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再按照這一點往下推測的話,我們是不是可以推測出,這個兇手的年齡層可能並不大,獨居,也或者這個兇手在平時的日常生活當中,過得並不怎麼如意?他的身上會不會有一些缺陷存在?甚至本人是一個極為內向的性格?

如果以上的這些假設能夠成立,那麼……」

「兇手可能會再一次犯案,而且很可能就在近期。」x2

唐淵和夜小柯異口同聲,他們同時都推導出了這個結論。 沈建在洛水鎮和他爺爺沈墨相依為命了十六年,但其實他的爺爺平日裏卻很少說話,除了煉丹就是給他去獵取妖獸搞妖核,沈建隨着年紀越來越大,曾經多次的問過他爺爺關於他的身世問題,然而他的爺爺卻從來沒有告訴過他,只是讓他先提升自己的戰鬥實力,等實力上達到一定的程度的時候,他但爺爺自然會將一切都告訴他。

所以說,別說很多洛水鎮的人覺得沈墨非常的神秘,即便是他自己也覺得他爺爺神秘,他對沈墨的了解極為有限。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他的爺爺必然不是一個普通人,同時他的身世也必然極為複雜。

否則的話,沈建作為一個人類,為何會有妖族的血脈?而且是即便是在妖族裏也有能夠稱王稱霸的金翅大鵬血脈?

如果覺醒妖族血脈,必然是自己祖上有着妖族的血脈,到了他這一代得到了覺醒。

而且,他當時覺醒的血魂九陽焚天火,據他的爺爺說,也並非普通的血魂,不僅今後會賦予他極大的戰鬥力的加成,同時很極為適合煉丹。

沈建的爺爺既然本身就是一位煉丹師,沈建自然從小就耳濡目染,知道很多厲害的丹方,據他爺爺說,這些丹方,是沈建今後的命根子,必須要掌握煉丹的技能。

沈墨雖然自從來到了洛水鎮之後,雖然給洛家子弟煉製的可僅僅是一階丹藥,但無論是沈建還是洛水鎮的人都深深的明白,沈墨的煉丹實力絕對是一流的,因為沈墨能夠煉製的可是一階上品的丹藥。

煉丹師和丹藥的等階和人類吳的武者等階一樣,也同樣分為九階。

在蓬萊大陸上有着無數擅長煉丹的宗門,甚至還有很多個煉丹師協會,無數位煉丹大師,給丹藥的等階進行了標準評定,而且這種評定隨着煉丹術的發展和繁衍,日益增強。

煉丹師分為九階,每一階煉丹師的評定,是根據他所煉製丹藥等階的巔峰水平而定。

比如,一位煉丹師如果能夠煉製出一階丹藥,那便是一階煉丹師,無論這個一階丹藥為生謬品質,都能夠稱得上一階煉丹師。所以一般情況下,絕無論哪個等階的煉丹師煉製的都是相應等階的下等丹藥。

比如一位一階煉丹師想要進階為二階煉丹師,那則比如需要他煉製出二階丹藥,而煉丹師等階的評判標準,只要他能夠煉製出二階下等的丹藥,就能夠進階為二階煉丹師。

簡而言之,雖然相同等階的丹藥分為下品、中品、上品、極品,但絕大多數二階煉丹師,只能夠煉製出二階下品丹藥而已,如果能夠煉製出中品甚至上品的丹藥,則極為困難,這是對於煉丹師技術的極大考驗。

就拿沈墨所煉製出來的一階上品丹藥來說,即便是普通的三階煉丹師,也並非能夠煉製出一階上品丹藥。

而同樣為一階丹藥,不同的品階,也並不一樣,可以通過丹藥的外觀熱點看出來。

比如相同等階下的普通丹藥,並沒有什麼特點,只是普通的丹藥而已,這也是目前最為普及的丹藥。

而丹藥品階如果達到中品的話,那丹藥會產生丹香,中品丹藥煉製的越好,丹藥的丹香便越是濃郁。一般的煉丹師,能夠煉製出中品丹藥的並不多。在薊州城內也有一些擅長煉丹的煉丹師,他們也大多數無法煉製出中品的丹藥。

