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曉紀先坐在了老闆椅上,笑道:“這辦公室我很滿意,謝邵總了!”

“都是自己人,跟我就別客氣了!”邵滄倫也坐在了沙發上,跟着笑道:“我還給您準備了幾個保鏢,您的安全,以後就由他們來保護!”

保鏢有七個人,站在楊曉紀的面前時,就像一面面牆一樣,體型彪悍,膀大腰圓,手關節上,都是硬繭,看着就威猛。

還異口同聲的喊道:“楊總好!”

喊聲震的楊曉紀的耳朵都嗡嗡的響。

“不錯,不錯,我很滿意,但以後別那麼大聲喊,震的耳朵都疼,你們先出去吧!”


別看楊曉紀很滿意的笑,可他很清楚,邵滄倫這是專門讓這七個人來盯着他的。

不僅有保鏢,邵滄倫還指定了兩個極其嫵媚的助理給楊曉紀。

這倆女的,連眼睛都會放電,尤其是黑色包臀裙下的兩雙大腿,晃的楊曉紀的眼睛都直冒黑點。

不用說了,這倆妖精都是邵滄倫的人。

那老狐狸是想把他完全給包圍啊。

可楊曉紀還是笑道:“你們可真好看,我這每天的看着你們,還能有心思辦公嗎?”

那個波浪發美女就笑道:“楊總,我們不僅是你的工作助理,同時也是您的生活助理,您有什麼要求,儘管吩咐我們去做就好!”

“很好,我是不會跟你們客氣的,現在去給我弄杯咖啡,我這上午喝了點酒,頭到現在都疼!”

倆女立刻去忙活了,楊曉紀跟着又對邵滄倫笑道:“邵總,你都給我弄的不好意思了,這又送保鏢又送助理的,我這邊還是空着手來的!”

邵滄倫可不想放過這個機會,直接說:“你這不是帶着二十億資金來的嗎?楊總,你是不知道,現在天霸上下,就等着你的資金開工了!”

如果讓他這麼容易就拿到資金,那這遊戲還玩的有啥意思?

就算是投資,也不可能一次就投二十億,先吊吊邵滄倫的胃口再說。

“那個,邵總,資金是沒問題的,會陸續的進入天霸集團,但是在此之前,我得先熟悉熟悉公司的業務,之後我們在說別的!”

他是一推二五六,給邵滄倫弄的心裏的怒火,差點把嗓子眼給燒出個窟窿。

這保鏢也給了,美女也送了,這楊曉紀還跟他玩這些。

在沒拿到錢的前提下,打死邵滄倫都不可能把心裏的火,吐出來,只能是跟着笑道:“說的也對,是我太着急了,既然如此,下午就讓阿蕾跟曹夢先帶你去熟悉熟悉公司,明天我們再說投資!”

當辦公室就剩下楊曉紀自己的時候,他立刻拿出電話,用文字的方式給高雅晴發了條消息,寫道:“場面很隆重,但我總有掉坑裏的感覺!”

高雅晴立刻回覆道:“我相信你能爬出來的,楊老的資金已經轉到你的戶頭裏了,一共有五十億龍幣,他說剩下的給你做零花錢,還要你在兩個月內都花掉!”

楊曉紀把電話往桌上一扔,想着乾脆到人多的地方,灑錢得了。

三十億,兩個月花掉?那老頭還真以爲他是紈絝啊。

不過有錢不怕花,了不起拿去投資,就當是給以後的發展做準備了。

這時,阿蕾與曹夢把咖啡以及兩個馬卡龍糕點,整齊的擺在了楊曉紀的面前。

咖啡衝的很香,楊曉紀就問她們:“你們一個月的工資是多少?”

波浪發的阿蕾笑道:“我們是你的助理,工資是每個月七千塊!”

楊曉紀心裏好笑,就憑她們的臉蛋,身材,七萬能搞定就不錯了。

這公司的人在邵滄倫的帶領下,還真把他當二貨看呢?

