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這個男人一下子就不知道怎麼圓下去了。

「算了!姑且當你是沒有見過秦蒙的女兒吧!那你進來之後一直追問秦蒙的事情又是幾個意思?是不是崇敬秦蒙將軍啊?」

「對!沒錯!就是這樣。」

「哼!還裝了?崇敬秦蒙將軍,你當我白痴還是以為這天下的人除了你都是笨蛋了?崇敬秦蒙將軍關她女兒毛事啊!一個男爵級別實力的人,莫說在其他城池當中是什麼樣的存在,就說在這高手如林的王都也絕對不是什麼小人物,更不用說你如果真的崇敬秦蒙將軍,想見秦蒙將軍,以你的實力加入秦蒙將軍的軍中,我想不是什麼難事吧?這秦蒙將軍的大管家也不過才你這樣的實力,要是你這樣的實力都不要,我很懷疑他是怎麼做到今天這個位子的。」秦飛不屑一笑,要裝傻可以,那至少裝像一點,短短的幾句話的時間就露出了自己的馬腳,連王胖子都不如,也不知道這個人是哪裡來的探子,居然這樣白痴。

「秦老闆!我想你真的是誤會了,真的只是對秦蒙將軍十分的崇敬我才多問了一句而已,我是一個商人,這秦蒙將軍是一個軍人,你才來王都自然是不知道這秦蒙將軍最恨的就是我們這些商人了,我自然是沒有辦法接觸到他,自然也就想……」

「呵呵!對我了解的挺清楚的嘛!居然知道我才來王都,這件事情我估計秦蒙也是才知道不久了,更不用說我周邊可沒有什麼鄰居讓你打聽這些事情。」秦飛家的周圍可沒有什麼鄰居,這還是秦飛故意找的這樣安靜的院落。

「額……」這個男人似乎也知道自己是裝不下去了。

「汪汪!」

「你幹什麼?放開我!」

「老爺!救我們,這隻狗發瘋了。」

「恩?」就這個時候門外也熱鬧起來,小白一口咬住了其中一個跟著這位進來之後一直留在院落的家僕。

聽到家僕的叫喊之聲,這人立刻跑了出來,正看見小白死死的咬住其中一個人,鮮血已經將沁濕了他的褲腿,而另一個家丁則是獃獃的望著,一點也不敢動,似乎是被小白給嚇傻了。

「怎麼會?他們可都是武狀元級的高手!」這個男人有些不管相信自己看到的場景。

「秦老闆我這兩個家僕一向老實本分,也不知道哪一點惹到你的狗,居然被這樣對待,還請你的狗放開我的兩個家僕。」

「還挺能忍啊!都這個時候了還和我裝了?我家小白可不是一般的狗,要是一個好人在這裡,我家小白絕對是天地下最可愛的狗,但若是有人想在這裡乾的什麼?相信我,他就是從地獄來的惡魔!」秦飛也看出了這個男人眼中的怒意,可是卻還是表現的十分的有風度,且不說其他,要是這個人是秦蒙的敵人,就憑這份隱忍也夠秦蒙喝一壺了,不過很顯然這都不關秦飛的事情,這人這樣能忍,要是秦飛過分了那就是秦飛的事情了,雖然秦飛也不在乎這些,可是他的公司在意這些,沒有理由出手那可不是好名聲,秦飛還是盡量隱忍一點,給人留下些好印象才好做生意。

「好了小白!住手吧!」

「汪汪!」小白不情不願的鬆開了嘴,表現的意猶未盡。

「今天這件事情就到這裡,我不計較你們是誰,你們要和誰作對也和我沒有關係,但是你們最好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我的面前,不然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秦飛的眼中隱隱露出了殺意。

「好!很好!秦老闆,今天這件事情我記住了,希望我們下次再見面的時候,你還能有這份從容。」事情都演變成了這樣一個樣子,這個男人的表演自然是進行不下去了,當然他本來也是想對秦飛動手,但是一想到秦飛可能真的和秦蒙有關係,那今天動手必然會出事,最終他還是忍了下來,只是放了些狠話而已。

