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擂台上著兩個小隊的表現,葉晨咂舌:「怎麼這些小朋友表現出來的實力一點都不像是練氣期的修士啊!」

「這是自然,也並不是說他們單個的實力強,而是他們組成了小隊,小隊之間長短互補,所以能發揮的實力就會整體呈幾何指數型的增加,所以自然而然,他們明明是練氣期的實力,卻又為何能發揮出堪比築基前期的實力的主要原因。」

……

很快,冰火巨人就已經接近了蘇媛四人,而蘇媛四人也抓緊時間勉強調整回狀態,強忍住體內的翻湧痛苦,操控著四神獸虛影迎戰冰火巨人。

冰火巨人冰劍高高舉起,然後揮下,直接劈在白虎虛影的腰上。白虎虛影因此不停的晃動,看似就要即將破碎似的。

白虎虛影再次受到重創,蘇媛四人強忍著白虎虛影受創帶來的反噬後果,操控著青龍,朱雀虛影對冰火巨人發起攻擊,玄武虛影繼續防禦,同時為蘇媛等人源源不停的提供緩慢的治療。

青龍虛影高昂的叫了一聲,然後飛速抽身上前,一爪直接抓在冰火巨人的肩膀上,用力一爪,就瞬間將冰火巨人的肩膀抓碎。然後又一尾巴橫掃在冰火巨人的胸膛上,將冰火巨人打得不停的往後退。

朱雀虛影也是,先是用自己如無比堅硬的可輕易刺穿任何萬物的長長的喙,將冰火巨人胸膛上的護甲啄了一個巨大的洞,然後又用自己那長長的利爪,一爪抓在那護甲上的洞之中,然後抓住,用力一扯,頓時就將冰火巨人身上的胸膛護甲撕扯下來。

護甲碎裂,冰火巨人身體受損,遭受反噬的王虎臣四人同樣瞬間吐血,臉色金黃。靈力輸出一滯,冰火巨人也差點崩潰。

但王虎臣四人還是拚命忍住痛苦,趕緊加大維持靈力的輸出,才堪堪穩住即將崩潰的冰火巨人。

王虎臣四人控制著冰火巨人身體一震,將纏在周圍的四神獸虛影彈開,然後飛身撤退,來到蘇媛四人小隊對面,拉開距離。

儘管蘇媛四人想控制著四神獸虛影繼續追擊,但奈何冰火巨人震開四神獸虛影時的攻擊力度太大,四神獸虛影的氣息衰落許多,根本無法發起追擊。

經過幾輪的交鋒,儘管雙方的表現的實力已經遠超同期的練氣期的修士,但奈何修為始終是還處於鍊氣期,所以體內的靈力儲存量始終是一個短板。

而且經過了這麼幾輪的大規模性的攻擊,雙方的靈力都已接近消耗殆盡,身體也一樣都接近了強弩之末。

大概在估算一下,接下來對方應該只能最後再發起一次攻擊,一次之後就只能聽天由命。而自己這一方也是這樣,自身的身體狀況和靈力的剩餘量也是僅僅只能再發起一次攻擊。

所以接下來的一擊必須要一擊奏效,蘇媛及王虎臣雙方都這樣暗想道。

終於,再一次積蓄了滿足下一次攻擊的需要之後,四神獸的虛影和冰火巨人再一次向對方衝去……

雙方之間的距離飛速接近,終於,又一道明亮無比到刺眼的白色亮光亮起,整個世界都安靜了……

…… 亮光隨著時間慢慢暗了下去,世界終於又恢復了一切正常,喧鬧的聲音也再一次響起。

等到眾人的視線都恢復正常之後,紛紛連忙向擂台的方向看去,想要快一點看到蘇媛小隊和王虎臣小隊二者之間的最終比拼結果。

定睛看去,最後的結果是在眾人的預料之中,也是在眾人的預料之外。

擂台之上,蘇媛的小隊勉強支撐著身體,不停的在那裡大口大口的喘氣。

而王虎臣小隊卻是相反,四人橫七八豎的躺在了擂台之上。

之所以說在眾人的預料之中,那是因為蘇媛小隊整體有兩個人的實力要比王虎臣小隊的其中兩人高了一個等級。

雖然說在練氣期時,一個等級的差別並不大。但在雙方的綜合實力都差不多的情況下,一個等級之差的靈力儲備就可以引起很大的差別,所以這也是王虎臣小隊最終為什麼會輸的主要原因。

