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我來到三爺爺家的時候,三爺爺正在餵雞。

“三爺爺……”

(本章完) “來了呀,來坐!”

三爺爺一看到我,連忙將手中端着的一個破舊的盆子放下,然後從屋子裏搬了一個板凳出來。

我看着眼前的三爺爺,這才幾月不見,三爺爺給我的感覺是又蒼老了許多。

“昨晚回來就很晚了,就沒來看您,三爺爺,東子哥他們呢?”

三爺爺的兒子早些年出去工作出了意外,好在他有一男一女兩個孫子,而我嘴裏的東子哥便是三爺爺的小孫子,名字叫做楊東。

“額,昨天去成都去了,還沒有回來!”

“對了,我昨天聽村頭馬嬸說你回來的時候還帶了兩個朋友,其中一個是個大美女?”三爺爺說話的時候一本正經。

我點點頭,心想這種事情根本瞞不住,還不如從實招來。

三爺爺在我的腦袋上來了一下,有些生氣道:“你小子,天行幾個月前才和東村頭劉嬸家說好了,我麼這個村子也只有劉嬸家的閨女和你最般配,劉嬸家的閨女也是城裏的重點高中,那點兒不比你,而且年齡還小,到了你們家也好幫你找你照顧你那個木魚老爹。”

“三爺爺,不會這個事兒是你鼓動我爸去說的吧!”

三爺爺嘿嘿笑了兩聲,露出了兩排大黃牙,然後掏出菸袋裝上了一根菸,開始吞雲吐霧起來。

“是呀,你爸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從小什麼都依你,這怎麼行,這可是終身大事,所以我便給撮合了一下,你爸說你沒意見我們纔去說的,而且我可是答應了不管此事成不成都要給他們家一千塊錢,就當是彩禮,先定在那裏了。”

聽了三爺爺的話,我突然想起了四個字。

包辦婚姻。

“三爺爺,不帶這樣的吧,劉嬸家那個閨女我見過,長得也不錯,可是恐怕才十七歲吧,而且纔在讀高中,那麼小,不適合!”

三爺爺一聽我的話,當時就急了。

“有什麼不適合的,你說,我還不是比你三婆婆大十歲,而且我們那個時候,你三婆婆十一歲就進了我們家門,別給我扯犢子,是不是你在外面認爲自己翅膀長硬了,我這個三爺爺管不了你了是吧?”

“我……”

“你是不是和昨天那個城裏帶回來那姑娘做了什麼了?”

不等我說話,三爺爺便是一臉嚴肅的問我道。

我當即一頭黑線,愣是半天沒有回到上來。

“什麼,你這個兔崽子,竟然……”

我根本沒有時間解釋便已經捱了一煙鍋腦殼,三爺爺站起身又來再來一下。

“三爺爺,沒,沒有,我們是清白的!”

三爺爺那一煙鍋腦殼還沒有朝着我的背上落下便停了下來,笑了一聲道:“早說嘛,那就好,只要沒有發生什麼就還有轉機!”

“轉機?什麼轉機?” 傅少,請你消停一下 我也是被三爺爺的可愛逗笑了。

三爺爺用將煙桿放在嘴裏,一臉嚴肅道:“我們這兒的人最講信譽,這個事情可是個大事兒,你知道不,既然答應了劉嬸,就不能反悔,反正過兩天劉嬸那閨女也就回來了,到時候你們先處

處,等那閨女開學前把婚事給辦了,反正我聽說那閨女還有一年就畢業了,婚事辦了,你們倆把事兒也辦了,正好明年一畢業便能抱個重孫孫,哈哈哈……”

我看着眼前的三爺爺,突然覺得這次我回來,三爺爺似乎有些特別。

“三爺爺,你會不會是發燒了吧,怎麼老說胡話呀!”

三爺爺臉色一下子唰的一下黑了下來道:“土都埋到了我腦門子上了,還會說胡話嗎,反正這件事趕快,我最近總覺心慌,感覺自己活不了兩天了,現在我啥願望都沒有了,只想你早點有個兒子,讓三爺爺抱抱重孫孫。”

我頓時無語。

“三爺爺,這樣恐怕不好吧,更何況現在我有女朋友了呀。”

“啥,你還是要和城裏那個女娃娃在一起?”三爺爺頓時火冒三丈。

“不是,這也由不得我呀?”

