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我在修鍊王氣的同時。還兼修了體魄。所以比一般人的抗壓能力會強一些。」青陽笑了笑,看向夏梨笑,道:「倒是這重水蓮陣,是怎麼樣的一個陣法,該如何破解呢?」

「重水蓮陣是一個精湛級陣法,唯一的效果便是將其籠罩的範圍內變得如同深水中一般沉重。凡是進入此陣中的人,其一切行為都是會受到不同程度的壓制。」

夏梨笑眼神怪異地看向青陽,道:「當然,你是例外。」

聞言。青陽略微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因為他修鍊了炎焱燃星訣這樣的鍛體神訣,所以倒也是不怕這點沉重感。

「至於說如何破解,那麼便是要在這重水區域內,找到蓮花的所在,因為那便是陣眼,只要將陣眼摧毀,那麼這個陣法也就會自然而然地破解了。」夏梨笑來到了青陽的身旁,神色略微凝重地道。

在這種重水區域內,每呆一秒都是一種消耗,當這種消耗達到極限時,那麼便是他們滅亡的時候。所以他們的時間十分有限,這重水蓮陣在遠古時期便是以困殺出名的。

「既如此,那便只好分散找了。」青陽略作沉吟,旋即便是說出了他的想法。

「我也是這麼想,唯有分散找,才能增加找到陣眼的機會。可惜我們這裡沒有精通陣法的人,否則找到陣眼,想來也是分分鐘的事情。」夏東凌聞言贊同地點了點頭,道。

「靈陣師么?」青陽喃喃道。

「一般的靈陣師肯定不行,只有陣道造詣達到了精湛級以上才有可能以很快的速度找到陣眼。不過眼下,我們還是老老實實地分頭尋找吧。」夏梨笑聞言搖了搖頭,嘆氣道。

「恩,分頭行動!」青陽臉色閃過一絲思索,旋即便是點頭道。

唰!

下一瞬,三道人影分別往不同的方向飛掠出去,他們的速度都是十分地快,因為接下來,時間就是生命。而當青陽飛奔在這片區域內時,心底卻是在暗道:「靈陣師啊…不知那本《陣道》到底是什麼樣程度的陣法之書,有機會還是要儘快接觸啊。」

《陣道》一書是青陽在紫雲門時,陣法大師夏凌所贈,具他所說,他來自沒落的陣法門派,而這本書記載了很多陣法的修習之道,若是青陽能參透其中十之七八,那也足夠橫行在這世界了。

不過,片刻青陽便是甩了甩頭,將這些雜念甩掉,眼下最重要的還是找到陣眼,畢竟夏梨笑和夏東凌不像他那般,可以適應這裡的壓力。



而這時,在這重水區域內,一個綻放著無數蓮花的霧池前,五道暴掠而來的身影蹬的一聲便是停在了此處。

「呵呵,不愧是遠古大能,只有摧毀這蓮花池中一朵附帶陣眼的蓮花,才能夠通過這個關卡。」領頭的一名黑衣人壓著低沉的聲音道。

「主,為何不將這片池裡的蓮花盡數摧毀,這樣一來,不僅百分百能夠摧毀陣眼,同時後面想進入下一關卡的人,即便修為通天,恐怕也無濟於事吧。」其後另一名黑衣人恭敬地道。

「看到那蓮花池中心的那一朵黑色蓮花么?它可是重水蓮王,若是惹怒了它,我們幾個恐怕都得被留在這,既然來到了這裡,那就遵守遊戲規則吧。」領頭的黑衣人指了指在蓮花池中心的一朵黑蓮,淡淡地道。

「主說的是。」

「走吧,不能落後他們太久了。」話音一落,那領頭的黑衣人便是一指點出,一道淡淡的波紋從空間傳開,下一瞬在其左上方的一朵隱隱散發著不同氣息的蓮花便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碾碎而去。

嗡!

那散發著強橫得堪比任督境三品氣息的蓮花,居然是被之一指凌空點碎了!

