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說是他們,就連雪無涯自己也震驚不已,他根本沒想到自己會受傷。

眾人忽然意識到,葉峰一直坐在金鵬蛋上,根本沒有主動進攻,即便如此,雪無涯居然也敗了,看來……雪無涯敗得不冤。

「你天池聖宗的人想搶我的金鵬蛋,死有餘辜,如果你還想替他們報仇的話,我隨時奉陪!」葉峰看著雪無涯,淡淡開口。

「死有餘辜?」雪無涯臉色一沉。

「嘿嘿,雪老弟,這位朋友劍法高明,你又何必的得罪他?多一個朋友,總比多一個敵人好。」沙陀鳴忽然笑了起來。

「哼,老子最恨這種挑撥離間的小人!」鐵戰聞言冷哼一聲。

沙陀鳴確實在挑撥離間,雪無涯聽到沙陀鳴的話,臉色變得更加陰沉。

忽然,一道笑聲傳來:「殺我天池聖宗的人,我天池聖宗自然不會放過……」

眾人紛紛色變,凝目看了過去,只見不遠處的血霧中走出一個人,這人居然是雪無道!


「……不過,我們來這裡的目的,可不是和別人排得你死我活。」雪無道淡淡笑道:「二弟,金鵬蛋要緊,我們先去收集金鵬蛋!」

雪無涯猶豫一下,最終咬牙點了點頭。

「諸位,恕雪某人不奉陪了。」雪無道掃了司馬無情等人一眼,縱身飛向遠處,雪無涯等人緊隨其後。

眾人暗暗可惜,一場好戲居然就這麼落幕了。 雪無道等人離去后,葉峰控制著金鵬巨蛋,繼續吞噬其他金鵬蛋。

司馬無情和武劍仇等人也控制著各自的金鵬蛋,不斷吞噬其他金鵬蛋,眾人又開始了新一輪的爭奪。

「大哥,你為什麼不動手殺了那小子?」雪無涯看著雪無道,滿臉不解。

「他遲早要離開古遺迹的,你還擔心殺不了他嗎?」雪無道淡淡笑道。

「大哥的意思是說,等他離開古遺迹再動手對付他?」雪無涯目光一閃。

「沒錯,他離開古遺迹的時候,就是他斃命之時,敢殺我天池聖宗的人,我天池聖宗必誅之!」雪無道語氣冰冷。

雪無涯笑了,他似乎已經看到葉峰死在他面前的場面。

「這個地方應該是金鵬先祖留下的傳承之地,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些金鵬蛋應該是得到傳承的關鍵!」雪無道正色道:「現在最關鍵的是收集到更多的金鵬蛋,然後讓金鵬蛋相互吞噬,這樣我們才有機會得到金鵬先祖的傳承。」

「大哥,我知道該怎麼做了!」雪無涯點了點頭。

「我們能想到這一點,其他人也能想到,所以我們必須抓緊時間!」雪無道吩咐道:「分頭去找金鵬蛋,找到后帶來找我!」

「是!」天池聖宗的弟子紛紛應聲。

與此同時,同樣的一幕,還發生在紫電王谷和散花樓等大勢力身上,他們也猜到了金鵬蛋是獲得傳承的關鍵,也在全力收集金鵬蛋。

血刀門的人也在收集金鵬蛋,雖然收集到了不少金鵬蛋,可是由於宋智受了傷,使得血刀門內的氣氛變得非常沉悶。

「二哥醒了沒有?」宋騫忽然問身邊的青年。

「二師兄還沒醒。」青年恭敬回答。

宋騫回頭看著被放在飛行寶船上宋智,咬牙道:「除非他不出去,否則我一定要把他碎屍萬段!」

其他血刀門的弟子根本不敢說話。

「表弟,你放心好了,他肯定會出去的,以血刀門的實力,殺他輕而易舉!」沙陀鳴拍了拍宋騫的肩膀。

「要是大哥在就好了,如果大哥在的話,那小子必死無疑!」宋騫冷笑。

沙陀鳴剛想說話,一條人影從遠處飛來,幾個閃動之後,他已經出現在宋騫等人身前,身法極快。

「大哥!」

「大師兄!」

「表哥!」

沙陀鳴等人紛紛開口,來人居然是血刀門天驕之首,宋天!

