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性老公,玩刺激! ,不由噗嗤一笑,揮舞著拳頭:「還有那個自以為是的傢伙,讓他也碰一鼻子灰,」

諸人一臉怪異的笑容,說不定天修還真會栽在她手裡哩~至於那個神秘的男子,要想讓他受挫,恐怕沒那麼容易呢,

小骷髏似懂非懂地眨巴著眼睛,又開始劇烈地掙紮起來,似乎在說:讓它去對付魔神~不如殺了它得了,

這就是魔力么,這個威力,似乎比起七系聖力還要強上許多,如果施展魔族戰技,這個威力還會強大幾分,不過…化龍術來頭也不小,連魔氣也能催動,看來有空還得詢問一番那個傢伙才是~不過…那個小東西…那個傢伙說只有足夠純粹的力量它才會吸取,不斷進化,可是純粹的力量…他上哪找去, 第一百九十九章,憋屈的愷撒

其餘諸人同樣收穫不小,有些同情地瞥了一眼痛苦地蜷縮著的天修:「咳咳…這是你們魔族的事,你既然是他的長輩,我們就不摻合了…」

諸人得了修鍊武技,已經迫不及待地要開始修鍊了,匆忙打了一個招呼,便退出了地下大廳,這個地方有著某種神秘的威壓,絲絲縷縷地將諸人束縛,讓人有種幾近窒息的錯覺,

大廳中央的神血熔爐還在熊熊燃燒著,耀目的金色火光照亮了整個地下大廳,空蕩蕩的大廳中除了一個蜷縮著瑟瑟發抖的可憐傢伙,再就是一臉認真的紫涵了,她也察覺到了這滴神血的恐怖能量,連神秘男子都是有些謹慎地立在一側,雖然有法陣的輔助,那畢竟是一滴七聖神血,那已經不是索洛特大陸可以存在的強者了,之前教廷從神血熔爐獲得的液體,不過是神血的殘餘而已,即使如此,教廷同樣未敢放鬆戒備,他既然將這滴神血送給少女,如果再讓她因此受到反噬,那他以後就都沒臉見人了,

一切都在平靜而又有序中緩緩進行,天修的識海已經徹底化為了碎片,如同破碎的虛空,到處都漂浮著聖力分子,這些小精靈失去了家園,凝聚成數股龐大的力量,此刻正在虛無之中四處溜達,正是這些力量,在不斷地衝撞著他的腦域,將這片本就一片狼藉的虛無之地,變得愈發混亂不堪,

在這片混亂地帶的某個角落,一團蒙蒙白色光團正靜靜地漂浮著,這團白色的光團彷彿能容納百川,所有試圖闖入它的領地的能量都被吞噬殆盡,在這團光團的核心處,是一個古樸的符印,所有的力量都匯入符印,又轉換為包裹在周圍的氣息能量,正在不斷地壯大著,這是一個極其緩慢的過程,不過這個速度卻在不斷地加快,彷彿擁有無限分裂能力的恐怖生靈,光團越聚越大,如同一輪緩緩升起的烈日,奪目的光彩正在不斷增強,越來越刺目…整片虛無之地都開始燃燒起來,原本已經破碎的識海,此刻竟然如同浴火鳳凰,正在緩緩復生,光芒所照耀的地方,那些裂開的碎片都在迅速變幻形體,彷彿有著某種奇妙的牽引力,最終牢牢地凝聚在一起,不斷地重塑著…

天修的腦袋彷彿著了火一般,瘋狂燃燒的烈焰正在不斷地灼燒著他的意志,他那具本該安然無恙的靈體,此刻已經布滿了了斑斑裂紋,彷彿隨時都會裂開一般,或許連他也未曾察覺到識海中的變化,如同混沌初分,清氣上升,濁氣下沉,一個有些朦朧的世界正在緩緩成型,雖然只是一片蒙蒙天地,但卻散發著某種奇異的生氣,難以想象,有朝一日,這片混沌之地,也會衍化為一個獨立的世界,一個完全屬於天修自己的世界,

在這片混沌之地的中央,是一團白色的光芒,靜靜地綻放著光彩,一切都在緩慢而又有序地進行著,然而此刻,在光芒的盡頭處,蒙蒙虛無都在劇烈地顫動著,似乎某個沉眠的生靈,就要重新蘇醒過來,