「哼!不自量力!」看著放完狠話之後,灰溜溜離開的這些人,秦飛都有些真正的殺意了。

是不是以為我秦飛才來王都就好欺負了,看來也是時候讓一些人知道我秦飛不是好惹的。

「小白!看看外面那些監視我的人走沒有,要是沒有走,那你就替我送他們一程,給我送到秦蒙的將軍府,回來以後我給你們加餐,有些人覺得我好欺負,那我們給他們看看,到底是秦蒙不好欺負,還是我秦飛不好欺負,要是這王都只能有一個姓秦的,那就讓他們記住我秦飛才是那唯一一個可以姓秦的人,我要殺雞儆猴!」

「汪汪!」一聽到加餐兩個字小白立刻就像打了雞血一樣,就連一向沒有存在感的小花和小烏這個時候也是來到了秦飛的身邊。 谷桂是一名廚師,也是王都薪火樓的老闆,薪火樓在王都已經有幾百年的歷史了,這是谷家世世代代經營的產業,也是王都有名的酒樓,但是就在不久之前薪火樓卻出現了百年未遇的劫難。

薪火樓世世代代的老闆都是他們谷家之人,而世世代代的廚房掌勺人也是他們谷家人,但是到了他這一代他們谷家人丁單薄,就只有他和他的兄弟了,可惜兄弟去世的早,家裡的兩個孩子也還小,所有他就只能請外面的人來幫忙,奈何谷桂本身的做菜水平一點都沒有

以前的先祖,倒是自己的兄弟遺傳了,可惜去世的早,這也讓谷桂不得不在外面找廚師來當谷家薪火樓的掌勺人。

不過谷桂也很清楚外面的人始終靠不住,也不值得信任,所以他找的那個人在很年輕的時候就跟著他,還將他收為乾兒子,就是希望他能夠一直留在薪火樓,甚至谷桂還想過要不要將自己薪火樓的股份分一些給這個孩子,但是沒有想到,自己的所有謀划還沒有開始,

這個人在學習到了谷家流傳下來的食譜之後,就在前段時間帶著大批的廚子離開了薪火樓,這一下子就讓薪火樓陷入了被動,但這還不是讓谷桂感到心疼的原因。

谷桂雖然有著自己的謀划,但是谷桂對於自己的那個乾兒子可以說是視如己出,也是極為信任,沒有想到這個乾兒子會幹出這樣的事情,不僅這樣,更讓谷桂想不到的是,他居然在薪火樓對面開了一個新的酒店,就專做薪火樓的傳統菜式,薪火樓的菜式本就是他掌勺

,做的最好也是他,這樣一搞無疑瞬間就將整個薪火樓送到了地獄,這實在是出乎了谷桂的意料之外。

谷桂也曾想辦法想要挽救薪火樓,他便開始了價格戰,薪火樓幾百年的歷史家大業大的,谷桂以為用低價格的方式一定能夠打垮他的乾兒子,奈何做菜不是賣東西,好吃才是硬道理,薪火樓的菜藝水平下降根本沒有辦法能比,更不用說不管谷桂如何的降價對面就跟著

降價,讓薪火一直這樣的被動下去,現如今整個薪火樓就快要堅持不下去了,更不用說斗下去了。

沒有辦法,為了能夠讓自己的酒樓活下去,谷桂開始在王都尋找各種各樣的大廚,希望能夠幹掉對面,不過不管谷桂找到什麼樣的廚師,第二天一大早這個廚師總會離開,不管是提出高價挖走廚師,還是威逼廚師,甚至出手毒打廚師這種事情,逼走廚師,讓薪火看不

到一點生的希望,甚至連谷桂都有些自暴自棄了。

「元生!你真的能夠找到幫助薪火樓的廚師嗎?」元生以前乾的事情就是為人招工作,這谷桂也是一個不錯的人,當年見元生可憐也幫過元生,自己要找什麼樣的人也拜託過元生,可以說兩人的關係還是不錯的,已經走投無路的谷桂知道自己想要找到不錯的廚師基本

上已經是不可能了,可是為了谷家的百年基業,他還是希望能夠找到一線希望,就拜託了元生幫他留意一下有沒有從外鄉來的廚師。

元生是個孤兒,所以他很懂得感恩,自從跟著秦飛以後他就沒有在干過以前的工作的,但是谷桂的拜託他自然十分的留意,自然當谷桂提到這個事情的時候他就想到了秦飛,想到了那個那天帶著一大堆金幣給他的那個神奇的人,似乎只要從他嘴裡出來的東西就不會假

一樣,這也讓元生十分的篤定,要是自己找他幫忙尋找廚師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的,秦飛不正是干找人這一行的嘛!