於是,楊曉紀又拿出一部電話,笑道:“加個V吧!”

倆女巴不得如此呢,加了V之後,楊曉紀給她倆每人轉了十萬龍幣。

這給她倆美的,差點衝上去親他幾口。

楊曉紀始終都在觀察她們的表情,看的出來,她們是真的開心。

這也就是說,邵滄倫給她們的好處,也就是一人五萬而已。

想到這裏,楊曉紀就笑道:“我這個人,沒別的,就是錢多,只要是跟我一條心的人,多少錢我都肯花!”

曹夢的馬屁跟着就拍了過來,“當然了,我們楊總可是頂級投資公司的總裁,您的身價已經超過一千七百億米刀了,能夠跟着您工作,我們姊妹倆別提多開心了!”

少年也哈哈的笑道:“不錯,這說的我愛聽,今天高興,我再給你倆發個紅包!”

跟着,又是一人十萬。

看她們那激動的連蹦帶跳,楊曉紀心裏就是一陣冷笑。

像她們這倆貨色,有錢就是爹,收買她們,也不過是分分鐘而已。

但楊曉紀也明白,邵滄倫能夠控制她們,錢是一方面,肯定還有別的手段。

現在他不用急着去知道這些,還是先在這天霸集團發展自己的勢力再說。

當然了,公司還是要看看的。

不過這裏只是辦公區,天霸集團還有工廠,房地產,娛樂,餐飲等等。

正好走到人力資源部這邊,除了幾個職員正在整理資料,其它的辦公桌都已經空了。

楊曉紀轉身問阿蕾倆人:“你們有沒有什麼推薦?” 問她們的意思,是表示尊重她們,女人嘛,有的時候,你的哄着來,不然,你是握不住她們的。

倆女當然明白,心裏是特別的得勁,覺得楊曉紀這個少年,已經完全被她們給迷惑住了,在公司任命,這麼重要的決定上,還要問她們的意見,這給她倆高興的,都快飄到天花板了。


曹夢想的就比較多點,人力資源經理的位置,極其的重要,如果她們的意見能夠起到作用的話,這就等於是給她們創造財富。

所以,她的意見是,在公司現有的職工裏,挑能幹的來做這個位置。

而阿蕾直接給楊曉紀推薦了幾個人,不用說都知道,肯定都是她的好姐妹。

楊曉紀故意表揚了阿蕾幾句,道:“你說的不錯,得有信的過的人,才能坐這個位置,儘快安排跟她們見個面,然後確定人選!”

那阿蕾很是得意的看了看曹夢,那眼神好像在說,‘看吧,還是我的意見好,你的還得靠邊站!’

曹夢直接回了她一個‘有啥了不起’的眼神。

甭管她們咋樣,楊曉紀的手段是用出去了。

成功的挑撥了這倆女人的感情。

就是要讓她們互相的爭寵,等她們水火不容的時候,在加以收買,直接就成他的人了。


她們都好說,關鍵是那七個保鏢。

走到哪兒跟到那兒,話都不說, 拐個男神,閃個婚

楊曉紀撒尿的時候,他們都在後邊保護,就像楊曉紀撒出的尿,是他嗎**,隨時都能把褲襠給炸漏似的。

一下午的接觸,楊曉紀也知道了,這些保鏢都聽那個外號叫‘鏟子’的。

鏟子的年紀有二十五歲,性格很是冷靜,沉穩,話也不多,臉上總也沒有笑模樣。


楊曉紀就問他:“他們爲啥叫你鏟子?”

“楊總,那是因爲我在做保鏢之前,曾經用一把扁鏟,拍倒了十七個矮騾子,所以,他們以後都叫我鏟子,我的本名叫‘曾超’!”

“當保鏢多久了?爲啥要做保鏢?”楊曉紀隨口問了句?

