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按名單揪出了十七人,但僅佔了名單的一小半,而且大多還是名單上最容易對付的人。

餘下的才是真正的刺頭。

「明天如果先不動軍需營,那就得先動他了。」

韓賓等大家都坐下后,拿出名單鋪在桌面上,手指往一個名字上一點說道。

方昊天三人臉色都是凜然,一片凝重。

「洪武城!」

這個名字,代表著一個傳奇,一生征戰,特別是在與魔軍對抗中立下無數赫赫戰功,現在是幽雲關中為數不多的二品將軍,更是柳半刀麾下的得力大將之一。

然而這樣的一個人,唐錚給的名單上赫然在列。

因為此人現在太驕橫了!

恃功倨傲,目中無人,殘暴無比。

但他的罪名居然不是在幽雲關,而是在他的家族。

因為他的原因,他的家族在鑄機城已經成為前三大家族的存在,但隨著家族的發展野心也在不斷的膨脹,不甘心僅是前三,而是要第一,更是要成為一統鑄機城的第一大家族。

半年前洪武城回家休假三天。

就在這三天里他為了讓自已的家族成為第一大家族,居然親自出手將與洪家並肩的那兩大家族滅掉族,連剛出生的嬰兒都不放過,犯下了滔天罪行。

此時在皇城那邊引起了大震響,但當時正逢魔軍大舉攻打幽雲關,洪武城急回幽雲關帶兵出戰中,皇城那邊只能將此事暫且壓下。

現在魔軍按兵不動,幽雲關趁機休養,兩軍暫時按兵不動時,皇城那邊便趁機發下了皇命,要將洪武城繩之於法。

唐錚現在卻將此事交給了巡察營。

「這是軍主對我們巡察營的一個大考驗啊!」韓賓將手從洪武城的名字上移開,「如果可以的話我是想將他放到最後的,但洪營八人在列,若不將洪武城拿下,後面那好七個人根本動不了。」

「但若將洪營拿下,餘下來我們就可以全心對付軍需營了。」

方昊天手指在桌面上輕敲了幾下猛的停止,眼中毅然一閃便做出決定。

「明天巡察洪營!」 即便這個男人在上場的時候精心地裝扮過自己,而且有舞檯燈光的特效,但是近距離看的話,依舊讓夜小倩覺得噁心。

眼看著夜小倩不搭理自己,男人像極了一個和藹可親的長兄,眯眼打量著令他牽腸掛肚的女孩,「倩倩,這麼多年了,為什麼不跟家裡聯繫?」

「爸爸總是念叨你,我也很想你。」

夜小倩竭力隱忍著眸底的淚光,她努力告誡自己一定要淡定,否則她將功虧一簣。

沒人知道她為了這次能夠成功晉級全國總決賽都付出過怎樣的代價?

含情脈脈地說完這一句后,男人轉過身看向主持人,「主持人,我說的這些都是真的。你看,我這裡有夜小倩小時候的照片,還有照片上的芭比娃娃都是我給她買的,她幾乎每晚都抱著一起睡覺。」

男人一邊說,一邊從口袋裡往外掏著照片。

這一切發生得太突然,以至於夜小倩都沒有時間反應,只覺得一陣眩暈襲來,讓她無法看到前方,甚至來不及阻止。

主持人接過那些照片,他似乎有些疑惑般地與夜小倩的臉比對了一下,才有些不可置信地感嘆,「嗯,大致模樣確實長得像是夜小倩小時候,不過這前後的變化也太懸殊了。」

主持人的聲音依舊如常,然而他這句話說出口后,卻像是重磅炸彈一般的效果,致使被邀請的現場觀眾開始了竊竊私語,畢竟女藝人為了大刀闊斧地進軍娛樂圈而整容的不在少數。

一直嚮往的燈光打在身上,夜小倩卻高興不起來。她看著眼前的主持人,看著曾經覬覦自己美色的所謂哥哥,看著場下已經開始騷動不安的觀眾,突然覺得眩暈到快要窒息。

畢竟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所以夜小倩開始茫然無措,有些花容失色地撩動著長發,以此來掩飾自己的緊張。

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夜小倩突然意識到這個訪談節目,秦瓊等高層也是受邀列席的。