我一臉的苦笑,三爺爺頓時一臉生氣道:“什麼由不得你,難道你和那城裏的姑娘真的已經……哎,哎……現在的城裏姑娘還真是開放……”

我滿頭的黑線。

“三爺爺,這些都是被安排好了的,小蝶本來就是我的老婆。”

我不得已和盤托出了。

三爺爺的臉色驟然之間凝重起來。

“什麼被安排,你說清楚點?”

看到三爺爺突然臉色變得極大,我頓時心中產生了疑惑,難道三爺爺也知道這一切,畢竟奶奶當年和三爺爺他們走動的頻繁,說不定知道也是正常的。

“我奶奶安排好了的,小蝶就是我的老婆,我們還有一個兒子,不過兒子現在沒過來!”

這會兒的三爺爺的臉色瞬間大變,突然之間壓低了聲音道:“你奶奶安排的?”

我點點頭。

看到再一次點點他之後,三爺爺突然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然後輕聲道:“既然如此,我親自去個劉嬸兒說吧!”說話之間我看到三爺爺轉身的背影突然之間蒼老了許多。

這一刻我的心猛地一顫,因爲就在我看到三爺爺的背景的時候,我竟然開始有種悲傷的心情充滿了我的心。

難道三爺爺會發生什麼事情?

“三爺爺……”

“放心吧,劉嬸兒還是會賣個面子給我的,再怎麼說我現在是個村長!”

三爺爺並沒有回頭。

“對了,你最喜歡吃的窩窩頭我給你做好了,在廚房裏,還是熱乎着的呢。”

說完三爺爺便朝着東村走去,我站在三爺爺家的院子裏,半天沒有緩過神來,這可不是三爺爺的風格呀,小時候的三爺爺對我的管教特別的嚴厲,因爲他的一雙兒女不在,孫子又不怎麼讀得書,而那個時候的我在學校的成績還算好,估計在加上奶奶的關係,自然而然便成了三爺爺着重教育培養的對象,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便開始每天都要背誦很多的古文章,小時候的三爺爺每天晚上都會聽着我的背誦,然後揹着揹着我就會睡着了,第二天一大早起來三爺爺便會接着讓我背,背誦完了就可以吃到三爺爺爲我做的窩窩頭。

聽到三

爺爺這麼說,我趕緊跑到了廚房,果然在那熟悉的大鐵鍋裏有着二三十個黃橙橙的窩窩頭,我顧不得洗手,便拿了一個大口的吃起來。

不得不說,這可比老爸做的好吃多了。

我吃了兩個,然後還用碗裝了四五個,端着回去,讓小蝶嚐嚐。

中午的時候三爺爺也沒見回來,呆爺中午也在一個老鄉家裏吃飯,然後我和小蝶吃完了飯便一起去了古水河。

前面我可是提到過這條河,當年上山下鄉的時候可是分割幾個村子的界限,與土門村隔河相望的便是張家灣,而小蝶當年知青下鄉便在張家灣。

我們來到古水河的時候,整個古水河周圍都是一片雜草叢生,此時此刻的古水河已經不再是小時候那般,我小時候還有一些人牽着牛來古水河邊喂牛,或者在古水河邊洗衣服等等。現在古水河邊早已經一個人都沒有。

小蝶站在古水河邊,我看到她的面色有些複雜,心中想到曾經這裏可是將他由人變爲鬼的地方,所以張小蝶表現得如此也是正常。

但是隨後我卻是發現我錯了。

就在我和小蝶一起站在古水河邊的時候,我卻是驚訝的發現,在不遠處出現了一個女子,這個女子身材有些單薄,一看便是沒吃飽造成的。

這個時候天色漸漸的暗淡下來,我想要動,想要說話,卻是不能開口。小蝶站在我的身邊,緊緊的抓着我的手,我分明感覺到了小蝶的手掌越來越冰冷。

在我的眼前出現了很多的幻象,我看到了古水河邊的號子聲,曾經的古水河要比現在的寬得多,要知道在那個時候古水河還可以行船。

小蝶輕聲問道:“相公,古水河並不是我們看到的那麼簡單,特別是土門村的古水河,連接着通往鬼域的大門,不但如此,當年的我在進入古水河的時候也恢復了我的記憶,世世代代我都在逃避鬼道,可是始終不能逃脫身化厲鬼的命運。”

