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面的李開天對着我說道。

他這句話一說出來,周圍所有的人,都是一片譁然。

“掃塔俠,不會吧?”

“掃塔俠就是他?”

“怎麼可能呢?這麼年輕!”

……

一時之間,周圍議論紛紛。

我的這個蛋疼啊,李開天怎麼回認出我掃塔俠的這個身份的,雖然說,我在天冥鬼域有一定的知名度,但是也不應該臉熟到每個人都認識的程度啊。

不過,這還不是讓我最蛋疼的,最讓我蛋疼的是饕餮家族這幫傢伙的評論,看他們那個架勢,基本上就不相信我是掃塔俠,這也就罷了,他們認爲,掃塔下肯定是一個駐顏有術的大叔,活着是某個鬼尊的轉世之類的。

“前輩是怎麼認出我來的?”

“鬼尊塔,我也是常客!”

想一想就明白了,李開天應該也是經常闖鬼尊塔的,鬼尊塔的第二十一層之前我還沒有什麼特別多的瞭解,但是現在再回頭一看,相當的明顯了,一般的二境鬼王,肯定是沒有辦法根本就沒有機會過去的,想要闖過去,我估計最少都要半隻腳踏入三境的那種程度。

這位去闖鬼尊塔,應該也就是想要通過這個找打一條通往三境鬼王的路吧。

“請前輩繼續出招吧!”

我對着李開天說道。

我們之間沒有什麼別的好說的了,我一臉認真的朝着李開天看過去。

逮個毒妃當寵妻 李開天看着我,表情也開始變得嚴肅認真起來。

“接我第二式!”

說着,他一隻腿朝着後面一站,居然雙手抓起了他的大斧子,然後一個半月形,朝着我這邊劈了過來!

剛纔的第一下,其實威力就已經是很恐怖的了,雖然我並沒有直接接住,但是多寶幽冥護身咒上面的鬼氣,也都是我在輸出的。

就那麼一下的功夫,就花費掉了我體內三成的鬼氣。

看他這第二下也是威力不俗,我的心裏開始有些擔心起來,現在主要我已經不是擔心鬼氣小號的問題了。

而是第一下的時候,炸掉的寶物的能量,就已經損失過半了,第二下還不知道能不能夠擋得住呢。

不行,咱已經是拼了,不管怎麼樣,必須得擋住。

想到這裏,我開始爆發了。

從須彌袋裏面,又拿出了一個寶物,炸掉它獻祭了出去。

元後傳 這說來也真的是蛋疼了,我身爲多寶道人的親傳弟子,身上的寶物,卻真的是和多一點關係都沒有。

就身上唯一的那麼一點寶物吧,還都是以前弄死了離鬼王之後,撿到的幾個殘渣剩飯,而且現在都已經用掉了一半了,這個情況,簡直就是不忍直視啊!

想到這裏,我感覺我整個人都不好了。

不過,這個效果還是非常的給力的,又是一個寶物爆掉了以後,多寶幽冥護身咒,開始變得更加結實起來。

果然,對面的李開天雖然狠,但是憑藉他的力量,想要破開我的護身咒,還是很要費一些功夫的。

最終,我花費了大約一半的鬼氣抵擋,最終,他的攻擊力道消耗殆盡了,我的護身咒也消耗的差不多了。

令我感到驚奇的是,本來想省下鬼氣的我,現在身上的鬼氣居然已經消耗掉了百分之八十了!

這…這怎麼可能?

再一想我瞬間就發現,原來是我徹徹底底的上當了。

有句話怎麼說的來着,薑還是老的辣,從一開始提出這個賭約的時候,李開天就已經開始算計我了。

他說要我擋他的三下,看起來好像是我很佔便宜的樣子,其實上,我根本就是吃大虧了。

只是兩招,我百分之八十的鬼氣就沒有了,而且還搭上了兩件寶物,要知道,就算是直接跟他打,我很可能都不會有這麼大的消耗。

這些消耗哪裏來的呢?壞就壞在防禦上了。

影帝再臨 如果是正常戰鬥的話,我是可以進行躲避的,一般來說打不過的攻擊,我只要躲過去就行了,但是我答應了擋他的三下,所以我現在必須要拼儘自己的全力抵擋。

虧大了,簡直是虧大了啊!