這一幕若是讓青陽等人看到,恐怕是要震驚地無以言喻了。而這對於領頭的那黑衣人來說,仿若不值一提,隨手而為,下一瞬蓮花池便是開出一道水紋巨門來,其內同樣有著強橫的空間之力。

唰。

身影一閃,五道身影便是掠進了那水紋巨門內。

轟。

待得五人盡數進入后,那水紋巨門再度消失,而先前被摧毀的那朵蓮花,又是再度出現在水池中,與那些長得一模一樣的蓮花混淆在一起。


一切回歸平靜。(未完待續。。)

ps:在疲累中,碼完這一章。這兩天回家,感覺時間很快,而且很累。哎,明天八點半的車回廣州,肯定塞車,不知何時能到,總之明天的更新可能有些沒保障,不過我一定儘力。謝謝大家長久以來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 蓮花霧池前,一道魁梧的身影矗立在那,神色淡然地注視著蓮花池中的一切。

忽然,他深吸了一口氣,旋即緩緩開口道:「躲了這麼久,也該出來了吧,夏梨笑。」

「這裡,應該便是陣眼所在了吧。」在那魁梧身影的後方,一道清脆動聽的聲音沒有絲毫情緒起伏地傳了出來。

同時,一道藍色倩影也是從後方緩緩走出,腳步十分輕巧。

「你認為,我會讓你過去嗎?」蒼天霸轉過身來,眼神如同刀鋒般落在了夏梨笑身上,有著一番玩味在其中。

「看了那麼久風景,就只為了攔我?你真是無聊。」夏梨笑俏臉漸漸變得冰冷了起來,聲音冷漠地道。

「你也是我的風景,並不無聊。」

「你以為,你攔得住我?」夏梨笑的眼睛徹底變得冷冽起來,她已經被這蒼天霸糾纏得太久了,如今後者更是猶如無賴般的欲要阻攔她,這如何讓她不怒。

「我一個人當然攔不住你…但是,如果再加上他們兩個呢?」蒼天霸嘴角微揚,手掌輕輕一拍,笑道。

噠噠噠。

忽然兩個膚色截然相反的壯漢從左右兩側的叢林中緩緩走出,他們的身上都是瀰漫著十分強橫的氣息,似乎他們的一舉一動,都能使得周遭的空間發生一些微微的變化。

「黑白雙蒼?!」夏梨笑美目微微一縮,有些驚訝地道。

「哦?難得你知道他們的存在,他們是和我一起長大的伴童,實力和天賦都十分不錯,如今已經是任督三品,兩人合擊的力量。抵得上四品任督境。這樣一來,你覺得你還有機會繼續往前走么?」蒼天霸臉上有著一絲得意浮起,那看起來讓人十分不舒服。

「卑鄙。」夏梨笑美目泛著冷冽的寒光,道。

「如果…我在這裡將你生米煮熟了,我想無憂老爺子也不能反對我們的事情了吧,哈哈。」蒼天霸眼睛十分痴迷地將夏梨笑的嬌軀死死地盯著,那副模樣不像在看人,反倒像在看獵物。

「哼!」夏梨笑聞言,她原本活潑可愛的俏臉已經變得冷若冰霜,只見她冷哼一聲。旋即手掌一翻,一把軟劍便是出現在其白皙縴手上。

轟!

忽然一道強橫的王氣猶如浪潮般從那軟劍上席捲而出,劍光舞動間,無數道尖銳的劍氣便是鋪天蓋地的席捲過去。


「呵呵,何必那麼衝動呢?你夏家能盤上我蒼家。是福分啊。」蒼天霸沖著夏梨笑淡淡一笑,雙手負於背上。即便是眼前席捲來的劍氣風暴。他依舊顯得十分從容。

下一瞬,那迅猛的劍氣已經是近在眼前,然而就在此時,在蒼天霸左右的那兩名膚色不同的人此刻卻是腳掌一蹬,碰的一聲擋在了其面前,兩道衝天王氣猛的爆開。與那凌厲的劍氣相抗衡。

「滾開!」夏梨笑冷喝一聲,俏臉冰寒,手中軟劍王氣激射而出,如果說先前用了七八分力。那如今這一擊,則是用了幾乎九分力!

