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格尼爾接過那把劍,用手摩挲著,表情竟然變得有些欣慰。

「羅蘭,如果你願意的話,以後有空還是回神域看看吧,畢竟那裡有你的家人……」說著,丁格尼爾又把劍重新塞到了羅蘭的手裡。

羅蘭猛地一愣,有些不知所措。因為這還是丁格尼爾第一次直接稱呼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丁格尼爾為什麼會突然對他說這些。因為在羅蘭的印象中,丁格尼爾似乎還是挺抵觸談及這些事情的,所以羅蘭也不知道到底該怎麼回答他,只是有些慌亂的接過了那把劍。

不知為何,看著丁格尼爾現在這幅模樣,雪倫的情緒有些激動,雖然她並沒有表現的很明顯,但羅蘭還是發現,她的手有些發抖了。

這到底是為什麼呢?難道丁格尼爾這次的傷,真的嚴重到了即使是雪倫,也難以治癒的地步了嗎?

「咳咳咳」丁格尼爾又咳了起來。羅蘭看著他的臉,依舊消瘦,沒有一絲血色,不由得覺得有些心疼。不管之前兩人之間發生了什麼,但說到底,他們都是血親。所以看到丁格尼爾忍受痛苦的樣子,羅蘭也不會覺得好受,只希望他能快點好起來。可不知為何,明明雪倫一直在處理丁格尼爾的傷口,可他的臉色卻一直沒有絲毫的好轉,就連他腰上的傷口也絲毫沒有一丁點癒合的樣子。

雪倫的手,也抖得越來越厲害了。她的額上布滿了豆大的汗水,也開始喘粗氣……羅蘭已經能確定,這事情確實有些不對勁了!

「這是怎麼回事?他的傷口為什麼一點變化都沒有?」羅蘭有些慌張的問道。

雪倫努力的調節著自己的呼吸頻率,卻並沒有說話。

羅蘭又看向丁格尼爾,卻發現他現在的表情分外的平靜。

丁格尼爾轉過頭去看了雪倫一眼,嘴角竟然流露出一絲笑意。

「你為我做的已經夠多了,收手吧。」丁格尼爾緩緩的說道,語氣出奇的平靜。

雪倫依舊沒有停手,她的眼裡卻開始流露出驚恐。只可惜,那個時候的羅蘭還沒有明白,這究竟意味著什麼。

見雪倫依舊沒有想要放棄的意思,丁格尼爾卿緩緩的握住了雪倫為他治療的手。雪倫手中的光亮開始漸漸減弱,最後完全消失了。而當那光亮消失之後,雪倫整個開始變得沉默不語,表情顯得無比的落寞。

「你怎麼了?為什麼你的傷口好不了?」看到丁格尼爾的這番動作,羅蘭變得更加慌張了,整個人都是處於一種不知所措的狀態。

羅蘭看到丁格尼爾傷口處的血液凝結在一塊,心裡說不出的難受。雖然羅蘭和丁格尼爾相處的時間不長,也不算親近,但在這一刻,羅蘭忽然體會到了那種在乎的感覺,在乎親人的感覺。

「沒事的,」丁格尼爾看著羅蘭,反而露出了一絲微笑:「我從小身體就比較虛弱,恢復的也向來比一般人要差些……」

「你在騙我!」羅蘭看著丁格尼爾的眼睛,發現他的眼裡有一絲閃躲,知道他並沒有對自己說實話。

不知為何,此時此刻,羅蘭覺得心裡非常的難受,這大概是因為,其實羅蘭的心裡也已經隱約意識到,這大概是怎麼一回事兒了。

大概沒意料到羅蘭會這麼說,丁格尼爾臉上的表情也有了明顯的停頓,接著他突然又開始咳嗽起來,好半天才平復下來。

半晌,丁格尼爾才像下定決心似得,深吸一口氣,剛想說些什麼,結果又開始不受控制的咳嗽起來。他的整個胸口來回起伏,看樣子非常的痛苦難受。

羅蘭忍不住抓住丁格尼爾的身體想讓他好受一些,卻發現這一切都是徒勞的。因為丁格尼爾的身體,已經開始不受控制的抖動起來,整個人的氣息開始變得微弱,身上的傷口又開裂滲出一大片血來。丁格尼爾很快就變得奄奄一息,說不出話來。

羅蘭把丁格尼爾托在懷裡,想讓他能感到好受一些。這時羅蘭才發覺,丁格尼爾的身體非常的輕,可能平常他的身形,都是靠衣服撐起來的。

雪倫把手抵在丁格尼爾的腦門上,以減輕他所感受到的痛苦,丁格尼爾這才漸漸的又恢復了平靜。

此時此刻,丁格尼爾的身體靠在羅蘭的身上,羅蘭能很清楚的感受到他的心跳和喘氣聲,那斷斷續續的氣息若有若無,不管怎麼來說都是一個不好的預兆。羅蘭情不自禁的把丁格尼爾摟在懷裡,可他的身體已經開始變得冰涼了。

羅蘭變得更加慌亂,可是他卻什麼都做不了!

