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剩下你們兩個了。」夜尋歡斜眼望著這名青年牧師和那女術士。

「我們堅決不從。」兩人異口同聲道。

夜尋歡在他們倆身上掃視了一圈,嘆了口氣道:「無所謂,看你們也挺默契的,不如一起當一輩子礦工吧,做一對同命鴛鴦也不錯,如果生下孩子更好,等孩子長大可以繼續當礦工。」

夜尋歡說完,起身便走,只留下一隊兇惡的魔族士兵不懷好意地盯著他們。

牧師與術士絕對是小隊配合中不可或缺的職業,一個保障隊友生命,一個輸出強大攻擊,確是有些可惜了。

夜尋歡帶著幾人來到府中,隨後轉身看著巴洛等人:「我們魔族的魔靈契約你們應該都知道吧?」魔靈契約是魔族王族專有的一種神魂契約,是專門用來控制他人靈魂的一種特殊手段。

巴洛幾人神色皆是一變,相互對視一眼,皆是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懼。

「嗯,看你們的表情顯然是知道的,你們都是江湖上混飯吃的,應該明白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要想讓我相信你們是真正效忠於我。其實很簡單,只要讓我在你們靈魂之上種魔靈契約,就可以了。」夜尋歡如此說,完全是因為魔靈契約一旦烙印在靈魂之上,一輩子都無法擺脫,當然,這魔靈契約。想要成功烙印在靈魂上,也必須得當事人心甘情願的配合才行。

幽綠的魔焰在他們眼中閃爍不定,似乎連他們的臉色也染成了綠色。

「誰先來?」夜尋歡笑得十分燦爛。

「我先來。」九星獵人冷刀站了出來,神色早已恢復了平靜。

冷刀放開自己一切防護,然後靈魂放鬆,夜尋歡的靈魂隨即分出一絲結成契約種在了冷刀的靈魂之中,冷刀隨即感覺靈魂之中猶如火燒一般,隨之那種炙熱感便慢慢消失不見。

夜尋歡意念一動,手心的幽綠火焰契約烙印再度出現,他嘿嘿笑道:「這魔靈契約一旦種下,便永遠也無法抹去,除非死亡。」

「我明白的,大人。」冷刀平靜道。

很快,伍歸克、扎扎輝還有巴洛也盡皆種上了魔靈契約。

夜尋歡之後正式將他們融入軍隊,訓練那僅剩的七十名魔族士兵。這些魔族士兵都是低等魔族,受過正規的魔族軍事訓練,配合作戰還算不錯,但單兵作戰確是不強,巴洛一人便可以全挑了他們。

夜尋歡的打算讓渣渣輝、伍歸克兄弟倆教他們箭術,讓冷刀這老道的獵人教他們製作和識別陷阱,讓巴洛教他們劍技,他想將這些魔族士兵訓練成全能戰士。 夜尋歡修鍊時發現,魔族的修鍊功法有著很大的不足。

魔族雖有修鍊功法,但卻沒有與功法相匹的武技。

比如他自己所學的王族功法天魔功,也只能修鍊魔力卻沒有與之相匹的功法武技,一切武技都只能依靠自己在戰鬥中創造與完善。

正因如此,就算修鍊同一種功法,實力在同一階層的人,真正對戰起來強弱程度也不同,好的招式與技巧往往可以起到超乎尋常的強大攻擊力。

夜尋歡一思及此,不由想起前世所學武技「降龍掌」隨即使出一招「降龍掌」魔力瞬間釋放出來,在半空形成一隻巨大的龍掌,猛朝著一塊巨石狠狠排下,便聞轟的一聲,碎石紛飛,巨石便被降龍掌排得四分五裂。

