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中從某些方面上來說也與湖人隊非常的相似,都擁有著漫長的歷史和輝煌的籃球過往,也曾經經歷過一段時間的低估與蟄伏,如今率領球隊走向未來的大任又降臨在了科比的肩膀之上,他要像自己曾經率領著紫金王朝完成偉大復興一樣,也率領著一中重新衝擊高中聯賽的冠軍。

坐在場邊的科比思緒萬千,場上的球員們也正在用自己的努力奉獻著一場精彩無比的比賽,一中在科比不在的情況下很快也還是找到了比賽的節奏,甚至一度將比分的優勢拉大到了九分,要知道一旦雙方的比分差距超過十分,那麼就將會是一種完全不同的局面了。

三中顯然也是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因此竟然在幾分鐘內連續叫了兩次暫停,在第一次暫停回來之後他們的頹勢稍微有所緩解,第二次暫停結束之後三中重新發力,在場上掀起了一波反擊的高潮,用一波六比零的小高潮讓一中不得不也叫了暫停。

暫停結束之後科比就將要重新登場了,老教練重新布置了科比上場之後的球隊戰術,而三中那邊似乎也預判到了科比會在這次暫停之後登場,他們同樣也布置了新的戰術去應對科比上場都的局面。

這種過程就是兩支球隊之間的相互博弈了,教練之間互相的戰術布置是否能夠起到作用,他們所針對對方球員和球隊戰術的方案是否也會被對方所克制,這就需要球員們上場之後才能夠有答案了。

科比上場之後並沒有第一時間重新投入到自己的得分表演之中去,他也在觀察著對方的戰術安排與布置,科比的籃球智商非常的高,特別是如今的他心智已然是非常的成熟了,他當然知道自己應該在什麼時候做什麼樣的事情,才能夠最大程度的幫助球隊去獲得比賽的勝利。

能夠幫助球隊獲勝的方法有很多,以前的科比只是特別享受那種通過得分去幫助球隊的感覺,而如今轉型之後的科比除了自己得分以外,也能夠通過傳球以及掌控比賽的節奏去幫助球隊獲勝了,這對於科比而言毫無疑問也是一種全新的成長。

能夠在這一世重新獲得這樣的機會去感受不同的籃球感覺,去向著他年少時期的湖人隊偶像魔術師約翰遜看齊,也是一種別樣的體驗。

當他這麼做的時候,他的心彷彿也與魔術師約翰遜貼得很近了,他能夠感覺到一種全新的快樂,那種充當控衛的時候將整個球隊乃至於整個比賽本身都當做是一種巨大的舞台的感覺,那種快樂是難以簡單的用語言去形容的。

他似乎終於明白了為什麼魔術師約翰遜總是臉上能夠帶著笑容,因為他確實非常的享受那種打球的過程與快樂,以往的科比在場上的時候總是面露凶色,皺著眉頭,用可怕的目光看向他的每一個對手,而如今的科比依然不再如此了,他的心境更加的平穩淡然。

這個時候他發現自己也能夠逐漸的向著魔術師約翰遜的那種享受籃球過程的感覺看齊了,對於這一點科比並不排斥,他知道了自己不需要每一場都對自己的對手怒目圓瞪,他有其他的方式去幫助自己和幫助球隊的其他球員去享受比賽本身所帶來的快樂。

有的時候強烈的好勝心與快樂籃球本身並不衝突,此時此刻科比終於領悟到了這一點。

三中對於科比的防守依然是不敢採取包夾戰術的,對他採取包夾戰術的風險的確是太高了一些,科比如今的傳球速度非常的快,而且總是會帶有一定的提前量,就像是NBA之中的另外一個傳球大師賈森基德所做的那樣,那種可以洞穿對手防線,直接引領著隊友前進的傳球。

能夠做到這一點其實並不容易,在這背後有老教練的悉心指導,也有科比觀看了大量的比賽視頻,然後自己認真的去分析每一次傳球,再通過訓練場上的大量訓練,這才有了這樣一些進步。