咚!

狂暴的王氣徑直將兩人的衣服吹得獵獵作響,但即便如此,他們兩人還是緊咬著牙,一輪黑白色的八卦擋在了蒼天霸的面前。

「他們兩人,可是有著陰陽雙盾之稱,一般的手段,是無法撼動他們的。」蒼天霸看了一眼夏梨笑,得意的道。

「混賬,三個大男人居然欺負我妹妹!」一道震怒的聲音忽然從四人的後方傳起,下一瞬,一道人影攜帶著狂暴的王氣洪流暴沖而來。

「真空雙虎殺!」

吼!

雙拳如虎,帶著洶湧的氣勢乘風破浪般轟擊在了那陰陽八卦盾上,突如其來的一擊,讓得黑白雙蒼的眼神陡然一變,那雙虎怒殺的沖拳徑直令得八卦盾的防禦發生變化,而這時那凌厲的劍氣也是趁機力量暴漲,將那黑白陰陽八卦盡數轟碎而去。

碰!

驚濤駭浪般的能量猶如波紋般在幾人的中心轟然爆開,徑直將地面上的土地震得滿是裂痕,而這時,夏梨笑的軟劍再度突兀一刺,帶著凌厲的劍罡,毫不客氣地朝著蒼天霸刺去,這一擊的力量,竟是讓得空間都是扭曲了起來。

「哼!」蒼天霸的臉上也是一驚,這夏東凌居然不知什麼時候突破到了任督境,而且這一招真空雙虎殺的威力居然如此強大,讓得夏梨笑趁機攻破了陰陽八卦盾。

不過,蒼天霸的臉上沒有絲毫驚慌失措,只是略微陰沉地看著那凌厲一劍。下一瞬,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拳爆轟而出。

「崩山拳!」一道可怖的拳芒暴涌而出,與那吞吐著寒光的劍罡狠狠撞擊在一起。

咚!

沉悶的擊打聲,彷彿打在了心臟上一般,具有了不一樣的震撼感,這一擊的力量餘波,盡數垂直傾瀉在地面上,使得地面上多了一道頗深的裂痕。

拳劍交擊下,蒼天霸的身軀不由被震退了一步,而夏梨笑的劍芒在此刻也是盡數收回,腳尖輕點兩次,將那拳芒上的凌厲氣勁化解而去。

見夏梨笑嬌軀不穩,蒼天霸眼中寒芒一閃而過,竟是沒有絲毫憐香惜玉的,在夏東凌驚駭的目光中一步跨出,緊追而上,瀰漫著森然黑氣的一掌便是沖著夏梨笑那豐滿的胸部拍了過去。


「黑煞掌!」

夏梨笑見狀眼神陡然一縮,銀牙一咬,正欲抵擋,卻是沒想在其後方,有著一道急促的破風聲傳了過來,一道耀眼的凌厲劍光陡然傾瀉炸開,朝著蒼天霸的咽喉射去。


蒼天霸臉色不由一沉,掌風一變,帶著森然地殺氣拍了那凌厲的劍光之上,將之震開,旋即身形暴退幾步,眼神寒徹地看著前方那道突如其來的身影。

在那裡,一道修長削瘦的身影將夏梨笑的纖細嬌軀盡數摟住,使得穩住嬌軀,之後便是淡然的笑了笑,道:「蒼天霸,你這等卑劣手段,就不怕辱沒了蒼家的名聲么?」

「是你!」

蒼天霸一眼便是認出了那插手之人赫然是當日在仙風樓接了他一拳的人,其眼中陡然升起了可怕的殺氣。

青陽低頭看了看懷中的少女,此刻後者嬌軀有些微微地顫抖,她的俏臉上有著一絲紅暈飛上,讓得她變得美艷動人,只見她騰的一下便是掙脫出青陽的懷抱,略微羞道:「謝謝你,青陽。」