「星劫指!」夜尋歡再度喝道,手中狂暴的魔力猛的彈出,便見十米開外的巨石上出現了一個拳頭般大小的深洞。

夜尋歡平復了一下氣息,的確,配合上這些驚才絕艷的武技,在同等威力的情況下,所需魔力只需平常的三分之一。

「少爺,你簡直太威猛了,太強大了。」艾倫趕緊跑過來拍馬屁道。

「艾倫,你說說,如今我的實力在其他王子中可排第幾?」夜尋歡問道。

「這個,那個……說實話嗎?」艾倫縮著腦袋弱弱的問道。

夜尋歡冷臉看著艾倫,嚇得艾倫一哆嗦,立即快速的回答:「以少爺如今的實力,排在六、七位應該是可以的。」

「只能排在七名以後,還應該。」夜尋歡頓時有些無語。

「少爺,您忘了,大王子殿下已經突破至七級紅魔境界,而二王子,三王子,四王子也都已是五級綠魔。而五王子,六王子與七王子雖然也只是四級黃魔,但都已將天魔功突破到第四層,便只有八王子和少爺您一樣將天魔功突破至第三層。」艾倫快速說道。

「是這樣?」夜尋歡不得不承認,這軀體的主人也實在太廢了,不然自己說不定早已突破至七級紅魔的層次了。

「可惜前世師傅只來得及教會我降龍掌和星劫指,若是能將師傅的諸般絕學學全了,那該多好。」夜尋歡無比遺憾的搖頭嘆道。

遠處,一個白衣飄飄的曼妙身影正朝著這邊走來。

看到慕微涼向著這邊走來,聰明的艾倫便已地自覺消失了,因為他家主子又要和這人族姑娘探討人生啊人倫大道什麼的,咱這做下人的只要在遠處為主子放風便可。

荒原之上,慕微涼坐在荒草之上,神色淡然,手指如精靈般在琴弦間舞動。

夜尋歡則坐在不遠處,手中卻是一卷帶著濃濃墨香的古文,若是面前再能沏上一杯清茶,便還真有點像那些以詩動天下的吟遊詩人了,兩人這模樣,像極了一對只羨鴛鴦不羨仙的神仙眷侶。

「心若止水,方明其心。」夜尋歡反覆咀嚼著這一句話,突然有些明白慕微涼為什麼要自己看這卷古文了,她天天叫嚷著心如止水應該是以此為基本吧。

琴音止,只余餘音繞耳。

慕微涼坐到夜尋歡身邊,輕聲道:「這句話聽我師傅說是一種很高深的境界,這本書更是家師眾多收藏之中不可多得的珍品。」

「原來如此,難怪這般深奧。」夜尋歡笑道。

慕微涼痴痴的看著身旁的男子,這帥氣的魔頭在她腦海里出現的次數越來越多,她總是會想起他的笑。

很奇怪,一個以粗魯野蠻著稱的魔族男子說出來的話竟然總是能令她思考良久,以致於在她的心裡,這魔頭甚至變化成了人類的模樣。

難道這就是心要淪陷的徵兆,只是又不太像,慕微涼總覺得還差點什麼才能讓她真正破而後立,鳳凰涅磐。

「你覺得心如止水是什麼樣的境界。」慕微涼突然問道。

「我不認為心如止水是什麼境界,頂多算是一種心態修養,若說到提升到境界上,便有些本末倒置了。」夜尋歡說完便洒然起身,只留給慕微涼一個高深莫測的背影。

沒辦法,誰叫他自己總是裝的那麼高深莫測,特別是面對慕微涼的時候,這女人似乎是聽信了他的鬼話,這段時間竟然一改之前的淡漠,一天到晚跟他討論什麼境界,弄得他頭都是大的。

只不過有時一個淡淡的微笑卻讓他驚艷半天,心馳搖曳,這女人本就長得仙女都嫉妒了,笑起來那一瞬間的明媚簡直比太陽還耀眼,凡夫俗子還真承受不住,到後面弄得夜尋歡見她便躲了,別到時沒讓這女人愛上他,反而將自己給搭進去了。

……

三個月之後,夜尋歡來到鎮外荒原的練兵場查看了那數十名魔族士兵的訓練成果。

不得不說,這數十名魔族士兵進步十分之快,單兵作戰能力已是不可同日而語,一個個都會陷井伏擊放冷箭,到有幾分模樣。

夜尋歡卻並不是很滿意,因為他們的配合作戰能力還在原地踏步。

這讓他不由得想起冷兵器作戰時期的著名兵陣,三三九宮,五行八卦陣的完美配合。

「停,全體集合。」夜尋歡大聲喝道。

七十名余名魔族士兵與訓練他們的巴洛,冷刀和烏龜殼渣渣輝兄弟立刻集合在練兵場中央。

「你們實力提升得不錯,這是值得嘉獎的,不過配合作戰能力實在太差,現在我教你們三個兵陣,你們就算拼了命也得給我練好來,練好了少爺帶你們去巨魔城逍遙一把,練不好通通蹲糞坑。」夜尋歡冷聲道,此時他的身上才能看出幾分王族風采與威嚴。