而丹藥的品階達到上品,這枚丹藥將會產生丹紋,擁有了丹紋之後,這個丹藥的藥力會更強。

能夠煉製出上品丹藥的,哪怕是最低級的一階上品丹藥,也很難有煉丹師能夠煉製出來。目前即便是在日月帝國的皇室聘請的煉丹師中,大多數也僅僅勉強能夠煉製出中品丹藥而已,而且僅僅是一階丹藥。在日月帝國這個地方,根本就沒有哪個煉丹師能夠煉製出上品丹藥。

而在日月帝國最為富有的帝國皇室,那些權利比較大的一些皇室子弟,的確一些人能夠有機會服用一階上品的丹藥,然而那些丹藥並非日月帝國的煉丹師來煉製的,而是從日月帝國以外的那些擅長煉丹的宗門買來的,有的則是在日月帝國的商會購買和拍賣的,即便是一階丹藥,如果丹藥品階能夠達到上品的話,那同樣是價值連城的,所以說,即便是皇家子弟有機會服用一階上品的丹藥,也不能經常服用,僅僅是在修鍊的關鍵時刻服用而已。因為上品丹藥的藥力,比一顆中品丹藥和下品丹藥的藥力不知道要強多少倍。

上品等階的丹藥,能夠通過自身的丹紋,溝通天地法則之力,吸收天地之間的力量。上品丹藥的神紋越是複雜,溝通和吸收的天地之力便越強。

而對於等階最高的極品丹藥,那分為罕見,在日月帝國很少能夠出現極品丹藥。目前來看,只有日月皇室極少數的皇家子弟,而且是那種血脈最純的皇家主主脈的子弟才有服用的機會,不過也就僅僅局限於當今的幾位皇子而已。據說極品丹藥的藥力不僅僅能夠增加能量那麼簡單,據說極品丹藥竟然能夠改變武者的體質,甚至能夠治療一些武者身上的疑難雜症。

有的極品丹藥還能夠改善武者的修鍊天賦。

所以日月帝國曾靜多次在全國範圍內徵集招募煉丹高手,想要讓這些煉丹大師給皇室人員煉製極品丹藥,但卻極為失望,沒有哪位煉丹師能夠煉製出極品丹藥。

在日月帝國以外的那些擅長煉丹的宗門裏,據說只有運氣好的情況下,才能夠搞到一顆極品丹藥,極品丹藥,那可不僅僅是溝通天地法則那麼簡單,那可是能夠溝通天道的。

能夠溝通天道的丹藥,哪有那麼容易能夠煉製出來?

而極品丹藥的熱點,那便是能夠通過溝通天道,產生丹雲和丹霧。

據說煉丹師煉製丹藥,不僅僅和自身的勤學苦練有關係,還和自身的天賦有關係,所謂的天賦,當然是指的是自身的血魂。

如果一個人想要成為煉丹師,那他的血魂則必須要用火屬性,比如烈焰血魂,或者火屬性妖獸血魂才行。

而對於極品丹藥而言,則絕不僅僅是擁有火屬性的血魂,而且是火屬性的極品才行。

比如說,沈建以前的血魂九陽焚天火,便是火屬性中的極品,和那些普通的火完全不一樣。

普通的煉丹師的血魂也可能是火焰,如果那僅僅是普通的火焰的的話,也僅僅能夠成為一位普通的煉丹師而已,煉製極品丹藥是絕對不可能的。

同時,在煉製極品丹藥的時候,如果想要煉製成極品丹藥的話,那所需要的天材地寶也是很難找到的,以及煉製極品丹藥所需要的丹方,同樣很難找到。

因為如此,才造成極品丹藥的一丹難求。

而且,能夠煉製極品丹藥的煉丹師,由於血魂在火屬性中是最厲害的,所以他的武道天賦也同樣必然不會太差,也能夠成為武道高手。

而沈建聽他的爺爺沈墨多次說過,沈建的血魂在這個世界極為罕見,但極為適合煉丹,所以沈建對於自己今後成為煉丹師還是特別有信心的。

「我希望,今後能夠成為爺爺那樣的煉丹師吧,甚至能夠超越自己的爺爺,煉製成極品丹藥。」沈建自思道。

而一般情況下,一個人想要成為一名煉丹師,還是需要一定的武道修為的,起碼能夠達到武體十重天以上,覺醒武脈才行。

因為如果武者的修為境界僅僅處於武體境界的話,那他必然無法做到血魂離體,這樣的話,他根本就無法掌控火焰之力來控制煉丹。

所以沈建目前心中分為着急,目前他可以有着很多的計劃,而這些計劃的執行條件,都吸收沈建的實力達到武體境十重天以上,甚至能夠進階到武魂境才能夠真正的進行煉丹,否則的話,連最起碼的魂力化形都做不到,如何能夠藉助血魂或者武魂之力進行煉丹呢。