曾經科比對於傳球本身而言,其實掌握得並不算好,他的很多傳球都是屬於被動傳球,是對手將他逼迫到了不得不傳球的地步了,他才會選擇傳球。

然而現在的他學會了通過主動傳球來掌控場上的局面,因為現在他能夠看到一些他以前看不到的東西,比如說隊友和對手的走位過程,那是一種動態的球員運動過程,在這個過程之中有些東西是充滿了變數的,而有的東西卻是自己所能夠掌握的,只要你願意在這方面投入足夠多的精力去進行研究,並根據這些東西去思考去做出切實的改變,你就會發現這些都是你所能夠掌控的。

。 這家菜館在省城相當有名氣,價格昂貴,來這裏就餐的不是談生意就是大老闆請女人消費的。

省城金龍集團的總經理鍾立虎已經等候在門口了。

鍾立虎人高馬大,兩隻腫眼泡,肥豬大臉,臉上和脖子上被酒精長期泡得有些紅紅的疹子似的點子,一伸手時,可以露出手腕上手指粗的金手鏈,看來他並不介意自己的粗鄙和暴發戶形象,反而以為牛掰。

娜塔像一個明星來訪一般,從車裏緩緩鑽出來的時候,鍾立虎興奮極了,眼睛亮亮地看着她,渾身一陣哆嗦。

鍾立虎是搞綜合生意的,凡是暴利的領域他都要涉足一下,對於來自R國的石油生意,市場巨大,他自然是不會放過。兩家今天要談的是金龍集團為R國石油公司提供石油開採機械事宜。

無疑,這種大型工程機械的生意是很有賺頭的。

鍾立虎年輕時僅僅是一家酒店的保安,憑着機智的頭腦和打打殺殺的能力,能發展到今天,也算是人中一條龍了。

不過,他有個壞毛病,就是太好色,見到美女,就控制不住自己。曾經有一次酒後把省城稅務局的副局長的老婆給那啥了,多虧這位老婆平時很少有老公光顧,很享受鍾立虎給她的「過程」,否則的話不知惹出多大的麻煩。

這次,他跟R國石油總公司的合作起因,也有娜塔的成分在內。

因為上次娜塔回R國之前,兩人見過一面,鍾立虎對娜塔身上的的異國風情念念不忘,此次就是想藉助談生意之名,在娜塔身上占些便宜。

不料,鍾立虎看到娜塔身邊緊緊地跟着一個帥氣的大華國小夥子時,眉頭皺了皺:談生意還要帶個吃白飯的面首?

他對張凡相當輕視:一個靠女人吃飯的年輕人,除了上夜班有些優勢,其它的還能有什麼能力?

「娜塔小姐,我已經恭候多時了!歡迎光臨金龍集團省城旗艦店。」鍾立虎有力的手,握住了娜塔柔軟的小手。

娜塔瞟了一眼張凡。

在她的眼裏,明顯透出不滿之意:鍾立虎的胖胖的大手,手感很噁心,感覺像是握住了一隻褪了毛的豬爪!

鍾立虎的右手,卻是觸電一般麻麻的,R國美女的手,長、細、白、涼,最令人小腹發熱的是相當軟,捏在手裏,像是捏住了一團從冰箱裏剛取出來的棉花。

鍾立虎身邊的幾個人,也都餓狼似地把眼光釘在娜塔身上,面對這樣的驚艷美女,沒有人不想像著自己能撲上身去!

「歡迎,歡迎……」鍾立虎一迭連聲地說着同一句話,把娜塔的手握得緊緊地,毫無鬆開的跡象。

張凡看着那隻長著黑毛的大手一陣噁心,眼裏不由得寒光四射,輕聲提醒著:「娜塔,該進了吧?」

說着,把寒意滿滿的眼光,看着鍾立虎。

鍾立虎假裝沒聽見張凡的提醒,反而把另一隻手也加了上去,兩隻大手把娜塔的小手緊緊地合在手心裏。

娜塔感到正在被人戲弄,把手往回抽了一下,沒抽動,便笑道:「鍾總,握完了手,我們是不是可以進去了?」

鍾立虎笑着,十分不情願地鬆開了手,「娜塔女士光可鑒人,我都有些失態了吧?哈哈哈!」

張凡鄙夷地哼了一聲,輕輕道:「豬玀!」

張凡的聲音不大,卻足以讓鍾立虎聽得清清楚楚,他扭頭怒道:「小白臉,你再說一句?」

對於挨罵,在鍾立虎當保安的時候那是每天都發生的事。他打殺出名堂之後,聽到的只是恭維和奉承,沒人敢對他說一句粗話。

鍾立虎身邊的人也是驚訝得差點掉了下巴!