西遊鬥戰聖佛很 然而,結果已經顯而易見,勝負已分,不論說再多的理由,輸了始終是輸了。所以裁判也直接飛上擂台,在確定了王虎臣小隊已經全員暈了過去,且已經再無法繼續進行戰鬥,所以便直接宣布蘇媛小隊獲勝。

在聽到這一個最終的結果,確定了自己等人勝利的話后,蘇媛四人也是再也忍不住,直接腿一軟,癱倒在地上。一旁早已等待的書院醫務人員也是趕緊飛速跑來,檢查完幾人的狀態之後,便將擂台上的八人給搬到擔架之上,然後將他們給抬下去治療。

原來蘇媛小隊的四人也是早已到了強弩之末,但為了最終的勝利,四人還是強撐著自己的意識,不讓自己倒下去。所以勝利的結果一宣布,心神一松,自然而然也就暈了過去。

之後,書院的領導聽說了這一情況,暫目前為止,第三場考核的前四名小隊竟然全都無法再繼續下一場戰鬥,所以最後決定將最終的絕出勝負的比試時間調整到三天後。到那時,前四名小隊的成員都將以最佳的狀態進行戰鬥比試。

看完這兩場精彩的比試,享受完視覺盛宴后的眾人對三天後的比試期待不已。現在還只是半決賽之間的比試都已經這麼精彩,那麼到了三天之後的決賽時間,又將呈現何等的視覺盛宴。

葉晨等人在比試結束了之後,便也離開了實訓樓,前往書院的醫療分院探視張維浩等一眾因比試受傷且消耗殆盡的人。在確定好他們都沒有任何大礙,便囑咐他們好好的休息,然後便又離開。

……

……

很快,三天的時間就已經過去。除了張維浩四人的比賽拖延到了今天以外,其餘小隊的比試在當天就已經全部結束。

所以今天的中央廣場,用人山人海來說也不過分。因為之前聽到了張維浩等人這兩場比試時的情況后,一些之前沒來的人紛紛後悔不已,嘆息自己等人錯過了精彩的一幕。

所以今天,除了出門在外歷練的少數幾人之外,整個書院幾乎所有人都來到了中央廣場,準備觀看張維浩等人的最終決賽。

也因為要來觀看的人員險眾多,所以為了達到更好的視覺效果和容納這麼多的人數,所以書院的領導臨時決定將比試的場地搬到中央廣場,並臨時搭建了觀眾台。

所以等到葉晨等人來的時候,只看到中央廣場上幾乎形成了一個黑色的人頭海洋。

一行人找了個遠一點,且高一點,人員也稀少的位置之後便坐下,因為位置好的原因,所以在這裡也能把擂台全部囊括在眼中。

雖然距離比較遠,但對於葉晨等一眾修仙人員來說,也根本不是什麼問題,眼神只需稍稍一凝,便可輕易的看清擂台上發生的所有細節。

而且除此之外,書院還在擂台的正上方的位置設置了四塊長寬和五十米左右的陣法光幕,準備著時時轉播擂台上的比試情況,所以不用擔心會有看不到或是看不清的情況存在。

等葉晨等人落座之後,張維浩等四個小隊便在擂台上,聽著裁判員講解比試的規則和各種注意的事項。

而且從四個小隊的十六個人的臉上可以看到,一行人在這三天之中的時間內恢復的很好。除了自身的身體素質很好以外,還有著書院的各種醫療資源和療傷的丹藥,恢復狀態的丹藥等等一系列的資源支持,想恢復得慢都是不可能的存在。