丁格尼爾掙扎著坐起了身,他轉過頭來看著羅蘭的臉。羅蘭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一副什麼樣的表情,大概也不會好看到哪裡去吧?可是丁格尼爾卻笑了。

這是羅蘭第一次看到丁格尼爾露出笑的表情。

哥哥。

丁格尼爾開口說道。

不知為何,聽到這兩個字以後,羅蘭的內心就像沸石落入冰水,再也難以平復下來!

你不介意我這麼叫你吧,哥哥?

羅蘭搖了搖頭,不知怎麼的身體卻開始顫抖起來。

此時此刻,羅蘭只覺得心裡像塞了什麼東西似的,非常的難受。他突然就有了一股想哭的衝動,眼眶發酸。這或許是因為羅蘭已經明白,丁格尼爾的身體已經撐不住了。

對不起,哥哥。

這些年裡,我一直頂替了你的身份,享受著本屬於你的一切,你不會怪我吧?

不過現在好了,我終於可以把這一切都還給你了。

羅蘭已經哽咽著說不出話來。淚水從他的臉頰滑落,羅蘭只能不住的搖頭。

丁格尼爾緩緩地抬起手在羅蘭臉上輕輕的摸了一下,羅蘭感到臉上傳來一絲光亮,碎石劃過的傷口就不見了。

丁格尼爾看著羅蘭完好如初的臉,笑了,就像個純潔無瑕的孩子一般。

這讓羅蘭覺得心裡更加的不好受起來,只是拚命的想要抓住丁格尼爾的身體!

還有雪倫,也謝謝你了。

我已經多活了幾年,滿足了。

能夠和你成為搭檔,是我的幸運,謝謝你了。

雪倫沒有說話,只是掩面低下了頭,接著傳來了長長的嘆息聲。

下雪了。 下雪了。

羅蘭能感受到他懷裡的丁格尼爾,體溫正在慢慢的降低。可是羅蘭卻什麼都做不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丁格尼爾在眼前變得越來越虛弱。

這種感覺,簡直痛不欲生。

「你為什麼什麼都不做?快救他啊!」羅蘭壓抑不住的沖雪倫嘶吼道,他似乎從來沒有這麼失態過!

雪倫低頭不語,身體卻在不住的發抖。

雪倫的這番表現如同暴雨,熄滅了羅蘭內心最後的一點希望。而這也讓他意識到,丁格尼爾可能真的再也變不回以前的樣子了。

這突如其來的打擊,殺了羅蘭個措手不及,他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現在就在他眼前發生的這一切!

羅蘭這時候才意識到,原來生離死別,竟然會有這麼痛苦。而這種痛苦對羅蘭而言,更比他在競技場和蘭特訣別時更悲痛萬分。

可這到底是為什麼?為什麼丁格尼爾突然之間就不行了?

羅蘭忍不住低聲安慰道:「沒事的你要振作起來,一切都會好起來的,一切都會好起來的……」羅蘭也不知道情不自禁說出這番話的自己,到底是想安慰丁格尼爾,還是安慰他自己。

丁格尼爾靜靜的躺在羅蘭的懷裡,表情無比的安詳。他輕聲說道:「我清楚自己的狀況,你也不要太難過。其實能在最後的時光遇到你,我已經很知足了……說起來,你一定覺得我是個怪人吧?性格古怪,難以親近……其實初次見到你時,我真的很高興……雖然不知道在你眼裡,我是什麼樣的人……我真的很高興,自己能有你這樣的一個的哥哥。只可惜,我一直沒能說出口……如果我還有時間,真的很希望能和你變得親近起來……咳……咳咳……」丁格尼爾突然又開始咳嗽起來。

羅蘭覺得心都要碎了,心臟中真的有了一種類似於窒息的刺痛,這種感覺,和凱瑟琳在他身上下的咒發作起來的時候,感覺完全不同!

