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雨菲一聽,連忙拉住了梁母:

「伯母,不用了,我~」顧雨菲嬌羞地低下了頭。

「跟伯母還客氣什麼?」拍拍顧雨菲的小手,梁母奇怪道。

「伯母,我不能喝咖啡,因為我,我懷了景銳的孩子。」

「真的嗎?」梁母驚喜道,「太好了,我們梁家終於後繼有人了,不行,我要打電話讓景銳回來,好好商量下你們結婚的事,不能委屈了我的寶貝金孫!」梁母興奮地去通知梁景銳。

要回家,梁景銳並不高興,如今,他越來越不能理解母親了,可是,畢竟是自己的母親,心裡對她還有著割捨不下的母子情。

「媽,什麼事?」進門的梁景銳問道,但一看到坐在沙發上的顧雨菲,就什麼都知道了,眼裡不禁劃過一絲冷然。

「景銳,雨菲都有你的孩子了,你還不打算和雨菲結婚嗎?」

「我不會娶她的。」梁景銳斷然道。

顧雨菲傷心的看著梁母。

「雨菲,你放心,還有伯母在,你先回去吧,我和景銳談談。」

顧雨菲只好離開了梁家。

「景銳,這次你必須聽我的!」梁母強硬道。

「媽,我的婚事我自己做主。」

「可是,現在雨菲有了你的孩子,就不是你一個人的事了,現在你就把她接家裡來,我讓林媽好好照顧她和孩子。」

「媽,我不同意。」讓顧雨菲住進來,讓喬語怎麼想?

「如果用我手裡剩餘的股份交換呢?」梁母氣憤道。

梁景銳沉默不語,母親手裡還有公司的不少股份,所以才能在公司里對梁景銳的決策指手畫腳,收回這部分股份一直是他的想法,但因為是母親,所以不好處理,這次說不定是個機會,反正小語知道顧雨菲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

「好,希望媽信守承諾。」

就這樣,顧雨菲住進了喬家大宅,儼然一副女主人的姿態,在外界人的眼中,這是兩人好事將近的預兆,於是倒是惹得不少女人羨慕嫉妒。

喬語知道了顧雨菲住進了梁家,不禁傷心不已,心裡總是覺得兩人之間越來越遠,心不在焉之下,工作連連失誤,幸好有付于晴幫忙。

「小語,呆會我們去吃火鍋吧!」付于晴努力微笑道。

「不了,小晴!」

「走嘛,走嘛,就當是陪我了。」付于晴死纏爛打道。

挨不過付于晴的纏功,終於答應了。

下班,兩人來到附近的火鍋店,熱氣騰騰的火鍋,熱鬧的人群,使得喬語的心情也有所好轉。

「小語,來,干一杯!」付于晴豪氣地拿起啤酒,「一醉解千愁!」

喬語碰了一下,喝了一口啤酒,又嘆了口氣,一口氣把全部的啤酒喝了下去。

「這才對嘛,男人,都他媽的滾蛋,一個人也可以瀟洒度日,再也不用這麼傷心傷情了。」聽著付于晴的醉話,喬語不禁一笑,是啊,她還有小晴,還有自己!她一定會好好生活,愛情,只是生活的一部分。想著,一口飲盡手中的酒。

自爆出顧雨菲住進梁家大宅的事,梁景銳一直在觀察這喬語,想看看她有什麼想法,可是看到的卻是依然認真工作的喬語,不禁失望萬分,也許喬語並不愛他。

這日,顧雨菲突然來到了喬語的安保公司,要求公司派一位保鏢保護自己的安全,畢竟現在她身份不同了。

「顧小姐,有沒有您看中的?」負責人恭敬的問著看著資料的顧雨菲。

「我現在是梁太太。」顧雨菲高傲的昂起了下巴,「就這些人?不是有個叫喬語的嘛,聽說很不錯。」

「這~喬語現在有任務。」負責人為難道。

「我不管,我就要喬語。」顧雨菲蠻橫道。

負責人思索了會,反正喬語保護的是梁先生,讓喬語保護梁太太,想來梁先生應該會同意的。

「好吧,我這就通知喬語,您請稍等片刻。」負責人點頭道。

顧雨菲一喜,正想著簽一個終生合同,讓喬語這輩子都別想再翻身,誰知一道十分不和諧的聲音突然插了進來。

「不行!」

顧雨菲轉頭一看,原來是葉肅勛。今天他來是要解除與喬語的安保合同,畢竟現在她保護的是梁景銳,解除了也讓喬語更方便些,誰知道就剛好聽到了這些。 「葉總裁,這不關你的事吧?」顧雨菲生氣道。

葉肅勛看也不看她,直接對負責人道:

「你更換喬語的合同,有沒有問過梁總裁的意見?」

「這~這不是梁太太要求嘛!」負責人緊張道。

「她算哪門子的梁太太,可笑!」

「總之,不但梁總裁不會同意,我也不會同意的,否則你們就試試惹怒葉梁兩家的後果吧!」

說完,徑直離開了安保公司。

顧雨菲氣得臉色鐵青,只能恨恨離開。

出了安保公司,就連忙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

賴上vip情人 「喂,阿俞,剛才本來要成功了,誰知道殺出了一個葉肅勛,壞了我的好事」

「是他?行,我來想辦法。」電話那頭安慰道。

「好,我等你的好消息,謝了!」重新高興起來的顧雨菲安心得離開了。

過了幾天,突然葉肅勛接到海外公司負責人的電話,說分公司里突然遭到不明資產的惡意打壓,情況非常危險。葉肅勛連忙飛往海外,去處理這次的危機。

「小菲,葉肅勛走了!」

「真的嗎?太好了!」

葉肅勛不在,又瞞著梁景銳,就這樣,喬語僱主變成了顧雨菲。

這天喬語接到了公司的電話,通知她去保護自己新的僱主。

「可是我要保護梁總裁。」

「顧小姐是梁先生未來的夫人,又懷了梁家的孩子,那個更重要些,想必梁先生也會同意的。」聽到負責人的解釋,喬語內心更加苦澀,以為是梁景銳的意思,只好去保護顧雨菲。

梁家大宅,顧雨菲優雅的喝著林媽精心熬制的補湯,一抬眼,就看到被傭人帶進來的喬語。

「哈哈哈,喬語,你也有今天。」顧雨菲得意的看著喬語,放下手中的湯匙,輕輕按了下嘴角,

「過來,把碗收拾了。」

「我只是負責保護你,不是你的用人。」喬語沉靜道。

「你~哎呦,我的肚子,是不是孩子出什麼事了?」顧雨菲突然誇張地摸著平坦的小腹。

「你~」喬語明知是假,卻不得不去做。

顧雨菲立馬肚子不痛,款款的看著喬語做著傭人的活,那個心情無比的暢快。

就這樣,喬語名為保鏢,實為傭人,好在喬語也不在意這些,做著也不覺得什麼,每天看著顧雨菲誇張的演戲,討好梁母,其實也挺有意思的。

看著喬語平淡的表現,顧雨菲越來越憤怒,無論她怎樣刁難,喬語都平靜的化解,似乎在她眼裡,自己是個透明人,這讓顧雨菲有種全力打在棉花上的感覺。

心煩之下,準備去找梁景銳,就讓喬語這個賤人親眼看看景銳有多麼的愛我,想著,就帶著喬語來到了梁氏公司大樓。

一進門,前台那誇張的熱情讓顧雨菲不由得意的看了喬語一眼,收到的又是那張無動於衷的臉色,一時氣急,對前台呵斥道:

「行了行了,不要告訴景銳,我要給他個驚喜!」說完,丟下臉色難看的前台直接上了總裁只屬電梯。

來到總裁辦公室外,顧雨菲制止了要進去通報的秘書,打發喬語站遠點,他不要景銳見到喬語,待會就讓她在門口聽著她和景銳是多麼的恩愛吧,想著,興奮地一個人悄悄來到門口,剛好門沒關緊,正打算給梁景銳一個驚喜,突然從裡面傳出的談話聲引起了她的注意。

「總裁,剛剛查到的,那天進入顧小姐房間的是一個喝醉酒的男人,他似乎醉地太厲害,是由助手扶著走到門口,然後一個人進入的,經過圖像對比,那個男人是葉俞。」

「葉俞是誰?」梁景銳奇怪道。

「他是葉家的私生子,不被葉家承認的,是葉肅勛總裁的弟弟。」周立答道,「從他進入顧小姐的房間后就再沒有出來,一直到天快亮才離開。」

「在我離開之後還有人進入顧雨菲的房間嗎?」

「沒有了,視頻就是從您離開后開始查的,一直到顧小姐離開,就只有葉俞一個人進去過。」

「看來就是這個葉俞的野種了,哼,顧雨菲這個蠢女人,以為我會碰她那樣的女人嗎?那我寧可沖冷水澡。」周立趕緊低下頭,假裝沒有聽到。

「這件事先保密,等時機到了,我要顧雨菲付出相應的代價,讓她知道威脅我的下場。」

聽到這裡,顧雨菲不由得後退了一步,孩子竟然不是景銳的,她不在乎孩子是葉俞的,她只關心孩子不是梁家的,這樣,她豈不是不能嫁給景銳了?

