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這輩子最厭惡看到的是以多欺少恃強凌弱!修行者的臉都被你們這些雞鳴狗盜之徒給丟光了!”是白雲皓,他爲人正直,最見不得是這種事情。不然的話,他在星域也並不會耗費這麼大的靈力去幫助轉移光明星。

“這……這是……”那個帶頭對古獸族發難的聖皇早已經嚇得兩腿發抖,他身後的所有人都倒下了,唯獨他還站着,顫抖的回過身一看,發現有煙塵消散,兩個身影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尤其是其那個白衣男子,周遭所散發出來的氣場,給人無強勢凌厲,宛若身處在世界之巔的感覺。 “你……你是……”而那個聖皇顯然認出了站在白衣男子身邊的身穿黑色勁裝的男子,已經嚇得不知所言了,整個人都抖得不行。

林寒走前,擡手,輕而易舉的罩住了對方的腦袋。

“趁我不在?欺我妻兒?罪無可赦!”伴隨着一聲爆炸的轟響,那聖皇的腦子瞬間爆開,泯滅成碎末,消散在了衆人的視線裏。

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氣,爲首的那個少年好的盯着這個憑空出現並且強勢的男人,眼底出現了一抹困惑,“爲何你跟我長的這麼像?”沒錯,這個男人長的跟自己好像啊。

“傻小子,他是爹啊!”王濤無奈的笑了,這小寒啊……連自己的爹都認不出來了。

“爹?”小寒明顯驚了,他爹不是飛昇去了層仙境嗎?

怎麼會……

“對不起,爹當年若是知道你要出生,絕對不會先離開去層仙境的。”林寒嘴角微微揚起,充滿了寵溺的笑容。

“爹!”小寒驚喜極了,他原來真的是有爹的!姐姐媽媽們都沒有騙自己,他高興的飛奔前,一把將林寒給抱住了。那樣子,十足像一個撒嬌的孩子一般。

那一聲爹叫的,濃濃都是自豪的感覺。

國算天香 他爹是徒手能夠斬殺聖皇的超級大能啊!

“小子,你這性格,倒是跟你媽媽很像。”愛粘人,這一點,倒是跟妖妖很像。

禁地的人也聞訊趕了出來,當白妖妖和柳楠兒對林寒之際,兩個人都傻在了原地,沒法動彈。

“寒……”先反應過來是的楠兒,她幾乎是直接飛奔過來,一把將林寒給抱住的。

“老公!~”而後是白妖妖,這一聲老公,叫的好不親暱。

一家四口直接將某人給忽略了,這讓某人也很是無奈啊。

“這位叔叔……敢問你的修爲,是多少?”一道不和諧的聲音在原地響起,衆人循聲望去,才發現一個嬌俏可愛的小傢伙出現在了白雲皓的面前,擡手扯了扯白雲皓的衣角。

“小雯!”白妖妖被嚇得不輕,立馬鬆開了林寒往那孩子身邊跑,一把將孩子抱了起來。

“這孩子是?”白妖妖會這麼緊張這個孩子,顯而易見,這孩子應該跟她有這不可分割的關係。

“怎麼了?” 農場黑店 林寒鬆開他們,走向了白妖妖。

才發現白妖妖是被白雲皓的身的修爲給震懾到了,所以才害怕這個孩子會有危險。

“爹,這個是妹妹,因爲出殼較晚……所以看起來跟我相差很大。妹妹的身體一直不怎麼好,一直讓太爺爺幫忙調理了,但是一直沒有調理好。”小寒走前來,從妖妖的手機接過了這個孩子。

林寒驚了,這平白無故的又蹦出了一個女兒,他簡直是驚呆了。

擡眼看着兒子懷裏抱着小傢伙,他愣住了。伸出手,沒敢觸碰。

“爲何你姐姐帶給我的鏡子裏沒有提到她?”林寒不太明白,爲什麼不提起這個孩子。

“因爲不敢……”白妖妖剛剛開口,掉下了眼淚。

“爲何不敢?”林寒心疼壞了,看着這個被自己徹底忽略的女兒,他心疼壞了,伸出手,將孩子抱了過來。

“你是我爹爹嗎?”小雯開口,臉色的確異於別人的蒼白。

“我是。”到底在女兒的身發生了什麼?爲什麼小寒都長大了,這女兒還這麼小。

“小雯和小寒是一起出生的,出生的時候,都是蛋的形狀。小寒很快出殼了,但是小雯遲遲不出殼。我覺得有些害怕,去找了師傅幫我看看。師傅說,這枚蛋先天不足,是否能夠孵化都是問題。孵化之後,是否能夠成活也是問題,現在下界之,沒有醫治她的丹藥。去界可能還有希望,但是我們更加知道,修爲沒到聖皇,不能去界。去了界只會加速小雯的死亡。不過萬幸的是,小雯出殼了。雖然體質一般的人要差許多,但是勝在,有師傅的精心照顧。之前小楠要飛昇的時候,本來想要告訴你的。但是我沒讓,我怕你知道了,會想辦法回來,對你來說,下界太危險了。”白妖妖說着說着,忍不住落淚了,“如果小雯始終會離開,乾脆你一直不知道的好,至少這樣,你心裏不會難受。”