一個小白臉,竟然敢當面辱罵黑道上的大哥大?

這不是被片刀砍死的節奏么?

娜塔不想馬上把局面弄僵,伸手挽住了張凡的胳膊,笑意盈盈地道:「鍾總,張先生不是在罵人。這是他的口頭語,不針對任何人。他是一位醫術超群的神醫,很有名氣的。」

「既然是誤會,那就算了。」

鍾立虎一來要談成生意,二來要搞定娜塔,因此伸出手來。

張凡微笑一下,跟他握了一下手。

鍾立虎今天很下本錢,點的錢有二十幾樣,都是貴重食材做成的山珍海味,為了適應娜塔的西方人口味,桌上開的酒是歐洲一百八十年酒庄陳釀干紅,四萬多一瓶的。

「娜塔小姐,今天是合作的開局之宴,大家放開喝!」

鍾立虎一邊給娜塔倒滿酒,一邊順便在她的胸前緊繃之處使勁地「盯」。

若不是礙著酒桌現場這麼多人,鍾立虎有可能控制不住自己,直接把臉埋在她身前,陶醉於花香之中死不抬頭了!

娜塔看了一眼桌上的人,陪酒的共有六人,從臉上看,個個都是酒場上的不死鳥!

今晚上得注意一些,這些人看來不懷好惹,醉后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

最關鍵的是,小凡不能喝醉。

小凡沒酒量。

只要小凡清醒,沒人會把她怎麼樣。

「鍾總,張凡先生是行醫之人,沒有酒量,只象徵地喝一下就可以了。」娜塔道。

鍾立虎對此並無特別反對的意思:只要把娜塔灌醉,張凡一個小白臉算什麼?嘣嘣兩拳,把他打趴下,抱起娜塔就可以去房間里享受無邊艷福了。

「沒問題,只要娜塔小姐喝好就成。娜塔小姐喝好喝高,才顯得有合作的誠意呀!」

鍾立虎說完,陪酒的都跟着起鬨:

「娜塔小姐,你們R國是喝酒大國,個個都能喝,今天你給大家好好上一堂課!」

「不喝好,就是看不起我們金龍集團!」

「今天必須一醉方休!」

娜塔很不習慣大華國這些酒桌文化。

在她的國家裏,人們很能喝,但沒有勸酒和擯酒的,你能喝多少就喝多少。

在她的眼裏,在酒桌上逼着別人喝酒,簡直就是強盜!

不過,入鄉隨俗,要在大華國生意場上混,酒桌文化必不可少。

鍾立虎舉起酒杯,道:「娜塔小姐,這第一杯,我敬你,為咱們兩家合作成功乾杯!我先干為敬!」

說着,一仰脖子,把二兩酒倒進了嗓子眼裏。

。 在這樣的情況下,應該怎麼樣才能引出那些讓人害怕的老鼠呢?

如果,沒有看到其他哈圖林人,長羽楓的心依然無法安下。

他說,自己並沒有那麼害怕這樣一件事情,無論是他是誰,什麼身份,對於紅鷹都不重要,雖然紅鷹也只是奉命行事,但是這個世間本就是如此,善惡如果分的那麼細緻,本身也只會成為他人行暴的說辭,那樣善惡本身就失去了意義,留下的就只是慾望,與取得慾望的實力的差異。

誰都逃不掉這套邏輯。

他說:「無論你有怎麼樣的過去,現在你的手上,已經有了三條人命,我相信還遠不止如此,你要我到這裏來,我並不是因為害怕你傷害這裏的所有人,也不是害怕你的惡,更不是害怕你拿寧家少主來壓我,我現在能夠在這裏,只是希望,能夠給鳳凰一個警告。不要再派他的人來送死。在我看來,你們同樣是無辜的,即使你們能夠高人一等,即使你們能夠比其他人稍微強一點,能夠使用暴力生殺奪允,但是你們本質上,是一樣的,沒有逃脫出這個圈子,我從不憎恨慾望,這是生而為人便擁有的東西。」