宋天和雪無道交手之後,受了點輕傷,所以找了個隱秘的地方修養,直到現在才出來。其實所有人都不知道,雪無道之所以不馬上對對葉峰,也是因為受了傷。

「二弟怎麼了?」宋天瞧見躺在飛行寶船上的宋智,臉色忽然一變。

「大哥,二哥的道種被人毀了!」宋騫咬牙道。

「誰幹的?」宋天緩緩開口,他的語氣雖然平靜,卻殺氣外漏。

宋騫當即把葉峰和宋智交手的事告訴了宋天。

宋天聽完后冷笑道:「他已經沒有機會出去了!」

沙陀鳴目光一閃,他知道,宋天打算在這裡就殺死葉峰。

……

就在宋天等人交談的時候,外界某處,一個充滿蠻荒氣息的原始森林上空,漂浮著一個個金色宮殿,宮殿散發出萬丈金光,如懸挂在高空的太陽。

「老祖宗,四太子傳消息回來了。」一座宮殿外,一個身穿金色戰甲的青年跪稟道。

「說……」宮殿內傳出蒼老的聲音。

「四太子說,樓蘭聖域出現的古遺迹是先祖留下的。」青年恭敬稟告。

「先祖遺留之地……」蒼老的聲音再次傳出:「如果真是先祖遺留之地,絕對不能落在異族手中,老八,你可願去一趟樓蘭聖域?」

「嘿嘿,我已經很久沒有出去了,也是時候出去看一看了。」不遠處另一座宮殿中傳出笑聲。

「老大,琅嬛靜齋的人恐怕不會讓老八帶走先祖遺物。」另外一座宮殿中有人忽然開口。

「沒錯,四大公子之中的擁劍公子我見過,那傢伙很強!琅嬛靜齋的無痕公子能與擁劍公子齊名,想必也絕對不是普通人,只讓老八去的話,恐怕……」

「哼!老四,你的意思是說,我不是那傢伙的對手?」

「老八,不要低估人族四大公子的實力,當初我就是因為小看了擁劍公子,最後才吃了大虧。」

「除了無痕公子之外,孔雀族那老不死的也很棘手,如果他插手此事的話,我們又多了一個敵人。」

「老四,這次去樓蘭聖域,你和老八,老七一起去吧。」

「老大,除了我們三人之外,把老三也叫上吧。」

「老三?區區一個樓蘭聖域,用得著叫上老三嗎?」

「老大,據說樓蘭聖域出了一個千年難得一見的天才,據說此人挑戰過無痕公子,最後全身而退。」

「你怕此人也插手此事?」

「沒錯!」

「好吧,這次去樓蘭聖域,老三、老七、老八和你一起去。」


話音剛落,其中四座宮殿的上空各自散發出一道金光,破空飛走。

……

古遺迹內,各大實力的弟子還在爭奪金鵬蛋。

雪伊人和谷悠然四人也在搶奪金鵬蛋,以他們四人的實力,除非天驕榜上的人出手,否則根本無法對他們造成威脅。

「葉兄難道真的不在這裡嗎?」雨洛天盤坐在一個金鵬巨蛋之上,邊喝酒邊喃喃自語。

「或許他早就來了,只不過我們沒有發現他而已。」谷悠然笑道。

「我們所在的地方只能算是外圍而已,說不定他就在裡面。」雨菲煙抬頭看著遠處。

說話間,一行人已經朝著遠處飛去。

他們沒飛出多遠,一道笑聲忽然從他們背後傳來:「嘿嘿,沒想到居然能在這裡遇到你們!」

雨菲煙和雨洛天四人同時轉身,頓時看到十個身穿黃金戰甲的青年,這十個青年,正是金鵬四太子等人。

谷悠然和雨洛天看到金鵬四太子等人,同時色變。

