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本座所向無敵,不死不滅!」黑魔潰散之中的魔影后,仰天狂吼,憎恨,妒忌,惡毒眾生萬惡的負面情緒,侵蝕沸騰在虛空之上,「就讓你見識本座真正顫慄的力量!」

「第二形態嗎?」麥哈爾眼前一亮。

真道上仙曾言惡有第二形態,其威能,是之前惡遠遠無法比擬的,若是顯化,定當是塗炭生靈,恐怖無法阻擋的禍亂之源。

「轟隆!」

日月風雲倒卷,山河移顫,黑魔之氣環繞中心的惡之身影,鼎立蒼穹虛空,在麥哈爾的注視下,黑魔之氣停止翻滾,露出一雙血紅的眼。

殺戮,仇恨,嗜血,種種恐怖令人瘋狂的情緒,擴散山河萬里。

不同於負面情緒之中的嫉妒,厭惡,惡毒,這種種情緒擴散的瞬間,就連麥哈爾心神都在搖晃之中,浮現一股恐怖的殺意,血色滔天。

眼前的惡之身影,變得無比可憎,可恨,可厭。胸中惡氣難平,倘若就算是玉石俱焚,粉身碎骨,也要將眼前的這道身影毀滅殺死。

影響之大,就連大能境的麥哈爾心神也恍惚陷入其中,同化。

就在麥哈爾體內上霄劍氣洶湧之刻,眼神忽然清明,血紅殺意,潮水一般退去,消失的乾乾淨淨,體內暴涌的上霄劍氣,亦是剎那平靜。

「這就是第二形態嗎?」麥哈爾道。

眸光穿透山河萬里,可以清晰看清,在這股殺戮,仇恨,嗜血的引導下,無論是妖族或者人族,都變得無比瘋狂,相互殺伐,不死不休。

山河血染,影響之大,足以讓凡人勇敢拿刀刺殺仙道強者。

麥哈爾平靜注視,眸光孤寂,漠視蒼生,眼前第二形態影響造成的威勢的確恐怖,就算眼界遠非當初可比,亦覺得心神驚跳。

不過除此之外,望著屹立著的黑魔之影,沒有看出半分不同。

「你在想,本座還有什麼不同?」黑魔之影里,傳出一個極致平靜的聲音,「其實,這一點,就是本座最大的不同。」

「當整個仙道世界沉浸殺戮之中時,本座就是主宰,主宰殺戮與毀滅,將擁有不死不滅,萬物眾生產生的無上偉力。」平靜的聲音解釋。

「轟隆!」

虛空破碎,血海腥氣流淌,與黑魔之氣混雜交織在一起,形成滔天的殺戮洪流,以沖霄的滅世姿態,貫滅長空,撞擊向遠空的麥哈爾。

「九枯歸一!」

九道連成一體的怪異姿勢,一一衍化,在虛空留下九道劍影,升出秋瑟劍道意境時,九道劍影歸合為一,平平無奇的,迎上血海洪流。

一百零八種本源,劍道印記兩種奇異的光芒,相襯釋放。

「嗤轟轟!!」

混沌歸墟,黑魔之氣與殺戮血色組成的洪流,猶如十萬大山齊齊降臨,垮塌虛空,震裂射殺而至的劍光,碰撞磨滅劍中所蘊含的恐怖鋒芒。

一夕之間,磨耗麥哈爾劍光威能,不分上下,沒有被擊潰。

「轟隆!」

就在兩道毀滅之力,相互碰撞湮滅時,黑魔之氣與殺戮血色組成的洪流轟然一震。呈現一種疊加攀增之勢,後繼發力,爆發出遠超倍許的恐怖威能,猶如驚天血色之浪,拍打而下,湮滅撞擊向毀滅的絕世劍光。

