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出所料!通風大聖摸了摸自己的鬍鬚,悄悄地對雷克頓和孫悟空傳音一陣。

兩妖點點頭,便答道:「如此便好,我倆便隨你再上一次天宮!」 雷克頓與孫悟空兩妖別了牛魔王等,與太白金星一道飛上天庭。


這一次還是從南天門進去,不過有趣的是,南天門的那一群守將一看到雷克頓和孫悟空,都灰溜溜地跑開了。沒辦法,之前的花果山一役,雷克頓的屠夫之名與孫悟空擊敗哪吒的戰績傳得太快,現在天庭的很多人一看到鱷魚精和猴精就心神不寧。

一來到靈霄寶殿之上,就見到了玉帝。現在的玉帝對於兩個妖王可是恨得牙痒痒的,可惜自己現在手下沒人可用,兩個妖王身後又有龐大的妖族撐腰,自己可不敢輕易地動手。

「啟稟陛下,花果山妖王孫悟空與雷克頓帶到。」太白金星稟報一聲。

玉帝與太白金星演了一場戲,直接把孫悟空封為齊天大聖,雷克頓封為怒天大聖,算是承認了兩妖的身份。

「你們兩人的府邸就建在蟠桃園之旁,負責看管蟠桃園之事。」玉帝乾脆隨意給兩妖弄了個閑職。而且蟠桃園是西王母與東王公的地盤,這兩妖亂來也是那對夫妻的事情了。

隨後雷克頓與孫悟空來到蟠桃園旁邊,只見天庭早就派人在此建立了兩座宮殿,一座喚作齊天宮,一座喚作怒天宮。

雷克頓與孫悟空便在此住下,等待著時機的來臨。

那怒天宮之中並沒有什麼仙女一類的奴僕,倒是清靜自在。雷克頓與孫悟空每天閑著沒事就在蟠桃園裡瞎晃悠,或者跑到其他神仙哪裡去喝茶玩耍。

現在的天庭不少神仙都有些怕了這兩個妖王,一來兩妖實力驚人,二來這兩個傢伙最喜歡搗亂,沒事就亂打,搞得天庭經常烏煙瘴氣。

好多神仙一聽到怒天大聖和齊天大聖又打架了,都紛紛閃得遠遠的。

「雷師弟,吃我一棍!」

「孫師兄,看我這一招刀法!」

兩個妖王都是好鬥的傢伙,打起架來沒完沒了。玉皇大帝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兩個妖王要鬧就隨便鬧吧。

話說這一天,雷克頓剛剛睡了一覺醒來,孫悟空就急急忙忙地找上門來。

「嘿嘿,雷老弟,蟠桃園裡結果子了,咱們去瞧瞧!」孫悟空平生最喜歡吃的就是桃子,這蟠桃園之中的蟠桃他可是眼饞很久了,可惜蟠桃三千年開花,三千年一結果,三千年一成熟,等的他非常心急。

現在蟠桃園之中的果子結出來了,雷克頓與孫悟空都趕去蟠桃園看桃子了。

好傢夥,只見滿園春色飄紅雲,蟠桃落掛枝頭上,半面紫來半面紅,卻是天宮好寶貝。孫悟空直接跳上枝頭,隨手抓了一個桃子就啃起來,嘴裡忍不住贊道:「好東西!就是我那花果山也沒這麼好吃的桃子。雷老弟你來一個!」說著他順手摘了一個扔給雷克頓。

