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邢月則靠在牀上,看着那已經沉沉睡去的周伊,邢月臉上不由勾勒出了一抹甜蜜笑容,我的女人,我來守護…….. 清晨的陽光總是那麼耀眼溫暖,金黃色的陽光,從玻璃外折射到房間內,那感覺軟軟的、暖暖的、很是舒服,房間內,在一張偌大的牀上,此時正依偎着兩條**的身體。

邢月靠在牀上,一雙溫柔的眼睛,此刻正帶着曖昧的之色,看着靠在自己胸膛上的周伊,雪白的肌膚,修長的身軀、還有從邢月此時的角度看去,那白皙而又迷人兩個半球和深邃的**,這一切的一切的都讓邢月心曠神怡。

想去昨晚兩人瘋狂的相互索取,邢月不由邪邪的笑了起來,如果可以那真想就這樣做的世界末日呀。

“你在笑什麼。”感覺到邢月胸膛那抖動的頻率,周伊不由微微擡起頭,仰望着邢月,一雙帶有倦容的眼睛,就這麼疑惑的看着邢月,然後不由開口詢問道。

“呃…..我沒笑呀。”看着周伊那表情,邢月不由假裝非常疑惑的回答道。

“哼,你剛剛明明就有笑。”周伊說完然後輕輕的用力大了一下邢月的小腹。

“呵呵….我吧,我在笑我倆昨晚的體力真好。”邢月說話,嘴角又揚起了他那招牌是的邪邪的笑容。

“你….下流。”在聽了邢月的話的後,周伊的臉微微一紅後,便對着邢月嬌羞的喝道。在說完後並張開小嘴,就對着邢月的咪咪咬去。


“啊……”被周伊這樣咬着,瞬時間一股夾着了多種感覺的疼痛感,瞬間就席捲了他的整個神經系統。

“哼….看你還敢亂說不。”聽到邢月的叫聲後,周伊不由送了口,雙眼盯着對方,不由再次的開口說道。

“呵呵….不敢了,在也不敢了。”聽到周伊那嬌怒中帶着些許威脅的語句,邢月不由大聲求饒道。

“邢月,你能告訴我,你身上這些傷疤是怎麼來的嗎?”聽到邢月求饒的話語,周伊又從新將頭靠在對方的胸膛上,讓後用着那芊芊玉指,在邢月那佈滿傷疤的身體上,慢慢的撫摸着。

“這些傷疤是從我記事起,就不斷在我身上開始慢慢積累了起來,後來去了國外的一個傭兵團,最後這些傷疤就不知不覺的留下了這麼多。”對於周伊,邢月也沒什麼好隱瞞的,所以就一五一十的回答道。

“難怪你這麼會打架,原來你去傭兵團了呀,看來你的父親對你蠻嚴格的,我想他也應該是個很了不起的人吧”