漸漸的,丁格尼爾的身體開始發光。羅蘭變得更加慌亂,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丁格尼爾慢慢的開始變成光點消逝在空氣中卻什麼都做不了。

羅蘭只能下意識的狠狠的抱緊丁格尼爾,彷彿他這樣做了,就能守護住弟弟。但丁格尼爾的身體,還是在慢慢的變得透明。

丁格尼爾伏在羅蘭的肩上,繼續低聲說道:「……現在,我終於可以把名字還給你了……」

羅蘭哽咽的說不出話來,身體止不住的發抖。他看到丁格尼爾終於安詳的閉上了雙眼,接著慢慢的化成了無數的光點,迎著紛飛的大雪,散落在空氣里,最終消失不見。

此時此刻,羅蘭覺得自己的胸口很悶很悶,非常刺痛,腦子變得一片空白,有了一種將要窒息的感覺,接著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

等羅蘭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深夜。

晚上又是暴雪的天氣,剩下的三人就呆在山腳下裸岩峭壁的背風面,稍微遮蔽了這漫天的雪花。

雪倫和格雷生起了火堆,以抵擋雪山上寒冷的夜晚。羅蘭看到自己身上蓋著格雷的大麾,腦子依舊是空落落的,彷彿之前的一切全都只是一場夢,可心口的那種刺痛、那種絕望卻仍然還在,持續不斷。

格雷發現羅蘭醒了,就靠近他說道:「睡了一天,餓了吧?」

羅蘭看了格雷一眼,之前那些過往和記憶開始變得清晰起來,那些線索漸漸連在了一起:丁格尼爾那纖細到不正常的手指,長年慘白的臉色,以及不經意間流露出的無奈和偶爾流露出的焦急暴躁……當明白了這一切之後,羅蘭才發現自己到底是有多麼的可笑和無知!

羅蘭有些壓抑不住自己內心的失落和起伏的情緒,一把將格雷按倒在地上,激動的質問道:「你早就知道他的情況對不對?為什麼不告訴我?」不知怎麼的,羅蘭覺得情緒一下子就涌了上來了,怎麼都無法控制住,而他心口的刺痛感,仍然還沒有消失。

「我……」

「你還想說你不知道嗎?那天在麵館里,你為什麼要打斷奧古斯汀的話不讓他繼續說下去?其實你們每個人都知道他身體的狀況,知道他的身體有問題對不對?卻就只是瞞著我!你們為什麼不告訴我?為什麼!我真蠢,明明有這麼多的細枝末節,我為什麼就沒有發現?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說到這,羅蘭的情緒一下子就低落下來了,整個心都好像被塞得滿滿的,有一種虛脫的感覺。

格雷掙扎著從地上爬了起來,他的表情也有些失落。

格雷低聲說道:「羅蘭,我知道你這次真的很難過……也知道自己不該瞞著你。只是,我相信以丁格尼爾的立場來講,他也不希望將自己軟弱的一面,展現在別人的面前,特別是展現在你的面前。所以我希望你能冷靜下來,畢竟這件事情與你無關。」

「不,這就是我的錯……如果我能稍微有用一些,或許他就不會被碎石擊中,也就不會……」說到這,羅蘭有點哽咽起來,再也說不下去。

雪倫此刻的眼神,也有些落寞。她默默的看了羅蘭一眼,緩緩說道:「即使他沒有被碎石擊中,結果也是一樣的……所以你也沒有必要自責。丁格尼爾的死,和你沒有任何關係。」

聽了雪倫的話,羅蘭稍微冷靜了些下來,身體卻有了一種脫力感,身心俱疲。四周的雪花在空中飛舞,在月光的映射下隱隱的透著光,就像是丁格尼爾幻化成的光點,重現在眼前一樣。

羅蘭突然就有些忍受不了這樣的場景了。他從來都不知道,丁格尼爾的死,會對他造成這麼大的影響。

看樣子還真是被雪倫說中了,羅蘭現在非常非常的後悔,如果當初他沒有那麼決絕的拒絕丁格尼爾,事情是否就會變得和現在不一樣?

明明和他就連熟識也算不上,明明不喜歡他的冷漠,也不認同他的理念和想法,為什麼偏偏等到真正和他訣別的時候,羅蘭會覺得心如刀絞,如此的痛不欲生?如果可以的話,羅蘭寧願自己替丁格尼爾承受這些痛楚。可是這一切都來不及了!

雪花,依然在飛舞。

羅蘭強迫自己不要去看它們,可他還是會不由得想起丁格尼爾臨終時的場景。羅蘭忍受不了這種痛苦,他想要下山去,離開這裡,只有這樣羅蘭才能不去想他,不去想那個時候發生的事情,才能不會像現在這麼難過!