說到這裏,我的心突然疑惑起來,看着眼前的小蝶,一臉的不解,小蝶這話中有話,我自然聽得出來,不過這個時候我沒有問,因爲我已經看到了在我眼前的古水河邊突然之間出現了很多的人影,來來往往,卻不是現代的服飾。

一道道影像飛快的閃爍着,直到所有的影像都融合成了一個小女孩緩緩的從不遠處的小路上走到了這裏,天空出現了一輪冷月,四周都是陰森森的。

那個小女孩和小蝶長的像極了,只是臉色有些蠟黃,身體也是有些乾瘦。

就在小女孩咬着牙急匆匆的朝着古水河邊來的時候,突然在那黑暗的深處出現了一個聲音。

“小蝶……”

這個小女孩緩緩的轉過身,只是一剎那我便看到了小女孩身上的三盞燈瞬間熄滅,一身的陽氣幾乎是在剎那之間散盡。

接着這個小女孩便開始一步步的朝着古水河中走去,此刻的古水河暗流洶涌,完全不再是之前看到的那麼平靜,這一切彷彿都是發生在我的眼前。

那個小女孩在水中沒有絲毫的掙扎,一步步的走到了古水河中,身子緩緩的沉入了古水河……

(本章完) 站在我身邊的小蝶此刻卻是一臉的平靜。

直到那個女孩完全的失去了生命跡象,小蝶才緩緩的嘆了一口氣,然後輕聲道:“這便是我上一世死之前的樣子!”

看着那漂浮在水上的小蝶,我的心也是極爲的複雜。

小蝶緩緩的笑了一聲並不說話。

就在這會兒那在水中的女子身上出現了一道黑色的光芒,這道光芒之中顯出了一個黑色鬼臉,陰森可怖,可是此刻站在古水河邊的我們自然是沒有絲毫的畏懼。

就在那黑氣從躺在古水河之中女子的身上飛出的剎那之間,小蝶出手了。

“鬼墨,休逃!”

這一刻來得太快了,小蝶一隻手緊緊的抓着我的手,另一隻手瞬間將那整個出現的無數幻境都包裹住,就如變戲法一般便將那個鬼影子抓在了手上。

“你竟然甦醒了!”

那被小蝶抓住黑色鬼影突然渾身顫抖,接着飛快的想要掙脫小蝶的手掌。

“九十九世,你困擾我九十九世,到此爲止吧!”

小蝶的聲音如閻王審判一般。

“你以爲當年你將我封印這裏,就能消磨我的法力嗎,你難道不知道當年靈設計的時候便已經將整個土門村周圍的村落都算計進去了,所以現在古水河是一條陰河,你想要殺氣我,除非你能真正的貫穿陰陽,將我的身軀從鬼域抓出來,否則你永遠都不會將我斬殺,只要我鬼墨一日不死,你就永遠不可能成爲靈真正的繼承人,想要繼承靈的無上術法,你絕不可能!”

“終有一天我會將你徹底的吞噬,我纔是真正的靈的傳人!”

那道鬼影瘋狂的嘶吼起來,突然之間我眼前的天地一片灰暗,整個黑水河都在咆哮。

“執迷不悟,原本二十四年前我就可以將你滅殺,二十四年你卻是絲毫沒有進步,你真是讓我太失望了,奶奶說的對,不能再對你留手!”

“哈哈哈,不對我留手,就憑你現在的法力,你能夠斬殺我嗎?當年靈將鬼胎封印在你的身體之中,我就知道這二十四年你根本就不可能再有絲毫的進展,更何況在誕下了鬼胎之後,承受了天罰,如今你還以爲你是我的對手?”