「你還真是與眾不同,但是你現在談的,太過高雅,我們現在要談的,僅僅是這一個出龍大會,一個賽場之間,我們兩個人的事情。」紅鷹覺得,即使是他已經知道了長羽楓本身的不同,他說出任何話來都完全有可能,但是現在,對於紅鷹來說,沒有那麼多的道理可言,也不需要任何道理,他的任務就是來送死的,他不需要那麼多的分析,透徹也好,不透徹也罷,本身就不需要什麼分析,或者說理由。那些東西根本沒有什麼用,在那個年代裏,在那個歲月里,茹毛飲血的人們,在枷鎖中尋找活下去的希望,只需要一塊充饑的博餅,就能夠收買一條人命。

現在,無論怎麼死都可以,這是他接到的命令,他不需要別人怎麼分析他,猜測他的意思,他只知道,鳳凰的命令,就是讓他來傳達這樣一句話,傑克尼曼就是傳言在某個地方修鍊的長羽楓。

一言以蔽之,無論這個想法多麼粗陋,甚至沒有任何長得到的邏輯可言,或者說,是紅鷹沒辦法想得到其中的邏輯,也完全沒有關係。

鳳凰的命令。他沒有理由拒絕。

當然,鳳凰也沒有說,自己不能夠逃跑,甚至是假死,只不過,還是麻雀和烏鴉有這麼大膽子想要他逃跑。

他本覺得沒必要,鳳凰之於他,僅僅是這條命,早就是不夠還的。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我這麼笨,是不可能想到這樣子的計劃的,雖然我不能向你透露計劃,但是我還是很想跟你說一句,這個世界上,並沒有什麼事情是通透的,沒有人可以真正做到一手遮天,即使是鳳凰本身,即使是哈圖林本身,只要在計劃中的一環,任何時候都有可能脫離控制。」紅鷹呼了一口氣,兩雙手向下直撐,他仰著頭,輕喝一聲,打開了自己的步伐,黑色的魔法袍向上而沖,不知是風將其帶起,還是其將風帶起,現在,他準備發力,黃色的風在他的身上湧起。

他看着長羽楓,繼續說道:「也許,這才是這件事情本身帶來的困惑,即使我明著說我不為財,不為利,也基本上不會有人信我,但是,我從人群中將你找出來,為的並不是計劃的一部分,而是為了我自己能夠逃生,雖然我並不怕死。」

全場的風由着他而動,在長羽楓的眼裏,風精靈已經在輸送元素能量到他的身上。

「你很喜歡陪別人聊天嗎?就像是這樣,不過,以你的實力是完全可以這樣子做的,我覺得。那倒也沒什麼問題。」紅鷹看着沒有表情的長羽楓,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紅鷹覺得可能是自己覺得逃不掉而開朗了許多,現在,他直面的是只有在場的三個人知道真正身份的讓人害怕的角色,這本身,就是一種,超脫?烏鴉告訴過他,死並不是一件讓人很難接受的事情,在冥河湖畔等待的人,數以萬計,他也不過是其中一個。

而已。

那又怎麼樣呢?烏鴉還是為他制定了逃跑計劃,而這個計劃的關鍵,便是眼前的這個小孩子。

不,惡魔。

「我知道……我只是想要聽一聽你們的想法,因為對於我來說,我需要更多的,理由。」長羽楓認真的回答着他,他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嘗試用魔法屏蔽掉這裏的聲音,就像是一場重新開始的決賽,沒有人可以聽到裏面的聲音,當然,也是儘可能的阻擋住風的流向,對於駕馭風元素的人來說,這無異於斷其雙臂,但是對於類似小型結界裏的人來說,風拳而發的範圍足夠大的話,那就是招招致命的。