看樣子,比試應該是快要開始了……

葉晨等人到位置上坐好之後,葉晨便突然從自己的空間戒指裡面拿出了一大堆的瓜子啊,肉脯啊,肉乾啊,水果啊,果汁啊,靈酒之類的東西,分別分發給林穎等人。

林穎等一行人看到葉晨的操作之後,也是眉頭一挑,嘴角不停的抽搐。

劉羽拿著手中的那包肉脯問道:「話說,三弟你這是……」

葉晨一邊嗑瓜子一邊理所當然的回道:「這不是顯而易見的事情嗎?當吃瓜群眾啊!有精彩的比試,視覺上的盛宴,再加上一邊吃一邊看,不是更安逸的嗎?」

「作為一個合格的吃瓜群眾,要懂得時刻尋找恰當的時機吃瓜,好的吃瓜時機那可是可遇不可求的……」

聽著葉晨不停的說著一大堆的吃瓜理論,劉羽等人心裡也是像有十萬頭神獸在奔騰一樣,特別無奈。

但既然葉晨都已經把這些東西給拿了出來,不吃也是浪費。而且反正又不是花自己的錢,所以這麼一想不吃白不吃。

於是觀眾席東南角的一個邊緣角落上,出現了這麼一幕。一行四人在哪裡不停的吃著東西,然後滿臉期待的看著擂台。動作表現,十分的刺眼。

終於,在裁判員耐心詳細的為張維浩等四個小隊的成員講解了比試的規則和各項的注意事項之後,便宣布比試即將開始。

第一場先比試的兩個小隊分別是張維浩及王虎臣兩個小隊,主要爭奪季軍和第四名的名次。

所以另外兩個爭奪冠亞軍的蘇媛小隊和洛天塵小隊則是走下擂台,來到一旁不遠處的休息區休息準備著下一場比試。

與此同時,兩個小隊都時不時的看向對方,暗暗揣測著該用什麼樣的方式方法套路,才如何能打敗對方。

畢竟兩者之間的戰鬥都相互看過,深知對方實力深淺的兩個小隊紛紛對對方忌憚不已。

視線轉回到擂台之上,在裁判員最後一次確定好雙方準備好了,互相通報雙方信息之後,便直接宣布比試開始……

…… 宣布完開始比試之後,裁判員便飛身離開擂台,把擂台留給張維浩等人。

等到裁判員離開擂台之後,張維浩和王虎臣分別向對方拱手示意敬了個禮,互道一聲承讓之後。

兩個小隊便直接拉開了距離,然後警惕的盯著對方。

因為此前就有看過對方的戰鬥,所以雙方並沒有一開始就大大出手,而是緊緊的盯著對方,不停的在大腦裡面飛速思索著如何能擊敗對方的方法。

這時,不知從哪飄來的一片落葉突然出現在擂台上空。

落葉隨風飄蕩,慢慢的向著擂台上落去。

很快,就在落葉落在擂台上的一瞬間,兩個小隊之中的張維浩和王虎臣這兩個速度最快的人動了。

只見二人原先所站的位置出現了一道向石子落進水中一樣擴散的空氣波紋,然後二人就消失在眾人眼前。

馭獸狂妃:魔帝靠邊站 緊接著,擂台四角和中間的位置只看到空氣震蕩出波紋,而且還有一聲聲唰唰唰,啪啪啪的聲音傳來。

最後等到二人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時候,二人正在擂台中央的半空中。相互踢出的鞭腿撞在一起,發出了一聲響亮的啪的聲音。

力量之大,直接讓二人相互往後飛出去,翻了個跟頭卸力,然後單膝跪在地上,但最終還是滑出了十多米的距離。

第一輪的交鋒,兩者不分上下。

「來來來了,開盤了!王虎臣小隊勝利一賠一點五。張維浩小隊勝利一賠三。有意要下注的趕緊了,三分鐘后封盤。」

「我,我下王虎臣小隊贏,一百金幣。」

「我也是,我下王虎臣小隊贏,五百金幣。」

「王虎臣小隊可是能與蘇媛小隊不相上下的存在,贏得可能性比張維浩小隊要大。所以我下一千金幣。」

「這位仁兄說的對,儘管這張維浩小隊後面表現有亮點,但綜合來說,還是王虎臣小隊勝利的可能性大一點,我也下一千金幣。」

「這位仁兄說的不然,我不認同,也許人家是扮豬吃老虎呢?不要小看任何人。我下十金幣張維浩小隊贏,一千金幣王虎臣小隊贏。」

開盤一分鐘左右之後,從下注的數據來看,沒有什麼人看好張維浩小隊,所以這也導致張維浩小隊勝利的賠率一路飆升,最後來到了一賠十的地步都沒有多少人下注。

相反,王虎臣小隊勝率的賠率則是一路下跌,從一開始的一賠一點五一直跌到一賠一的地步。

「我下一萬金幣張維浩小隊贏。」就在開盤的莊家收到的近乎全都是下王虎臣小隊贏,預料到王虎臣小隊贏的話,自己可能就要賠的連NK都不剩心塞不已的時候,這一聲對於莊家來說猶如天籟般的聲音響起。

眾人紛紛轉頭去看是哪個傻帽居然會下注這麼多,雖然張維浩小隊近段時間來爆發的實力很強,但綜合來說,他們表現一直很平平無奇,沒有什麼特別的底牌。相反王虎臣小隊則不一樣,一個冰火巨人的表現,總體實力來說,都和一般的築基前期的修士差不多,遠遠超過同級的鍊氣期。所以張維浩的小隊明顯是要輸的。