可是元生自己心中也在打鼓,他為秦蒙治好兒子的事情可是一件真正的大事情,找來的人也是真正的厲害人物,就連秦蒙的管家在他面前都恭敬有加,要他幫忙找一個廚師是不是太掉價了,畢竟越是高深的修鍊者,他們辟穀的能力就越是強大,他們的吃食就越是簡單

,說到底在修鍊者看來廚師就是最上不了檯面的普通人而已。

「谷老闆,這外鄉人來我們王都多半都是一些下苦力的人,就算是有那麼一兩個能夠做菜,這做菜水平也可想而知,王都這種地方,要麼就是很有能力的人過來,要麼就是過來謀生的人,像廚師在別的城池當中基本上都能過著不錯的生活,想找真的很難,我帶你去找

的這個是一個很厲害的人物,我也不確定他能不能幫你找到你要的人,可是現在你這種情況也必須試一試,也沒有別的辦法了,而且我保證只要這位答應幫你找人,那一定是找到一個厲害的人物,保證能夠幫助你薪火樓再次崛起。」

「哎!都怪我瞎了眼睛,為什麼會相信這樣一個混蛋了?」谷桂很懊惱,可是他也沒有辦法,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那個谷老闆,前面就是了,不過我先得給你說一下,這個秦老闆脾氣比較怪,他的規矩也比較怪,畢竟人家是修鍊者,和我們這些普通人不太一樣,所以一會你的姿態一定要放低一點,不然他生氣了我也幫不你了。」最開始元生還不了解秦飛,覺得秦飛是一個溫和

的人,但是在看到他面對福伯的時候那種狀態,他才算是明白什麼叫做怪脾氣。

「我曉得!我們這樣的普通人能和這樣的修鍊者有交際就已經很不錯,自然不敢有很多的逾越。」普通人就是普通人人,修鍊者對於他們來說就是大山,甚至在李氏王國這樣國家法律比較完善的王國,修鍊者殺人,如果是普通人無禮惹到修鍊者的情況之下,被修鍊者

殺了都找不到伸冤的地方,甚至很多王國為了網羅更多的修鍊者,還有修鍊者殺人不算犯罪的規矩,這就是修鍊者的特權,誰敢去找他們的麻煩,這不是找死嗎?

「到了!你先看一下這塊牌子,我去叫門。」 「秦老闆!我來了!」

「那就進來唄!難道還要我歡迎你嗎?」秦飛沒好氣的說道,每一次元生過來都是這樣客氣,秦飛也明白他還是不敢不和秦飛客氣,他依然認為秦飛這樣的人和他的差距實在太大了,他不敢放的太開,畢竟是一個孤兒。

元生率先走了進來,秦飛就如同往常一樣躺在自己的搖椅上休息,幾個小寵物也是懶懶的趴在地上睡覺。

「沒有打擾到你休息吧?」

「你哪天過來我是沒有休息的?有什麼話就直說,你小子那點花花腸子就不要裝了。」秦飛一眼就看出元生是有事要求他。

「這個!那個!我確實是有點事情要求你。」被秦飛這樣一說元生倒是有點不好意思了。

「說吧!扭扭捏捏的像一個大姑娘一樣,反正你說事,我聽著,我幫不幫你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你要是不說那就連想都不要想我會幫你。」

「是這樣的!我幫你找一單生意,不知道秦老闆你做不做?」

「生意?不錯啊元生,都知道給我找生意了,看來那一箱的金幣對你觸動很大嘛!有前途,說說吧!是什麼樣的生意?」秦飛睜開了眼睛,這一天無所事事的連個人都沒有,以前在春城的時候,自己還要到處推銷自己的公司,現在倒好,閑的發慌,也時候找點事情做了。