已經凝聚成實體的地面裂開了道道縫隙,在那片蒙蒙的光芒之下,是一片漆黑的濃霧,如同一隻張牙舞爪的巨獸,已經伸出了猙獰的觸手,繚繞著不斷變幻著,

本已凝聚成形的天地再次崩塌,天空陡然轉暗,白光大盛,似乎察覺到了威脅,瘋狂地綻放出光芒,天地失色,這片天地一半籠罩在黑暗中,一般照耀在光明之下,一黑一白兩團能量各自佔據了一半虛無,在天空遙遙相望,卻又涇渭分明,

不知過了多久,正在怔怔出神的男子突然察覺到什麼似的,神色猛地一變:「不好,把那個東西忘了,」

他的身形一閃,已經出現在蜷縮著的天修身前,併攏雙指一點天修眉心,眉頭已經皺了起來:「不過一個小族,竟然擁有如此神秘的血脈力量,能夠與魔氣分庭抗禮,看來人族的來歷還不僅僅是表面那麼簡單哩~這識海重塑成這個模樣,也不知是好是壞…真是讓人頭疼啊,」

此刻在索洛特大陸的某個角落,大地發出一陣劇烈的顫抖,這是一個一片漆黑的世界,在這個漆黑的地底之下,一個冰冷的聲音突兀地響起,帶著一股瘋狂的殺意,幾乎是嘶吼出聲:「何人擾我長眠,,」

緊閉著的雙目緩緩睜開,這是一雙不似人族的巨大雙眼,帶著一股睥睨天下的狂傲,一眼就瞥見了眼前突兀地出現的人影:「真是讓人懷念的味道啊,我已經很久沒有聞到過如此新鮮的血氣了~人族,你的遺言是什麼,」

「這就是邪龍么…似乎比想象的還要弱一些啊~也罷,事到如今,也只有奮力一博了,爾等…為了薩滿神的意志不朽,你們自刎吧,」

在他的身後,近百人一臉漠然,如同一具具失去了意志的乾屍一般,毫不猶豫地同時舉起了手中的利刃,手起刀落,一地刺目的殷紅,

沉睡於無盡虛無中的薩滿神啊~請降下神力,懲罰這無知的生靈吧,


bobo的臉上掛著一抹狂熱的笑容,一柄鋒銳的匕首已經劃過他的手心,滴滴鮮血灑落,隨著他詛咒似的低語,他的腳下一個暗紅色的法陣猛然綻放出光芒,一縷縷紅色的光點在法陣中遊走一番之後,緩緩升起,沒入了上方巨大生靈的頭顱之中……


那雙狂傲的巨大雙目,從意外到困惑,再到麻木,最終徹底失去了光澤,謙卑地低下了那高貴的頭顱:「主人,」

回應他的只有一個狂熱的嘶吼:「薩滿神的意志必將永存不朽,諸神,鳥人,不過是通天路上的一塊墊腳石,所有人都該死,」

大地裂開了一道道裂紋,彷彿末日來臨,已經被封閉許久的惡龍淵重新展露出了它的猙獰面貌,方圓百里之內,如同經歷了一場天翻地覆的災難,巨大的裂紋一直延伸到極遠處的天邊,一條百丈長的巨龍發出一陣清越的長嘯,立在雲端,俯視著下方的大陸,

大陸亂了…在百里之外,有人在街道上駐足良久,遠遠眺望著天邊,許久,搖頭嘆息一聲:亂吧,讓我看看,你們究竟能折騰到各種程度,這片天,這塊土地,終歸不是屬於你們的,

奧賽城,死一般寂靜的宮殿,昔日的繁華盛景毀於一旦,一個人頹然靠在長案上,他的身側扔滿了書卷和各種名貴的瓷器,幾個女僕跪在門外,卻不敢踏入收拾,

許久,他發出一聲嘶啞的聲音:「告訴他們,我同意他們的條件,」

門外守了多時的官員聞言身體一顫:「陛下保重龍體,我福爾斯帝國屹立大陸數百載,陛下能夠委屈求全,乃是帝國之福,他日必能讓帝國重煥生機,」

「滾吧,越遠越好,」門中的人聞言一陣怒火攻心,咆哮著將長案踢飛,將自己的帝國拱手讓人,這已經足以讓他發狂了,對方不合時宜的馬屁拍到了他的痛處,怒不可遏地嘶聲吼叫起來,