雷克頓嘗了一個,果然是甜美多汁,其中不知蘊含了多少靈氣,對於修為也有提升。若是凡人吃了,只怕立馬就可以白日飛升。


兩妖敞開肚皮在蟠桃園之中吃起桃子來,全然不顧蟠桃園的規矩。

短短數日,整個蟠桃園之中的蟠桃都被兩妖給吃了個乾淨,只剩下一些青澀的果子掛在枝頭上。那蟠桃園的土地也不敢亂說,他早就被兩個妖王弄得服服帖帖了。

這一天,雷克頓與孫悟空吃完了桃子,乾脆躺在蟠桃園之中休息。

不遠處忽然傳來女子的嬉笑聲,雷克頓驚醒過來,變成一隻蒼蠅飛了過去。只見一夥仙女施施然地步入了蟠桃園之中。

一共七個仙女,居然長得一模一樣,都是美貌無比,只有身上穿著紅橙黃綠青藍紫七色不同的衣裳。

得,這應該就是傳說中西王母手下的七仙女了。雷克頓悄悄地飛到一旁,聽著七個仙女談話。

「大姐,這蟠桃園是怎麼回事?怎麼連一個成熟的蟠桃也見不到了?」黃衣仙女抱怨起來。

紅衣仙女眉頭一皺:「怪事,這蟠桃園之中的蟠桃應該已經到了成熟之時了,怎麼還是這般模樣?要是沒有蟠桃,那蟠桃盛會只怕要出亂子了。」

「玉帝他不是派了兩個招安的妖王來管理蟠桃園嗎?怎麼不見這兩個妖王?」橙衣仙女忽然問道。

「哼!相比是那兩個妖王把蟠桃園之中的蟠桃給偷吃了!」一旁的藍衣仙女隨手撿起一顆桃核兒,罵罵咧咧地說道。

「嘿嘿,七位美女,不好意思了,這蟠桃確實是我吃了的。」雷克頓直接化出法相來了,站在七仙女面前。

七個仙女一看到雷克頓鱷魚的模樣,都是嚇了一跳,驚呼道:「你是什麼人!」

「我?我就是怒天大聖雷克頓,你們不會不知道吧?」雷克頓笑道。

七仙女這才反應過來,最近天庭傳得厲害的兩個妖王,其中一個還真是一頭大鱷魚。就在此時,一隻金毛猴子也跳了出來。

「雷老弟,什麼情況?」孫悟空看著七仙女問道。

「兩位大聖,奴婢七人乃是西王母門下的七仙女,蟠桃盛會不日就要召開,我等特意來蟠桃園之中採摘蟠桃。」紅衣仙女解釋道。說著她瞅了一眼地上的桃核兒,心頭暗罵不止。

雷克頓眼珠子一轉,問道:「不知道這蟠桃盛會將在何處舉辦?」

「在西王母的分景閣之中。」

雷克頓與孫悟空對視一眼,知道時機到了。

「孫師兄,是時候開工了。」雷克頓嘿嘿笑道。

「是啊,這些天閑得我都沒事幹了。」孫悟空直接捏了一個法訣,朝著七仙女喊一聲「定」,七仙女頓時變成了雕像一般。

「走起!」雷克頓直接祭出風遁,奔著那分景閣之中就去了。孫悟空也踏上筋斗雲,追著雷克頓就去了。

兩妖直接來到那分景閣外,果然看見不少仙官仙女進進出出,正在布置著蟠桃盛會。

話說這個西王母在天庭的地位相當之高,而且她的丈夫東王公東華帝君也是天界的帝君之一。整個三界之中除了地位最高的六御之外,還有不少帝君,比如東王公、西王母、五嶽帝君、洞陰大帝之類的。

雷克頓與孫悟空直接闖入了分景閣內,一看到仙官仙女,直接用定身法給定住。可憐一個個仙官仙女都只能眼巴巴地看著兩個妖王亂闖分景閣,無能為力。

「雷老弟,這天庭的瓊漿玉釀是什麼滋味?」孫悟空隨手端起一壺酒,喝了一口,搖頭道,「忒甜了!還是我花果山的椰子酒好,還有積雷山的烈酒也不錯,這天庭的酒著實喝不對口。」

雷克頓也嘗了一下,這天庭的酒很溫和,頗有些醪糟的味道,比起妖族喜歡的烈酒差距太大,不喝也罷。

兩妖此次大鬧,本來就是按照通風大聖給他們布置的計劃行事。他們一同打鬧,將一個分景閣弄得亂七八糟,直接離開了。

話說兩妖更不逗留,一路沖往靈霄寶殿,卻發現靈霄寶殿之中沒什麼人。原來西王母的蟠桃盛會要召開,所有的天庭神仙帝君都準備赴宴去了,沒有人在此逗留。

「靠,居然全跑了,本來還想鬧他一場的。」雷克頓有些鬱悶,自己最近發現打神仙是一件很爽的事情。

「算了,咱們在靈霄寶殿留點記號便走吧。」孫悟空這猴頭,居然扯開褲腰帶,在玉皇大帝的龍椅之上撒了一泡猴尿。

兩妖正要離開靈霄寶殿,忽然發現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將兩妖直接束縛住了!