想到這裏,我感覺自己的整個人都不好了,眼看着對面的李開天的第二次攻擊也沒成功過,他把斧子給晃悠了一下,收回到了自己的手上。

“不錯,居然能夠接住我的兩招,接下來,就是第三招!”

說完,戰神刑天的虛影,再一次出現,之前的時候,那身影只是虛幻花,而現在,

這身影居然有些實體化的趨勢了。

不行,不能讓他的這一招使用出來!

看到這個情況,我立馬就激動起來。

前面兩招,就已經把我的鬼氣給消耗到差不多了,要是這第三招打下來,我非得跪了不可。

怎麼辦?有了!他只是說,我接他三招,並沒有說只能他出手,我不能出手啊!

想到這個情況,我瞬間就興奮了起來。

神鬼第三變!

我也顧不了這麼多了,直接就發動了神鬼第三變,然後鬼神閃瞬間發動。

時間似乎是在一瞬間停止了下來。

我以一個快到眨眼都跟不上的速度,衝到了李開天的前面。

然而這一刻,我所有的鬼氣修爲,都已經消耗殆盡了。

李開天看着我,十分淡定的繼續揮舞着手中的斧子,只要下一個瞬間,0.5秒的時間之後,他的父斧子就能夠砍到我的身上來,到那個時候,我就是非死即傷。

不過,0.5秒鐘,這對我來說,已經是一個相當長的時間了。

0.1秒鐘,我就完成了真元和鬼氣的銜接,剩下的0.1秒鐘,我的心裏秒念出了七星勒劍咒的咒語。

一個七星伏魔射了出去,一把七星劍,停留在了李開天的喉嚨間,而就在這一瞬間,他的斧子才擡起來了三十度。

下一刻,李開天的斧子,停了下來。

“你輸了!”

我對着李開天說道。

就在那一瞬間,李開天的眼神中,居然出現了一點差異,但是很快,這種詫異就被他自己給很好的掩飾起來了。

“強中更有強中手,我輸了,心服口服!”

李開天收起了斧頭,我也收起了七星劍。

“承讓了!”

就在這一刻,下面所有的人,都開始叫了起來。

“耍詐!”

“這一把不算!”

“就是,不算,李開天前輩沒有輸!”

……

看着下面的人在逼逼,我就是一陣的蛋疼。

“你們說我耍詐?我哪裏耍詐了?”

就在我問出這句話的時候,一個憤怒的青年,站了出來。

“你們之前約定的,你接李長老三招,就算你贏,可是你只接了兩招,李長老的第三招還沒有用出來,你就開始偷襲了!”

看着這個憤青,我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無語,緊接着,我的語氣就冷了下來。

“你這個說法,簡直是狗屁不通!”

聽到我的話,下面那個憤青的臉色更青了。

(本章完) “首先,你的概念不對,我和李前輩約定的是,我接他三招就算他就主動認輸,他認輸,請注意,是他主動認輸!”

我又強調了一邊。

“對手認輸,只是我贏的一個方面,並不是對手不認輸,我就不能贏了,所以這個這是第一個事實,再者,百戰勇士之戰裏面沒有規定,我不能出手攻擊,所以我出手攻擊,並不能算是違規。”

我又朝着他丟過去了一個嘲諷的眼神。

“因爲我的攻擊打斷了李前輩的攻擊,讓他的第三招沒有使用出來,這並不算是我犯規,而是我壓制了他的第三招!”

“你…..你……你!”

憤青看着我,“你….”了半天,卻也沒有能夠說出個所以然來。

“你什麼你?”

“你這是強詞奪理!”

憤青對着我說道。

“我們請老祖評評理!”

說着,他把目光看到了老祖的身上。

饕餮老祖過來了以後,就沒有再走了,而是在一邊安安靜靜的看戲來着。

“好了,別請老祖了!輸了就是輸了!”