門外一陣噼里啪啦的腳步聲,最後徹底靜了下來,等待了許久之後,一個潔白的光影自天而降,落入了奧賽城中,

光影所過之處,眾生跪拜,如同朝拜神靈一般,將光影迎進了宮門,

「愷撒王,你做了一個很聰明的選擇,光明將會照亮這片黑暗之地,你的國家將會因此得以繼續繁榮昌盛下去,你知道,在天神面前,凡人的力量不過是螻蟻之力而已,」

這個光影正是在加爾城碰了一鼻子灰的帛曳,偷雞不成,最終只能灰溜溜地離去,突然出現在這奧賽城,似乎是看中了這座城了,可憐愷撒,在這個幾乎不死的怪物面前,也只能選擇了妥協,

此刻帛曳已經換了一副不沾凡塵的出世淡笑,光潔的臉頰掛著聖潔的光輝,如果不是那微微挺起的下身,很難相信這竟然是一個男人,

愷撒聞言險些沒忍住破口大罵出來,這些道貌岸然的鳥人,向他提出的第一個條件就是三百個美貌處子,什麼天神上帝,都是狗屁,如果不是對方實力太強,他已經狠狠一腳踹到對方臉上去了:呸,

眼看對方沉默不語,帛曳雖然有些不悅,不過也不好恣意放肆,畢竟兔子急了還咬人哩,加爾城一戰,他最大的收穫就是學會了謹言慎行,雖然只是一個凡人,不過真要逼急了,說不定對方寧願把所有人都殺光了也不會留一個供奉他,他前來的目的可不僅僅是挑選女僕,要想完成那件事,還得藉助大陸凡人的信仰之力才行,

「我愷撒既然已經同意你的要求,就會遵守承諾,希望你不要忘了我們的約定才是,」愷撒言語冰冷,胸中卻是忿忿難平,胸膛劇烈地起伏著,他堂堂一國帝王,何時受過這種窩囊氣,不過么…他別無選擇,那個拍馬屁的官員說的也是有幾分道理的,只要國還在,何愁沒有收回的一天, 第二百章,問鼎

「那麼…陛下請執行我們的第二個約定吧,」帛曳的面部籠罩在一片奪目的光華中,如果愷撒的目光可以穿透那層奇異的光華,他一定會發現對方森冷的笑容的,天族與魔靈巨獸的約定是互不侵擾,不過如果換作了福爾斯帝國的軍隊,這個約定就顯得毫無意義了,只要魔靈巨獸不出手,他們有足夠的信心踏平卡爾文的帝國,一個偽神而已,在虛神甚至真神面前,不過是一個可憐的木偶罷了,即使他們不出手,也有無數種可以致對方於死地的方法,


「傳我命令,福爾斯帝國四方軍團來朝,共商剿滅教廷餘孽之事,從今往後,我福爾斯帝國奉天神不奉神明,所有膽敢違逆者,殺無赦,」

愷撒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嘶吼出聲,他倒不是同情教廷,只是對方明擺著是要讓他與教廷徹底割裂,斷了他迴旋的餘地,教廷已經滅了,至於餘孽…大陸之大,他上哪去找去,在天族現世的那一瞬間他就察覺到了諸神存在的可能性,在這座大陸之外的某個位置,一定還有著神靈的存在,一旦諸神降臨,他根本沒有退路,天知道這些鳥人與諸神孰強孰弱,這些傢伙是將他徹底與天族綁在了一條船上啊,

「這是天絕之陣的施展之法,只要聚集一支萬人大軍啟動此陣,即使是對方是偽神也得死,卡爾文帝國滅亡,這第二個條件也就完成了,作為補償,卡爾文帝國三分之一的國土歸你所有,當然,這要建立在你足夠識時務的基礎上,」帛曳冰冷的聲音帶著些許威脅意味,一臉麻木的愷撒面無表情地撿起對方扔在地上的玉卷:「我知道該怎麼做,」

「希望如此,」

加爾城,經過幾日的整頓,城中已經恢復了正常的秩序,一個男子一身華貴的紫金長袍,頭上是一頂代表著皇權的暗金色王冠,正是入主加爾城的卡爾文,不過我們的卡爾文大帝似乎並沒有一絲高興的意思,沉默著有些煩躁地在書房中踱步,方圓百米內空無一人,連侍女僕從都被趕到了極遠處,直到一個黑影悄無聲息地沒入了書房中,他才凝聲開口:「怎麼樣了,」