周伊沒有覺得任何的奇怪,以邢月的身手和處事的方式就能看出他的家人也絕對不是一般人。

“呵呵…從我懂事以來我就沒有見過我父母親一眼,我是被我爺爺帶大的。”在聽到周伊說到自己的父親時,邢月不由一聲輕笑,然後便緩緩的開口回答。

對於自己的父母親,邢月始終不想去說了那麼多,因爲畢竟連他自己都知道的少的可憐。

“疼嗎?”感覺到邢月那話裏傷感之意,周伊便出聲轉移了話題,。而那的手指依然沒有離開邢月的身體,就這麼輕輕的遊走着,那感覺好像是在撫摸一件曠世珍寶一樣。

“不疼。”被周伊那潤滑的手指,在身上摸的飄飄欲仙,欲生欲死,邢月不由緩緩的閉上了眼睛,然後微微的出聲回答道。

“好了,我們起來去吃點東西吧。”聽到邢月那詭異的回答之色,周伊立即停止了手上動作,然後快速的說完後,就準備起身穿衣服來。

“呃…這樣不厚道吧,呵呵….挑起了我的慾望就準備走人,哪有那麼好的事…..”邢月身上拉着周伊的手腕,然後一臉邪笑的對其的說道。

“哪有…我只是…只是餓了,想吃點東西。”看着對方那邪邪的笑容,周伊不有心裏發慌,臉色微紅的對着邢月說道。

“想吃東西,呵呵….好吧,其實我也想吃了。”邢月在邪邪的說話後,手上輕輕的一用力,周伊便撲到了邢月的懷裏。

“啊…不是說去吃東西嗎?”躺在邢月的懷裏,周伊不由慌亂的問道。

“是呀,我們就吃香蕉,鮑魚吧。”邢月說完,一個翻身就將周伊壓在了上下,對其嘴裏的紅脣就親了上去。

接下來,一段讓人熱血沸騰而又香汗淋漓的畫面,就再次的上演在了這偌大的牀上。

一直都太陽高掛,邢月和周伊兩人才猶豫未盡的走出了房間,兩人在服務員的帶領下來到了用餐廳。

兩人各自點了一份既美味又營養的早餐後,便愉快的吃了起來。

“呵呵….這個多吃點,補水的。”邢月將自己盤子裏的蔬果用刀叉叉起一塊後,便在別有用意的語氣中,放到了周伊盤子裏。

“你討厭….”周伊白了對方一樣後,將邢月遞給自己蔬果一口放進了嘴裏慢慢的嚼了起來。

“呵呵…..”

“叮鈴….叮鈴…..”

就在邢月剛準備要說話的時候,口袋裏電話卻突然的響起。

拿出電話一看,是水蟒打過來,邢月眉頭不由微微一皺,如果不是幫會裏出了事,水蟒一般是不會給自己打來電話。

“喂…..什麼事。”邢月平靜的語氣,緩緩的對着手機開口道。

“邢少….雄風酒吧被人砸了,而且範大膽至今也昏迷不醒…..”電話那頭傳來了水蟒低沉的聲音。

“嗯….我知道了,今晚召集一下兄弟等我回來。”不是白天不好辦事,而是等自己回去,也差不已經是下午了,所以只好等到晚上了。

“怎麼了…..邢月。”看着沒有微微皺起的邢月,周伊不由擔心的開口詢問道。

“沒事….可能我們的旅遊要提前結束了。”邢月看着周伊,舒展開了自己那鄒着的眉頭,然後對着對方微微一笑道。

“哦….其實我也想回去了。”看見對方不想說,周伊也沒繼續往下問,而是很通情達理的順着邢月說了下去。

“嗯,先吃完飯吧,呵呵……”邢月說着便有給周伊叉了一些蔬果,然後微笑的說道。

很快,兩人便吃完了不算很早的早餐,然後收拾了東西退了房後,便開着車,急速的向着PJ區飛馳而去……. 在經過幾小時的車程後,邢月就載着周伊,一起回到了家裏,幾人已經說了晚上行動,而且範大膽已經過了安全期,所以邢月此時也並沒有着急,在家裏洗漱了一番後,邢月便補了一個覺,然後在下午六點多時候,邢月便起牀來。

“我出去有點事,如果太晚了,你就先睡,呵呵….不用等我。”邢月說完後,便在周伊的額頭上輕輕的吻了一下,然後便向着門外走了出去。

“一定要安全的回來,老天會保佑你的。”周伊並沒有開口對着邢月說道,而是在心裏默默的爲他祈禱着。

出了門邢月開着車,急速的向着‘飛魚酒吧’飛馳而去,原本一個小時的車程,他只用了半個多小時就到達了那裏。

酒吧的門口,放着一個暫停營業的大牌子,邢魚就這麼瞄了一樣後,就徑直的向着裏面走去。

看着此時大廳裏已經聚集了差不多已有五百來的人數量,邢月不由微微一愣,他沒想到現在星月門裏會有這麼的人,如果好好訓練一下,這裏會是一支不錯的力量。

“邢少,你來啦。”水蟒依然第一個看見了邢月走了進來,只見他快步走上前去,一臉恭敬的對着邢月說道。

“邢少….”而已遲帥、金仁彬、毛牛、彭宇、吳剛已經段於兵幾人,便也快步的走上前對着邢月喊道。

看着邢月的到來,以前已經見過邢月的人,都一臉的興奮與激動的看着對方,而那些剛加入進來的新人,則一臉驚疑的看着邢月,並低着下頭去,小聲的向着旁邊那些已經見過邢月的人,打聽起對方來歷。