羅蘭又開始變得焦躁起來。此時的他,滿腦子就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離開這個會勾起他傷心回憶的地方。

格雷想要讓羅蘭平復下來,可是羅蘭卻怎麼都做不到,他現在只想離開這裡!

雪倫突然一把抓住情緒有些失控羅蘭,並把他惡狠狠的把他甩到了雪地上,然後冷冷的說道:「你哪都不許去!只能跟我回聖庭!」 為什麼?

羅蘭錯愕的問道,他不知道一向冷漠的雪倫,為什麼會突然變的比自己還激動。

雪倫深吸一口氣,接著緩緩的說道:「因為從現在開始,你就是丁格尼爾了,聖庭的龍騎士,那個神明的貴族羅蘭、德、丁格尼爾……」

羅蘭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雪倫這是瘋了嗎?還是自己聽錯了?

興許是雪倫所說的內容太過驚悚,羅蘭竟然慢慢的冷靜下來了。

他從地上站起了身,又確認了一遍:「你是說,要我冒充丁格尼爾?」

雪倫沒有說話。但她臉上的表情,卻已經告訴了羅蘭答案。

「你要我取代他的地位,奪取他的身份,甚至抹殺他的存在?!就因為我們兩個長的一樣?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羅蘭的聲音有些發抖。很明顯,他現在的情緒很激動。

雪倫還是沒有說話。

見雪倫沒有否認,羅蘭變得有些悲憤起來,但他還是強壓著情緒說道:「我只不過是一個自小生活在社會底層的小人物罷了。龍騎士的身份,還有那種養尊處優的生活,我背負不起,也根本承受不來。更何況,這也是對丁格尼爾的褻瀆!所以我絕對不會按你的意願做事!」

說著,羅蘭示意格雷收拾一下東西,準備離開。

雪倫回過頭來看著羅蘭的動作,臉上的表情變得有些陰沉起來。她的聲音在顫抖:「你不想跟我回去?」

「是。」

「那好,打贏我,我就讓你走。」

聽了雪倫的話,羅蘭微微一愣,不明白她為什麼這麼執著。

擺明了,羅蘭是贏不了她的。

「怎麼,贏不了?贏不了我就別想離開這裡!反正以你現在的水平,即使離開了也是死路一條!」說著,雪倫突然一個箭步沖了上來往羅蘭的臉上就是狠狠的一拳!

羅蘭直接就被她打懵了,過了好一會兒才覺察到臉上傳來的陣陣麻痹。

「你這是幹什麼?」羅蘭揉了揉他發燙的臉頰,有些生氣。畢竟他心裡本來就不好受,現在又莫名挨了打,心裡自然更不舒服了。

雪倫卻又立馬扯住了羅蘭的領子,力氣大的驚人。

羅蘭的心裡有些發毛了。他擔心雪倫會突然再給自己來上一拳。畢竟雪倫的力道一向很大,打在臉上那是真疼!

可是這次,雪倫卻沒有再動手。她只是突然捧住了羅蘭的臉,就那麼直勾勾的看著他,眼裡流露出的情感極其複雜,有悔恨,有憤怒,有擔憂,但也有溫情。

羅蘭能從雪倫的眼眸中看到自己的倒影,只是不知她眼中所看到的景象映入腦海中時,雪倫看到的到底是羅蘭,還是丁格尼爾。

「……你什麼都不懂。」雪倫失落的低聲說道。

羅蘭有些訝異雪倫話中的意味。

雪倫鬆開了手,臉上的表情有些落寞。半晌,她才繼續說道:「你以為這些年來,你弟弟苦苦追求,努力守護著的是什麼?真的只是你長子的身份嗎?你根本什麼都不懂。你知道他這些年是怎麼過來的嗎?他替你做的那些事情,明明已經夠多的了……」

羅蘭有些不明所以。

雪倫嘆了一口氣,說道:「你弟弟他這一生……過的實在是太累……太過痛苦了。你以為他擁有一切,可事實上,他卻什麼都不曾擁有過!他甚至無法像一個普通人一樣,擁有自己的名字和身份……」