「陛下,情況不妙,出現在東南方向的巨龍,一路摧枯拉朽,毀滅一切阻撓,現在已經朝著加爾城來了,按照現在的速度,恐怕不到半個鐘頭便能殺到,」

「北面情況如何,」卡爾文眉頭微皺,他有種不太好的預感,那些鳥人可不會那麼輕易善罷甘休,不過么…他也不是任人宰割之輩,

「福爾斯帝國近來有些蠢蠢欲動,大量軍隊在北部邊境聚集,恐怕一戰難以避免,現在情況極為複雜,我們…,」

「戰,不管是邪龍還是福爾斯帝國,膽敢踏足我卡爾文帝國者,皆殺不赦,」一柄鋒銳的銀白色佩劍已經出鞘,被卡爾文扔在地上:「拿著它,就讓它代表著我的意志,去驅趕那群討厭的蚊蟲吧,雖然我們現在的力量還不足以震懾天下,不過也時候讓大陸人知道我卡爾文帝國了,」

茫茫海洋之中,幽藍的天空與海面在極遠處的天邊相接,融為一體,在這片幽藍之中的某個地方,一個低沉的聲音有些悶悶地響起:「罷了,那半魔既然是那個傢伙的人,我也不能置之不顧,天族人有外援,我魔族又豈能落後於人,納迦族七位祭師,你們率領五千精兵走一趟吧,今日若能助那卡爾文一臂之力,他日納迦族進入大陸,也能有所依託,」

納迦族地,七個正在閉目靜修的祭師同時睜開了雙目,一股炙熱的戰意一閃而逝,諸人對視一眼,都露出了興奮的目光:「幾位,這一戰是魔靈大人親自邀約,又是我納迦族踏足這一域的首站,萬萬不可讓人小瞧了,另外,一切冷靜行事,畢竟我們根基未穩,只要能夠助那卡爾文擊退敵軍便是,」大祭師還算冷靜,沉聲提醒諸人,諸人都是鄭重其事地同時頷首,至於她們到底聽沒聽進心裡,就沒人知道了,

這一日,納迦族地一陣動蕩,倒不是出了什麼亂子,而是大量調兵遣將,隱隱有些昔日征戰海域一往無前的氣勢,讓所有人都燃起了戰意,納迦族可不是甘於寂寞的種族,折騰了數個鐘頭之後,終於集結了一支五千人的大部隊,有序地站立在原野上,碧藍色的天空毫無徵兆地裂開了一道縫隙,這道縫隙不斷擴大,化為了一扇巨大的漆黑門戶,門戶中是一個巨大的漩渦,讓人看不清門戶中的動靜,

「這是魔靈大人建立的大型傳送門,穿過這扇門,就是索洛特大陸了,我們的目的地是一個叫做卡爾文帝國的地方,記住,我們的目的是幫助卡爾文帝國阻止敵軍的入侵,這是我族在這索洛特大陸的第一戰,任何人,一切聽從指揮,不可妄動,」大祭師正在做戰前動員,面對著一片黑壓壓的人潮,嚴肅地開口道,納迦族習慣了入侵,四處燒殺搶掠,如果到時候出了什麼亂子,她也沒臉回來見魔靈了,

不過她的話並沒有多少作用,因為連一側的六位祭師都是一副躍躍欲試的神色,更別提下面的軍隊了,

「嗯,摩娜莎祭師留守族地,你的位置由摩耶麗暫為代理,其他人,前進,」

隨著大祭師一聲令下,大部隊開始迅速湧向傳送門,而傳送門也來者不拒,數以千計的隊伍源源不絕地涌

其中,最終消失在了那片漆黑的漩渦之中,再次出現,已經是大陸南部了,

這支突然出現的隊伍引起了一番不小的波瀾,畢竟如果你看到一支數以千計的人首蛇身的生物出現在陸地上,誰又能平靜下來呢,大陸已經足夠混亂了,誰知道這些生物是何來路呢,

不過這支隊伍並未過多停駐,短暫的整頓過後,便再次啟程,浩浩蕩蕩地向北部前進,他們的目的地,是遠在數千里之外的加爾城,

大陸亂了,這一刻即使是普通人都察覺到了大陸的變故,各方強者雲集,戰爭已經無可避免,一旦爆發,必將是一番驚天動地之爭,

加爾城東南百里之外,一道巨大的身形橫貫天際,自遠天而來,這是一條體長超出了百丈的赤紅長龍,一路噴吐著赤紅的龍息,所過之處,萬物枯寂,所有人無不望風而逃,不過在巨龍眼中,這不過去一群可有可無的爬蟲而已,根本不屑一顧,它的目的地,是百裡外的城池,惡龍淵聚集維拉公國都城麥恩斯城最近,不過現在麥恩斯城已毀,bobo也只能將目的地選擇了較為靠近的加爾城了,這個下意識的選擇似乎正好遂了某些人的願,不過現在,他還一無所覺哩,

