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宜想的著迷,突然被這個聲音一下,頓了一下,緩緩抬頭,看到了一個頭髮有些稀疏的人。

他是實驗室的……大師兄。

「孫師兄好!」

廖呈的辦公室最有資歷的學生,應該就是這位了吧。

「安宜師妹客氣了,你最近實驗怎麼樣?還順利嗎?」

對於科研人員來說,打招呼問實驗順利嗎?就和尋常人問吃了嗎一樣。

習慣了生活里都是實驗,一舉一動都飄散著實驗的芬芳。

「還可以,師兄呢?最近在忙著什麼,寫論文還是做實驗?」

兩人站在樓梯口聊了起來。

安宜往前走了幾步,這才聞見孫師兄身上,飄著一股淡淡的酒味。

今天是周一,他們剛彙報結束。

如果不是組會彙報沒有實驗結果,那就是實驗結果被老師diss了。

在實驗室,做了一個月,甚至半年一年的東西,被一個突如其來的想法說沒有任何作用的時候,那滋味簡直絕了。

「師兄,聊聊?」

安宜對孫世遠的印象還可以。

實驗室的很多人都對他印象不錯,問問題回答的也全面,也願意幫助師弟師妹們學習實驗原理。

他講話透徹,看的明白,在實驗室既能做好自己的實驗,也能和其他人好好相處,這是一種能力。

孫世遠點頭,兩人來到一樓的植物培養室的準備室,空調和暖燈聚合的地方,很適合聊天。

「師兄是實驗遇到不順利的事情了?」

孫世遠在老師和同學們那裡的風評都不錯。安宜也願意和他聊聊。

「沒有……實驗還不就是那樣,真要是順利了,反而覺得奇怪了。」

安宜:「……」

這話也沒錯,林瘋子的實驗,從開始就沒有順暢過。

「沒什麼呢,實驗嘛,再抱怨不還要繼續做,總要給自己這麼多年的忙碌一些交代。」

安宜對這事倒是看得清,真要想好好的做實驗,就要有一顆平常心。

當然,前提是她自己實驗做的順利的時候。

最近她實驗不順利,這幾天也是看什麼都不順眼。

除了看到和自己一樣實驗不順利的倒霉蛋,這才心裡舒坦些。

「是呀,師妹倒是看的通透,我是有件事想請師妹幫忙。」

孫世遠有些不好意思,雖然他是博士,安宜是碩士,但她做的東西,比他多,經驗也比他豐富。

「什麼事?師兄不用客氣。」

安宜對大多數人都很好,只要對方不得罪她。

「我看了你本科的論文,你之前整理過小麥的資料庫,我最新的實驗牽扯到一個調控因子,你之前的論文里有提及到,就想問問你它有沒有做的價值。」

「當然,如果涉及機密,我不會多問。」

安宜愣了一下,沒想到會是這麼質樸的問題。

正想說什麼,手機響了一下。

「沒有什麼機密,文章既然發出來了,東西也研究的差不多的,我還有事,有什麼問題可以發郵件說。」

安宜的手機在閃爍,她笑眯眯的和孫世遠再見。

。 玄星。

大夏聯邦,大倉市。

唐淵走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

這一段時間他一直都在請假。

因為母親生病住院,急需做手術。

可是唐淵的家庭並不富裕,是一個單親家庭。

平時都靠著母親來支撐,現在母親生病倒下了,家庭中所有的生活開銷,全都壓在唐淵一個人的身上。

唐淵沒有辦法,只能在學校里找老師請一個長假。

他現在需要錢,需要整整10萬大夏聯邦幣,才能支付得起自身母親的手術費。

而這筆巨款,對於一個才16歲的高二學生來說,是非常困難的,幾乎就是不可能辦到。

即使是貸款,也很難有人會貸給他這麼一個窮學生。

咬了咬牙,並非是沒有機會,因為他在前一段時間獲得了一個系統。

所以,在內心呼喚了一聲。

「系統。」

一個藍色的面板浮現在眼前。

周圍大街上來來往往的行人,竟是完完全全的看不到這個面板。

因為這個面板只有唐淵可見,他之前就小心的測試過很多回了。(不用吐槽這個,以後戰鬥的時候打不過,可能會現場抽卡,所以設定系統面板他人不可見!)

