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煙柳抿了抿唇,反應過來自己的失態。

抬眸對上了眸光泛著些許不悅的丹谷大長老,她清麗柔美的臉上浮現一抹歉意:「師尊,抱歉,弟子給您添麻煩了,當初弟子被容景在大庭廣眾之下羞辱弟子,弟子實在心有不甘,倒是讓師尊為難了。」

「哼!」丹谷大長老一聲冷哼,「容家的人,從容函到他的兒女,都是張狂且目中無人的。」

丹谷大長老對容函是不忿的,除了容函,對其餘的九階煉丹師也很不忿。

因為其他九階煉丹師雖然年齡比他大上幾千乃至上萬歲,但修為最低也是渡劫了。

而他,已經八千餘歲,不過化神大圓滿,八階煉丹師。

不過,丹谷大長老最討厭的卻是容函,他年齡比容函大,卻修為不如容函,煉丹水平也不如容函。

說到底,還是嫉妒。

白煙柳低眉垂首,眸底劃過一絲譏諷之色。

當初,丹谷大長老收白煙柳為徒時就說了,收她為徒,並不是因為白煙柳的煉丹天賦有多高,而是因為,容家不喜歡白煙柳。

收白煙柳為徒,只是想與容函做對,大有一種『你看不慣的人,我偏要護著』的意味。

因著這個,白煙柳對丹谷大長老委實沒有多少恭敬之心,甚至心有怨恨,哪怕大長老對她不錯。

沒有人繼續和容景競價,雷雲礦心自然就歸了容景。

捧著托盤的美女嫣然一笑退了下去。

沒多會兒,雷雲礦心就被送到了容家包廂。

紫雲礦心賣出的價格超過預期,蘇老淡笑著輕撫鬍鬚,心情頗好的請出了第二件拍品。

同樣是一位衣著性感的美艷侍女,手上捧著一個蓋著紅綢的黑色沉木托盤。

「今夜的第二件拍品,一枚萬年雲靈果,大家都知道,這萬年紫靈果,乃煉製九品丹藥破障丹主材之一。」

破障丹,顧名思義,破除屏障,服用破障丹,可以保證十成幾率突破下一階,即使是從渡劫大圓滿突破到大乘初期。

蘇老揭開紅綢,打開放在托盤上的寒玉盒,將裡面晶瑩剔透,紫氣繚繞,靈氣濃郁的果子向大家展示了一下。

「而萬年靈植所蘊含的靈力,直接服用亦可提升修為,當然,如此暴殄天物的行為怕是鮮少有人會做吧……好了,老朽也不再啰嗦,萬年紫靈果,底價,兩百萬下品靈石,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萬下品靈石。」