顧雨菲連忙轉身,突然看到不遠處靜靜站立的喬語,那眼中似乎還帶著一股嘲諷,顧雨菲心中一狠:

「既然我得不到,那麼也不會讓喬語這個賤人得到,我一定要想辦法趕走喬語這個賤人。」

這天下午,顧雨菲借口散布,來到了別墅後面的一個小山坡,而且越走越陡,喬語勸了幾次都不聽。

「這不是有你呢嗎?」顧雨菲不以為然道。說著,故意向喬語靠了一下,身子一反彈腳下一滑,一聲尖叫,就見顧雨菲直直地向著山坡下滾下去。

喬語連忙去拉,卻沒有夠著。

等到送進醫院,已經是渾身是血。

「你這個掃把星,我就知道有你在的地方,就不得安寧,我們梁家是造了什麼孽了,遇到你這個賤人。」病房裡梁母哭天搶地,抓著喬語就是一頓大罵。

而喬語一聲不吭,摸摸承受著,臉色蒼白,渾身是血。

聞訊趕來的梁景銳剛好看到,急忙護著喬語退了幾步,緊張地看著喬語身上,四處摸著她的手腳。

「不是我的血,都是顧雨菲的,她……流產了!」

雖然知道孩子不是梁景銳的,但孩子是無辜的,看著這個嬌弱的小生命就這麼消失了,喬語的心裡也不好受。

梁母一看梁景銳一來,既不孩子,也不關心顧雨菲的死活,眼裡只有喬語這個掃把星,不由得痛哭道:

「兒子被狐狸精勾走了,都不管我們婆媳孫子了,這都是什麼世道啊。」 我的大灰狼先生 聽到這裡,圍在病房門口的人不由得紛紛指責著喬語,大罵小三,狐狸精。

梁景銳臉色一變,急忙阻止道:

「媽,你有什麼證據說是小語乾的?」

「證據?後山上沒有監控,可是,老天有眼,在她們身後有人看到了,看到了是喬語先是拉了一下雨菲,接著又狠狠推了雨菲一把,那推出的胳膊人家可是看得清清楚楚。」梁母大聲道,還拿出了證人的錄音,果然是這樣。

周圍的人群更加激動,甚至還有一些中年婦女更是破口大罵起來:

「這世界,真是什麼賤人都有,害了人家老婆孩子,還在這裡勾引人家老公。」

「這種女人要是放在以前,早都應該被浸豬籠了,真是,警察怎麼不趕緊抓走呢?」

穿越火線之英雄有夢 梁景銳聽著這些議論,一臉的凝重,周立見狀,正要去趕走,卻被梁景銳制止了,事情已經擴散了,如今最重要的是找到證據還小語清白,否則小語的名聲就毀了,就當著這些人的面把事情弄清楚,才是正真的解決之道。

「周立,報警處理,跟著警察去後山好好查看。」

「可是,總裁,報警?會不會對喬小姐不好?」周立擔憂道。

「去吧,我相信喬語。」梁景銳斷然道。

聽到這句話,一直呆著的喬語猛地看向梁景銳,他相信她,只要景銳相信,對她來說這就夠了。

梁景銳本以為這件事要弄清楚起碼要到明天了,沒想到才不過兩個小時,周立就回來了,後面還跟著兩個警察,周立的手中提著一個電腦,他什麼話也沒說,走到梁景銳身邊打開了電腦。

「總裁,沒想到我們運氣不錯,在那個小山坡上崗剛好有幢別墅,主人家住進來不久,他們的別墅大門就對著小山坡,而別墅大門上裝有監控。」

說到這裡,大家都沒注意,床上的顧雨菲輕輕顫抖了起來。

周立說完,就打開了調取的監控,只見畫面上顧雨菲先是故意向喬語靠了一下,馬上要碰到時就自己反方向跌到,喬語趕緊伸手去拉,可惜沒有拉到。

看到這裡,梁景銳冷哼了一聲,道:

「讓夫人以及大家都看看吧。」

看完后,大家的目光不約而同的看向床上的顧雨菲,這才發現床上的人在不停的抖動。

梁景銳冷笑了一聲,看向兩位警察:

「警察先生,對這件事的調查情況下個結論吧。」

兩位警察中的一位嚴肅道:

「我們可以證明,所獲得的證據都是真實合法的,在法庭上證據有效。」

梁景銳輕笑一聲,點點頭,隨即就讓周立送兩位警察離開。

「媽,沒事的話就回去吧!」梁景銳淡淡道。

梁母臉色很難看,看著床上的顧雨菲,連一句話也不再說了,徑直離開了病房。

至於床上的顧雨菲,梁景銳眼神一冷,吩咐待命的醫生:

「好好治療她,養好了身體,我們慢慢算賬。」

那語氣,不知道怎麼的,讓周圍聽到的人不寒而慄!

說完,就拉著喬語離開了病房。

出了病房,迎面碰到回來的周立,吩咐道:

「周立,去給顧雨菲流掉的胎兒做DNA!並且保留好胎兒遺體,我以後有用,同時給我盯緊了顧雨菲和顧家。」

「是,總裁!」周立急忙轉身去找醫生。 果然,才剛過了兩天,周立向梁景銳彙報:

「總裁,顧小姐肚子里的胎兒是葉俞的。」瞪了一眼一臉同情表情的周立,冷冷道:

「這件事保密,包括夫人!」梁景銳一臉殺氣的說道,雖然他從沒有在意過顧雨菲以及她的孩子,但是在外人眼中,顧雨菲是自己的女人。

「是,總裁,還有顧家在喬小姐的安保公司施壓,要求他們封殺喬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