「他從出生的那一刻起身體就很虛弱,那種虛弱是無法被治癒的。你應該也已經發現,他的身體實際上很虛,和同齡人相比骨架纖弱,所以他從小就離不開藥物的治療!好在按照神族的慣例,他這個幼子也不用承擔什麼家族的責任,只要好好修養便是。可誰知道,你這個做哥哥的竟然失蹤了。而你們丁格尼爾家,又是名門望族,未來的家主絕對不能是一個病秧子。因為這會成為家族和整個神界的恥辱……所以他一直強迫自己作出一副堅強的樣子,什麼事情都硬逼著自己。到了夜裡,他又要一個人獨自忍受著那些藥物的副作用,你根本就不知道他這些年到底是怎麼熬過來的!那是真的用命在拼!再後來,他又成為了龍騎士。其實他的身體,根本就無法忍受這些高強度的工作。但是沒有辦法,誰讓聖庭早就已經凋敝的不成樣子了呢……近年來,神族也日漸勢頹。所以為了家族,為了族人,為了這整個大陸上的所有生靈,他只能繼續硬撐著,承擔了更多的事情,默默的接受著更多更毒的藥物!就是為了能再多支撐幾天……其實他的身體早就不行了,也被拖垮了,是我幫著他又堅持了幾年。而他這麼做全都是為了聖庭,為了這整片大陸。因為他很清楚,要是自己倒下了,會在這個原本就已經不太平的世界造成巨大的恐慌。可是,他終於還是撐不下去了……」雪倫有些說不下去了。

羅蘭的內心頓時變的百感交集起來,愧疚和悔恨填滿了他的內心,讓他覺得自己就是個罪人。所以一時之間,羅蘭完全接受不了這樣的說辭。

以前羅蘭從來沒有站在丁格尼爾的角度去考慮過什麼,也曾嫉妒過他所擁有的一切。可是羅蘭從來沒有考慮過丁格尼爾身上背負的東西,以及他為此又付出了什麼樣的代價!

為什麼就沒有早點發現呢?其實自己應該早就知道了不是嗎?現在回憶起來,當時丁格尼爾之所以會用羅蘭的血來封印那隻巨獸,就是因為丁格尼爾明白他自己的身體狀況,知道自己的血液已經對封印不起作用了!

片刻的沉默之後,雪倫又說道:「經歷了這些天的事情,我想你也該明白了,大陸上到底發生了什麼。聖庭其實已經有些控制不住局面了,而且它的內里,也遠沒有外界所想的那麼繁盛!事實上,聖庭早就已經青黃不接,衰退的不成樣子了!不然你以為,最近聖庭為什麼要招募那麼多新的探索者?如果在這個本就人心惶惶的時候,連聖庭的標杆,龍騎士都支撐不住了的話,只會在大陸上引發大面積的恐慌。而惡魔,早就已經在蠢蠢欲動,甚至是試探聖庭的態度。所以他的死訊,絕對不能被外界知道!而且他的那條龍——青空也還在,所以必須要有人能駕馭控制住這股力量。龍騎士最初都是通過血誓的方式,和龍建立聯繫。因此,已經沒有再重新找一個龍騎士和青空定下契約的可能性了。所以現在來說,也就只有和他雙生,血脈相連的你,才有可能和青空產生心靈感應,接著駕馭它!我想能在有生之年遇到你,大概是最讓他覺得高興的事情了吧?他終於有了能託付的人了。這整片大陸,大陸上的各個種族和生靈,都是他這輩子拼盡一切想要守護的東西。現在他不在了,難道你就不能繼承他的遺志,然後完成他的心愿嗎?」說完,雪倫就靜靜的看著羅蘭。 羅蘭一時百感交集,不知該如何回答。

丁格尼爾的這一生就是一個悲劇,他從來沒有以自己的身份做過什麼,卻要拼盡全力,去完成那些本不屬於他的責任和義務。而更痛苦的是,即使丁格尼爾做了這麼多的事情,也不會有人知道,這其實一個叫做天倫的年輕人,用性命換來的。

可以說,丁格尼爾這一輩子,其實都是為了羅蘭而活,羅蘭覺得自己這個當哥哥的,真的很對不起他!

想到這,羅蘭的心裡不由得湧起了一陣深深的失落,他的情緒,卻漸漸的平復了下來。

不知不覺之中,一股堅定的信念在羅蘭的內心深處,漸漸的生根發芽:既然他已經為我做了這麼多的事情,我又為何不能為他做些什麼呢?

雖然丁格尼爾現在已經不在了,但他的意志和信念卻永存於世,羅蘭決定好好好的替丁格尼爾守護下來。

只可惜,這樣一來,雖然羅蘭確實又重新獲得了自己的身份和名字,可是這個名字所背負的意義,對羅蘭來說,卻已經變得和之前完全不一樣了。

那個名字所代表的人,是羅蘭,卻又不是羅蘭……這到底又算是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