什麼情況!雷克頓和孫悟空都是一驚!這法力簡直恐怖到了極點,他們兩個妖王被輕易地控制住,連動彈都動彈不得了!

這股宏大的法力直接拖著兩個妖王,從靈霄寶殿向上,穿透了無數重天,一直來到了三十三重離恨天之外。

「靠!到底是什麼人?」雷克頓心頭暗驚,這個施法者的修為高得可怕,可是為什麼要帶他們兩妖來到三十三重天之外的離恨天呢?

等等,離恨天!這不是兜率天宮所在之處嗎?

兩妖感覺身上的法力束縛一下子消失了,在他們面前的,居然是一座看起來平凡無奇的宮殿。宮殿之外仙鶴齊飛,雲遮霧繞,陣陣鐘聲悠揚,宮殿上一塊破舊的牌匾,寫著「兜率天宮」四個大字。

雷克頓和孫悟空對視一眼,都覺得驚訝無比。怎麼搞的,他們怎麼被人莫名其妙地帶到了這離恨天之上的兜率天宮,這可是太清道德天尊太上老君的行宮啊!

「你們二妖入宮,可見三個金葫蘆放在殿中,你等自行取用。」一個淡漠的聲音忽然傳來,讓雷克頓和孫悟空更加驚疑不定。

難道用**力將他們攝來此處的,就是太上老君本人?不可能,太上老君是聖人,而且是最最大牌的那種聖人,怎麼會專門為他們兩個小妖王施法呢?

處處都透露著古怪。

「不管了,反正太上老君要是對我們有惡意,我們也沒法反抗不是?」孫悟空倒是看得開,直接踏入了兜率天宮之中。


雷克頓也跟了進去。果不其然,在他們一進門的地方,就看到一個古樸的木桌之上,擺放著三個金色的葫蘆,一股股濃郁的靈氣都從中透出來。 離恨天,兜率天宮。

面容古樸的玄都**師緩緩地睜開了雙眼,對著身邊的道童說道:「等那孫悟空與雷克頓得了金丹,你帶著他們兩妖下界。」


一旁的道童微微地點頭道:「遵命!」說完兩個道童便離開了,玄都**師繼續閉目養神,天地間的一切似乎都與他無關。

而在兜率天宮的入口處,雷克頓與孫悟空正好奇地打量著眼前的三個葫蘆。

孫悟空性子急,拿起一個葫蘆搖了搖,就聽到咕嚕咕嚕的聲音,打開塞子一看,裡面正有兩顆金色的丹藥。雷克頓拿起第二個葫蘆,裡面居然是兩顆火紅色的丹藥,而第三個葫蘆裡面,居然是兩顆紫色的丹藥。

「嘿嘿,雷老弟,你說這會不會是太上老君送我們的東西?」孫悟空問道。

雷克頓眉頭一皺,這三顆丹藥雖然看起來並不特殊,但是其中蘊含的玄妙非常深奧,何況兜率天宮出品的丹藥,整個三界都知道是什麼檔次。但是太上老君為什麼這時候要送他們兩妖丹藥呢?這個就讓人想不通了。

想不通就不想了,雷克頓直接說道:「孫七哥,這六顆丹藥我們一人三顆分了吧。」兩妖也懶得思考聖人的行事了,乾脆直接分了丹藥,一股腦地吞入腹中。

好傢夥,這丹藥一入肚中,就化作三股清流消散,然後匯聚到了丹田之內。雷克頓能清楚地感受到三顆丹藥之中蘊含的能量,只怕可以幫助自己達到天境了。不過這三顆丹藥似乎並不是一次性的,其中的藥力只能緩緩地釋放出來,顯然需要一些時間才能完全起作用。

