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妻萌寶:總裁爹地求抱抱 ,每人手中還着拿一份報紙,上面有着李易肖像,還有各種戰鬥的畫面。

直接渲染出了,大唐將士的無畏生死,保家衛國。

讓無數長安百姓,淚目連連。

這就是大唐將士,這就是大唐英雄!

李隆基與羣臣,站在十里外,手中也拿着一份報紙,臉色卻各不同。

特別是安胖子,看着上面寫的一些,關於自己的事情,臉色陰沉無比。

還有的官員,則是渾身顫抖,坐立不安。

今日這大唐報紙,有毒啊!

他們估計要完了。。。

李隆基則是將報紙,遞給了身後太監,望向了不遠處滾滾而來的煙塵。

他知道,這是李玉娘他們到了。

“衆將士聽令,勒馬而下!”

在距離李隆基五百米外,趙雲大喝一聲,勒住了戰馬。

“得令!”

譁!

後方三路鐵騎,立即勒馬驟停,繼而齊齊翻身下馬,在趙雲的帶下,徒步向前走去。

“末將趙雲,拜見陛下。”

“吾等拜見陛下。”

李隆基踏前一步。

“你們是大唐英雄,都起身吧。”

衆將士無言,紛紛起身,自動列陣兩旁,露出了中間的三副棺槨,以及白衣素縞的李玉娘與顏如初。

李隆基見此,渾身顫抖,老眼含淚,在太監的擁簇下,緩緩走向最小的一副棺槨。

擡手撫摸,悲慼道,“易兒,朕對不起你啊。。。”

“你且放心,刺殺你的人,朕不會放走一個,這是朕對你的承諾,你安息吧。” “啊!流氓。”大清早的我被一陣尖叫聲嚇醒了,緊接着就是身上隨之而來的疼痛感。我迷糊的睜開了眼睛,卻發現了牀上坐着一個女人,確切的說是一個美麗的女人,我從未見過如此美麗的女子,深邃的眸子閃閃發亮,一席烏黑順發就這麼的趟開着。並不精緻的五官組合在一起,卻像是上帝的傑作,如此完美。我躺在牀上能聞到她身上傳來的陣陣茉莉清香,夾雜着絲絲酒味。

我腦子有點迷糊,難道昨晚上胖子給我叫了個小姐,還是這麼漂亮的小姐,胖子真是破費了。

我還在繼續瞎想,緊接着就聽見“啪”的一聲脆響,耳邊一陣陣火辣。女子氣呼呼的喘着粗氣盯着我:“流、氓!”

女子的衣服差不多也已經全部脫完了,只是穿了件紫色肚兜,此時露出了香肩,隱隱約約的還能看見裏面一抹春光。

我竟然沒有生氣,只是捂着臉安靜的看着她。

女子氣呼呼的瞪着我,我也坐了起來,兩人就這樣大眼瞪小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嗚、、、”女子突然捂臉哭了起來。我瞬間也迷糊了:“小姐,是不是我兄弟沒跟你給錢啊?”

女子嗚嗚的哭了一會,也沒有理我的。

“哎呀,你看這事,我是一個正經的人,我從來不幹這事的,你別哭了,我這就給你錢,你這也辛苦了。”我說着就起身從褲子裏面掏出了五百塊甩在了牀上。

女子不知爲何,也有點迷糊的看着我:“你以爲這點錢就夠了嗎?你當我是什麼啊。”

“你不就是一小姐麼,你還真以爲你是誰啊。你讓我說的直接點,你就是雞!”我一聽這女的語氣不好,我脾氣也就來了,管你是不是美女,在我顧南面前,想佔便宜,那沒門。

“啪”的一聲,又是一聲脆響,整個臉又開始火辣辣的發燙了。

我一把拽着了女子的手:“我說小姐,你還有完沒完啊!給你錢就得了,別太得寸進尺。”

女子憤怒的盯着我:“你纔是鴨了,我跟我朋友喝酒喝多了,開房睡覺今天一覺醒來,我就發現了身旁的你,你說你是不是流氓?還有未經允許,私自進屋,我可以告你。”

這時候我才徹徹底底的發現了一個問題,我進錯房間了。

我擦了擦額頭:“小姐,這是哪個房間?”

“308!”當面前這位美女說出這三個數字的時候,我就感覺這事完了,我這迷迷糊糊的就給別人睡了,雖然這只是一個誤會,但是說出去這也是我的不對。有損別人別人名譽。

我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又瞅了瞅面前這位女子,此時的她衣服有些凌亂,下身捂在被子裏面,面色有些慌張。

我將一邊女子的衣服拿起遞給了她:“美女,這件事情純屬誤會。”

我的話還沒有說完了,女子就插嘴了:“什麼誤會,我看你分明就是企圖不軌!”

我一聽女子語氣,我這臭脾氣也就上來了:“嘿,你說啥了,我企圖不軌?我要是企圖不軌你現在會是這麼完完整整?我跟你說,長得漂亮那是你爹媽給你的,可是這嘴長在你身上,可別污衊我,我老實話告訴你,我還真對你沒那興趣,您長的是美若天仙,可我顧南也不差。”


“你就是一流氓,你信不信我報警?”女子這時候耍嘴皮子功夫開始落在下風了,直接將警察搬了出來,其實我心裏還是有點懸的,這要是鬧到派出所,弄不好還真給我弄進去了。


我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故作鎮定:“美女,你看啊,我這真是一誤會,昨晚我也是喝多了,加上酒店又停電了,你不信去問問服務員,我說的句句屬實。還有,你不信我手裏還有卡,房間是303,昨晚喝多了,將308看成303了,再說了我也不知道這門一推就開了,你說說這事,還真是一誤會。” 雷驚乾坤

女子瞟了一眼,嘟囔着嘴巴:“那你說怎麼辦?”