「知道了,少爺。」幾十名魔族士兵大聲應道,一個個興奮莫名。

巨魔城便在小鎮西南二百里之外,是魔族在這一塊唯一的一座大城,也可以說是一座要塞,那裡極其繁榮,最為重要的是巨魔城裡有一片極為有名的風月之地,專供有錢魔族消遣的地方,不僅有魔族美人,其餘種族諸如人類美女,狐族美女也絕不少見,甚至還有口味十分重的獸族美女,只要有金幣,你便可以為所欲為了。

只是魔族軍隊管理十分嚴格,可以在戰爭時放任魔族士兵姦殺擄掠,但平時絕不允許他們進這種場所,一旦發現便是殘酷的軍法伺候,這也造成了戰爭爆發后,魔族士兵一個個便如打了雞血一般悍不畏死了。

無怪乎夜尋歡手下這七十名余名魔族士兵一聽到可以去巨魔城逍遙便如此興奮了。

當聽到夜尋歡要教兵陣,巴洛幾人都驚疑地望著他,要知道魔族現在幾個簡單的兵陣都是從人類那裡學來的,難不成夜尋歡還會更厲害的兵陣,是人類戰爭兵法中一門極其高深的學問。

因此,一個成熟兵陣的產生無不是經過無數次的戰爭和耗費幾代人的心血才能形成。

要知道就算是人類帝國之中征戰無數的將軍,也不是每一個都能創造出陣法,一旦創造出來,定將名流千古,成為偉大的兵法大家。

隨後夜尋歡開始講解這三大驚世名陣,三才陣,五形和九宮陣,這也絕非輕鬆活兒,每一個兵陣都千變萬化,要讓頭腦相對簡單的魔族士兵聽懂可不容易。

隨著夜尋歡講解的深入,巴洛幾人一個個神情都變得肅穆起來,望向他的目光也悄然發生改變,他們都是聰明人,可以想像得到,這幾個陣勢一旦配合熟練,那威力將會十分恐怖。

若魔族數百萬軍隊都學了這幾大兵陣,人類與神族將……

巴洛幾人相互對視一眼,皆打了個寒顫。

夜尋歡自是看到了巴洛幾人的神情,卻也並未說破,別說他現在根本不可能將這幾大兵陣大規模傳給魔族將士,就算有朝一日他能一統魔族,也不打算讓底下的魔族士兵憑著這幾個絕世兵陣去燒殺搶掠,將整個東荒大陸變成亂世。

不戰而屈人之兵,才是王道,在和平共處的原則下獲得最大利益才是一個挑戰。

就在這時,天空中突然傳來一聲嘹亮的鷹啼,一隻巨大的黑暗魔鷹正張開翅膀朝著這邊俯衝下來。

伍歸克與扎扎輝兩兄弟立刻張弓搭箭,巴洛和冷刀也做好戰鬥準備,只有一眾魔族士兵仍然一動不動。

夜尋歡解釋道「別緊張,這是我家老頭子用來傳訊的。」 果然,這隻傳話鷹隼俯衝到十米處停了下來,兩隻兇狠銳利的眼睛盯著夜尋歡看了一會兒,突然張嘴傳來一陣低沉冰冷的聲音:「小兔崽子,魔族祭祀之前你要是不到魔都來匯合,到時候老子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這傳話鷹隼說完之後,便展翅衝天而起,眨眼便只剩一個小小的黑點。