白妖妖不想讓他分心承受痛苦,所以情願他們自己熬着撐着。

“你們這樣做,我會幸福了?世沒有不透風的牆,幸虧,我還來得及。”林寒心疼壞了,低頭在女兒的額頭親了好多下。

“爹爹,你跟這個叔叔是不是修爲都很厲害啊!”小雯不諳世事,不明白孃親跟爹爹的對話到底在說什麼。她好的看着林寒,開口問了一下,將矛頭指向了白雲皓。

“他……他不僅是這世界之巔,還是層仙境之巔,他是神人修爲,爹爹現在不過是高階超聖,沒有什麼可說的。”林寒溫柔的開口。

一語驚四座,那些被定在地的聖皇悔的腸子都青了。

神人階品?這世,竟然還有這樣的階品?

神人階品是否是已經超脫了五行輪迴之苦,成爲了這世界的主宰了?

“哇!是這樣的嗎?”小雯顯然很崇拜強者,一雙看着白雲皓的眼神都冒着小星星。

“這孩子……很可愛。”白雲皓看着小雯,眼底跳躍着一絲絲的光芒,隨即很快的掩飾過去了。他擡手從空間裏取出了一株仙草,放在了小雯面前。

“這個是……”林寒認出了這株草藥是……

他知道白雲皓是正直的人,但是從不覺得他是善良的人,但是他對自己的女兒爲什麼會這麼好?

雖然女兒是身世是挺讓人心疼的,可這天下,可憐的人何其多,也沒有見過白雲皓每個都幫助啊?

“你信不信叔叔?若是信的話。吃了它,你的身體能好了。”那株仙草是林寒苦尋無果的藥材,沒想到在白雲皓這裏,更加沒有想到,白雲皓將它送給了自己的女兒。

這是要多大方啊…… 小雯拿着白雲皓送給自己的花,擡頭看着他。稚嫩的臉,掛着一抹淡淡的微笑。

“叔叔,你長得真好看,跟我哥哥爹爹一樣好看呢!”說完,小雯毫不遲疑的低頭咬了一片花瓣下來送到嘴裏。這一動作嚇到了白妖妖,正要前阻止,卻發現林寒衝着她使了一個眼神。

她立馬噤聲不語,安靜的站在一邊。

小雯很快將這株仙草的花朵給吃掉了,她衝着白雲皓甜甜的一笑。“好甜,這花好甜。”

“你喜歡吃好。”白雲皓看着小雯的眼神,充滿餓了柔和。

林寒從來沒有看到過白雲皓這樣的眼神,不免有些吃驚。待在白雲皓身邊這麼久,看慣了他殺伐果決的樣子,但是如此柔情,還真是少見。

或許是因爲他沒有孩子的原因,纔會對孩子這麼好吧!

林寒想到這兒想通了,平時哪怕白雲皓再冷酷無情,但是對孩子們,永遠都是一副笑容可掬的模樣。

“天!”白妖妖驚呼了一聲,不可避免的將大家的眼神吸引了過去。

大家順着她的眼神望去,都落到了小雯的身。

林寒發現小雯的臉頰變得黑漆漆的,好似隨時能夠從身體裏滴出黑水來。事實來說,小雯猛地咳嗽了一下,一大口的漆黑的血液,從嘴裏吐了出來,這口黑血還伴隨着陣陣的惡臭味,看的林寒和白妖妖心頭一驚。白妖妖更是瞪着白雲皓,那副模樣,彷彿要將白雲皓給吞掉一半。

“你對她做了什麼!”白妖妖開口質問到。

“娘……我好睏。”小雯揉了揉眼睛,躺在了林寒的懷裏。

“你對她做了什麼!”白妖妖知道小雯命不久矣,但是她沒有想過小雯會那麼早離開,像是發了瘋一般。她衝了去,一把拉住了白雲皓的衣領。

雙目赤紅,眼底蓄着淚水,他到底對她的女兒做了什麼?