卡爾文親自坐鎮加爾城,數萬人組成的軍隊將整座城圍得水泄不通,都是一副殺氣騰騰的模樣,正在靜靜地等待著來者,卡爾文此刻也不敢鬆懈,高高立在城外寬闊的空地上空,神色凝重地注視著遠天,他很清楚這條突然出現的巨龍,是沒有任何的善意的,

來了,不知誰輕聲嘀咕了一聲,所有人同時抬首,望向天邊,一條赤紅長龍自空而來,在龍頭之上,是一個有些細微的白點,直到聚集城市不足半里之外,下方的守軍這才看清楚了龍頭上身披白色獸皮的老者,陰鷙的目光有些疑惑地注視著天空高高在上的卡爾文:「你是何人,」

「卡爾文帝國之主,」卡爾文冷聲回應,同樣用一副意外的目光打量著對方:「你不是大陸之人,來人,報上你的名來,」

「卡爾文帝國…這麼說,多蘭帝國是被你滅了,如此也好,直接解決了你,就不用再浪費功夫了,」bobo眉頭一皺,對方的實力他看不透,不過仗著巨龍之威,倒是毫不畏懼,趾高氣揚地開口,

卡爾文雙目微眯,大概是覺得有些好笑,誇張地做出一個驚訝的表情:「噢,諸神在上,是誰給你的信心,這條大蛇嗎,如果僅僅這樣,那麼你可能要失望了,我,卡爾文大帝,可不是憑藉一條大蛇就能嚇退的人,來人,如果你足夠聰明,就速速退去,我可以饒恕你不敬之罪,」

卡爾文此刻也有些心虛,畢竟北面還有福爾斯帝國軍隊虎視眈眈,如果再城門失火,後果不堪設想,

「我桑卜拉舉全族之力問鼎大陸,如果不是那些該死的鳥人,這座大陸已經落入桑卜拉的囊中,而今舉族皆亡,無論是諸神還是鳥人,都將承受我桑卜拉的怒火,沒有人可以逃脫,」bobo一副癲狂模樣,冷笑連連,就要示意巨龍發動攻擊,這條巨龍身長超過了百丈,一旦發動攻擊,幾乎可以覆蓋城門前大半區域,所造成的損傷將是不可估量的,

「列陣,」卡爾文神色冰冷,他可不是善茬,對方既然不退,那就只有一戰見分曉了,冷喝一聲,一柄漆黑的長劍已經已經出鞘,直指來者, 第二百零一章,半魔

氣氛驟冷,數萬人發出一陣震天動地的嘶吼聲,鋒利的利刃已經出鞘,直指來人,一股磅礴的戰意凝聚在一起,強橫無匹的氣勢猛然爆發出來,連bobo都是神色微變:這支軍隊不似普通軍隊,在隊伍的各處矗立著一個個一身漆黑戰甲的鐵甲軍,這些人彷彿擁有著某種凝聚戰意的特殊法門,將數萬人的戰意凝聚為一體,就是這股力量,鋪天蓋地,幾乎籠罩了整座城市上空,猶如一條盤踞著的卧龍,一旦出動,必將驚天動地,讓他也不得不暗自嘀咕:「奇怪,這些人有些詭異啊~」

不過他的遲疑僅僅持續了一瞬,便很快消散,以近百桑卜拉族人血脈獻祭,如此慘痛的代價收服了這惡龍,如果連這萬人隊伍都敵不過,何談問鼎天下,戰,

bobo氣勢陡然變化,高高立在空中,陰冷的目光掃過下方的城市,冷聲發出了命令:「殺,片甲不留,」

赤龍得到命令,發出一聲長嘯,俯衝著沖向了下方的城市,它可不會理會什麼城池軍隊,所有在它的視線內的,都要被徹底摧毀才罷休,赤紅的龍息不斷噴出,片刻間便已摧毀了城門,殺進了城,頓時城中一陣雞飛狗跳,巨龍所過之處,斷無一寸凈土,都被赤紅的龍息焚盡,只剩下一片狼藉,