等傳話鷹隼飛走後,巴洛幾人還是一臉新奇。

早就聽說有一些傳話鷹隼經過訓練后能將人語模仿得維妙維肖,想不到竟然是真的,當真是大開眼界。

「離魔族祭祀時日尚早,要是讓昊天魔王看到他最沒用的兒子已將天魔功突破至三層後會是什麼樣的表情,想來一定會很精彩吧。」夜尋歡心裡暗道。

魔族祭祀那天昊天魔王,堤豐魔王與洛基魔王都將匯聚魔都,共同舉行祭祀,這也是整個魔族最莊嚴盛大的節日。

魔都乃天魔舊都,公認的魔族心臟,三大魔王誰也不敢將魔都據為已有。

如此盛大的節日,自己手下一行人不免有些寒磣,看來得先去弄點金幣,起碼氣勢上不能輸人,夜尋歡心裡如是想道。

「冷刀,你陪本少爺走一趟這涌江城,巴洛和伍歸克扎扎輝留下繼續訓練。」夜尋歡吩咐道。

艾倫望著夜尋歡,冷刀和慕微涼騎著馬兒遠去的身影:「不能時刻伴隨主子身邊,實乃我等僕人的恥辱。」

………

此時的夜尋歡因為已經成為高級魔族。能將所有魔族特徵完美隱去,再加上鴻蒙珠的特性,待他穿上人類的白底金紋長袍,當真好一個風神俊朗的人類青年。

「沒什麼,去弄點錢兒花花。」夜尋歡笑著說道。

慕微涼秀眉一蹙,道:「你要去搶劫。」

夜尋歡斜了慕微涼眼,呵呵笑道:「慕仙子,看來你還是沒有用心去了解我啊,我夜尋歡是那麼沒有水準的人,此去涌江城自然是做點小生意。」

慕微涼愣了一下,細細思索起來,看來她還要加大了解這個魔頭的力度。

可是,他總是那麼令人捉摸不透。

經過數日奔波,三人進了涌江城。

涌江城是荒原邊境的邊防大城,是一個獨立的城市,不屬於任何人類國家所管轄,這裡也是那些三教九流匯聚之地,人來人往好不熱鬧。

夜尋歡好奇地打量著這古色古香的城市,通過一座城市的建築,往往可以折射出這座城市的文化特色與底蘊。

「冷刀,你對這裡熟悉,可知道哪裡有收購術士靈符的地方?」夜尋歡問道。

「拍賣行有交易大廳,那裡有人專門收購各種等級的術士靈符。」冷刀快速回答道。

在冷刀的帶領下,夜尋歡三人來到一家名為黎氏的拍賣行,很可能這是一個黎氏家族的產業。

拍賣行的交易大廳似乎永遠都是這麼擁擠,有人在這裡買進也有人在這裡賣出。

冷刀帶著夜尋歡來到一個寫著術士靈符買賣的交易窗口。

「尊敬的客人,請問你們想買什麼樣的術士靈符,我們這裡從初級到神級的各種術士靈符應有盡有。」一位清秀的少女甜甜笑問。

「初級冰箭靈符多少錢」夜尋歡問道。

「六千金幣一個。」少女答道。

「那你們收購的價錢是多少呢?」夜尋歡挑挑眉,賣得夠貴的,就算一百個空符能夠成功一個,除卻消耗的元素之力和精力外,成本價不過才一千金幣,看來繪製術士靈符果然是一份很有錢途的職業。

「我們收購價是五千五百金幣,若是數量足夠多的話還能加價。」少女答道。

「冷刀,把包袱取下來給這位小姐。」夜尋歡吩咐道。

「是,少爺。」冷刀不覺有些莫名其妙,他都不知道他背著的包袱里是什麼東西,難道真的全是術士靈符?

少女將包袱打開,不由捂著小嘴驚呼一聲,只見裡頭有數十個初級靈符,其中還有兩個閃爍著靈芒的中品靈符。

冷刀與慕微涼都驚異地望著夜尋歡,根本不知道這些術士靈符他是從哪裡來的,慕微涼絕不可能會想到這些全都是他親手繪製的。

「尊敬的客人,請稍等,我去叫我們大掌柜。」少女說著便走開了。

此時交易大廳也有人注意到了夜尋歡三人,見得他一下子拿出這麼多的術士靈符,皆是無比好奇地打量著他們,因為能夠繪製靈符的術士比起單純的術士地位要高,特別是能繪製高級靈符的術士,無論走到哪裡都有人前呼後擁。