“她之所以會命不久矣,不適合修煉,純粹是因爲你懷她時,她一人獨自承受了所有的胎毒,這胎毒一直滯留在她的身體裏消散不去。而這化解胎毒的藥,你們下界沒有,碰巧,藥星有那麼一株,是剛纔我給她的。你說,我做了什麼?”白雲皓無奈的嘆一口氣。

女人會這樣,他能夠理解。

一如當初那個女人,拼了命都要爲他生下一個孩子一般。結果,孩子沒有保住,她也沒有了。

“妖妖,不得放肆。”林寒連忙喝止了白妖妖,白妖妖這才鬆開,心切的眼神對小雯,發現小雯的臉色好了許多。

臉色浮現了小孩子應該有的粉紅色澤,正依偎在林寒的懷裏,甜甜的睡着。

“謝家主救命之恩。”林寒沒有想到白雲皓捨得拿出這株草藥來給自己的女兒。其實師傅不知道的小雯了什麼毒,但是他看出來了。他也正想到如果有那株草藥好了。沒想到白雲皓拿了出來,面對白雲皓如此的舉動,他怎能不感動。

“稚子無辜,況且,還是這麼可愛的小丫頭呢。”白雲皓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捏了捏小雯的臉蛋。

【“皓哥哥,你幹嘛總是捏我臉頰?”一個小丫頭鼓着氣鼓鼓的腮幫子開口問了他一句。

“因爲這樣小雅兒看着像一隻小豬。”一個面色玉潤的少年還是不依不饒的捏着小丫頭的臉頰,惹得小丫頭哇哇大叫。】

兩小無猜的畫面躍入他的腦海,白雲皓的嘴角笑的越發柔和了。

“你這孩子,如果取名叫雅兒,可能會更加好聽呵……”白雲皓看的有些癡迷了,甚至忘了儀態,開口跟林寒說了一句。

“雅兒?”林寒愣了愣。

“林雅兒,是不錯。”當時這個名字,不過是白妖妖隨便取的,因爲實在不會取名字。

“你覺得好,那以後,叫雅兒吧。”林寒看得出白雲皓似乎很想要抱抱女兒,他主動將孩子送到了白雲皓的懷裏。

白雲皓受寵若驚的接了過來,抱着懷裏這個綿軟的好似一團雲朵般小娃娃。眼底閃爍着一抹淡淡的淚光,看起來很激動。

“爹,你給妹妹改了名字,也該給我改名啊!我可不想跟姐姐似的,頂着長輩的名字過一輩子。”小寒有些不甘心的開口,此話一出,聽得林寒差點沒有笑出來。

“我昨兒想了一個晚,已經幫你想好了,林晚楓,你喜歡嗎?”兒子的名字,他足足想了一個晚。

“晚風?”小寒皺眉,這是什麼名字?

“晚的晚,楓葉的楓,林晚楓。”林寒知道小寒誤會了,所以解釋了一下。

“好聽!小寒好聽,那我以後叫林晚楓了!”林晚楓咧嘴一笑,很喜歡爹爹給自己取的新名字。衝着剛纔爹爹一掌轟殺聖皇,他告訴自己,這輩子,他一定要以爹爹爲榜樣,努力的修爲,趕爹爹的進度!

“名字取得不錯,看來是費了心思的。”楠兒難得誇獎林寒,走前,她也有些想念女兒了。

畢竟,她這麼一個寶貝女兒,雖然晚楓和雅兒也沒有把自己當成外人,但是難免,心裏還是更惦記着自己的孩子。而且去了,女兒要成婚了,她身爲孃親看不到女兒成婚的場景,心裏自然是無的落寞的。

“你看起來瘦了許多。”林寒低頭看着眼前的女人,語氣裏濃濃的都是心疼的感覺。

“嗯,想你想的。”楠兒微笑着點點頭,開口說了一句。

“那我豈不是太有榮幸了,被你這樣惦記。”林寒會心笑了,這一笑,惹得大家跟着一起笑了。

“我也想你了!”白妖妖不甘示弱,既然女兒沒事,她這顆懸着的心鬆懈下來了。

“我可以在這裏待幾天嗎?家主?”他想要好好陪陪家人,順便,清除那些妄圖對他家人下手的家族!

“可以,反正還有十日的時間。”難得,白雲皓乾脆了一回,林寒有些吃驚,但是看了看女兒,他明白過來了。

敢情這白雲皓也是一個女兒控,這麼喜歡女娃娃。 這十日的時間,林寒除了陪自己的妻兒,更多的是去找這些妄圖對古獸族下手的家族。爲了以絕後患,林寒幾乎將他們全部斬殺殆盡,然後再回來。

這個下界的局勢也因爲林寒的干擾,改變了一個樣子。

此事過後,再也沒有任何的家族敢對他們古獸族動手了。

他也去過一趟暗黑族,結果被告知,暮林暮楓兩兄弟在前幾日飛昇去了層仙境。暮林一晉升到聖皇階品和暮楓一起離開了。所以那些家族纔敢公然爲難古獸族。若是暮林和暮楓在,他們也不敢來爲難古獸族。