所以明知道張維浩的小隊必定是要輸的,居然還要下注一萬金幣,這人除了是傻帽以外,就只有一眾可能,把金幣不當數的狗大戶。

所以眾人轉眼在看到下注的人是葉晨后,眾人才恍然大悟,畢竟葉晨是人家小隊的監察者,這麼多天的相處,是有感情的,不想張維浩小隊那麼失面子,所以才下那麼大的注。

換句話說這也相當於是給大家送福利,想到這點,眾人也就不怎麼去在意這個了

而開盤的人則是一臉感動的看著葉晨,在他看來,終於有人下注張維浩小隊贏,自己可能就不用了賠那麼多,勉強能挽回那麼一丟丟的損失。不由得向葉晨投了個感謝的眼神。

對於學員間開盤這個事,雖然書院沒有強制性去禁止這個,但始終是不允許的。不過鑒於今天是隆重的比試日子,也就不在去關注這麼多,反正學生下注,有贏有輸,就當提前磨練罷了。

話歸正題,張維浩和王虎臣二人一觸即開,同時也大概了解了一下對方的實力深淺,覺得十分棘手的同時也暗暗感嘆對方實力的強勁。

二話不說,王虎臣這邊頭看向後面,向其他三人用眼神傳達的想法意思之後,便齊齊結印,一開始就放大招,想要利用對方沒反應過來的時機,速戰速決。

所以完成結印的下一秒,眾人熟悉的冰火巨人再一次出現在眾人的視線當中。

可是讓眾人都沒有想到的是,張維浩小隊的成員在看到這一幕以後,臉上露出了果然不出我所料的笑容。

於是也是立馬開始結印,藤蔓和樹木迅速生長,在冰火巨人飛奔過來的過程中,迅速集結凝聚,然後也形成了一個和冰火巨人差不多高的木巨人。

看到孫晨薇小隊那藤蔓和樹木快速集結凝聚的木巨人,王虎臣四人頓時也是被嚇了一跳,連忙控制冰火巨人停下腳步,硬生生的在地上滑出了數十米的距離。

看著那外形和自己等人控制的冰火巨人差不多的木巨人,王虎臣四人心裡震驚得不行:「這是什麼鬼,為什麼他們也會這樣的招數,之前怎麼沒見他們用過。」

其他的觀眾也是一副震驚的模樣,發出來陣陣的驚呼感嘆為什麼會這樣,沒道理啊之類的話。

然而只有葉晨一副鎮定,泰然的模樣,嘴角露出了一個欣慰的笑容。

劉羽等人見狀,紛紛奇怪的向葉晨發問道:「話說葉晨,這是怎麼回事?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會這樣。」

葉晨笑著點點頭道:「沒錯,至於他們為什麼會使用這樣的招數,那是因為當時他們在看到王虎臣小隊和蘇媛小隊他們之間的戰鬥後有所感悟,然後來向我詢問自己的困惑,再然後我就給他們解答了一點他們不懂的地方,再然後就這樣了。」

「只是讓我沒想到的是,第一天他們問完我之後,僅僅兩天訓練的時間,他們就可以摸透裡面的難題,然後使用這個招數。這點也是讓我出乎意料的。」

「不過不得不說,他們這代人的天賦比起我們來說,要強的多。」

在聽到葉晨的解釋之後,眾人才瞭然的點點頭。同時劉羽也沒有說是責怪葉晨教導張維浩等人學習這個招數的意思。畢竟大家的關係在這裡,都是自己人,不分彼此。而且人家也沒有說是偷師王虎臣等人的行為。相反人家是看到招數之後,有所感悟,然後自己訓練出來的,是屬於正當的行為。 一開始,王虎臣四人在看到孫晨微四人操控的和自己等人差不多一樣的木巨人心裡震驚得不行。情形出乎了自己等人的預料,所以連連後退,拉開位置,以防孫晨微小隊玩什麼自己不知道的陰謀。