高級術士靈符並非有錢就能買到,拍賣會上偶爾出現一個都會被炒到天價,而高級術士靈符按照實際市場價也就在數百萬金幣,但常常一個高級術士靈符卻要上千萬才能買到。

就如聖級靈符裡面繪製的便是威力巨大的聖術,若能擁有一個,便相當於擁有第二次生命,只因聖級術士施放聖術時是需要長時間吟唱,但若能隨手便砸出一個聖級法術來,相信絕大多數人都會陰溝裡翻船。

很快,一個胖胖的如同彌勒佛一般的中年男人帶著一臉和氣的笑走了過來,一雙小小的眼睛都陷入肥肉里幾乎只剩一條縫隙了,他親自將夜尋歡三人請到貴賓室。

「尊敬的客人,鄙人是黎氏拍賣行涌江分行的大掌柜水東流,您一共給了我們五十個初級靈符和二個中級靈符,初級靈符一個我們給你五千九百金幣,中級靈符六萬二千金幣一個,一共便是四十一萬九千枚金幣,請問你們需要現金還是存入金卡中?」水東流尊敬的問道。

「水東流,呵呵,當真富得流油,幫我存到金卡上吧。」夜尋歡說著拿出一張金色的卡片,其實這種金卡在整個東荒大陸都是通用的,無論是敵對的魔族與人族,神族還有其它種族的城市,畢竟金卡的方便都是看得到的,沒有人願意去哪裡都帶著沉甸甸的金幣。

過不多時,水東流便拿著已經存好金幣的金卡遞到夜尋歡面前,然後開口道:「尊敬的客人,冒昧的問一句,這些靈符都是由你親手繪製的嗎」

「沒錯,不過我也僅能繪製一些初級和中級術士靈符罷了,但是我師傅可是能繪製出高級甚至聖級的靈符。」夜尋歡笑道,看起來十分得意。 水東流細小的眼睛頓時冒出一陣精光,隨即打了一個手勢,剛才接待的那名少女立刻端著一個金盤裊裊行來,盤上鋪著一塊錦緞,上面放著一張紫色的卡片,上面刻著黎氏二字。

「尊敬的客人,這是我們黎氏拍賣行紫晶貴賓卡,不僅可以享受買賣低高折扣,還可參加任何一家黎氏拍賣行紫晶貴賓廳的拍賣大會。」水東流介紹道。

夜尋歡看了看盤中那張精緻高貴的紫晶卡,毫不猶豫地拿起收好,呵呵笑道:「水大掌柜客氣了,別總客人客人的叫了,就叫我夜尋歡吧,掌柜若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說吧。」

水東流也呵呵笑了起來,和聰明人說話就是省力氣:「鄙人只希望夜先生以後能將繪製成功的各類靈符交由鄙人代理銷售,若貴師有聖級術士靈符問世,也能交由鄙人負責的拍賣行進行拍賣。」

「呵呵,原來如此,就沖著水大掌柜的豪爽,我代家師同意了。」夜尋歡笑道,笑容淺薄,能讓人一眼洞穿。

夜尋歡心道,空頭支票誰都會開,聖級靈符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啥樣的,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繪製出來。

雙方都皆大歡喜,夜尋歡得了實惠,而水大掌柜賣了人情,以後若真有幾個聖級靈符放他這裡拍賣,那他調往總部的心愿也將指日可待了。

「你老實說,這些靈符你是怎麼得來的。」剛出黎氏拍賣行,慕微涼問道,仔細一聽,這話里似乎含有一絲幽怨。

「當然是我繪製的,這不都是你教我的嗎。」夜尋歡笑答,身上有了四十幾萬金幣,底氣也足了許多,要想讓手下人心甘情願替你賣命,金幣是少不了的。

「你若不願意說就算了。」慕微涼淡淡道。

夜尋歡嘿嘿一笑,這女人對他有點不一樣的了,生他的氣證明心裡開始在乎他了。

就在此時,前方人群突然起了騷動,一個小孩的身影跌跌撞撞地從遠處跑來,在靠近夜尋歡時小孩似乎是跑得累了,一下便抱在了他的大腿上。

此時,一個蒙著白色面紗,身著紫色術士袍的女子帶著十數名氣息渾厚的護衛將他們包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