「噢,你這個該死的野蠻人,膽敢侵擾我的領地,你給我去死吧,」卡爾文發出一陣歇斯底里的大吼,眼看著巨龍一路橫行無忌,眼看就要殺進宮去了,不由一陣大罵,數萬大軍卻無所作為,鋪天蓋地的弓箭和魔法球射向空中,卻沒有任何的作用,少量能夠御空而行的軍官同樣無法對巨龍造成多少損傷,反而在激怒了巨龍,愈發猖獗起來,要向阻止對方橫行,還得他親自出手才行,不過空中還立著一個冷笑連連的bobo,雖然這個傢伙不算太強,他雖已突破偽神境界,不過那完全是拔苗助長似的提升,沒有任何的領悟,雖然力量上要勝過對方一籌,真正戰鬥起來,要想解決這個傢伙,也不是那麼容易的,對方再不濟,也是實打實的破虛強者,在這個諸神不顯的時代,已經是巔峰強者了,

下方的城市中一陣騷亂,一個黑影急急忙忙地從遠方飛來:「陛下,福爾斯帝國軍隊來襲,我們的隊伍恐怕擋不了多久了,」

「咳咳,該死,那些卑鄙無恥的混蛋,給我守住,我們還有援兵,在援兵趕去之前,一定要守住,今日他若攻不下我卡爾文帝國,福爾斯帝國我必滅之,」卡爾文怒火攻心,劇烈地咳嗽一聲,賭神發咒似的一陣咆哮,顧不上眼前的bobo,飛身撲向了正在城中肆虐的巨龍,

卡爾文不是傻子,相反,他還很聰明哩,對方最大的依仗便是那條巨龍,如果解決了巨龍,剩餘一個破虛強者,還能翻了天不成,,

不過他清楚這點,bobo同樣不傻,眼看對方抽身暴退,不作停留,同樣撲了上去,他已經察覺到了卡爾文的強勢,手下卻沒有多少戰力,幾乎一人支撐了整座城,只要設法解決了這個傢伙,此城自然不攻而破,

卡爾文手中長劍黑芒大盛,似乎施展了什麼強大的武技,猶如流星一般急速射向巨龍,恐怖的劍勢即使是bobo都是一陣皺眉,這股力量太強,已經超出了他對這座大陸巔峰境界的認知,在破虛之上的境界,已經不是他所知曉的了,

不過么…他的嘴角泛起一抹森然冷笑:「給我回頭,」

在卡爾文的長劍即將刺中巨龍的剎那,或許僅僅是一瞬,這一瞬已經超出了他的反應了,原本急速狂飆的巨龍龐大的身軀急速折轉,如同一顆巨大的隕石一般轉身撞向了來人,轟,

去勢難收的卡爾文與巨龍轟然碰撞,如同兩顆星辰的激烈碰撞,兩者看似天差地別的身形,所蘊含的力量卻是毫不相讓,龐大的能量波席捲方圓數里,發出一陣刺耳的嗡鳴,最終同時暴退數里,煙塵散去,一臉狼狽的卡爾文神色冰冷地立在空中,他手中的長劍已經不見,此時胸膛已經凹陷了一大塊,已經受了極重的傷,他的嘴角還殘留著一絲血跡,原本握劍的手臂軟塌塌地垂著,顯然已經斷了,不過卻是一副冰冷的笑容,他受了傷,巨龍同樣沒能好過,

在距離卡爾文數裡外的城市另一邊,一條赤色長龍盤踞天際,巨大的頭顱插了一柄漆黑如墨的長劍,正在汩汩流出暗金色的血液,那是卡爾文從次元空間得來的魔器,這一次碰撞,對方同樣受了重創,他有這個自信,當然他不知道是,龍族擁有強橫無匹的肉體,恢復力同樣不可低估,這一次碰撞,巨龍略佔上風,

不過他這一次是低估了對方,這一切正好遂了某些人的願望哩~

「嘖嘖~真是一場讓人印象深刻的戰鬥哩~現在的你還有幾分戰力,」bobo冷笑著站了出來,如同俯視著一條狗似的看著對方:「你與邪龍拼死拼活,以為擊敗了它就能贏了嗎,你似乎忘了一些東西哩~這條巨龍,只是我手中一個傀儡而已,相比它而言,我還是比較在乎你的死活呢,」