「砰!」

巨響沉悶,不分上下的劍光在黑魔之氣,殺戮血色後繼發力下,潰然炸裂,並撞擊出一股恐怖山嶽巨力,粉碎麥哈爾鋒芒之氣,震退倒飛。

「以本座之強,可以滅殺你!」平靜的聲音響徹。

「咳咳!」

麥哈爾倒退之中,嘴角溢出寶光血液,少量卻足可滅殺金丹強者。達到大能之境,且還是高深的五重天,重創灑血,已是當世少有。

「滅殺我?」麥哈爾孤寂冷冷的笑了笑。

與氣息宏大,愈發恐怖的黑魔之影,遙遙相對,氣勢無形碰撞糾纏在虛空之上。

麥哈爾更能清楚感受來自黑魔之影上,越來越強的氣勢威壓。

「是這個原因嗎?」

莫測的目光,穿透空間,看向已被血色染紅的萬里山河。

無數的仙人,凡人,妖族,雙眼血紅,揮兵廝殺,進行著不死不休的恐怖殺戮,他們之間,有父子,兄妹,戀人,但此時全部都是仇人。

血染的萬里山河,霎那,遍布凶煞與濃稠的煞氣。

.(未完待續。) 無數的生靈被影響著,進入只知殺戮的瘋狂狀態,至死方休,產生極致的殺戮之景,而在這種情形下,惡的殺戮第二形態,則越來越強。

兩者間的聯繫,神秘通玄,卻顯而易見。

幾乎是在麥哈爾目光投向山河時,黑魔之氣,殺戮血色環繞的惡之身影,長嘯一聲,大步衝出,又一次掀起一股吞噬咆哮之浪。

「傾天!」黑魔之影低喝。

伴隨著這聲低喝,洶湧的黑魔之氣與殺戮血色,兩相呼應交織,洶湧澎湃,在擴展的虛空之上,形成一片陰陽儀海,兩極二色,扭曲混沌。

陰陽儀海傾天斜洪,寸寸震爆空間混沌,滅世倒海。

「星寂流光!」

麥哈爾眸光冷冷,手中長劍高舉的瞬間,無限放大,橫立寂暗無光的宙宇之內,化作一顆巨大的劍影星辰,萬道上霄劍氣,一百零八道本源,劍道印記上的妖異紅芒,三種偉力環繞組合,射殺而至。

「轟!」

上霄劍光與陰陽儀海相撞,輪轉幻滅在九天之上,打的萬里時空混沌,無與倫比的駭人巨浪,裂濺星辰,傾覆環宇諸世,斷歲月長河之廣。

「破!」

麥哈爾低吼,蘊含絕世鋒芒之氣的元神亂天動地,犀利之芒,蓋壓鎮惡山,以一種爆發的瘋狂姿態,穿透重重陰陽儀海,轟鳴著鎮壓而下。

「你!」平靜的聲音澀然。

「嗤!」

千萬道數量無邊無際的劍光,折射透過兩極二色的陰陽儀海,絕世犀利鋒芒,浩浩蕩蕩噴涌爆發,劍光迸裂出的絞殺之力,頃刻粉碎儀海。

手持長劍,白髮披肩的麥哈爾,注視著黑魔之氣里的第二形態,淡淡道:「殺戮這種影響無形無質,若是想阻止,就要從源頭著手。可偏偏你百劫不死,無法磨滅,看上去是無解,你只會越變越強。」

「轟隆!」

鎮惡山震動,隨著麥哈爾的開口,黑魔之氣里的第二形態,殺戮之氣滔天,嗜血,猙獰,仇恨擴散環繞,形成打斷遮掩的恐怖全力道光。

面對這一擊,麥哈爾一笑:「可這是鎮惡山!」

「起!」

低喝之中,指尖散出恐怖的鋒芒之光,彈射疾出。

「嘩啦啦!!」

指風落地之刻,如墨的黑魔之氣簌簌,鎮惡山百里山體大震。

幾乎只在呼吸之間,百里鎮惡山山體之上,亮起道道晶瑩的古老紋路,鎮封在山體之上,氣息滄桑悠遠,有些已然模糊,微不可見。

這些古老紋路接連亮起的瞬間,立時,連成一體,以鋒芒之氣沖霄的麥哈爾為中心環繞,改天換地,形成某種古老的鎮封之力,垂落降下。

「啪!」

古老紋路,發出一聲裂響后,第二形態周身肆虐著的滾滾黑魔之氣,與殺戮血色交織全力一擊,彷彿碰觸上一隻無形壓下的大手,毫無預兆的,轉眼消散一空,虛化消弭形似幻覺,從未出現過。