於是,在夜小倩看過去的瞬間,她果然在第一排一個顯眼的位置上看到了秦瓊。

他就端坐在那裡,就那樣安靜地寫著什麼,似乎場內的喧嘩都與他毫無關係。

然而當夜小倩看著秦瓊的時候,他也恰巧抬起頭,看到了夜小倩。

夜小倩就那樣看著秦瓊,秦瓊看得出她是慌亂而緊張的,但這是直播節目,她必須要勇於面對這些。

再說,他讓人臨時改變訓練計劃,不就是想給這個女人一點教訓嗎?沒有她今日的狀況百出,又怎麼可能逼她就範。

短暫的對視后,秦瓊並沒有做出任何叫停訪談的指示,而夜小倩也不再指望他會施與援手。

只見夜小倩捏了捏拳頭,終於不再那樣怯場,可以理智地分析眼下的局勢。

大概眼前的主持人和她哥,都不見得是站在她這一邊的。

判斷依據是她哥此刻的這一番言論,不僅沒有幫她拉到有利的支持,反倒將她陷入到忘恩負義和愛慕虛榮的指控里。

而身為節目組的主持人,似乎是站在夜小倩的角度,覺得她有什麼苦衷才會跟繼父家裡斷絕關係,並且循循善誘般想要引導夜小倩講出這其中的隱情。

然而深思熟慮后不難看出這些都是主持人拋出的糖衣炮彈罷了,他是鐵了心地要她難堪。

夜小倩深知不能曝光她的過去,她是一個很有可能成為明日之星的女藝人,曝光自己曾經被同父異母的哥哥性—侵犯過,豈不是要被媒體抓住把柄,進而渲染出更大的黑料。

別看那個副導演給過她很多承諾,但是沒有一樣兌現過。她就算再單純,也不可能像楚穎兒那個蠢貨,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男人身上。

「夜小倩?」主持人的聲音把出神的夜小倩召喚回來,「這裡觀眾平台還有很多觀眾的疑問,我隨機挑選了一個—據說你並非是藝校的畢業生?」

如果說之前那些只是自己猜測的話,此刻的夜小倩可以確定這個主持人是有意針對她的。

很多女藝人都會謊稱自己的專業背景,這似乎也是業界心照不宣的事實,沒有必要在直播的訪談節目中特意拎出來。

此刻的夜小倩即便有些慌亂和羞愧,但她還是笑著迎接了鏡頭,言簡意賅地闡述了一下自己近年來的經歷。

主持人顯然沒想到夜小倩會這麼輕鬆化解公關危機,他帶著僵硬的笑容鬱悶地看了一眼秦海特意找來的陌生男人,臉上卻是客氣而又動容的,「那麼夜小倩,你何不趁著這次節目安排,給你哥哥一個擁抱呢?」

夜小倩險些要被主持人的這個餿主意給氣暈過去,看來今天的這件事並非偶然,究竟是誰在背後整她?

不管是誰,先把直播節目錄製完再說。

於是,就有了接下來夜小倩微笑著擁抱了那個男人的畫面。

皮膚相接觸的瞬間讓夜小倩覺得厭惡而發憷,但夜小倩忍了下來。她想,她不能在秦瓊面前失態。

她也是無意間聽那個副導演暗示的,秦瓊似乎對她很感興趣,還專門從製片人那裡要了有關《醜小鴨》的視頻資料。

如果她運氣足夠好的話,說不定還能搭上秦瓊這條線,那麼經由他手中資源的包裝,想要成為一線明星也是指日可待。

然而等這一次訪談節目結束,夜小倩環顧台下時,卻已然沒有了秦瓊的身影。

秦瓊走進後台的時候秦海正在打電話,他有些意外地得知剛才訪談里的那些插曲並非出自他的授意。

不過秦海很快便猜到了什麼,輕笑出聲,「所以說夜小倩的哥哥並非是你安排的?看來那個女人身上還有很多猛料可以挖掘……你是說除了我們,還有另外一撥人在暗中盯著她?」

沒等繼續詢問下去,秦海餘光瞥見了秦瓊。

秦海倉促地掛了電話,卻朝著秦瓊挑釁地笑了笑,似乎並沒有覺得自己剛才的言語有何不妥。

「大哥,你怎麼有空到後台來?這裡的環境實在有些髒亂,不適合你的人設。」 洪營,因為洪武城的原因,洪營是幽雲關中的大營之一。

三百萬軍士,此時齊聚,刀亮,鎧鮮,氣勢衝天。

但主營房此時卻是緊閉著門。

洪武城跟三名心腹在裡面已經很久了,沒有人知道他們四人在裡面說什麼。

「巡察使到!」

一聲響亮而透著自豪的聲音在洪營大門外傳進來。

轟!