「兩百一十萬下品靈石。」

「兩百二十萬下品靈石。」

「兩百三十萬下品靈石。」

容家包廂里,容景看向容華:「這萬年紫靈果是你拿出來的吧?」

在容華那個外界一天,裡面百年的混沌界中,萬年靈植可是多如牛毛。

容華攤了攤手:「我這不是聽說丹谷大長老在尋找萬年紫靈果,所以幫幫他嘛。」

丹谷大長老在收集破障丹的材料,就差萬年紫靈果的事情並不算秘密。

名門寵婚:boss的迷糊嬌妻 「然後等丹谷大長老拍下紫靈果后再謝謝他?」容景覺得,丹谷大長老會被氣吐血的,那位心眼可不大。

容華語氣很無辜:「人家花了大筆靈石買了我不稀奇的東西,我謝謝人家也是理所應當的。」

容函誇她:「鸞兒真有禮貌。」

容華:「……」爹爹這麼誇我真是讓我臉紅。

就這一會兒功夫,萬年紫靈果的價格已經漲到了五百萬下品靈石。

而漲到了五百萬下品靈石后,價格漲幅顯然也慢慢降了下來。

這時,丹谷大長老所在的包廂終於按捺不住叫價了,而叫價的人正是白煙柳。

「六百萬下品靈石!」

這個價格一出,全場靜了靜,六百萬下品靈石,已經是紫靈果的最高價格了,這對於他們也不是必須要得到的。

沒人競價,容華勾了勾唇角,果斷摁下一旁的拍賣按鈕叫價:「六百零一萬下品靈石。」

『緣份』商行的包廂布了陣法,隔音效果無疑是極好的,不按下叫價按鈕,哪怕你在包廂里吵翻天,外面也是聽不到的。

沒人注意到,高台上的蘇老眼中閃過一抹無奈。

白煙柳聽見容華的聲音險些沒維持住自己溫柔和善的面具,看了一眼面色微沉的丹谷大長老:「六百一十萬下品靈石。」

容華語氣中的挑釁不加掩飾,她大大方方的告訴別人,她就是故意的:「六百一十一萬下品靈石。」

丹谷大長老對著白煙柳使了個眼色,白煙柳恭敬的垂了垂首:「六百五十萬。」

容華挑眉:「六百五十一萬。」

節奏驀然就快了起來。

「七百萬。」

「七百零一萬。」

「七百五十萬。」

「七百五十一萬。」

丹谷大長老面沉如水,摁下按鈕,聲音清楚的傳出來:「容家小輩,你確定要和老夫爭這萬年紫靈果?」

語氣中的威脅不加掩飾。

大堂之中一片嘩然,隨即竊竊私語聲響起。

蘇老臉色有些不好看,這丹谷大長老居然在他『緣份』拍賣行的地盤威脅他『緣份』拍賣行的客人?

不待容華說話,容函輕笑出聲:「劉道友,價高者得,拍賣會上本就是競爭關係,劉道友儘管出價就是,何必威脅小女?」

劉,是丹谷大長老的姓氏。

「容!函!」聽見容函的聲音,丹谷大長老顯然有些咬牙切齒,「你這般縱著她胡來,就不怕將來她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橫屍街頭?」

大堂中靜了靜,當著一個父親,還是一個疼愛女兒的父親的面,去詛咒他的女兒慘死,這也委實惡毒了些。

「這個就不勞劉道友操心了,劉道友若還要這萬年紫靈果,就請繼續競價吧。」容函聲音冰冷,威壓凝成一線壓在了丹谷大長老身上。 蘇老眼神微微一閃,撫須不語。

雖然威壓臨身只有一瞬,但丹谷大長老還是面色一紅,體內血氣翻湧,他擺了擺手,示意白煙柳繼續叫價。

「八百萬。」白煙柳低垂著眼,遮住其中的怨恨不甘。

容華!容華!她每在心裡叫一聲這個名字,心裡火燒般的痛苦就更深一些,恨意也更濃。

經過剛剛被威脅的事,容華突然覺得有些沒意思,也懶得繼續競爭下去。

自然,這萬年紫靈果就到了丹谷大長老手中。

「倒是謝謝劉前輩慷慨解囊了。」

這話說的有些突兀,也有些莫名其妙,白煙柳卻反應了過來:「這萬年紫靈果是你的?」

同樣反應過來的,還有丹谷大長老,他竭力壓制著翻滾的血氣,質問道:「既然東西是你的,你競什麼價?」

容華語氣很無辜:「這不是拍賣到一半我突然捨不得了嘛,就想著再拍回來,可我幾次出價都被劉前輩的徒弟白小姐壓了下去,也只好遺憾的放棄了……」

這話一出口,當即有不少人被自己的口水嗆到,大堂中頓時一片咳嗽聲。

這話說的,可真夠無恥的。

丹谷大長老咬牙切齒:「蘇老,你就這麼由著她胡鬧?」

蘇老很無奈:「『緣份』商行中,並沒有規定不允許賣主競價自己的拍品。」

噗~

蘇老的話就像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丹谷大長老再也壓制不住體內翻滾的氣血,一口血噴出,當即暈了過去。

竟是應了容景之前的想法,氣到吐血,而且,還氣暈了。

「師尊!」見丹谷大長老暈了過去,他的弟子都圍了上去,包廂里頓時一陣慌亂。

白煙柳面上擔憂急切,心裡卻是怒吼:廢物!一群廢物!