知道了這件事情後,林寒鬆了一口氣,心裏原本還有些不理解,爲什麼那日暮林和暮楓沒有幫忙。現在看來,他們一飛昇,暗黑族元起大傷,自然是自保爲主了。

哪裏敢來管古獸族的事情,林寒還去了一趟王家。

因爲那次,王濤出面幫忙了。

王濤說,他飛昇之後,許多原本依附王家的家族都紛紛脫離了,這次爲難古獸族的,正是當初脫離王家的家族。王家的實力一落千丈,加之他突破在即,很快也要飛昇了,所以他正謀劃着將整個王家,搬到古獸族。可以依仗古獸族的饕餮檮杌兩隻兇獸來幫忙保住王家。

林寒覺得可以,出手幫王家搬了地方。他將整個王家人所居住的城市都挪到了古獸族的區域內。

他是不及白雲皓,能夠挪動一顆星星,一座城,已經是極限了。

王濤千恩萬謝,也從林寒這裏打聽到了層仙境的局勢,知道如今的王家已經脫離了易家,鬆了一口氣。得知自己的爹爹兄長建在,更是鬆了一口氣,不免對林寒千恩萬謝。

起林寒這十日的繁忙,白雲皓顯得尤爲輕鬆,每日醒來是陪他女兒玩。

只要她女兒想要去做的,他基本都陪着。

這讓林寒有些感動了,在離開之際,讓女兒認了白雲皓做乾爹。

女兒欣然同意,畢竟白雲皓這個乾爹做的很稱職。

白雲皓更是直接送出了一樣禮物,套在了女兒的手。

林寒一看,眼底閃過一抹驚愕。

這是附了白雲皓一半靈力保護的手鐲,有了這個手鐲,別說是聖皇了,連聖尊,都休想傷到自己的女兒分毫!白雲皓竟然對他女兒這麼好……

不過,也是算是他的半個女兒了。

“爹爹,乾爹,你們不要走……雅兒捨不得你們。”十日之期很快結束了,面對離別,他們一路將他和白雲皓送到了陰界的入口處。

雅兒伸出手一把抱住了他們兩個人。小肉手臂圈住了他和白雲皓的脖子,怎麼都捨不得放手。

“乖雅兒,我們以後還會再見的。”林寒嘆了一口氣,他又怎麼想要跟女兒分離,但是沒有辦法,白雲皓再在這裏待下去,會有神人劫的。神人劫太危險了,隨時會讓白雲皓沒命的。

“雅兒乖,乾爹在界等你過來。”跟這裏稱呼不同,白雲皓對層仙境的稱呼直接是界,而這裏,則被稱爲下界。

“真的嗎?乾爹爹爹沒有騙雅兒?”雅兒淚眼斑駁的看着白雲皓和林寒。

林寒怎麼都感覺,女兒捨不得白雲皓捨不得自己要多許多。

“當然,乾爹不騙你。”白雲皓信誓旦旦的開口。

“笨蛋雅兒,你乾爹現在已經是高階神人了,等到了巔峯,飛昇真神,不過是時間的問題。之後他去了神域,你要去神域找她呢!”白天林寒忙事情,晚他和晚楓談了許多界的局勢,晚楓才明白,自己現在所生活的這個世界,實在太小太小了,小到根本不夠看啊!

這句話說得耿直,耿直的讓雅兒有些想哭了。

“那雅兒豈不是會很累很累。”雅兒想想哥哥說得好像很難,直接給嚇哭出來了。

“晚楓!不許逗你妹妹!雅兒,這神域可沒有那麼好去的,你乾爹會等你的。”林寒是服了,這哥哥做的,是親哥沒毛病!

一般的親哥都喜歡這麼逗妹妹,把妹妹弄哭,覺得非常好玩了。

“爹爹沒有騙雅兒對不對?姐姐哥哥都說,大人最喜歡騙小孩了。”沒想到雅兒這丫頭賊精的,一句話說的林寒和白雲皓都說笑了出來。

“那是你哥哥結界瞎說,這神人階品可沒有那麼好突破,你放心,我能等你來。雅兒快快長大哦。”白雲皓總算開口了。

這輕輕一笑,看的雅兒有些癡了。

“嗯!雅兒要快快長大!然後像姐姐要嫁人那樣,嫁給乾爹。”雅兒的一番話,直接將大家都給說懵了。

白妖妖更是直接伸手一把捂住了雅兒的嘴巴,尷尬的對白雲皓笑了笑,“童言無忌,家主不要見怪。”白妖妖他們都跟着林寒叫白雲皓家主。

“嫁給我可不行,我按年紀,當你祖宗都行了。好了,丫頭,我們先走了。”白雲皓大笑了出來,這一句童言無忌,將他逗笑了。

果然,孩子最爲天真,這孩子不僅模樣像雅兒,連性子也跟小時候的雅兒一模一樣。

“聽到沒,下次別叫乾爹,叫祖宗。”林寒聽到白雲皓的話,忍不住想要皮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