“說完了?”小蝶似乎有些不耐煩的道。

第22個男特助 一步踏出,突然之間我感覺自己整個手掌開始流血,小蝶那伸出的手瞬間變得血紅,突然之間漫天的血雨,小蝶更是迎空一抓,那之前大放厥詞的鬼墨突然直接臉色鉅變,整個古水河突然之間翻滾得更加洶涌了,緩緩之間在一片血雨之間出現了一個一身黑袍的男子,這個男子一臉的邪魅,但是他的臉龐像極了小蝶。

“沒想到你帶來了幫手,不過這個小子就是一個凡人罷了,他的血的確有些特殊,但卻是根本就傷害不了我,我和你本來就是同一體質的身軀,你能抵抗的我同樣能,別忘了,第一世的時候,你可是將你的肉身寄存在了我的身軀之中,要不是我你早已在那神祕世界來人的追擊之下永遠的消失了,沒想到你後來竟然恩將仇報,想要煉

化我,不過你絕不會想到吧,就算你是靈的傳人又如何,我就是要奪取你的靈體,煉化你的血脈!”

這個黑袍男子一臉戲謔的看着我和小蝶,此時此刻的我感覺自己完全就如是一個工具一般,此刻被小蝶利用,這樣的感覺讓我很不爽,但是我願意,只要小蝶能夠斬殺掉眼前的另一個自己,她便能獲得真正的自由,這也是我現在想要看到的,至於小蝶究竟是如何的存在,我相信她終有一日會告訴我的。

“你很聰明,但是沒有用,你從第一世就想吸取我的靈髓,但是九十九世了,你得到了什麼,如果當年你不對我動心思或許我根本就不會想要滅殺你,也不會輪迴九十九世!”

說話之間,小蝶瞬間伸手。

“靈界之手,破魂碎念!”

那黑袍男子突然之間身子猛地後退,最後整個身軀都爆出一股狂暴的黑色利芒。

嗡!

但是任由他怎麼躲閃和反抗,都被小蝶伸出的那隻銀白色的虛影大手瞬間捏住了脖子。

“死!”

小蝶吐出了一個冰冷的字,頓時我便聽到了拗斷脖子的聲音,瞬間那黑袍男子化作了漫天的黑色鬼氣,而小蝶瞬間收手,凝成法指點在自己的眉心。

“開靈眼,聚靈氣,通靈途,破命燈!”

一時之間,我的面前出現了一道道恐怖的光芒,一道道銀白色的光芒瞬間匯入了小蝶的眉心,這一刻小蝶整個身軀都開始閃爍着一道道銀白色的光芒。

“啊!”

“你,你竟然如此使用靈界之力,絕不可能……你究竟……”

“執迷不悟就永遠消失吧!”

小蝶並不再聽他多言,擡頭,頓時在小蝶的眉心瞬間出現了一道銀白色的光芒,瞬間洞穿了重重空間,將那一片黑暗之中不斷跳動的一顆心臟瞬間擊得粉碎。

做完這一切之後,小蝶緩緩的鬆開我的手,然後身子一個踉蹌,重重的栽倒了在古水河之中。

“小蝶……”

剛纔的那一幕讓我完全難以相信,在這個世界上還有如此恐怖而詭異的攻擊方式,完全超越了平凡的存在,我一時之間想到了一個詞,神仙,難道小蝶是神仙嗎?

我縱身躍下了古水河,雖然我很少下水,但還是會游泳的,我抓住此刻一臉微笑的小蝶然後猛地朝着岸邊游去。

等到我和小蝶都來到岸邊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下來了,整個古水河嘩啦啦的流水聲卻是顯得那麼的可怖。

“……”

我剛要問什麼的時候,小蝶突然吻住了我,被小蝶這樣突然襲擊,我渾身頓時緊繃起來,躺在古水河變,我突然感覺自己渾身有着一股即將爆發的火焰。

“相公,我只能告訴你我並非妖、鬼、魔,也並非人,而我的身份究竟是什麼,等奶奶出現的時候,你自然就會知道。”

我點點頭,輕撫着小蝶那早已被水浸溼的長髮。

“相公,你要相信小蝶,小蝶絕不會害你,奶奶也不會,這個世界太

大,一切都要等到相公度過命劫之後纔有資格知道,如果相公連這次命劫都不能度過的話,那我們多年的籌劃都將付之東流!”

我沒有說話,因爲這一刻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我只感覺自己突然一時間肩負着太多的未知,太多的希望,而我自己或許到現在都還是一個工具。

真正對待我的或許沒有幾人。

一切都是交易。

小蝶將我抱在懷裏,然後大哭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