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十米開外,趙天衝到了這裡,便停了下來。

他盯著遠處黑暗涌動的死亡深淵,目光變得前所未有的璀璨明亮。

「一切都是從夢中領悟的那生死輪迴淬鍊法而開始,我若是想要實現真正的生命蛻變,…」

趙天此刻開始默默運轉起這門奇異的法,靈魂中觀想出一顆正在不斷進行生死輪迴的大樹,生命本源亦隨之發生奇異波動,都快要和周圍的空間連為一體了!

因為到處都瀰漫著死亡的能量,趙天逐漸與外界形成交融,能量竟貫通起來了!

「不知道這次,真正意義上的完美蛻變之後,自己能夠達到怎樣的層次,能否殺敗王級生命?」

對於這一點,趙天相當的期待。

要知道,早在很多天以前,他就已經可以隨時突破,邁過第一集生命天梯。

然而出於直覺,趙天並沒有突破,反而一直拖延到了現在。

因為他有一種預感,若是自己就這樣貿然突破,將會失去一次極為關鍵的凈化器機!

畢竟趙天只是在天地大變后才成為的超凡者,他想要與那些真正的當世天才爭輝,就必須要實現本質蛻變,讓自身實現極盡升華,擁有越階沙袋對手的實力!

直到不久之前,莫名契機牽引,趙天終於明悟,隱約把握到了關鍵所在。

深吸了一口氣,趙天下定了決心。

嗖!

空氣發生大爆炸,趙天直接衝進了前方的深淵之中,剎那之間身體就被黑暗完全淹沒!

「一個挺有趣的人,命理之線竟一片混沌!」

收回目光,朱熹搖頭,帶著笑意,起身朝著前方的祭壇走去。

而他剛才所望的那個方向,正是死亡冥土的深處!

一道道幽暗氣息,夾雜著閃爍的靈光,從祭壇底部的岩石縫隙間滲出。

「已經開始有靈性能量被抽離了。

看樣子差不多了。」

朱熹雙目瞬間化作了一片黃金之色,琉璃金光流轉,高貴而威嚴,帶著極致的漠然。

一絲奇特的氣息瀰漫,此刻的就彷彿傳說中掌管一切的天道秩序一般,俯視眾生螻蟻,太高高在上了!

瞳孔之中飛出一道黃金仙光,那是一根根金色絲線相互糾纏而成,它們迅速附著融入了祭壇,在深黑的岩石上一陣奇異蠕動。

看著面前,由金色絲線編織形成的一扇大門,朱熹直接邁步,向前走去。

下一刻,奇異的一幕發生了!

虛幻的水波蕩漾,泛起陣陣漣漪,朱熹竟就這樣毫不費力的穿過了青黑的岩石大門。

就在她的身影消失之後,一根根金色絲線迅速燃燒起來,很快就化作了虛無。

而那座岩石大門,消失不見,原地依然是一片帶著斑駁痕迹的岩石牆壁。

外面的火焰海洋之上,如同液體一般,格外溫順的火焰,在一次次大碰撞之下,掀起滔天的波浪!

流光溢彩,一道道仙光噴發,怒吼咆哮之聲響徹天地,震動的空氣發出陣陣漣漪…

這裡正在發生著可怕大戰,人形生物、幽域陰兵、人類、妖獸,都在瘋狂搏殺,浴血而狂,都快要殺到失去理智了!

赤、橙、黃、綠、青、藍、紫,七色霧靄瀰漫,形成了一方虛幻的絢爛世界!

半卷春秋,殘破而古老,承載著歲月的厚重,靜靜的懸浮在這方七彩世界的中心。

孔家大長老頭頂懸浮著春秋古卷,一路殺入火焰海洋之中。

他之前保護著一部分人,衝到了火焰海洋外面。此刻,孔家大長老真正的全力爆發,生命波動無比恐怖,竟是一位頂尖王者!

不久,孔家大長老憑藉著自身強大無比的實力,祭出半卷春秋,即便這劍法冰已經殘破,本身卻依然極其的強悍,一路上如入無人之境,直接沖入了祭壇頂部,消失在一片白光之中。

另一邊,古老蒼茫的氣息瀰漫,威嚴高曠,如同大日懸空。

一顆顆血珠,赤霞流淌,噴薄出無窮無盡的生命精氣,太神秘了!

它們懸浮而起,形成了一個奇異的符文,直接融入了浩然書院的老王者眉心之中。

手中的布絹迅速腐朽,彷彿經歷了千萬年一般,崩碎成灰燼。老王者重新睜開了雙眼,一股完全不同,卻浩然宏大,如意輪大日的生命波動向著四周散發開來。

「我是誰?」

老王者自言自語,帶著茫然。

「那股氣息有些熟悉,去看看吧。」

老王者呢喃了一句,直接朝著祭壇走去。

嗚!

