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傢伙是什麼時候來的,他是有可能成爲孫悟空的轉世之身,若是月光寶盒被他拿到了,那張林就沒有機會。

副本世界的任務,轉世孫悟空雖然跟他是一夥的,可張林也明白,力量只有掌握在自己手中,一切纔會按照他想要的方向發展。

若是被周星星做了孫悟空,他後面要做什麼,那就完全失去張林的掌控。

換句話說,周星星變成了孫悟空,他想怎麼做就怎麼做,既可以按照劇情來,也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來。

這些都不是張林能控制的,因此張林絕不能讓他拿到月光寶盒。

張林沖了過去,想抓住周星星。

周星星一臉茫然,他完全沒有想到,他逃了那麼遠,居然還沒有擺脫張林。

此時周星星手裏多了一個黑色的小盒子,盒子上看起來很普通。

張林知道這就是月光寶盒,還好,這裏是山洞內,沒有月光。

就算周星星拿到了月光寶盒,他也沒有辦法逃離。

張林剛想去抓週星星手上的月光寶盒,突然,石壁上方,居然有一個空洞,一抹光芒照射在了月光寶盒上。

周星星見到月光寶盒發光,很自然的念出了那句口訣。



“菠蘿菠蘿蜜。”

隨着周星星念出這一句口訣,月光寶盒上的光芒,變得越發強盛了。

張林萬萬沒有想到,這石洞居然還能投射月光。

周星星拿着月光寶盒,就像是要昇仙了一般。

沒過一會,周星星被月光寶盒吸納了進去,消失在山洞,瞬間不見了。

至於張林,臉色漠然,怎麼也沒有想到,眼睜睜看着月光寶盒從他手中溜走。 張林看着山洞,時不時便會傳來一聲轟隆隆的聲音。

張林進入山洞,月光寶盒沒有得到,反而被牛魔王給堵在了洞裏,別說有多慘了。

張林正在感慨當中,月光寶盒那邊的光芒也消失了,張林隨意一撇,他像是發現了什麼。

月光寶盒居然還在地上,那周星星傳送到了哪裏。

沒了月光寶盒,周星星無論傳送到了哪裏,他也回不來了。

可有一點,張林想成爲真正的孫悟空轉世之身,就必須要獲得盤絲大仙的三顆痣。

可若是周星星現在已經過去,那他豈不是獲得了盤絲大仙的三顆痣,那他成爲孫悟空的轉世之身,那就實至名歸了。

這是最壞的打算,到了那時,張林就只能主動配合孫悟空了。

當然,這月光寶盒,未必會把周星星傳送過去,現在還不是時候。

唐僧還沒有出世,孫悟空也不會得到真身。

一切都是有規律可尋的,不過這只是張林對於電影劇情的想法,在這高等副本世界當中,未必也會如張林想的一樣。

張林現在也明白了,高等副本世界跟中等,低等世界的差別。

主神世界是最高等的世界,他掌控着其他副本世界。

而高等副本世界內,時間,空間,以及世界當中的人,實力跟主神世界無比接近。

這只是張林的猜想,不過十有八九都是如此。

如果說副本世界都有任務要完成,那是不是代表着,主神世界,其實也有任務要完成。

而主神世界的統治者,他們就在完成主神世界的任務。

這一切都只是猜想,張林不在去想那些,如果他連這個高等的副本世界都過不了,還談什麼主神世界。

張林撿起地上的月光寶盒,不在多想,山洞震動的越來越厲害了,不知道牛魔王什麼時候就殺進來了。

張林快步朝着蜘蛛精那邊走去,此時的蜘蛛精,已經把白晶晶身上的毒素清理了。

白晶晶的傷勢也好了一些,張林一來到這裏,衆人都向他看去。

衆人看着張林,發現他似乎有了微妙的改變,這種改變,無法用語言形容。

大家正在疑惑,張林剛纔都幹了什麼,怎麼突然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這時,洞口傳來了動靜。

砰!

牛魔王打破洞口,提着一把牛叉,從外面走了進來,大聲笑着說道。

“哈哈哈,你們都跑不掉了吧!”

張林見到牛魔王,一臉鬱悶,這傢伙來的太快,他還沒有跟白晶晶她們商量該怎麼對付牛魔王呢?

