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小冷一看,急了。

她一把抓住樂天的胳膊,想試試撒嬌大法。

「我對天發誓我絕對不說……就當做我們倆之間的小秘密好不好? 婚然心動:首席老公別亂來 你告訴我,我也告訴你一個小秘密!」顧小冷看著樂天。

「你有個屁的秘密!」

樂天懷疑的看著顧小冷。

「我真的有……」顧小冷看著樂天。

樂天還是沒說話。

「我告訴你……我昨天晚上起床尿尿的時候,聽到樓下有聲音,我就偷偷的下去了,我看到一個黑影在樓下走動!是一個女人……而且她一邊走路還一邊發出痛苦的聲音,彷彿走路很難受似的。」顧小冷低聲說道。

樂天面色大變,他驚訝的看著顧小冷。

「是誰?」他急忙問道。

「你先告訴我……小晗的秘密是什麼?」顧小冷笑呵呵的說道。

樂天無語。

「行!小晗這孩子我從第一眼看到她就覺得她的命格不對!後來我找了個機會仔細地給她看了看,我發現這孩子很難活的過五歲!」他壓低聲音說道。 顧小冷驚訝的看著樂天,這個消息對她來說無疑也是震驚的。

「小晗今年幾歲?」她問。

「三歲……也就是說,還有不到兩年的時間,而且也不是說一定是五年,很有可能在某種契機下會突然應劫!」樂天沉聲說道。

顧小冷吸了口氣,五歲就要死了嗎?

她有點無法想象……

「那……那她媽媽……」她看著樂天。

「哎……原因就在於她媽媽,這個女人太苦了,你被你媽媽管教幾句你就受不了了,你根本不知道別的媽媽所承受的痛苦!」樂天嘆了口氣。

他將夏依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講給顧小冷聽,顧小冷聽得都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她換位思考了一下,如果是自己遭遇到死了父親、死了老公,孩子也馬上要死……這樣的打擊下,自己還不如死了算了。

怪不得樂天會如此的謹慎!

「我可告訴你,這是我們之間絕對的秘密!比我睡了哪個女人的秘密還要大!你務必要替我保密……」樂天看著顧小冷。

他伸出小手指。

顧小冷慎重地伸出自己的手指和樂天拉了勾!

她看了看樂天,開口問道:「小晗的劫到底是什麼?」

樂天想了想,不太確定的說道:「我看了,但是看的不太真切,最大的可能就是突然生病,而且極其嚴重!」

顧小冷吐了口氣。

「那……我想在學經濟學的空閑進修一下醫學,不知道來不來得及幫忙?」她看著樂天。

樂天驚訝的看著顧小冷。

「學醫可不是一天兩天的手事情啊。」

「我知道,我只是……我只是……想盡自己的一點力氣!」顧小冷咬著嘴唇說道。

自己既然是天才,那麼多學一點也不算什麼,沒準將來能幫得上什麼忙呢?

樂天點了點頭。

「那我就只能幫小晗說一聲謝謝了。」 相府毒妃 他笑著說道。

「吃飯啦……」

樓下傳來蘇紫萱的喊聲。

「你老婆的聲音真大!」顧小冷開了一個玩笑。

「那沒辦法,人家當警察的就是這個樣子……」

樂天無奈的攤了攤手。

「你說的那個女人是誰?」他急忙抓緊時間問道。

「你們喊她小呆的女人!」顧小冷回答。

樂天愣住了,小助理?

樓下再次傳來喊聲……

兩個人下了樓,顧小冷迅速地調整了自己的心態,臉上沒有任何一樣的表情,樂天看了看她,也微微點了點頭,其實他自己心裡也驚著呢。

樂包帶著杜小晗從樂天的工作室走了出來,杜小晗看起來好像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臉上掛著驚訝的表情。

「怎麼了?小嘴張得那麼大?」樂天奇怪的問。

「小包子哥哥是神仙啊……」杜小晗瞪著大眼睛。

「哈哈,包子是神仙,那小晗就是仙女了。」蘇紫萱笑著說道。

「不是的……小包子哥哥真的是神仙!」杜小晗堅持著說道。

樂包得意的仰著小腦袋,樂天實在看不過去了,伸手給了他一個腦瓜崩。

「哎喲……」樂包驚叫。

「爸爸! 我真的是反派啊 不許你打小包子哥哥,小包子哥哥是我的!」杜小晗大叫。

這話直接讓樂包美開了花,這小子高興的不行了

顧小冷看了看樂包,這個小傢伙……泡妞還真的是有一套啊。

夏依看著這兩個孩子,不知道為什麼,她突然看樂包也非常的順眼了,這個小子機靈聰明可愛的很。

施紫竹四個人也從工作室裡面出來了,只是這四個人明顯的精力不足,看起來一副沒睡醒的樣子。

「你們四個怎麼了?」蘇紫萱奇怪的問。

夏依驚訝的看著這四個人,這別墅里到底住了多少人啊?