看到兩人的表情,雨菲煙玉容微變,「谷姐姐,你認識這些人?」

「他們是金鵬族的人。」谷悠然說道。

雪伊人和雨菲煙臉色一變。

「卑賤的人類,你們居然敢褻瀆先祖留下的後代!」金鵬族的青年看到雨洛天屁股底下的金鵬蛋,頓時暴怒。

「卑賤?」雨洛天冷笑道:「一群只會下蛋的鳥人而已,也配說我們卑賤?」


「找死!」一個金鵬族青年臉色一沉,忽然出手,金光大作,化作金鵬爪,凌空抓向雨洛天。

雨洛天忽然舉起金鵬蛋擋在身前,金鵬族的青年臉色劇變,急忙停手,金鵬爪當即潰散,化作陣陣金光。

「卑賤的人類,你敢不敢和我堂堂正正一戰?」金鵬族青年怒喝。

「你金鵬族的人既然如此高貴,又何必在乎我耍什麼手段?高貴的種族,當然應該大度一些。」雨洛天笑道。

那個金鵬族的青年剛想說話,金鵬四太子忽然開口:「好了。」

金鵬族青年咬了咬牙,閉上了嘴。

「把金鵬蛋交出來,我可以饒你們不死。」金鵬四太子淡淡開口,根本沒把雨洛天四人放在眼裡。

「刷!」雪伊人目光一閃,忽然拔劍斬殺向金鵬四太子,殺氣衝天。

金鵬四太子臉色微變,伸手一抓,金光大作,化作金鵬爪,抓向雪伊人的劍。

「嗡嗡嗡……」金鵬爪抓住長劍,長劍在金鵬爪中劇烈顫抖,迸發出千萬朵火花。

驀然,雪伊人的手掌上浮現出殺戮氣場,氣場沿著劍柄蔓延至劍尖,瞬間覆蓋整把寶劍。緊接著,雪伊人手腕一抖,長劍輕顫,幻化出無數道劍氣,金鵬爪瞬間被劍氣絞碎。


「武者氣場!」金鵬四太子臉色微變,雪伊人有武者氣場他並不吃驚,他吃驚的是,雪伊人的武者氣場居然如此強大,普通的武者氣場根本沒有這種威力。

其餘金鵬族的青年紛紛色變,他們也沒料到雪伊人的實力會這麼強。

「你的對手是我。」雪伊人看著金鵬太子,淡淡開口。

「我的對手?」金鵬太子一笑,「想做我的對手,你恐怕還不夠資格。」

「你不敢應戰?」雪伊人淡淡開口。

「哼,我四哥是什麼人,豈會隨隨便便跟別人動手?」

一個金鵬族的青年走出,冷笑道:「想跟我四哥動手,先打贏我再說!」

「你是何人?」雪伊人看著金鵬族青年。

「金鵬族第五太子!」金鵬族青年傲然道。 那個長眉銀刀手追到自己人身邊下馬,給那個女箭手不知說了些什麼便孤身一人追來。一個人追一羣人當然很快,劉吉大約跑出了三四十里地就被追上了,那個銀刀手如同一個殺神一樣所當披靡,幾刀就將劉吉的長槍磕飛,逼得劉吉不得不拔出自己的另一把戰刀迎戰,所幸有那兩個槍手幫劉吉擋着,要不然劉吉可能當時就被殺死了,那個銀刀手根本不理別的兵士,沒有人的槍和刀能碰到他的衣服,擋在他前面的士兵除了死還是死,不擋他路的人他也不去追殺,他目標很明確只緊緊盯着幾個凝火體,他要把這幾個凝火體斃於刀下。

可凝火體也不是很好殺,五個凝火體圍攻他一個人他也很難得手,就這樣邊走邊戰中又有兩個銀刀手領着四五十名敵兵追了上來,他們追上來交戰的地方就是我和劉子成裝死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