蜘蛛精大喝一聲。

“退到密室,暫時躲避。”

蜘蛛精身上的傷勢剛剛好,而白骨精身上的毒素也纔剛剛恢復,倆人的實力都有所損傷。

就算倆人在全盛的狀態下,也未必能打贏牛魔王,更別說現在身體受傷了,自然只能退避三舍了。

牛魔王提着牛叉衝了過來說道。

“想跑,問過本大王沒有。”

白靜靜對着蜘蛛精喊道。

“你們先走,師姐,保護好他。”

說着,白骨精便朝着牛魔王攻去,倆人很快纏鬥在一起。

張林有心想去幫忙,不過他實力太弱了,去了恐怕也只是送死。

蜘蛛精愣了一下,對於白晶晶說出這話,她心中很是不爽。

蜘蛛精跟白晶晶,同位盤絲大仙座下弟子,倆人的感情很好。

如果師妹若不是遇到了那臭猴子,他們師姐妹又怎麼可能會發生矛盾。

現在不是去想這些的時候,先把張林給達叔帶到密室,她纔好來解救師妹。

張林也不等蜘蛛精招呼,很是自覺的朝着密室那邊走去。


達叔也跟在他身後,一行三人,快速朝着密室奔去。

白晶晶負責在這裏阻擋牛魔王片刻,倆人在山洞內,大打出手。

進入山洞後,張林擔心白晶晶的安全,趕緊對蜘蛛精說道。

“春十三娘,晶晶姑娘有危險,你趕緊去救他。”

蜘蛛精聽到張林這話,不爲所動,而是冷冷盯着張林,突然說道。

“都是你,若不是你,我師妹又何苦淪落至此。”

張林無語的看着蜘蛛精,這位又發什麼瘋,不會是想對他出手吧!

蜘蛛精眼神冷厲,突然想到了什麼一樣,冷笑着說道。

“對了,我有移情大法,我讓你喜歡上我,我看你還怎麼禍害我師妹。”

說完,蜘蛛精抓住張林,表情變化,想做些什麼。

張林臉色驚恐,這一幕在劇本當中是有,可不是這麼發生的。

一切都不按套路出牌,張林根本把握不到下一秒會發生什麼。

蜘蛛精抓住了他,張林想掙脫,可一時卻沒有辦法。

蜘蛛精雙眼放電,定睛朝張林看去,這若是被電到了,張林可就算完了,他不喜歡蜘蛛。

在這危急關頭,也只有找一個頂罪羊,想到這裏,張林一把拉住達叔,把他拉到了面前。

而這時候,蜘蛛精的移情大法,也發射了過來,正好對視上了達叔。

張林大呼了一口氣,心中想着,好險,差一點就得淪爲蜘蛛精的工具了。

蜘蛛精跟達叔發生反應,張林也很快掙脫了蜘蛛精的束縛,快速朝着密室外走去。

剛纔白晶晶爲了掩護他,留在外面跟牛魔王拼死一戰,這份恩情,他自然不可能幹看着。

此時外面,白晶晶鬥不過牛魔王,被他打的節節敗退,眼看就要被牛魔王一牛叉終結了。

張林用盡全力,一拳朝着牛魔王攻擊了過去。

牛魔王一腳踢去,張林還沒有接近他,便被他提飛了。

白晶晶也趁着牛魔王對付張林時,慢了那麼一拍,勉強躲過了一劫。

可牛魔王踢飛了張林,手中牛叉轉動,再次朝着白晶晶這邊殺來。

張林從地上爬起來,胸口劇痛,這便是宗師級別強者,哪怕是漫不經心的一擊,也不是張林可以抵擋的。

剛纔若不是張林防禦的好,此時他已經一命嗚呼了。

至於白晶晶那邊,他已經無力改變些什麼了。

張林只能眼睜睜看着牛魔王的牛叉,朝着白晶晶的胸口插去。 白晶晶,張林認識的時間不長,可幾天時間,之前還沒什麼,可剛纔在危機關頭,她爲了自己可以跑,突然主動擋住危險。


對於這一點,張林很是觸動,這種感情,已經很少見了。

對於牛魔王的攻擊,張林有着一股深深的無力感,可他卻沒有辦法。

白晶晶痛呼一聲。

“啊!”

牛魔王甩開已經快死亡的白晶晶,冷冷的看着張林說道。

“孫悟空,快說,唐僧在哪裏!”

張林沉默不語,快速朝着白晶晶那邊奔去。

……………………

張林這邊,電光火石之間,發生了很多事,另一邊,達叔跟蜘蛛精那邊,也發生了很多事。

移情大法的效果很強,在最後關頭,達叔打了一個冷顫。

蜘蛛精從施法的過程當中清醒過來,看着達叔,連續中了迷魂大法,接着是移情大法,此時的達叔,已經清醒了過來。

而發生的一切,他也記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