「那個谷老闆!你進來吧!」

「秦老闆!這位是薪火樓的谷老闆,他想要你幫他物色一個人。」谷桂一進來元生立刻就給秦飛介紹道。

「哦!白身武者?找我做生意?」秦飛看見這個人一愣。

「秦老闆不要誤會,我真的是來找你做生意的,你放心只要你能幫我找到我要的人,就算傾家蕩產我也會拿出錢來的。」一路過來谷桂也從元生那裡知道了他的脾氣,是一個十分認錢的人,聽到秦飛這樣說,谷桂還以為是秦飛看他只是白身武者,修鍊者當中最低級,

甚至在很多人眼中不算是修鍊者的人,以為他沒有什麼錢,不願意和她做生意。

「不!不!你可能誤會了!我不是覺得你沒有錢,只是和我做生意的人一般都是修鍊者,很少有人是普通人的,你不要誤會。」秦飛絕對不是看不起人,畢竟長在紅旗下嘛,只是以前和秦飛做生意的忍耐都是些修鍊者,突然來了這樣一位確實有點意外。

「說說吧!你要找什麼樣的人?外面的規矩都看到了吧!先說找什麼人,再給定金就行了。」秦飛的獵頭公司什麼樣的人沒有,只要是找人,秦飛的獵頭系統一定能找到,秦飛十分自信的表示沒有絲毫的問題。

聽到秦飛的話,谷桂心中一喜,可是轉眼就立刻有些為難的看了一眼元生。

「那個秦老闆!他!他沒錢!」

「我靠!元生!別以為你是給我工作的,你就可以戲弄於我,帶著他滾!下次還有這樣的事情,我們的合作就到此結束。」一聽到沒錢,秦飛瞬間就炸了。

當老子很閑啊?當老子很好說話啊!一來就說沒錢,還說要做生意,空手套白狼,這是跟什麼人的學的啊?

也就是看著是元生的面子上,不然秦飛絕對不客氣了,前段時間才被一個人給戲弄了,要是還有人來戲弄他,那他真的也就只能不客氣了,他可不是那麼好欺負的。

「等等!秦老闆!你聽我把話說完,我絕對不是戲弄與你,我也不敢戲弄與你,你聽我把話說完。」看到秦飛這個樣子,元生也知道秦飛是真生氣了,他立刻想要向秦飛解釋。

「哼!」秦飛冷哼一聲沒有說話,但是元生卻鬆了一口氣,這代表秦飛是給他一次機會了。

「谷老闆是一個開酒樓的,前段時間因為被人陷害,所以他的資金全都用來救助酒店了,現在他的身上並沒有太多的金幣,你看能不能用其他的辦法來當交換。」元生趕快示意了一下谷桂,谷桂也明白秦飛現在這個樣子要是不好好說話,估計今天這事情就泡湯了,於

是立刻說道。

「這是我酒樓的地契,薪火樓位於王都的繁華地段的東大街,要是售出至少能夠賣出一百萬金幣,我將這份地契壓在你這裡,只要我有錢立馬將錢給奉上。」谷桂將地契拿了出來,不過秦飛卻沒有接過來,自然也沒有剛才生氣了,系統給秦飛的規定確實是有錢才能買,你說沒錢秦飛自然以為這是在戲弄自己,畢竟前面才被戲弄了一次,可是這個人沒錢卻把地契拿來抵押,不管這單生意成與不成,至少人家是帶著誠意來的。

「當然了!要是您幫我找到合適的人,我願意用我薪火樓的股份來開他的工資。」這是谷桂現在能拿出的所有東西了。

「把你的地契拿回去吧!」秦飛的口氣沒有剛才那麼濃烈了。

「什麼?」不過谷桂現在卻是心中一急,看秦飛這個樣子,他也知道秦飛是絕對有把握找到他想要找到的人,但是不要地契豈不是代表他不願意接受,也不願意幫自己找人嗎?現在秦飛無疑就是谷桂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秦老闆!求求你!我知道你有辦法,你一定有辦法救我的酒店,真的!那酒店是我谷家世世代代的傳承,我真的不願意讓他在我的手中就這樣被我給毀了,只要你能幫我,你叫我做什麼都行,求求你了!」一個大男人瞬間跪倒在地上,一邊留在淚,一邊說道。