這時候,夜色再次降臨,沈建進入洞府中,想要先休息一下。雖然武者的修鍊可以幾天不睡覺,但經常這樣必然體力會透支。而且剛才他在反覆修鍊鵬羽暴擊和炎血掌的時候,自己體內的妖力和氣血都耗費完畢,如今他能夠感受到自己有着一些疲倦。

這時候,沈建洞府內,找到一塊鋪着草堆的石頭上,而在他剛剛躺下的時候,由於這塊石頭並不大,兩隻腳並無法伸展開來,所以他如今能夠感受到,自己的腳不小心將一個東西踢到了地上,發出響聲。

「什麼東西掉在了地上?」

沈建這時候從石頭上坐起來,將低頭看了看掉落在地上的東西,竟然覺得極為驚訝。原來在石頭的另外一邊,有一個簡易的破舊煉丹爐。

這個煉丹爐並不大,而且煉丹爐上已經沾滿了塵土,在煉丹爐上面竟然有着一絲絲的細微裂痕。

沈建知道,像這樣有破損的煉丹爐,是很難持續的煉製出成品丹藥的。煉丹爐哪怕有一絲細微的破損,煉製過程中在地火的灼燒和炙烤之下必然會再次碎裂,到那時候不僅僅丹藥無法成型,這些煉製丹藥的藥草材料也必然會浪費掉。。 對於這倆兄妹的事情其他人沒發現,但姜柔剛好看見了,她知道那個女孩就是說慕言壞話的人,於是,姜柔主動上前跟宋蓮心打招呼。

「怎麼稱呼?」

看到姜柔主動上前跟自己說話,宋蓮心很開心,「我叫宋蓮心,表姐你叫我蓮心就可以了。」

姜柔:「……」這姐妹兒怎麼不按套路出牌啊。

姜柔本以為她應該是看不上他們家的,但現在看來,她好像只是單純的看不慣慕言啊。

雖然如此,姜柔還是不會忘記她傷害慕言的事情的。

「哦,蓮心啊,你多大了。」

「表姐我今年十五了。」宋蓮心好像十分開心,整個人都洋溢著笑臉。

宋長富本來還擔心宋蓮心會說什麼不該說的,但看她好像很喜歡姜柔的樣子,也就放心了。

「表妹,我去前面看看。」宋長富說完,就先走了。

姜柔等宋長富走後,然後坐到宋蓮心身邊,「蓮心定親了嗎?」

「沒有呢。」宋蓮心搖搖頭,她聽父親說過,但那些人她都看不上。

然後宋蓮心又花痴的看向姜柔,表姐真好看啊!

本來姜柔是沒有發現宋蓮心這個特點的,但現在看宋蓮心看自己的樣子,她明白了。

宋蓮心跟自己一樣,都是顏狗,只是,她狗的很表面。

姜柔覺得自己還是比較深沉一點的,至少能夠透過現象看到本質。

「沒事,這種事不急,緣分來了就有,你看看你姐夫。」

宋蓮心一愣,不明白怎麼扯到了那人身上。

「你姐夫絕對是我遇到的人里,最好的一個了,有顏有實力,人好,脾氣好,又聰明……」姜柔足足誇了慕言十來分鐘,直接把宋蓮心給誇蒙了。

她看看慕言又看看姜柔,很想問姜柔,她說的那個人真的是她看見的那個嗎?