“爲了掙錢,我是倆月前到公司上班的,其他的幾個夥計跟我是一起來的!”曾超這人倒也實在,問什麼說什麼。

越是這樣的人,就越是難馴服。

因爲這種人的性格,很堅定,很難被輕易的動搖,除非是用軟手段,感動他纔可以。

這點很像是當初的光頭。

想到這裏,楊曉紀點了點頭,道:“你們上班的時候保護我可以,下了班,就回家去哄媳婦孩子,不用跟着我了!”

可曾超卻說:“楊總,邵總已經吩咐過了,我們要24小時,寸步不離的保護你,就算是下班了,我們也得跟在你的身邊,而且邵總還讓我們每天都要把工作的內容說給他聽,所以,我們可以換班,但是絕對不能下班!”

果然跟他想的一樣,什麼工作內容,還不是要掌握楊曉紀的一舉一動嗎?

所以,楊曉紀很是生氣的說了句:“現在我是你們的老闆,怎麼?我說話不好使唄?”

鏟子也不說話了,以他的理解能力,根本轉不過那些彎。

在他看來,楊曉紀的確是公司的副總,說話他們當然要聽了。

楊曉紀更是怒喝了一聲:“從現在開始,我讓你們跟着,你們才能跟着,我說什麼就是什麼,給我滾出去!”

曾超明顯是有些害怕了,很是無奈的離開了辦公室,甚至想了半天都不明白,他到底是哪兒做錯了?

這時,楊曉紀的那部私人電話收到了一條V,是雨佳怡發來的,問楊曉紀有沒有時間,晚上能不能陪她去參加一個公益活動?

楊曉紀直接回了幾個字:“時間,地點,人物?”

下午六點,滿天的夕陽,倦怡着每顆忙碌的心。

所謂的公益活動,其實就是去一家孤兒院做義工。

夕陽的餘暉下,穿着短裙,扎着馬尾辮的雨佳怡,在門口等待楊曉紀的身影,就像那等待晚歸情郎的少婦。

那一刻,連楊曉紀都看的有些呆住了。

反而,看到楊曉紀,雨佳怡更是開心的迎了上來,溫柔一笑道:“我還以爲你那麼忙,沒有時間來呢!”

“我的時間總是要留給重要的人!”楊曉紀左右看了看,目光始終都不想放在雨佳怡的臉上,因爲他害怕把持不住,忽然想親人一口怎麼辦?

所以,他就沒有看到雨佳怡那含笑如花蕾一般,羞怯而又溫柔的表情。

這家孤兒院是一對老年夫婦自己開辦的,三層樓,一個大院子,收養了二十多個無家可歸,十歲左右的孩子。

雨佳怡簡單的說了一番,楊曉紀就有點爲難的說:“你早說來孤兒院,我也不能空着手啊,走吧,陪我到附近看看,買點啥,咱們再去!”

這是楊曉紀的熱情與心意,雨佳怡很支持,也很欣賞他的灑脫。

可這裏屬於半郊區,附近除了一些小商場之外,還真就沒有什麼像樣的購物地兒。

總算是看到了一家稍微有點規模的商店,裏面的東西還真挺全,吃的,玩的,用的都有。

楊曉紀也不想挑了,直接對收銀機後邊,正看電話的一箇中年女子說:“老闆,送貨上門不?”

那女子一擡頭,那惡毒的眼神都嚇了楊曉紀一跳。

本來她那模樣,就像是更年期綜合徵似的,加上這個眼神,活脫脫的一個母王八樣。

說話更是像爆炸了似的:“你買多少東西?給你送貨上門?你當我們是正了巴經的商業機構呢? 鬼眼神探之鬼眼 ,不買走人,這兒沒有送貨上門,真是的,沒看我忙呢嗎?”

爆發了一頓,繼續跟她V裏的情人,聊天,**。

雨佳怡拉了楊曉紀一把:“算了,我們還是去別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