樂天看了看,這四個傢伙怎麼看起來像是受了很大的打擊的樣子?

「老大,我都不想練了……我連一個孩子都比不上。」二號嘟囔著說道。

蘇紫萱看了看樂包,樂包哪去管二號,早就拉著杜小晗吃飯去了。

「看看你們的出息……樂包從小就跟著我,我足足教了他三年!你們才練了三天就叫喚?不想學現在就可以滾蛋!」樂天沒好氣的罵道。

「啊?小包子學了三年了?」三號一下就來了精神。

「可不是,這小子從下娘胎就開始跟著我學,你們和他比不了!還是安安穩穩的練自己的就行了,不過你們如果有疑惑,到是可以去請教包子。」樂天點點頭。

幾個人這才坐到飯桌上,三個孩子早就開吃了。

「你們三個……為什麼不等人?」蘇紫萱叫道。

「你們聊你們的,我們吃我們的……」顧小冷笑呵呵的說道。

蘇紫萱無語,這在她的眼裡就是沒規矩,沒客人的時候還可以,有客人的時候絕對不行。

「行了行了,都趕緊吃吧!」樂天趕緊打圓場。

夏依拿過碗給幾個人盛飯,施紫竹看了看夏依,這個女人是誰?

「這四個是我家的保鏢……目前還處於吃閑飯的程度,你不用管他們!」樂天笑呵呵地介紹道。

「我說老大,你們好歹也是暗部出來的,你這麼說就過分了吧?」四號瞪著樂天。

「怎麼?不服氣你去和樂包比試比試?單挑你要是能玩的過樂包,我就收回剛剛的話。」樂天戲謔的看著四號。

四號看了看夏依遞過來飯,算了,自己還是吃飯吧。

「行了,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小美女是我的干閨女,這位大美女呢……就是我干閨女的媽!」樂天指著杜小晗和夏依說道。

「哦哦……」

二號一聽,明顯興趣不大的樣子。

幾個人都開始吃飯。

只是一個簡單的晚飯,也沒有人說要喝酒,很快也就吃完了。

「小晗?和媽媽回家吧?」

夏依看了看時間,已經很晚了。

「不能再玩一會嘛?」杜小晗嘟囔著。

夏依搖搖頭,指了指自己的手機。

杜小晗不情不願的看著樂包,樂包也沒辦法,這事他也做不了主。

「實在不行閨女就在這住一宿吧,樓上有房間!和小冷睡一起也可以,實在不行你就抱著你小包子哥睡吧。」樂天說道。

夏依愣了一下。

「那乾脆夏姐你也別走了,就在這睡一宿得了……幾個孩子都沒玩夠。」蘇紫萱直接開始留客了。

「這……不太好吧?」夏依看了看蘇紫萱。

「有什麼不好的?以後就當成親戚走動!沒事就帶著孩子過來玩過來住……」蘇紫萱無所謂的說道。 並不是氣溫低所以湖水才如此冰冷的,是因爲湖水裏佈滿了陰氣。由於天氣太黑,剛纔沒有看到那些陰氣。是我把手伸進去之後,那種刺骨的冷,才讓我深切感受到了這水的陰氣十分的嚴重。

這些陰氣。都是那些怨念融入水裏形成的。

不過我也十分的奇怪。這水裏面既然有這麼濃重的陰氣。可是我還從來沒有聽說過龍湖風景區出現過意外,這十分的不正常。

“小張。把東西拿過來,咱們在這兒佈置一下。”樑老在岸邊站了好長時間。才轉過身來朝着張叔喊了一句。

張叔聽到樑老的聲音之後。立刻把自己背上的那個揹包取了下來遞給了樑老。這個揹包裏面,裝着的都是之前我們挖出來的那些小的三角旗子。樑老接過之後,逃出來一把小旗子遞給張叔。兩個人開始圍着龍湖佈置了起來。

由於不知道他們到底是佈置的什麼陣法,我和羊駝子幫不上忙。只能待在原地等着他們。

樑老和張叔越走越遠,很快就消失在了黑暗當中。

當我轉過身來時候。發現羊駝子在我旁邊欲言又止的看着我。

“想問啥就直接說唄。咱倆還有什麼不好意思?”我看着羊駝子,隨手撿起來一個小石頭扔進了水裏。朝着羊駝子說道。

“葉子,爺爺在那邊到底發現了什麼?他們當時,爲什麼會留在那邊呢?”羊駝子問這話的時候,眼神死死的盯着我,就好像要把我看穿一般。

看着羊駝子的眼神,我下意識的避開了。當時楊老爺子讓我出來之後就把這事兒告訴羊駝子,讓我把他也帶進去。但是出來之前,卻被智明大師告知我不要輕舉妄動,一定要等他們出來。