為什麼她覺得根本就是兩個人呢。

可惜,她根本就沒有能夠插嘴的機會,因為姜柔根本就不給她這個機會。

「表姐,在你心裡,姐夫是不是就沒有缺點啊?」好不容易宋蓮心終於有機會開口,她就想知道這個。

「也不是。」

宋蓮心一聽立馬坐直身體,想聽聽看是什麼,「他的缺點就是太過完美了,一點缺點都找不到。」

宋蓮心:「……」

她錯了,她就不該問的。

「姐我有點事先走了。」說完宋蓮心趕緊溜了,她實在不想再聽姜柔誇慕言的話了。

「你呀!」

慕言從一旁走出來,伸手點了點姜柔的額頭。

姜柔不僅沒躲,反而還上前一步,「在我心裡,你就是最好的。」

這話說的慕言心口一顫,他忍不住捂住胸口。

「怎麼了?心口疼啊?」

本來多好的氛圍,姜柔一開口什麼都沒有了。

慕言:「……」

慕言搖搖頭不說話,這會兒他是真的有點心口疼了。

「你這丫頭怎麼到這來了?」

宋老太一轉身沒看到姜柔,找了一圈才發現姜柔跑這裡了。趕緊把她拉進屋裡。

宋蓮心是因為臉的原因所以看不上慕言,但宋家其他人卻是真的不喜歡慕言。

他們覺得自己外孫女,侄女,多好的一個姑娘啊,就這麼嫁給了一個獵戶的兒子,受了大委屈了。

所以這會都在給慕言臉色看呢。

事情已經這樣了,他們也不能讓兩人和離,日子還得過,但怎麼過,他們卻有想法。

姜柔一開始看他們對自己的關心跟疼愛都是真的,還是挺開心的。

但見他們這麼對慕言,就不是很開心了。

「外祖父外祖母,你們回來后準備住哪呢?」姜柔直接轉移了話題。

不想讓這些人一直提慕言怎麼樣。

他們沒有發現姜柔在轉移話題,以為姜柔是擔心他們沒有地方住。

「柔柔放心,你舅舅在鎮上買了套宅子,我們到時候住那裡。」

「哦,天色不早了,那你們得早點回去吧,不然天黑了不好趕路。」

姜柔這話一出,在場的人臉色都變了。

宋老頭宋老太不明白姜柔為什麼突然來這麼一句,說她不歡迎他們吧,好像也不對。

剛開始的時候不是挺好的嘛,怎麼突然開始趕他們走了呢。

「二丫你這丫頭是擔心走夜路不安全吧,沒事的,咱家不是還有那麼多房間嗎。」姜大伯趕緊出來打哈哈。

姜大伯這麼一說,宋老爹也覺得姜柔應該是這個意思。

現在煮飯吃飯確實晚了,這裡就三個房間,他們一家子根本就住不下了。

「柔柔說的沒錯,確實回去晚了。」

宋老爹想的是他們要是留下,那就得姜柔準備一大家子的飯菜,也太辛苦了。

他知道,以前女婿還在的時候,外孫女可是很少下廚的。

「柔柔,我們就先走了,等我們收拾好了,到時候你來鎮上看我們啊。」

這一刻姜柔有些後悔,他們會這樣,也是心疼她,可她卻因為這個原因而生他們的氣,其實很不應該。

「外祖父,你等等。」

姜柔說著就跑進廚房,再出來手裡就拿著一隻兔子跟野雞。

「這是爹昨天打的,還活著呢,你們帶回去吧。」

姜柔也不等他們說話,直接就放進了馬車裡,這些,宋老爹就是想拒絕都沒法開口了。

「下次不許這樣了,你舅舅現在掙錢了,讓他買。」

「我們也有錢,而且這東西想吃我就能吃的。」姜柔這是想告訴他們,自己過得很好。

「外祖父您不用擔心我,相公對我很好,我過得很幸福。」姜柔挽著慕言的手,對宋老爹說道。

看到姜柔這樣,宋老爹覺得她就是在安慰他老頭,但宋天承卻明白了,他侄女這是不滿意他們剛才對馬福的態度。

「爹,我們先回去吧,等過幾天帶柔柔去鎮上團圓。」

宋老爹看到宋天承對他使了個眼神,雖然不懂是什麼意思,但他也不再開口了。

送走了宋家人,姜大伯就對姜柔說,「二丫,那是你外祖,下次不可這樣說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