定睛一看卻發現孫晨微小隊操控的木巨人除了外貌和本質組成屬性不一樣以外,其餘的近乎都差不多。

只見那木巨人身穿冰鋒鎧甲,鎧甲之上,根根長長的冰刺閃爍冷冽的寒光,雙手手提巨型冰火雙劍,一條木龍纏繞在身上。同時還有一個風組成的盾牌在巨人有手小手臂上。

雖然前兩天有訓練過,但失敗也是常有的是,所以成功的施展出這來源於王虎臣小隊靈感的招數,也是讓孫晨微四人興奮不已。

但現在還處於戰鬥狀態,雙方小隊也都抓緊調整好了心態。

尤其是王虎臣這邊,雖然一開始很是震驚,但是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那麼想再多也無用。

話不多說,雙方穩住好巨人的身姿之後,便開始操控著巨人向對方衝去。

巨人迅速的奔跑,自身那像小山一樣的重量,導致其每跨一步,似乎都能引起擂台跟著震動。就連一旁的觀眾席上的一眾觀眾都隱約有這麼一種感覺。

很快兩個巨人便相遇在一起,二話不說,提劍便直接向對方劈去。

巨劍相撞,頓時震蕩起了一道道的空氣震動波,撞在了擂台周圍的防護陣法光幕之上,讓防護陣法的光幕發出了道道亮光。

巨劍相撞,但雙方都沒有立即要撤劍的意思,反而不停地發力,僵持在一起。

最後由於力量過大,直接導致兩個巨人的腳下的擂台出現了道道裂紋。

而這一幕,也是讓一旁的導師和觀眾們驚呼不已。要知道,由於之前他們的戰鬥的激烈程度,所以書院還特別加固了擂台。但沒想到,就算是這樣,擂台居然都還能被巨大的力量搞出裂紋。

發現奈何不了對方,於是雙方又同時撤劍,就彷彿像是一個人在做的動作一樣,雙方都同時鞭腿踢向對方,但最後卻是兩腿相撞。

一觸即退,雙方在互相踢了一腳之後便借力向著身後倒飛過去。穩住腳步之後,便用手中的冰火雙劍不停的向著對方揮出冰與火的劍氣。

劍氣相撞,發出轟隆隆的連續不斷的爆炸之聲,四散的冰與火劍氣撞在防護光幕之上,直接劈得光幕不停的震動。

夫人她又出來賺錢搞事業了 看著這比好L塢大片還要精彩萬分的場景,葉晨等一眾吃瓜群眾越吃越興奮。

而一些壓王虎臣小隊贏的人心裡也不由得開始一陣陣發虛。因為看現在這個情況,貌似張維浩的小隊比王虎臣的小隊並不弱,所以自己要輸的可能性已經隨著張維浩小隊的表現逐漸穩步提升。一想到自己下的注差不多是自己一個月的伙食,這要是輸了,那麼以後一個月的時間自己不就要和西北風?

一想到這裡,這心裡就彷彿被什麼糾起了一樣,十分的難受不已。

所以這也導致了大部分人不禁惡意的詛咒張維浩小隊趕緊輸……

眼見僵持不下,於是雙方又換了另一個套路開始攻擊對方。只見王虎臣小隊將雙劍插回在背後,然後雙手結印。

結印完畢,冰火巨人口中噴出來一股岩漿和一股高溫腐蝕性的液體水流。

見狀,孫晨微小隊連忙控制著木巨人連連翻了幾個跟斗,躲開冰火巨人的攻擊。

然而冰火巨人噴出的岩漿和高溫腐蝕性水流居然是連續不斷的,不停的跟在木巨人的身後,就像是農藥裡面的安琪拉放大招打人似的。

但是不知道木巨人是有意還是無意的,在不停躲避冰火巨人發出的攻擊的同時,位置不停的轉換,居然一點一點的慢慢接近了冰火巨人。

王虎臣小隊當然也發現了這個情況,但心裡也沒有慌亂,而是手中結的印一變,頓時冰火巨人口中噴出的岩漿和高溫腐蝕性水流頓時就像是活過來了一樣,化為兩條龍形的模樣,居然會開始拐彎,在追擊孫晨微小隊的木巨人的同時還不時的攔在木巨人的前行道路上,好似要封鎖木巨人的活空間似的。

一時間,王虎臣小隊的這一波攻擊也是搞得孫晨微小隊操控的木巨人有點手忙腳亂的樣子。

突然,冰火巨人噴出的岩漿巨龍在木巨人出現失誤的一瞬間,直接擊中了木巨人的背後,將木巨人身上的冰峰鎧甲給炸的破碎四濺的同時,還將木巨人的身體給炸出了無數的木屑,並且留下了深深的高溫烙印橫。

而木巨人則是被這一次攻擊的巨大衝擊力給打得飛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