可是到了現在,我不僅沒有把這事兒告訴羊駝子,也沒有等到智明大師他們出來。所以我現在也不知道,這件事兒到底應不應該告訴羊駝子。

“怎麼了葉子,是不是有什麼不能說的?”羊駝子看着我的眼神,已經開始起了疑心。

我想了好半天,還是決定,把那事兒告訴他。這事兒也已經困擾了我很長時間,這麼長時間以來,我都沒有怎麼跟羊駝子好好說過話,甚至都有些逃避羊駝子。

“楊樂,接下來我不管說什麼,你都不要激動,要冷靜。”我擡起頭來,眼神凝重的看着羊駝子,朝着他說道。

聽到我這麼說之後,羊駝子明顯的更加的疑惑起來,朝着我點了點頭,示意我繼續說下去。

“你爸媽,都還活着,上次在實驗室裏,楊老爺子之所以不出來,就是想要把你爸媽勸出來。”說到這兒的時候,我故意的減慢了速度,看着面前的羊駝子。

剛說出來,就看到羊駝子滿臉震驚的擡起頭來看向我。好像有千言萬語要問,但是話到了嘴邊之後,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問。

我並沒有等羊駝子問我話,而是繼續把裏面發生的關於羊駝子父母的事情,全部都告訴了羊駝子。當他聽到父母是在爲組織那邊做事兒,而且好像是沉溺在了裏面之後,我能夠從羊駝子的臉上看到一些痛苦的神色。

“葉子,我父母長什麼樣子?”好半天之後,羊駝子才把自己的情緒穩定下來,朝着我問道。

聽到這個問題之後,我也無奈的搖了搖頭。當時除了楊老爺子之外,我們都沒有進入到那個房間裏面去,所以也不知道羊駝子的父母到底是長的什麼樣子的。

看到我搖頭之後,羊駝子臉色稍微變了變,擡起頭來好像做了一個很重要的決定一般,朝着我很沉重的問道:“葉子,你給我說實話,我爸媽,是不是已經死了?”

他之所以這麼問,我也是能夠理解的。

之前我把裏面的那些情況,都告訴過他們,尤其是那些喪屍。所以,羊駝子有這樣的懷疑,也十分的正常。

“放心吧,他們活的好好的。當時,我還聽到你爸和你爺爺吵架了。”我拍了拍羊駝子的肩膀,笑着朝他說道。

果然,聽到我這麼說之後,羊駝子的表情明顯的放鬆了不少。

接下來,我和羊駝子兩個人很默契的都沒有說話,目光同時看向了湖心島的那個方向。我知道,羊駝子現在滿腦子肯定都在想他的父母,這已經很多年都沒有見過面了,肯定在想象着到時候見面的情景。

而我,把這件事兒說出來之後,整個人也放鬆了不少,好像完成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沒多久,樑叔和張叔都已經回來了。兩個人看上去雖然非常的疲憊,不過看上去臉色好很多,有種胸有成竹的感覺。

“行了,回去吧,晚上好好睡一覺,明天有的忙了。”樑老走過來之後,拍了拍我的肩膀,把自己的夜行衣脫了下來塞進了揹包裏。

看到樑老的這個動作之後,我和羊駝子也站了起來,把套在外面的夜行衣也脫了下來。脫掉了夜行衣之後,我們沒有再次從那小路竄過去,而是上了大路打車會了房子裏。回到房子裏之後,樑老和張叔都去睡了。

而羊駝子,則是抱了一牀被子進了我的房間,本來他是睡在外面沙發上的。看到羊駝子進來,我就知道,晚上肯定又睡不好了。

不過我並沒有拒絕,我現在特別能夠理解羊駝子的狀態。

想去年打聽到父母消息的那幾個夜晚,我也都是處於失眠狀態,腦子裏一直在想象着父母的情況,以至於那幾天一點狀態都沒有。

躺在牀上之後,羊駝子就開始跟我說起了他小時候的那些事情。這讓我有了一種剛到學校躺在宿舍牀上夜談的那種感覺,雖然羊駝子說的這些事情,之前在他們老家那邊的時候,都已經跟我說過了一次,這一次,他說的更加仔細,我聽的也更加仔細。

不過這一整天也太累了,聽着聽着,我就迷迷糊糊的睡過去了。

等第二天早上醒來之後,發現羊駝子還靠在牀頭,眼睛裏面佈滿了紅絲,看上去就知道又整夜都沒有睡覺。

“楊樂,你還是趕緊睡會兒吧,樑老他們說,今天可能會很忙。你現在這個狀態,去了估計也會出問題。”我有些擔憂的朝着羊駝子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