「秦老闆!求求你救救谷老闆吧!大不了!大不了我將你給我的金幣給你就好,只求你救救谷老闆!」元生看見谷老闆這樣也有些看不下去了。

「挺大方啊!行了,起來吧!不是我不幫你,只是我的獵頭公司不接受你這樣的抵物完成交易而已,即便是接受抵物這樣的交易方式,凡是抵物我都是不會退換的,這個酒樓對於你這樣重要,你覺得這樣的交易方式行嗎?不過……」

聽到秦飛的大喘氣,元生和谷桂心中同時燃起了希望。 「不過你提出的第二種交易方式我倒是可以接受。」

「啊?」谷桂有些不可思議,作為一個生意人,他明白用股份套住一個人是一個很聰明的辦法,但是谷桂卻沒有想到秦飛會想要這樣的方式交易。

「這個……」谷桂的臉色有些不太好。

「聽好了!你用你酒樓的三層的利益和我交易,我便給你找來一個人,至於地契什麼的我不要,即便是你的酒樓虧本我也無所謂,甚至我幫你找的人也不需要你付任何的錢財,這三層的利益交易其中有一層就是給他的。」原本秦飛以為系統的交易方式只能通過金幣或

者靈石這類的現金交易才可以,但是沒有想到剛才系統居然提出了利益交易這種模式,這也令秦飛感覺到了意外,不過既然是系統提出來的,自然是秦飛樂意看到的,不管是那種交易對於秦飛這個老闆來說都是既得利益者,要不是系統的規則限制,秦飛現在估計已經是

富有一方了。

「怎麼樣?」

「好!」最終谷桂咬了咬牙決定答應下來,反正現在酒樓也成了這個樣子,所以他只能賭一把,而且他也打算只要有人幫助他的酒樓,他也願意交出三成的利益,這是開始就想好的,既然能完美的同時解決秦飛和廚師之間的錢財問題,為什麼不答應了。

「說吧!要什麼人?」

「我要一個廚師,一個很厲害的廚師,一個不會背叛我的廚師。」谷桂牙咬的緊緊的。

「不會背叛的廚師?看來你被背叛的不少啊!你放心我給你找的廚師絕對不會背叛你,但前提是你得善待他,不然我可不敢保證。」系統中的人要說他們什麼最厲害,自然是他們的職業精神,工作是他們的第一要務,可如果他們的買家太過分了,這自然會出現問題。

「絕對不會!」

「簽了他!」

谷桂結果天地書籤上了自己的大名。

「契約成功!數據提取!符合人物獵取當中,獵取完畢!人物資料送達!」

張東官

等級:八星,廚師型全能人才,煎炒烹炸,八大菜系樣樣精通。代表作品:蘇造肘子,糖醋櫻桃肉,蘇造肉。

來歷:弘曆最喜愛的廚師,也是當時最厲害的廚師,擁有著一般人不可匹敵的做菜水平,美食是能讓人幸福的東西,張東官一直秉承這一點做菜,所以即便到了任何一個地方,他都想將美食發揚光大,而不是只是做個一個人吃,這是他的夢想,可惜夢想早早的就被

現實打的粉碎,來到異界之後,他希望能夠得到這方面的發展。

「恭喜宿主完成契約。獲得十分之四的真氣獎勵,由於這是一場沒有現金交易的契約,所以不發放金幣獎勵,金幣獎勵在將薪火樓每日營業之後,由張東官回收,宿主將獲得其中的三分之二的金幣,以及系統金幣獎勵。」

「馬丹!很爽啊!」雖然沒有得到系統金幣的獎勵,可是秦飛可比任何一次交易都興奮,這交易都是一鎚子買賣,不能說誰賺了,誰虧了,但是像薪火樓這樣的交易,那絕對算得上是最好的交易,秦飛不知道這薪火樓每日的利益如何,能在王都開飯店,這每日至少也

有上千,甚至上萬的流水,要是加上張東官的最菜水平,那也是簡直了,秦飛相信這將是他獲利最大的一筆交易了。

「現在可以了嗎?」谷桂有些畏畏縮縮的問道,畢竟秦飛可不是普通人,在保命的前提之下,他還是想知道結果如何。

「馬上就來,這可是一個很厲害的廚師,這一輩子能吃過他做過東西的人可沒有幾個,你是有福了。」張東官的大名,那絕對是在廚師界最響亮的那種,只管皇帝做飯的男人,能有幾個人吃過他做的飯了?

