瞧見木白的情況,一聲冷哼,收起手中的鞭子,將魂力注入水晶魂獸的體內。

瞬間!

這水晶魂獸皮膚上的那層水晶都變成了彩色,如一根根毛刺半,豎立起來。

「吼!」

水晶魂獸憤怒的咆哮一聲,身子在以一種恐怖的速度迅速增長,骨骼傳來一陣如鞭炮般的炸響,體型轉眼就長到五十多米高。

那些傀儡發起的攻擊,打在水晶巨獸身上,就和給它撓癢沒什麼區別。

「嗯?」

木白意識到幾分不妙,連忙讓土系分身回來,擋在自己身前。

「哈哈哈!夠給我去死吧!」

那馴獸師大笑一聲。

「唰唰唰!」

水晶魂獸身上那層豎立起來的彩色水晶,頓時飛刀一樣疾射而出,劃破空間,以電光般的速度朝木白射來。

那土系分身早有準備,旋即引動奧義級的守護領域,守護住了二十米內範圍,這已經是這領悟的極限範圍了。

「噗哧!噗哧!」

頓時有三十多名在領域外的傀儡被那漫天飛舞的彩色水晶擊殺。 木白心中大怒,此刻身體已經被治癒得差不多了,雙手舉起斬龍刀,再次讓五大分身和那些傀儡,將魂力注入斬龍刀內。

「啊!」

木白一聲大喝,臉色極為痛楚,用念力強行將如此多的不同屬性的魂力融合在一起,這股發融合后的魂力,是十分暴亂的,連木白自己都無法掌控,身體上的壓力越來越強。

「不!還不夠!」

剛剛癒合好的皮膚,再次龜裂,木白的身體也如皮球一樣脹起,可他還在瘋狂的往斬龍內注入魂力,似乎在挑戰他的承受極限。

「好強的魂力氣息!那小子在幹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