外面,蘇老淡淡笑著:「今夜的第三件拍品……」

容家包廂。

「這是容小姐拍賣那枚萬年紫靈果所得靈石。」侍者手中捧著一個黑色沉木托盤,托盤上面只有一個儲物戒指,他面上帶著尊敬客氣卻不顯卑微的笑容。

容華拿過戒指,神識在裡面一掃,正好七百六十萬下品靈石。

在『緣份』拍賣行委託拍賣,會被抽取百分之五的傭金,這個但凡對『緣份』商行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

侍者恭敬的退了出去,一個幾千下品靈石的儲物戒指他們還是送的起的,當然,這也是因為容華送拍的東西價值不菲。

接下來的幾件拍品,不是丹藥就是靈植,再不就是法寶,很可惜,容華都用不著買,

丹藥,她爹就是大陸最出色的煉丹師之一,而且,她哥和她也是煉丹師。

靈植,她的混沌界中多的都能當飯吃。

隱婚蜜愛:墨少,寵上癮! 法寶,除非必要,容華更喜歡用自己煉製的。

也不僅僅是法寶,丹藥、符咒和陣盤也一樣,自然,丹藥她除了喜歡用自己煉製的,也喜歡用她爹和她哥煉製的。

至於丹谷的包廂里,因為丹谷大長老被氣暈了,所以接下來的拍品他們根本就顧不上,也幸好沒什麼特別想要的,不然,一直到拍賣結束才醒過來的丹谷大長老恐怕又得被氣暈過去。

只是白煙柳眸底的陰霾卻幾乎壓抑不住。

……

出拍賣行的時候,兩方就在門口碰上了。

丹谷大長老停下來,周身靈氣涌動,目光陰毒,滿含殺氣的在容華身上轉了一圈之後,眼看著氣氛劍拔弩張,丹谷大長老冷哼一聲……走了。

他身後的弟子們猝不及防,呆了呆之後才連忙跟了上去。

以為有好戲可以看的圍觀群眾默了。

容華望著丹谷大長老一行遠去的背影,默了默:「他那副殺氣騰騰的樣子,我以為,他會動手來著,誰知道……」

圍觀群眾們也默默點頭,我們也以為他會動手啊。

容函摸了摸容華的小腦袋,笑的溫和儒雅:「鸞兒,你還太小了,不懂這個世界太複雜。」

容華:「……」

容景:「……」

圍觀群眾:「……」

三天後。

容華被混沌界突如其來的莫名波動攪得心神不寧,只好出了門,漫無目的的在街上遊盪。

直到她走到『緣份』商行那座低調奢華的建築物前,那股波動更明顯更強烈了幾分。

容華心下嘆了口氣,走了進去,當即就有一名侍者迎了上來:「容小姐要看些靈植?還是移步鑒定室?」

容家三人其實都算是『緣份』商行的常客,不論是買靈植,還是賣丹藥。

「我今日就是隨便轉轉。」容華隨口回答,黛眉微蹙,被那股波動牽引著往靈獸區域走。

她腳步停在了某個籠子前,一隻兩個成人巴掌大小的白色狐狸卧在籠子里,那雙冰藍色的眼睛里莫名透著幾分清冷淡漠之意。

真是她前世今生見過的最漂亮可愛的一隻狐狸。

侍者見容華停下來,笑著介紹:「這是今早剛剛送來的一隻寵物靈狐,容小姐若是喜歡,一千下品靈石。」

顯然,最漂亮可愛也只有容華這麼覺得,因為一千靈石買一隻寵物,也算不得貴。

寵物靈狐?那可未必!容華唇角微勾:「就是它了。」

與此同時,「這隻靈狐我要了,多少靈石?」

容華轉頭,白煙柳笑容溫婉:「容小姐不好意思,這隻靈狐我也很是喜歡,不知容小姐可否……」割愛?

白煙柳是來採購一些符咒的,一轉頭卻看見容華停在這隻靈狐前,就走了過來,見容華有開口買下這隻靈狐的意思,也趕著和容華同時開了口。

「價高者得。」沒等她說出最後兩個字,容華淡淡吐出四個字。

她眼角餘光一直注意著,若她沒看錯的話,那隻白色小狐狸見到出來蹦躂的白煙柳,冰藍雙眸中可是極快的閃過了一抹厭惡。

白煙柳一噎:「……那就價高者得吧,這隻靈狐多少靈石?」

她其實也並不是多喜歡這隻靈狐,她最討厭這些無用的弱小的只會撒嬌賣萌的寵物,之所以過來,不過是想和容華搶而已。

而且,莫名的,她不想讓容華得到這隻靈狐。

侍者看了看容華淡淡的臉色,才說:「一千下品靈石。」

白煙柳笑著點了點頭:「那我出三千好了。」

容華唇角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五千。」

「六千。」

「十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