三隻王者級人形生物,雙眼猩紅閃爍,如同三條蛟龍一般,速度瞬間突破五倍音速,撲殺而來。

抬手一揮,浩然之氣化作怒濤,直接將三隻王者級人形生物撞的倒飛而出,強橫無比的王級軀體還在半空之中就直接炸開,都四分五裂了!

砰砰!…

一隻只王者級人形生物倒飛,軀體四分五裂,落入下方的火焰海洋之中。

一路所過,老王者如閑庭信步一般,轟殺了十多隻人形生物,最後進入了祭壇頂部的白光之中。 虛空之中,一條條紋路閃爍,爆發出無比燦爛的光。

大地之上,一座座小山如大龍起伏,不時有一道殺芒,如同天外而來的仙光,在整片空間之中縱橫絞殺。

鬼谷子一脈,有改天換地之術,可改變附近地脈走勢,導引星辰能量。

這片土地,被鬼谷十三進行了布置,匯聚了極其龐大的天地能量!

接著,諸葛武侯後人諸葛策,也出手,在山川、大地、虛空之間,刻畫下了無數的道文,形成了八陣圖!

八陣圖那是一種真正的殺戮場域,可以匯聚天地之間的無盡能量,凝成八種無上殺芒,十分的恐怖!

相傳,當年諸葛武侯布下真正的八陣圖,威力可以說是撼天動地,猶如末日到來,浩劫降臨一般,直接將千里之地打成了廢墟,其內一切生命,無論是數十萬大軍,抑或是君主級強者,全部都被絞殺了!

而作為這一代年輕人中,有資格被列入當世天驕的諸葛策,所布置下的這方場域,雖然並不是完整的八陣圖,但依然擁有著無與倫比的強大殺傷力!

九日焚天 此刻,在這片大地的最核心處,猩紅的有些妖異的霧靄瀰漫,呼吸間可以聞到濃濃的血腥之味。

「那邊已經快要分出結果了,若是想去看一看,你我還是儘快將這裡的事情解決為好。」

鬼谷十三目光望向遠處的孔佳,瞳孔之中光芒流轉,幻化出一道道光影,似一片片龜甲在相互碰撞。

良久以後,他眼瞳中的光芒收斂,帶著笑意,轉身向回走去。

「鬼谷兄的卜算之術果然了得,竟沒有受到那些強大存在的影響,可惜我對於數術之道並不擅長。

不知現在那邊如何了?」

諸葛策站立在瀰漫的血色霧氣之中,腳下是一片蔓延而開的紋路,繁複到了極致!

他笑著感嘆,最後詢問道。

知道對方家族中雖然有諸葛神算這種直指競技領域的無上數術之道,但實際上,因為種種原因,對方對這方面並沒有深入學習。

不過鬼谷十三卻絲毫不敢小看面前的年輕人,諸葛策不像自己在許多道路上都有建樹,只專心於場域,在這方面的造詣極可怕!

「孔聖人的計劃應該成功了大半,至少已經把他殘魂本身的一些問題解決了。」

說到這裡,鬼谷十三微微頓了一下,眼中的神情變得有些複雜。

「還有一位存在似乎將要蘇醒了,雖然對方已經強大得完全蒙蔽了天機,但是我已經基本可以確定,應該就是那位了!」

伸手指了指西方,諸葛策一時間沒有說話。

「應該八九不離十了!」

帶著苦笑,鬼谷十三點頭,帶著沉重,證實了諸葛策的判斷。

「有沒有搞錯!您可是最終大反派啊!居然這麼早就登場了!」

諸葛策嘴角狠狠的一抽,毫無風度,用手揉著眉心,發出了痛苦的呻吟。

不管怎樣,即便是那位存在,號稱天地大變以來,人世間第一禁忌強者。

在如今的天地大環境下,復甦的肯定不會是本體,很可能是部分靈魂顯化。

並且,有一點可以肯定,從絕對能量上而言,整個天地,最多只能容納王者級能量。

身為當世天驕,身處在這樣一個燦爛時代,最終避免不了要和這些強大的古老存在爭輝。

倒不如趁著現在,提前進行交手,從戰鬥之中找到自身的不足,奠定自己的無上道機!

「說不定在這壓力下,我就率先邁入極境王者領域了!」

搖頭失笑,諸葛策重新振作起來,雙手打出一道道光芒,開始激髮腳下土地上面刻畫的繁複紋路。

先是兩人腳下這片土地全部亮了起來,隨後光芒蔓延,竟整片山川大地都跟著亮了起來了!

一隻只巨大無比的妖獸屍體,軀體四分五裂,橫陳在這片大地之上,氤氳的血液向外流淌,閃著晶瑩的光!