「是嘛?」谷桂有些高興,但也有些擔心的看了一眼秦飛。

秦飛自然看見了谷桂的小動作,但是也沒有多說,八星的人物啊!即便這是八星人物當中最便宜的那種,因為他們只會廚藝,不會其他,要是在那個世界,這樣的人物那能被送上天的好不好,也就是在這個以武為尊,以修鍊者為尊的世界,不然秦飛有理由相信,張東

官的價值,絕對不是用金錢能夠衡量的那種。

時間對於秦飛來說,那就是用來浪費的,修鍊者本來就是很長壽,加上秦飛整天無所事事,對於他來說,最不值錢的那就是時間,可是對於谷桂來說那就是最值錢的東西,人沒有坐一會,整個人都有些坐地不安了,也就是懼怕秦飛,不然他早就問秦飛,這人怎麼還沒

有到。

「秦老闆!」

「進來吧!」秦飛一聽聲音就知道是誰來了,沒錯!正是那位鼎鼎大名,給皇帝做飯的男人——張東官。

張東官長相不帥氣,甚至有點普通,但是整個人看上去卻給人一種很可靠的感覺,很像扮演他的那位演員。

「看看吧!這就是我給你找的那位廚師張東官,我也不吹他的廚藝如何,你可以嘗嘗他的菜你就知道了,對了,以後酒店的交易額日結,將我們說好的三成全部交給他就行了,元生,我說過的你給我打聽消息之後,我便給你我得到的十分之一,這次的生意是你介紹來

的,那我更該多拿一點給你,你每日或者多少日之後找東官幫你結一次,你就拿這三成中的一成吧!」秦飛很大方,對於他來說或許王都也不過只是一個驛站,錢反而不是那麼重要了,秦飛也很大方的給了元生,畢竟他更需要錢。

「啊?那麼多啊!秦老闆,我覺得我不該拿那麼多,這實在……」

「我給你,你就拿著,我不想給你,你想要都不行,記住了嗎?」秦飛十分嚴肅的說道。

「好!好吧!」看見秦飛的這幅表情,元生也知道拒絕不了了,秦飛給元生最大的感覺就是說一不二,就像那天從秦府出來之後,第二天便將他所得的那份給他送來,多一分不多,少一分不少。 「走吧!我們去酒樓。」

「你也要去啊?」元生和谷桂奇怪的看著秦飛,尤其是元生,他除了那天秦府的事情之後,就沒有看見秦飛離開過自己的院子。

「怎麼?不行啊?」秦飛也是很奇怪的看著兩人,平時也就是宅了一點,系統可沒有規定他不準離開這個宅子,獵頭本該就是滿世界跑找生意,而秦飛就喜歡坐以待斃而已,現在一天交易一單的任務完成了,在院子也沒什麼事情干,還不如出去走走了,更不用說秦飛

就是沖著張東官去的,要說對於一個宅男來說什麼是最吸引人的,一是美女,二就是美食,張東官這種級別的男人出現在這裡,秦飛這種吃貨不去弄點東西來吃,那是在過意不去了。

「自然行!只是這幾天我的薪火樓都沒有開業,這實在……」谷桂還以為秦飛是去視察工作,畢竟有三成的利益在裡面。

「想什麼了?那些爛事我才不管了,我現在就想吃東西,東官啊!一會可要拿出你的絕活啊!」說著秦飛的口水都留了出來。

「樂意之至!」

「走!走!快點!不要耽誤時間。」秦飛抱著小花就追著兩人走,小白著屁顛屁顛的跟著,至於小烏,除了魚,他對任何東西都不敢興趣,就連吃魚都是極為挑剔,所以不和秦飛在一起,它反倒可以更自由了,這秦飛前腳剛離開,它後腳就爬上了池塘,懶洋洋的曬起

了太陽,要說這院子里誰最宅,秦飛都要在小烏面前甘拜下風。

「哇!很大嘛!」薪火樓第一眼給秦飛的感覺就是巍峨,這樣的詞本來不該用在這樣的地方,但是你要對比其他周圍的建築你就明白薪火樓這種地方用巍峨這個詞是不是應該了,放眼望去,四周就沒有超過三層建築的門店,而薪火樓居然有五層之多,可以說是會當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