「我敗了!」平靜的聲音答道。

黑魔之氣消散后,顯出內里中年超凡的身影,眸光漆黑,有種異樣的瘋魔,直面麥哈爾,時而痛恨,時而畏懼,時而滿含殺意。

「的確敗了!」麥哈爾平靜道。

周身鋒芒之氣沖霄的麥哈爾,比起作為陣心之眼的鋒芒金石,氣息還要恐怖犀利。引動古老陣法般的紋路,瞬間就能形成最強鎮壓,鎮壓惡。

且這股最強的鎮壓,惡無法抵擋,無法掙脫。

隨著第二形態被鎮壓,殺戮血色散開,萬里山河內的無數仙和人,妖族失去影響的持續,紛紛從殺戮中清醒過來,望著血色天地,駭然失聲。

「哈哈哈,本座敗了?未必!」平靜的超凡身影,陰冷大笑之中,注視麥哈爾,面容瘋魔,「等你離開時,本座就將再次脫困,君臨天下。」

注視麥哈爾的中年身影,桀桀一笑,在似瘋似魔之中,結束了滿含殺戮的第二狀態,恢復了之前分裂的第一狀態,笑容放肆。

「就算你想一直在這裡鎮壓本座,直至終結,本座也等的起。」超凡之影睥睨,瘋而癲,「本座是要殺戮群仙的存在,時光磨滅不了,殺殺殺,你老死後,本座要掘你墳墓,殺你後代九族,啊啊!」

狂吼的魔之影惡,森然狂笑,出聲威脅。

「是嗎?」麥哈爾笑了,「既然這樣,我就出手了。」

說著,麥哈爾盤坐虛空之上,手指成劍,狠狠按向眉心泥丸宮,神識核心之處,爆起一團驚天血氣,恐怖的剝離之力,牽引震蕩整個神魂。

而此時,劍道印記妖異血紅的光,在麥哈爾催動之下,瀰漫包裹而來。

劍道印記,這些年來儘管大多用於煉精化血,可時常的使用之下,磨滅白龍道君封禁,各種奇異的用途,有一些,此時被麥哈爾用來牽引。

「你的心神靈魂在分裂,你…你…你想幹什麼!!」似瘋似魔的超凡之影,忽然瘋狂尖叫,瞪視著麥哈爾。此時的他,終於想到了什麼般,醒悟反應過來,浮起幾乎不可能出現的濃郁畏懼。

「你已經明白了!」麥哈爾笑著,點點頭,「我正在引導我的心神蛻變分裂,且以毀滅不穩的姿態進行著,而我要將它剝離,學習玉清仙。」

「殺殺殺,本座是天地唯一,你別妄想與本座融合。」中年超凡之影大吼著,瘋了般拳打腳踢,在鎮壓之力下,充滿攻擊性,卻展現不出威能。

麥哈爾靜看著。

看清中年超凡眼底里的嫉妒,惡毒,厭惡,兇狠,種種負面的恐怖心緒,但都改變不了此時脆弱無力,帶著濃濃驚懼的眼神,他在害怕。

「融合后,將會有一個新的惡誕生。」麥哈爾眼中光芒冰冷。

剝離走向毀滅瘋狂的不穩心神,與情緒思維,以神識體的方式強行與惡融合,將會以恐怖的方式,自惡的思維里,傳輸灌注進麥哈爾的念頭。

自然的,不管兩者思想孰強孰弱,佔據上方,可只要有麥哈爾情緒思想的惡,都會產生巨大的改變。

而這,就是麥哈爾的目的!

.(未完待續。) 惡,代表著強者心裡的負面,如妒忌,懷恨,狠毒,陰險等心緒,若是惡足夠強大,甚至能毀壞破滅強者的心境,取而代之。而這是證道成仙路上的一大障礙,需要用心神分裂,才能剝離擯棄。

其中,天生性情狠毒,陰險,無情的強者,一樣會有負面。

心神分裂,像打掃負麵灰塵,儘管掃去,卻並不代表著失去這種心緒。但剝離掃去灰塵,卻能讓強者保持一顆道心堅定,空冥剔透,一心向道的仙心,修鍊起來事半功倍,遠遠超過平時效果。

可以說,惡就是雜質,心中的塵埃。

此時的麥哈爾,就是在分裂心神之中的這種雜質塵埃,剝離出來,在中年超凡的惡驚懼下,投射進體融合,在次爆發出驚天的黑魔之氣。

麥哈爾的目的很簡單!