見狀,夏東凌也是鬆了一口氣,好在夏梨笑沒受到什麼傷害。

青陽聞言搖了搖頭,心中居然是泛起了一絲漣漪,旋即他又是將目光投向了蒼天霸,戲謔道:「這樣子追女孩子,可是追不到的哦。」

「你!活得不耐煩了吧!」蒼天霸聞言臉色再度一寒,厲喝道。

「蒼天霸!如今你認為你還能攔得住我們嗎?」夏梨笑此刻也是美目泛著驚人的寒光將他盯著,聲音冷冽地道。

「哼!不過是多了兩個三品不到的任督境,就以為能闖過去?」蒼天霸聞言語氣森然地道。

聞言,夏梨笑正欲繼續喝斥道,卻是沒想青陽搶先一步道:「蒼天霸,說你笨好呢,還是愚蠢好呢?」


「你說什麼!」

「難道你不覺得自從踏入了天靈山脈,此處就泛著一股詭異的感覺嗎?」青陽雙眼如同貓頭鷹般閃爍著莫名的光芒,道。

「不覺得蹊蹺嗎?」

「蹊蹺?」蒼天霸冷著臉。(未完待續。。)

ps:今晚可能只有一更了,我現在頭昏腦漲的。今天做了好久的汽車回來學校,吐了好幾次。。該死的,現在我只能儘力寫了,能寫得完就傳上來,不能的話就明天。大家別等了! 「在進入天靈山前,我就不信你注意到那些被一擊斃命的野獸。」

「在進入天靈山,我就不信你沒發現那血月沙漠的月,似乎紅得有些過頭,而那股血腥氣也彷彿不久前留下,濃郁無比。」

「而如今在這重水蓮域中,我就不信,你沒發現這蓮花霧池旁,有著數十道斑駁的腳印。」

青陽連續說了三句篤定的話,讓得蒼天霸的臉色越來越難看起來。

咯噔!

夏梨笑和夏東凌兩人聞言眼睛立即瞪大了起來,只見他們死死地盯著蒼天霸後方的一片土地,那裡赫然有著一些斑駁的腳印,顯然已經有人捷足先登了!

而仔細回憶一下,他們也是注意到先前青陽所說的那些,的確是蹊蹺無比。

這一路上過來,雖然與地圖上所指引的相吻合,但在吻合之中卻又透露著些許詭異的氣息,而正是這樣的氣息讓人感到十分不安。

啪啪啪!

蒼天霸忽然渾身氣息一散,雙手緩緩地鼓著掌,雙目閃著莫名地光芒,對著青陽道:「我真懷疑你不是從南炎大陸過來,而是從中炎情報局那來的,這等心性,這等洞察力,嘖嘖,真是不簡單啊。」

「這麼說…你是在裝傻咯…還是說,你的真正用意,是另有其他?」青陽聞言笑吟吟地道,一瞬間先前那劍拔弩張的局面也是緩和了下來。

「呵呵,被發現了啊。也罷,告訴你們也無妨,反正你們也插不了手。」,蒼天霸笑了笑,道:「因為這天靈山裡。有著一種傳承,而今這種傳承蘇醒了,驚動了中炎大陸的各方大佬,所以,那些腳印,你用腳趾頭猜猜,都可以猜得出,那到底是什麼樣的人進入了其中。」

「不可能!這天靈山的虹光護罩霸道無比,即便是我夏家家主,都無法跨入。」夏梨笑美目微皺。冷聲道。

「我有說是大佬們進去了嗎?要知道,如今的天下,是年輕人的天下,也唯有年輕人,才有可能得到其中的傳承。我這麼說。你明白了嗎?」蒼天霸沉聲道,此刻提到了那些年輕人。他的臉上開始變得凝重無比。

而這時。夏梨笑的眼眸也是泛起了劇烈的震驚之色,她聲音有些不平靜的道:「難道是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