然後在知道邢月的實力以及戰績後,他們原本那驚疑的眼神瞬間被崇拜所代替。

“給我說說情況。”看見迎上了水蟒,邢月在輕輕的應了一聲,便直接開口說道。

“昨晚在雄風酒吧,去了一大羣人,在點了一堆酒後,在買單是時候,說沒錢結賬,範大膽上來就找對方理論,結果一句話不和,對方就將早已藏好在腰間砍刀抽出來,圍着範大膽他們一陣亂砍,等我得到消息趕過去的時候,對方早已逃跑,就只剩下昏迷不行的範大膽幾人……”聽到邢月的問話後,水蟒就快速的將事情的經過講了出來。

“看來對方是有備而來嘛,查出對方是什麼人了嗎?”聽了水蟒的講述過程,邢月眼神不由一冷然後便繼續開口說道。

“已經查出來了,是一個叫豺狼幫的一個小幫派。”水蟒將已經查到的消息,恭敬的告訴給了邢月。

“一個小幫派,在那個地方。”邢月面無表情的問道。

“對方就在王芳路的坊子街道那裏。”聽了邢月的話後,水蟒接繼續說道。

“豺狼幫?”邢月疑惑的說出了那個幫派的名字,而腦海裏卻在想着,如果對方真的是一個小幫派的話,那這件事就沒那簡單了。

“仁彬,你怎麼看。”在想完過後,邢月側過頭,看着金仁彬,然後對其問道。

“如果對方真的是水蟒哥說的是一個小幫派的話,那我看這件事就沒表面上看的那麼簡單了,我想着豺狼幫的後面一定有人在搞鬼。”金仁彬在接過邢月的問題後,便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嗯…我也是這麼認爲的,不過, 神經潛入者 ,總之今晚必定除之,至於他們那後面的人嘛,哼…..”邢月在說道這裏後,便沒繼續說下去,而此時他那眼神中閃爍着冰冷的光芒,在告訴着大家,那後面之人,已經是個將死之人。

此時,邢月來到了大廳中央,看着周圍着幾百的男子,統一的一身黑色中山裝,只是在他們衣服的胸膛處,都繡有一個銀白色的彎月的圖案,這是屬於星月門自己的圖案。

看着這些人,邢月那平靜的目光,一一掃過衆人,在他們的眼中,邢月看見了熾熱,看見了忠心,也看見了一個抱着必死的決心。

在將衆人的眼神一一的攬入自己目光中後,最後不由眼神一冷,一股無形的王者之氣,瞬間在他周身盤踞着。

“現在有人動了我們的兄弟,該怎麼辦。”邢月那低沉而又洪亮的聲音,瞬間響着在無聲的大廳中央。

“血債血償…..”一道整齊而又亢奮的聲音,頓時間就衝着幾百號人的嘴裏同時爆發而出,直衝着那天花板而去。

邢月的在半空輕輕一揮,那道洪亮的身影瞬間停止,好像是事先演練過一般。

“對待動了我們兄弟的人,該怎麼辦。”在聲音停止之後,邢月的話再次響起。

“殺無赦….”邢月的話剛一落,那道亢奮而又洪亮的聲音再次的響起。

“好…很好,今晚我們要告訴世人,動我星月門的人,都將會只有一條路在等待着他們,那就一條滅亡之路。”邢月那冰

冷語氣,此時可以冰凍一切事物。


聽完邢月的話後,只見大廳裏的幾百號人,都很有默契的抽出腰間的***,然後高高的舉起砍刀,振臂高呼着。

“你….你….”邢月在這些高呼的男子中,挑選出了一百來人。

然後轉過身對着水蟒繼續說道:“金仁彬你和段於兵帶三百兄弟去帝豪會所,如有來鬧事之人,殺無赦,而水蟒你們和剩

下的兄弟繼續留守在這裏。”

“嗯,帝豪那邊也有着兄弟在罩着。”水蟒怕邢月擔心那邊,所以不由開口道。

護短仙師:徒兒,橫著走! 嗯,很好,不過爲了安全起見,還是帶着兄弟們過去,以防萬一。”聽了水蟒的花後,邢月不由繼續說道。畢竟帝豪對於星月門來說,是個重要的收入之地,他們絕對不能有任何閃失。