隨著整片大地的亮起,殘破的妖獸軀體開始迅速乾枯,一股股靈性血液,晶瑩而通透,蘊含著濃郁無比的生命精氣,化作紅色的霧靄。

中心區域,一道道猩紅的霧靄匯聚而來,彷彿有一個漩渦一般,不斷地向內部擠壓、坍縮。

重生豪門千金 就這樣不知過去了多久,直到整個八陣圖中,再也沒有了一絲血色霧靄,大地之上明亮無比的一條條紋路才開始逐漸熄滅。

一團兩個拳頭大小的血色液體,懸浮在虛空,雲煙蒸騰,赤霞瀰漫,太美麗了!這團液體看上去就像是血色的琉璃水晶一般,通透而明亮,閃爍著晶瑩的光澤。

空氣之中芬芳瀰漫,如麝如蘭,十分的奇異!

諸葛策與鬼谷十三相互對視一眼,各自取走了自己事先說好的一份。

將拳頭大小的靈性血液放好,諸葛策兩人,直接走出了這片場域,化作兩道幻影,朝著孔家而去。

距離火焰海洋數千米外,一片山林之間,李狂、王珂、鄭川等人正在這裡。

「什麼?趙天出來之後又沖回去了,那現在豈不是很危險!」

劉星今夫出生,爆發大戰之後,他們一群人並沒有離開,而是躲到了遠處。

直到剛才,發現了分外顯眼得眾人,劉星與段雪等人才趕到這裡。

「那傢伙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錯了!」

站立在河蟹神獸背上,小紅小聲嘀咕。

「死鳥趕緊閉嘴!你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趙天去送死,簡直太沒良心了!」

黑著一張臉,劉星相當的不客氣,身邊的炎黃閣眾人,把河蟹神獸團團圍住,一副生怕對方跑掉的樣子。

同時,一群人都對著小紅怒目而視,要不是這隻鳥現在渾身往外冒金光,有一種神聖感,一群人早就上去胖揍這隻死鳥了!

不過,小紅也只是嘴上說說而已,最後眾人商量了一下,還是做出了決定。

等到身上的能量略微平復,小紅、二哈就一同沖入了火箭海洋之中。

而速度最快的小金,則帶著實力最強的幾人,在火焰海洋之外接應。

事實上,眾人對於這場大事件,之後會有怎樣的變化,都十分的好奇! 一縷縷火焰,在空間中飄蕩,繽紛而絢麗,竟有一種神聖的美。

那些火焰,有著各種各樣的顏色,流轉著晶瑩的光,彷彿一條條天上的銀河。

太神秘了!整片空間都瀰漫著一股氣息,仿若天地初開、又或者是火焰本源更苦存在於此地,讓任何進入這裡的生命,都會自然而然的感到自身的渺小!

無論是天上或者地下,都繚繞著霧靄,模糊了這片空間的界限。

忽然,一顆火紅色的流星劃過天際,拖著長長的焰尾,投向這片空間的更深處。

「不對!核心樞紐究竟在哪裡?」

不久之後,霧靄瀰漫的更深處,響起了一聲咆哮,震動天地,十分的氣急敗壞!

妖孽仙醫 金色烏鴉懸浮在空中,全身上下都繚繞著熊熊的烈焰,一雙純金色的瞳孔,爆射出兩道三丈多長的神芒,掃視著空間的每一處角落。

身為王級生命,擁有一絲遠古三足金烏血脈,金色烏鴉速度十分的迅速,超過絕大部分王者。

並且,他是第一批沖入這片空間之中的王級生命,竟搶在所有強者之前,沖入了這片空間的深處。

然而,令他感到憤怒、焦急的是,本應該在這裡的萬靈火池核心,竟不知所蹤。

「據說當年,秦始皇煉製萬靈火池,將一件虛空寶材融入了其中。

寵婚纏綿:妻色難擋 想來這片空間,應該就是那件虛空寶材所形成的。」

秦廣王帶著青銅面具,古老而滄桑,他在思考,大步向前邁進,如一尊來自地域的元古魔神一般,所過之處,捲動起滔天的死亡氣息。

他看起來似毫不在意,腳步邁動,行與大地之上。

然而實際上,他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議,僅僅略遜色於那隻擁有天生神獸血脈的金色烏鴉!

一縷縷幽黯滾動,如雲如濤,在秦廣王腳下鋪展開一條死亡之路。

這是一門地府的神通,死冥幻步,有著類似於傳說中的縮地成寸的效果。

幽暗匯聚,鋪成一條道路,極速向著遠方延伸,而秦廣王,則始終站在這條道路的前端。

「此人進入這裡,失去了外界的環境加成,死亡能量在快速消耗,已經恢復了其真實的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