就在這個時候,李開天開口了。

“本來當初打之前,我們就沒有說過不能讓林星主動攻擊,所以我也是考慮到了他主動攻擊的可能性了的,之前我們在戰鬥的過程中,我通過對他的呼吸,鬼氣輸出量等一系列的觀察,都判斷出林星在最後只剩下百分之二十的修爲了,而且,在最後一個瞬間,他突進到我面前的時候,我也是知道的!”

說到這裏,李開天頓了頓。

“當時我發現,他的鬼氣已經接近於零了,而且又沒有拿寶物出來的跡象,所以我判斷,他沒有辦法擊敗我,所以我維持了原來的攻擊,現在只能證明,我之前的想法錯誤了,是我託大了,所以我輸了!”

李開天解釋的非常的詳細,所有人也都聽的明白,大家看着我的眼神,再次變了變。

“長江後浪推前浪,我輸給了掃塔下,並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請老祖判決吧!”

本來應該是裁判判勝負的,但是老祖在這裏,所以這個任務自然而然的就派到了老祖的頭上。

“林星贏了,沒什麼好說的,下一局吧!”

老祖都這麼說了,其他人自然也沒有什麼話說了。

豪門之霸道總裁偏愛乖乖生 其實,我能夠感覺的到,李開天的戰鬥力還是很強的,我們兩個如果真的打的話,雖然說我最後一定能夠贏,但是估計也不會很輕鬆,最少也會被逼出幾個底牌出來。

李開天此行,雖然對我造成了一定的消耗,但未必也就不是對我放水了,如果他真的實打實的跟我打的話,可能我消耗的就不只是單純的鬼氣了。

想到這裏,我不禁還有些感謝李開天了。

我的威懾戰術,似乎是啓到一定的效果了,似乎是很多有實力的傢伙都被嚇到了,接下來的這一批人,都不是特別的厲害,我總覺得他們有點打醬油的意思。

一共六個人,都被我給放倒了,但接下來的第七個,似乎就不是那麼的順利了。

就在他上來的時候,我就能夠感覺到一陣非常強大的立場,朝着我侵襲過來。

“來者何人?”

連勝了好幾場,消耗也不是很大,我的氣勢開始攀升起來。

“本座雲公子!”

聽到這話,我的心裏就是一振。

“你就是號稱饕餮家族四大公子裏面的雲公子?”

“沒錯,就是我!沒想到啊,你一個人類,也聽說過我的名字。”

我覺得,這個饕餮一族也是有意思,爲什麼我碰上的,都是這麼自大呢?不過也難怪了,天生的基因還是比人類要強一些的,畢竟只要成年了,都能夠達到鬼王的層次,人類成年了要是不修煉的話,什麼東西都沒有啊!

“那就請雲公子賜教吧!”

從鬼氣的波動上面來看,雲公子比之前的李開天要強上一線,這一站我可能會打的有點困難了。

我看着雲公子,心裏已經做好了苦戰的準備了。

果然,雲公子可不像是李開天那樣還和你逼逼兩句的人,直接衝上來就開幹了,我也不甘示弱,朝着他衝了過去。

神鬼第三變直接開啓,從鬼氣的質上面,我們勉強戰了個平手,可是從量上面,我就比他要少的多了。

雲貴公子畢竟已經是在二境巔峯停留了很久的人了,他身上積累的能量,絕對能夠達到一個非常大的巔峯。

一時之間和他拼鬼氣什麼的,那可是相當的划不來的。

一瞬間就和雲公子過了十幾招了,打的我這個心裏啊,也是有些直哆嗦的。

老牌強者可怕,這些老牌的天才,也真的不是蓋的,從能量質量上面來說,一點也不輸給你,從戰鬥經驗上面來說,一點都不輸給你,從術法上面來說,他們是有正宗的傳承的,所以他們的術法,也一點都不比我們差!

不管從哪個方面,我都沒有辦法從根本上碾壓雲公子,想到這裏,我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過癮,再來!”

對了一個拳頭以後,我

們又互相倒退了一個身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