“嗯,知道了邢少…”水蟒、金仁彬以及段於兵三人都異口同聲的對着邢月說道。

“好了,遲帥我們走。”邢月對着兩人點了點頭後,便側過身,對着遲帥、毛牛、吳剛以及彭宇說道。


“嗯。”在聽到邢月話後,遲帥幾人一臉興奮的點頭到。

“兄弟們….這一站是爲了我們兄弟而戰,也是讓我們星月門的成名之戰,所以就讓我們燃燒沸騰吧。”邢月對着身幾百大聲喝道後,便摔先的向着大廳外走。

“殺….”幾百號再次的大聲喊道。然後追隨着邢月的步伐向着門外走去,今夜註定又是個不眠之夜……. 夜已深,那些喜歡在夜間活動的人,此時都紛紛的出了門,和幾個朋友聚集在一起,吃吃喝喝,美好的夜生活是都市年輕人的最愛,然而今晚在一個名爲坊子街的街道上,此時卻極爲安靜。

原本沸騰的街道,此刻卻靜悄悄的的一片,那些商販們也早早的打烊,而馬路上此時也只有熙熙攘攘的幾個人,一臉都是擔心畏懼之色急着回家,因爲他們看到,此時整條街道上,都躲着一些滿臉兇狠拿着砍刀的人。

而此時在坊子街的一個名爲‘君來’的洗腳城裏,豺狼幫裏的主要成員都聚集在這裏。

“狼哥…你說這次我們將星月門除去了,天鷹幫就真的可以納我們入會嗎?”捲毛一臉興奮與期待的對着自己的老大說道。

“哈哈…..當然,現在正是天鷹幫擴建的時候,他們想成爲PJ區的真正黑勢龍頭,所以當然想納我們入會。”只見一個腦袋圓大的光頭,一臉橫肉的大笑說道。

他就是豺狼幫的老大,名叫狼頭,以前在青龍幫下面做事,如今青龍幫滅了,所以又想找個靠山,

像他們這樣的一個小幫派,在PJ區這個黑勢涌動的城市裏,光想着靠自己打出一片天,你沒有逆天的本領,那可能分分鐘就會被其他幫派給吞沒,

如今像天鷹幫這麼大幫會,主動找上門來,有意想納他們入會,對於豺狼幫來說,那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不過對方開的一個條件就是,去找星月門的一個小麻煩。


在狼頭想來,星月門在剛成立沒幾天,雖然青龍幫是因爲他們而滅的,但是對方底子都還沒穩固,對付他們那一定是輕而易舉,所以狼頭想都沒想就直接答應了下來。

“浪哥…你說爲什麼天鷹幫要那星月門開刀呢。”捲毛一臉疑惑的對着狼頭說道。

“你傻逼嗎,這個都不知道,那還不是因爲星月門…..因爲星月門,靠你自己不會去想呀。”狼頭不有狠狠的給了對方一腳。靠,要是我知道這麼深奧的問題,我們的豺狼幫還至於這麼小隻嗎?

“呵呵….狼哥說的及是,呵呵…..狼哥說的及是…..”被狼頭踢了一腳後,捲毛一臉笑意的對其討好的說道。

“嗯…對了,今晚叫兄弟們注意點,天鷹幫那邊說星月今晚回來讓我們注意一些。”在看了捲毛一樣後,狼頭便看着其他人並開口說道。

“嗯….知道了,我們已經在街道內佈置了兩百多人,只有他們敢來,保證讓他們有來無回。”

“是的….而且天鷹幫那邊也答應支援我們,所以現在都萬事俱備,就等他們上鉤了。

“……………….”

“嗯,很好,只要今晚我們滅了星月門,在進了天鷹幫後,那我們以後就可以高枕無憂了。”聽完下面的彙報後,只見狼頭一臉的橫肉在蠕動,大笑的對着其他的人說道。

而此時的坊子街外,正有着兩輛載滿人的卡車,正對着街道內囂張的橫衝直撞的就從外面衝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