宿主:唐淵

年齡:16

出生地:大夏聯邦大倉市

積分:100

裝備卡牌:無

已獲得能力:無

戰鬥評價:凡人

這一段時間,因為母親住院的事情。

唐淵要照顧自己的母親,所以前前後後的太忙了,直到現在才把母親給安定住。

現在,終於有時間可以靜下心來,仔細的去研究一下這一個系統了。

在路邊隨意的,找一個長椅子坐下。

宿主,年齡,出生地什麼的,都是他現實中的情況,沒什麼好了解的。

而裝備卡牌,和已獲得能力的那一欄的後面,顯示的是,無。

這代表著他,應該並不具備某種卡牌,或者能力。

至於那個戰鬥評價,凡人。

唐淵本來就是一個學生,自然也厲害不到哪裡去。

把視線放在積分上,目前的積分顯示有100點積分。

這100點積分打開系統就有,應該是系統贈送的。

把注意力放在那上面的時候,腦海中還會浮現出一道信息。

【每一百點積分抽取黑鐵寶箱一個,每一千點積分抽取青銅寶箱一個,每一萬點積分抽取白銀寶箱一個,每十萬點積分抽取黃金寶箱一個,每一百萬點積分抽取神級寶箱一個。】

這代表了什麼,這代表了他現在,就可以用100點積分來抽取一個黑鐵級寶箱。

唐淵抿了一下嘴,感覺有些緊張,他把希望放在這個系統上,希望自己能夠通過這個神秘的系統,來扭轉自己的家庭狀況。

緊張的搓了兩下手,內心低喝一聲。

「系統,我要抽取一個黑鐵級寶箱!」

唐淵話音一落。

便有一個黑色的寶箱,從面板中,從遠到近,從小到大的浮現在他的面前。

試著伸出手指,輕輕的碰了一下。

咔嚓!

黑色的寶箱碎裂了。

從那裡面緩緩的飄出一張黑色邊框的卡牌。

它在空中旋轉著,自然的飄落到唐淵的手裡。

唐淵拿起這張卡牌。

上面寫著一個字。

虛。

在那卡牌上描繪的是,一個戴著蒼白骨質面具的怪物。

它的軀體很壯,有著青灰色的皮膚,身高有兩米多高。

特別的是,在它左胸心臟的位置,還留有一個黑色的大洞。

這大洞前後貫穿,可以直接看到它背後的景物。

卡牌的下方,還有一個扁形的框框,在那裡寫著一行小字。

『對現世的留戀和不舍,因為不能升天而徘徊在吸引他的地方,在經年累月的哀怨折磨之後,最終墮落成了一隻虛。』

翻開卡牌的背面,是一個繁雜的幾何型圖案。

唐淵沒有看懂是什麼意思,就不去管它。

先是想了想,唐淵謹慎的把這張卡牌用雙手遮蓋,然後貼在自己身上。

低聲說了一句。

「系統,我要裝備這張卡牌。」

【是否將這張卡牌,設置成宿主的主卡?】

「是。」

話畢,隨著一道不可見的漆黑閃光,這張卡牌徑直的流入到了他的身體當中。

先是感到渾身一痛,接下來便感到有一股股熱流,在自己身體里快速的涌動。

它們粗暴的開始改造唐淵的身體,讓身體變得又快又強。

唐淵悶哼了一聲。

低下頭緊緊的咬著牙關。

大股大股的汗水從他額間向下流淌。

渾身顫抖,臉上蒼白一片,這是被疼的。

「太TM疼了!!」

強忍痛苦,不敢亂動大叫,唐淵完全沒有預料到,只是一個卡牌會對他造成如此巨大的影響。

兩分鐘,還是三分鐘?

唐淵不記得了。

他只記得隨著那名為虛的怪物的記憶,粗暴的闖入自己的腦海。

然後強硬的拉扯著自己,被動的看完了它的的一生。

直到畫面的最後一刻,被一個有著橘黃色頭髮的高中生,給隨手的一刀結束。

殺人吸魂的快感,心靈的執念,死亡前的痛苦與絕望。

這種種情緒,攪得唐淵腦殼生疼,最後乾脆眼睛一翻,身體一倒,倒在椅子上。

他,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