他們兩妖剛剛一服下丹藥,只見兜率天宮之中走出來兩個道童。

這兩個道童面容清秀,唇紅齒白,梳著髮髻,一個身穿金色道袍,一個身穿銀色道袍,正是太上老君手下的金銀二童子。

「無量天尊。」兩道童一見到雷克頓和孫悟空就行禮。

兩妖也不敢在聖人的行宮造次,也合掌應答:「無量天尊。」

「兩位既然已經服用了丹藥,便隨我二人離開吧。」金銀童子說道。雷克頓和孫悟空心頭有大疑問,正要詢問,兩個童子卻毫不理會地領著兩妖離開了。

「我說兩位啊,這太上老君葫蘆里賣的什麼葯啊?我們怎麼會來到兜率天宮的?」雷克頓便走便問道。

金童子笑答:「施主不必多問,天數如此。」

得,好一個天數如此,這簡直就是回答一切問題的萬金油,不想說就來一句天數如此。雷克頓明白兩個童子是不會回答的,便不再作聲了。

金銀童子帶著兩妖一路別了離恨天,穿過三十三重天,直接到了東勝神洲。兩童子唱了一聲諾,便直接離開了。

兩妖回到了花果山上,通風大聖早就已經等著他們了。

「情況如何了?」通風大聖摸著他的白鬍須,緩緩地問道。雷克頓把事情說了一遍,卻隱去了兜率天宮之行的事情,孫悟空也很自覺地沒有說出來。

通風大聖沉吟一會兒,說道:「我可以斷定,天庭馬上會再次發動進攻。你們這次可能會非常艱難,花果山一役,將會達到一個前所未有的激烈程度。」

「這可能是十萬年來,天庭和妖族最激烈的一次戰役!」

雷克頓的孫悟空目光凝重。通風大聖既然能這麼說,至少有九成的可能就會是這樣的。

「三哥,要不要我把其他幾個兄弟都叫來?」一旁的驅神大聖葉無神忽然出現了,「這次天庭肯定不會像上次一樣只派一些蝦兵蟹將來的。」

通風大聖點點頭道:「你幫我通知一下牛魔王大哥,還有九靈元聖那邊,讓他們都做好準備。這次的花果山之戰,一定要取勝!」

靈霄寶殿。

雍容華貴的女子身穿鸞鳳青絲袍,腰懸分景之劍,緩緩地步入了靈霄寶殿之中。周圍的仙官都低頭不語,他們現在都知道蟠桃盛會上發生的事情了。

而在殿中的龍椅之上,那泡猴尿早就被悄悄地清理乾淨了。這次兩個妖王可鬧得有點大發了,西王母據說憤怒得直接把分景閣一劍劈成了兩半,還懲罰手下的七仙女下凡受劫。本來不是七仙女的錯,但是西王母是個女人,女人的邏輯能用常理來揣度嗎?

「本宮把話放在這裡了,如果陛下不能將兩個妖王誅殺,本宮絕不會善罷甘休的!」西王母握緊了手中的分景之劍,這個女中帝王的怒火是出了名的可怕。

說著西王母掉頭離去,眾仙官這才鬆了一口氣。

話說玉帝怎麼還不出現?妖王都惹出這麼大的亂子來了,這個天庭之主居然玩起了隱身,這也太扯淡了吧?

「北極紫微大帝到!」

「南極長生大帝到!」

「勾陳天皇大帝到!」

得,玉帝沒有到,六御之中的另外三御倒是先過來了。現在天庭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三御都坐不住了。至於青華大帝,由於之前與玉帝的博弈之中輸了一招,現在還在乾元山待著,沒有前來。

「可恨啊!」南極長生大帝嘆息道,「沒想到西王母的蟠桃盛會就這樣被兩個妖王毀了,靈霄寶殿的威嚴,天庭的威嚴何在?」

「可恨啊!」紫微大帝也應聲而道,「這天庭百萬年來何嘗受過這等屈辱?也不知道陛下他到底怎麼應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