但這種做法的瘋狂程度,不亞於鎮惡山的惡,甚至有過之。

須知,一般強者大能分裂心神內的雜質惡,都會以各種手段形式輕易毀滅。偏偏幾十萬年前的玉清仙,以各種驚天手段,想要毀滅屬於自己的雜質惡,都沒有成功,反而在不死不滅中,顯出恐怖的第二形態。

不得已,玉清仙布下鎮壓克制大陣,將其鎮壓在鎮惡山下。

麥哈爾心神分裂出的雜質與鎮惡山下的惡相融合,的確能干擾灌注進麥哈爾的思維,可新的不倫不類惡,同樣會爆發出恐怖的威勢。

擁有不死不滅特性的惡,造成的後果,沒有人能完全掌控預料。

麥哈爾這一舉動,瘋狂的像是博命,完全沒有顧忌自身。融合后的危險程度,像是引火自焚,稍有不慎,他自身都會隕落。

「啊啊啊,太好了,太好了,前所未有的好!」融合著的惡,忽然緊閉雙眼,深深呼吸,以一種享受的口吻狂笑道,「融合,打開了本座新的一扇大門,本座何止要君臨群仙之上,就算眾神也要臣服在腳下!」

佔據超凡中年人軀體的惡,隨著說話,在麥哈爾牽引紋路形成的古老鎮封面前,周身漸漸擴散蔓延出黑魔之氣,無視突破了鎮封之力。

觀望變化的麥哈爾,能清楚的看見黑魔之氣里,參雜著殺戮形態的血色,而產生血色異變的黑魔之氣,浮現的不再是怨恨,妒忌,惡毒,而是一種癲狂放肆的冰冷,與深入骨髓的血腥煞氣,和麥哈爾同源。

面容滿是享受的惡,時而猙獰扭曲,時而痛苦嚎叫,時而平靜如水,在陣陣扭曲的混沌情緒之下,融合著,癲狂咆哮著,不在驚懼。

反而享受這片過程,狂笑著,發出森冷笑聲。

「連第二形態都在融合?」麥哈爾的目光凝了凝。

黑魔之氣沉浮的中年人,周身殺戮,仇恨,嗜血的氣息無比濃郁,已然壓潰妒忌,懷恨,陰冷等種種負面情緒,成為無形的氣勢。

「這個世界太美妙,從來沒有出現過如本座這樣偉大的存在,本座註定會改變整個世界,哈哈哈。」癲狂笑聲中,威能狂暴,「黑魔之氣?魔神?哈哈哈,神道之內有魔神,本座以後就是仙道魔仙,仙道之魔。」

魔音郎朗之後,天地烏雲滾滾,雷霆電閃。

「魔仙?」

麥哈爾喃喃,看著因惡之變異,而出現的烏雲雷海,心裡隱隱的有了感覺,或許自己眼下塑造的惡之魔仙,日後將是無法想象的驚天存在。

「連仙道都被本座的魔仙之名,而驚動了嗎?」魔仙中年人笑聲一頓,雷霆電閃,霹靂響徹,竟是在回應著眼前的仙道之魔。

無邊威能籠罩,臨近惡,不,應該說是臨近仙道之魔旁的麥哈爾,在天地形成的威能下,猶如汪洋一葉扁舟,被彈射隔絕震開。

「魔仙,真是一個無上的名字。」曾經的惡,現在的仙道之魔眼裡爆發出驚天鋒芒,望向蒼穹,這一刻,麥哈爾無比暗淡,淪為配角。

「轟隆!」

就在仙道之魔應聲誕生之刻,整個仙道世界,八方風雲轟動。存在天地之間的無數道恐怖本源,像被牽引一般,齊齊顫動,掀起世界本源核心的異動,而這異動,令無數掌握本源的大能之輩,形神劇震。

「魔?」麥哈爾喃喃。

「轟!」

烏雲之中的雷鳴電閃,劈下一道粗大的恐怖雷霆,金惶璀璨,轟中魔仙,洶湧灌注進某種天地之威般的無量氣息,威能蓋世。

「魔,魔,魔連蒼天都承認了本座。」仙道之魔狂肆癲笑,中年身影鬚髮皆張,周身滾滾的魔氣遮蔽蒼穹,現出完全不同的魔道之威。

「嗤拉!」

空間破碎,一道泛著大能境恐怖氣息的仙道身影,穿梭而出。立於這片天地,面容上,無可遏制的湧現種種驚駭情緒,無法想象。

「給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