我一聽女子這語氣,有點舒緩了,估摸着也沒生啥氣了。

我笑嘻嘻的賠笑着:“美女,你看你長的也漂亮,咱們這事傳出去對你名聲也不好,今兒我就聽你的,你說怎麼辦我就怎麼辦!”

美女喘着粗氣,愣了一會兒,我瞅着她的側臉,一瞬間竟有些入神,她實在太美了,她不言語,就這樣緊緊地坐在這裏,就像一幅畫,一副江南山水水彩畫。

“你給我寫一條兒,上面這樣寫,要是哪天我嫁不出去,或者因爲你這事情出了什麼亂子,你得對我負責!”美女沉思了一會,說出了讓我震驚的一句話。

我張大了嘴巴看着美女,半晌沒說話:“不、不是吧!這樣不合適吧。”

“你就是不想負責吧!”女子突然又變得生氣了。


我心裏琢磨着,你這大一美女,上哪兒沒人要,還讓我負責,這不是空頭支票麼,我怎麼有點感覺,天上掉下一林妹妹了,感覺這不是壞事,反倒成了好事了。

“就這樣?”我有點疑惑,再次加重了語氣問道。

“那不然怎樣,我送你去派出所?然後我朋友都知道我被你睡了?”女子這時候也將衣服什麼全部穿好了。白色羽絨服搭配着藍白相間的圍巾,下身套着打底褲,外面着一灰色小短裙,踩着長筒靴。

我瞅了一會兒,搖了搖腦袋:“別別別,我寫,我寫還不成麼!”說着出去找服務員借了紙筆,回到房間一筆一劃的照着美女的要求全部寫上了。

“今因與莫北女士因誤睡一事達成以下共識,以後若莫北女士因此事造成影響,或者耽誤了某些事情,一切後果皆由顧南先生負責!” 赤壁之崛起荊南 ,有這麼一瞬間,我就感覺自己已經賣給了面前這位叫做莫北的女子。

我喘了一口粗氣:“美女,咱麼這事算是成了吧!”

莫北點了點頭,直接無視了我,提起了一邊牀上的藍色包包徑直出了門,都不帶回頭看我一眼的。

我一腳踹在一邊的門上,發出哐當的聲音:這都是些什麼事! 李隆基深深悲嘆,隨即側頭看向,臉色憔悴的李玉娘,心疼的道,“玉娘,節哀。。。”

李玉娘雙眸無神,躬身一拜,“臣謝過陛下。”

李隆基道,“這都是朕應該做的,我大唐不能讓英雄英魂不安,不能讓活着的將士流淚,他們都是大唐好男兒。”

衆人紛紛沉默。

他們不知道說些什麼。

就這麼悲切無言,進入長安城內。

一路行進,長安百姓與兩旁列隊的龍武軍將士,紛紛低下了頭顱,以示內心的哀悼。

並且,忍不住的發自內心的呼道,“恭迎大將軍回家。”

“恭迎大將軍回家。”

“恭迎大將軍回家。”

聲浪連綿,震耳欲聾。

“該死,這小畜牲死了都享如此待遇!”


安祿山走在官員中,眼眸冷冽。

在他得知李易身死,高興的差點沒有敲鑼打鼓,宴請八方。

結果他這剛喜色上臉,就被李隆基叫到了大明宮跪着。

這一跪就是半天,差點要了他半條命。

到現在,雙腿都還疼痛無比。

最後李隆基厲聲呵斥了他們幾人,並且發出了嚴重警告,便莫名其妙的讓他們離去了。

讓安祿山四人,有些摸不着頭腦。

“人都死了,忍忍吧。”

楊國忠面無表情,在安祿山耳邊低語。

顯得很淡然。

讓李林甫與宇文融不禁低頭嗤笑。

李易死了,那麼也該你這個狐狸了吧。

李三郎老了。

四人各懷鬼胎,卻不知道,在他們不遠處,有兩名黃袍中年,臉色陰沉的目視他們四人。

這兩人就是李隆基的兒子,慶王李琮與太子李亨。

“皇兄,你說這報紙是不是不應該存在。”

太子李亨收回了目光,將手中的大唐報紙,拿捏在手中,漫不經心的詢問身邊的慶王李琮。

“太子此言,爲兄怎麼聽不懂啊?”

李琮回過神來,低頭看了看手中報紙,雙眸微閃,面容卻有些茫然。

“皇兄,此物對我們來說弊大於利,而且不在你我掌控之中,這幾天下來,雖說大部分都是宣揚我大唐將士的英勇無畏。”

“但是,卻也夾雜着一些不爲人知的祕密,我想皇兄手下有幾人,被父皇給撤職調查了吧。”

“在這樣下去,我們還有什麼祕密可言?”

李亨輕笑。

內心則是不斷的在計算,也想試試李琮的反應。

最好能和他達成共識,上書李隆基,將這大唐報紙徹底封禁。

然而,李琮面色微沉,“太子此言差矣,爲兄手下出瞭如此貪官污吏,理應查處,若是父皇怪責爲兄失察,爲兄也欣然接受。”

“畢竟,大唐雖然昌盛,但也容不得蛀蟲蛀蝕,不然我大唐談何萬年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