卡爾文冰冷的笑容猛地凝滯,似乎意識到了什麼似的:「該死,你這個卑鄙的異族人,」

卡爾文之所以神色大變,正是bobo的提醒,對方一點也不在乎巨龍的死活,他與巨龍實力相當,不過如果巨龍拚死一戰,他即使不敗,也會落入一個極其危險的境地,現在他正在向那個危險的漩渦緩緩靠近哩,現在的他要想擊敗bobo已經極為費力,加上巨龍不顧死活的侵擾,這一戰……斷無勝算,

「俯首稱臣,一個超越了破虛境的強者,我會很樂意接受的,」bobo一副奸計得逞的得意笑容,

「不,我已經突破偽神境界,這座大陸,我就是神,我是不敗的,你該死,膽敢違逆我者,都該死,」卡爾文如同觸電似的驚叫起來,誇張地揮舞著手臂,bobo這一招把他刺激的不輕,已經失去了理智,嘶吼著就要撲向對方,

嘿,bobo冷喝一聲,巨龍收到命令,不顧一切地撲了上來,卡爾文一臉癲狂,嘶吼著,也不閃避,眼看著就要再次與巨龍撞上,天空突兀地變了顏色,一道漆黑的閃電自虛空中劈來,撕裂了空間,一道裂紋不斷變大,空間劇烈涌動著,似乎有什麼龐然大物,正在掙扎著,呼之欲出,

bobo眉頭一皺,怎麼這個時候再生變故,匆忙之間下達命令,示意巨龍一道龍息噴了過去,

「哼,」一聲冷喝,如同炸雷一般從空間裂縫中傳來,一隻灰黑色大手自空間裂縫中伸出,強行撥開了正欲撞上的雙方,一股恐怖的威壓一閃而逝,巨龍如見鬼魅,原本張牙舞爪的氣勢驟然消散,如同一隻可憐的小獸似的,發出一陣哀鳴,蜷縮著沒了動作,bobo霍然變色,

「你是何人,,」

空間裂縫中再沒有一絲聲息,幾個人影一閃而過,瞬間已經出現在了城市上空,

「卡爾文閣下,我們又見面了,你的狀態似乎不太好啊~」

「天修閣下,」卡爾文熊熊燃燒著的怒氣如同被潑了一盆冷水,瞬間安靜了下來,那股一閃而逝的氣息,他可是刻骨銘心,他的力量都是對方施捨而得,他在這個世間如果還有敬畏的人,恐怕就是那個神秘莫測的魔神了,

bobo一副見了鬼似的神情:「怎麼又是你,你到底是何人,,那股力量…」他似乎想起什麼似的,后心一陣寒氣上涌,打了個哆嗦,匆忙瞥了天修一眼,頭也不回地選擇了避退,聖山一戰,他可是記憶猶新,此刻對方所散發出的氣息愈發神秘莫測,加上那股一閃而逝的氣息,容不得他不謹慎,他已經在紫涵手中栽過一次跟頭,可不想在這裡再翻了船,

卡爾文僵了一陣,而後突然記起什麼似的,劇烈地咳嗽一聲,吐出一口鮮血:「艾斯,即刻帶兵前往北方,」

福爾斯帝國大軍來勢洶洶,北方此刻尚未完全控制,一旦讓對方壯大,後果不堪設想,他卡爾文一人雖然已是偽神,不過手下沒有得力助手,面對矗立大陸近千載的福爾斯帝國,他一人的力量不過是螳臂當車而已,

福爾斯帝國么…天修若有所思,在接受了一次浴火般的重鑄識海之後,此刻的他身負魔,人兩族兩種力量,聖力在重鑄識海之後也已經恢復到了武神境界,至於魔力,恐怕還在化靈境之上哩~不滅魔體的恐怖之處不僅僅在於恐怖的身體強度,還有愈挫愈勇的強大性質,一次浴火,所凝聚的魔力愈發精粹,甚至已經超出了重塑識海之前的七系聖力,

而關於卡爾文的身份,他也已經得到了答案,維拉公國曾數次進入次元空間的目的,正是魔族傳承,不過一無所得,最後卡爾文一行費盡周折進入了荒野深處的地下墓穴,這一次他獲得了偽神之力,同時也為此付出了代價,成為魔族附庸,半魔,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現在的卡爾文,還能算是盟友哩, 第二百零二章,納迦來援(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