聽不到聲音的小黑屋裏,所有人都焦急的催促着探測魔法的施法者——芙蘭朵進行着焦頭爛額的檢測。

「他……屏蔽了我們……他知道我們在偷聽嗎?還是……」派羅斯害怕的看着芙蘭朵。

「太奇妙了,就像是偷偷的說給我們聽的一樣,我對這個小孩子的害怕感已經完全讓我浸濕了後背。」肖爾摸著自己後背,他的手上竟然全是冷汗。

「你信他只有六歲嗎?天哪」瑪蓮娜害怕的驚呼。

「斯卡納七歲精通劍術,雖然他堅持說是六歲。」派羅斯無奈的加以肯定。

「那還真是人才輩出。」芙蘭朵一直對斯卡納的評價不怎麼樣。

「可是,這上面寫的就是高階魔法師啊,屏蔽魔法還是蠻簡單的吧。」肖爾汪了一聲。

「哈哈哈哈哈!」龍鬚公笑了起來。

從剛剛聽得到的聲音來做判斷,着實讓所有人都覺得這個小孩子不簡單,而現在被切斷了魔法,聽不到所有的畫面,現在對於他的評價可能就不僅僅是不簡單了,這樣想來,也完全符合天才的邏輯。

如果他們是相識的,有什麼仇怨,內務府本身是沒辦法插手的,只有他們其中一個人出事了,內務府才有真正的權力出擊。

如果是剛剛猜測的情況,正法司是絕對沒有辦法出手的,無論傑克尼曼是誰,這件案子都會以一個表演中斷而告結。

再者,如果內務府被牽扯,整件事情都不會是一件簡單的阻撓出龍大會的事件,而是一件關乎帝國軍事樞紐白靈山的絕密問題。

不不不,不可能發生這樣子的事情,出龍大會只是被一個歹徒阻撓,可能這個人只是發了瘋,然後,被正義的小英雄就地正法。

面對正法司,只有一種解法。

而面對這個大個子,就存在更多的解法,也並不是誰都願意惹到鳳凰,除非鳳凰自己出現,不然根本找不到。

「這是紅鷹的大致信息。」卡夫特將所有的信息,用白色的鋼絲串聯,那些文字像是直挺挺的鋼材,交織在所有人的面前。

【紅鷹——霍華德,【風火華拳】,已經拋棄姓氏,哈圖林第三武夫,是哈圖林八首席之一。目前有痕迹的作案2起,無法立案調查,賞金令五萬三千金。】

「僅存的資料顯示,他有一個妹妹,死在十一年前的戰爭之中。他從塔摩卡被哈圖林選中,目前入選哈圖林原因未明,外界傳的是他擁有控制雙層元素的能力,被鳳凰看中。」卡夫特對着龍鬚公和皇女做報告,將紙質的信息交到他們的手上。

「此事其中的蹊蹺,已經超出了芙蘭皇家學院的管轄範圍,還請龍鬚公見諒。各位導師們,我們還是迴避一下吧。」原本一直沒有說話的校長菲利普鄧布利多說話了,他全身白毛長發飄飄,在白色的毛髮之間,也僅僅能看到他的眼睛和他的魔法帽。

他起身,所有的貓貓狗狗也起身,派羅斯也快速的起身。他們恭敬的站在一邊,在這裏,卡夫特是沒有權利坐下的,他必須站着,皇女殿下和年小的龍旭帝就在旁邊,芙蘭一眾人等本就是被隔離了很遠。

「那就勞煩鄧布利多教授抽空過來了,這次除了劍士組,其他組已經對決的差不多了,想必各位導師已經有了心儀的學員。」龍鬚公也起身。將文件放在背後。

「我想導師們心中一定有了答案,除了那個叫做傑克尼曼的小孩子不能被選擇之外,所有的小孩子都已經接觸過了,吾認為這屆出龍大會就此結束吧。」校長悠悠的轉身又悠悠的回身看了一眼恭敬的導師們,導師也慢慢的點頭。

「那,此類事宜,就不勞煩校長費心測。」龍鬚公點了點頭。

芙蘭朵的探測魔法也立馬交由卡夫特。

校長點頭用枯樹般的魔杖繞了一下了一下導師團,導師團一下子便像煙霧似的消失了。

龍鬚公的笑意明顯減少,在他們消失以後。

「所以,皇女殿下更偏向於哪種解釋?」

「最天才的那一種。」

龍鬚公看着畫面上的兩人,沒有聲音,只有畫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