洪營的回應則是衝天殺伐之氣,直衝雲霄。

這就是洪營的回應,很明顯,洪營的人已經知道巡察營今天會來洪營,他們齊聚於此,就是在等巡察營。

門外,方昊天一馬當先,姜遠行,韓賓和君無邪則是一字並排的站在他的身後,再之後就是巡察營所有的軍士。

今天巡察營傾巢而出。

洪營的大門沒有開。

姜遠行嘴角微撇:「果然是個大刺頭。」,話音落下他直接向前一衝。

轟隆!

洪營大門被他以蠻力生生轟開,四分五裂。

方昊天舉步前行,姜遠行回到原位與韓賓和君無邪三人並肩跟上,後面巡察營一眾軍士既興奮又忐忑的跟上。

洪營當中,滿目是人。

一個個殺氣騰騰的盯著方昊天等人。

「什麼人?沒有軍領,擅自闖營者死!」

洪營中一名三品將軍立馬暴沖而至擋在方昊天的面前,嘴裡大喝。

方昊天止步,亮出巡察使的軍牌道:「巡察使方昊天巡察洪營,請洪將軍出來一見。」

「將軍不在。」

這名三品將軍想都沒想就說道。

方昊天笑了笑,揮了揮手。

韓賓的聲音立馬從背後響起:「劉步,三品將軍,十九歲從軍。前年三月,斬殺商旅六百七十八人充數魔兵冒領軍功。去年六月和七月帶十六名潛至八子鎮洗劫十三家富家,今年二月,在關外鎮酒的女干污一女子,被其夫發現后借酒行兇殺人全家。該死!」

今天巡察營的目標是洪武城以及他手下的七名將軍。

劉步便是那七名將軍之一。

劉步臉色頓時劇變,怒吼道:「欲加之罪何患無詞,你們說的這些事請你們拿出證據來,如果沒有證據那你們就是血口噴人。」

「證據?」方昊天冷笑,「如果我們沒有證據,今天就不來這裡了。不管是昨天還是今天,我巡察營要抓的人都會有真憑實據,這點不需要你擔心。」

劉步心裡暗驚,但仍嘴硬:「那請你拿出證握來。」

「我就是證據,我能證明巡察營所說的事是真的。」

他身邊一名統領突然衝出,一下子就衝到了方昊天的身邊,然後才轉身看向劉步。

「張順!」

劉步的臉色再變。

張順是他的心腹,是他的副將,他做的一切事張順都知道。

但劉步反應也快,隨之冷笑道:「張順,方昊天許了你多少好處而讓你陷害我?再說了,口說無憑,單你一個人說的話能做為實證嗎?」

「我不在意能不能成為實證我都要說,因為這是我報仇的唯一機會。」張順道,「劉步劉將軍,你到現在還不知道我是誰吧?」

「你是誰?」

劉步下意識道。

「前年你們斬殺的商旅六百七十八人當中,其中一個就有我的父親和我的哥哥。「張順突然嘶吼,「當時我知道無法阻止,我只能暗中承受,忍辱負重,於是我更加賣力的討好你,終於被你器重留在你的身邊。之後我雖無力阻止你做的一切但我一直暗中記了下來。」

說完,張順從懷裡拿出一個看上去很殘舊的小冊雙手捧著上交給方昊天。

韓賓上前一步幫方昊天接下小冊,快速的翻看幾頁后就說了兩個字:「該死!」

「拿下!」

方昊天當則下令。

劉步急吼:「你們沒有實證,僅憑張順一人之言就捉拿一名三品將軍,方昊天,你眼中還有軍法嗎?」

「你居然說軍法,真是可笑。」方昊天道,「但你要說軍法那我給你機會,你到軍法營去說,如果軍法營的人查證后是我巡察營冤枉了你的,我巡察營自會向你賠罪。」

「我不去軍法營。」

劉步後退。

「如果你是清白的,何懼去軍法營?」方昊天冷笑著揮了揮手,「將他拿下,若有反抗,斬!」

「哼!」

一聲冷哼突然平空響起,修為低的人頓時感到耳膜生痛。

轟!

主營的大門打開,洪武城帶著三名心腹副將走出來。

洪武城的身上一股無形的殺伐之氣瀰漫著。

洪武城身後的三名心腹副將一個個也都是氣息強橫,無不不是厲害的強者,三人都佩刀,其中一人手中還捧著一把大刀。

這把大刀,就是伴隨洪武城征戰多年的大屠赤月刀。

「我不管你們是哪個營的,現在馬上給我滾出洪營去。」洪武城寒聲喝道,「若不滾,全部斬殺!」

方昊天眼中寒芒驟閃:「洪武城,你這是……」

「什麼東西,滾!」

洪武城相隔還有百米就一拳向方昊天打來。

面對洪武城這一拳,方昊天沒有動。

因為來這前方昊天就知道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抗衡不了洪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