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這種話江維是萬萬不敢問出來的,因為他發現,水精靈一提到主人之死,情緒就有一些無法控制。江維完全相信,若自己問出這種無知的問題來,水精靈絕對會直接殺了自己!


江維可不認為,自己面對憤怒的水精靈,能有什麼生還的希望……要知道,即便是江維最大的底牌——那不可一世的小金人,也都承認水精靈的實力不下於他!而且,這裡是水精靈的主場,江維就不信,水精靈會沒有其他殺招。

所以,總而言之,江維非常明白,這種時候,自己千萬不能說出任何打擊水精靈的話來;不然……那就真的是怎麼死都不知道了!

「主人雖死,卻在死前將畢生所獲的秘法、至寶都留在了這座殿府之中,以待傳人!」水精靈平復了一下情緒,淡然道。

江維頓時瞪大了眼睛——一位不滅鬼君畢生的財富!?

一位不滅鬼君能有多少財富,江維無法想象;但江維確信,即便是整個天荒閣的財富加起來,與之一比都是小巫見大巫。畢竟,天荒閣的看家絕學《燃魄九解》,也無非是一門只能修鍊到燃魄期圓滿的功法罷了;這樣看來,天荒閣總閣閣主,和這位不滅鬼君一比,恐怕相差了十萬八千里!

大際遇啊!

不過江維明白,等著自己的,絕對是一番大考驗!

考驗通過,則一步登天;考驗失敗,則魂飛魄散。

果然,水精靈接著說道:「主人畢生的心血與財富,自然不可能輕易傳予他人;不過,主人在身死之前留下了考驗,你要接受考驗嗎?」說著,水精靈搖頭嘆道,「不過說實話,你連會神期圓滿都沒能達到,通過考驗的幾率微乎其微,幾乎為零!我也給你一條生路,不想接受考驗的話,就直接輪迴轉世去吧;若是考驗失敗,那就只有魂飛魄散一途了!」

江維只有兩條路可選,要麼輪迴轉世,要麼接受考驗;至於想直接離開這座仙府?……水精靈可根本沒有給他這個選擇!

其實江維並不知道,曾經也有一些燃魄期的猛鬼,因為不想接受考驗,想要退出離開;結果無一例外,都直接落了個魂飛魄散的下場。

至於分神境的鬼王,乃至其他不滅鬼君……水精靈也碰到過;甚至有不滅鬼君欲要強行煉化掉這座仙府。不過每當碰上鬼王或是鬼君,水精靈都會毫不猶豫地操控著仙府,遠遠地遁逃開去;然後換一個地方,再重新紮根。

「輪迴轉世?」

江維毫不猶豫地否決了——自己這輩子還沒活夠呢,還有很多事情等著去做呢,怎麼可能就此輪迴轉世了!?

「願接受考驗!」江維毫不猶豫道。

「很好!」水精靈難得露出一抹笑容,「雖然你的實力弱了點,但多一個鬼接受考驗,主人找到傳人的希望便大上一分;就權當……湊個數吧!」

湊個數吧……

江維頓時無語——會神期小鬼中,恐怕很難找出比自己強的了吧!如此實力,竟然被拿來湊數?不過江維也明白,以自己那只有五十倍的靈魂濃度,遭到歧視也是理所應當的!

「歧視就歧視吧……」江維看開得很;反正不管水精靈怎麼歧視自己,都不會對自己的實力造成半分影響,「要是這水精靈因為歧視自己,而降低了考驗的難度,那就好了……」江維雖然內心無懼,但也絕不介意考驗的難度能低上一些;畢竟,這些可是事關性命的時候,江維當然希望「死亡率」可以低一些了。

滴答!

滴答!

殿府內的滴水之聲從未停過,隱隱約約晃動著就的心神。


「來吧,那就跳入這水潭之中,接受偉大主人留下的考驗吧!」水精靈道。

跳入這水潭之中?

江維略一猶豫,便不再多想;將背後的長槍一抽,拿在手上,便直接一頭扎進了水潭內。

「就讓我看看,到底是何等考驗!」面對考驗,江維渾然無懼。

「撲哧!」

江維剛一紮進水潭,便立即不見了蹤影;水潭也是平靜如初,絲毫沒有波紋,就彷彿江維從未出現過。

「終於又等來了一個!」水精靈卻望著空蕩蕩的水潭失神,「主人……都已經數萬年了,怎麼還沒有等來一個優秀的傳人啊!!!」

陰壽,對於不滅鬼君這樣的大能來說,其實並沒有多大的意義;數萬年、數十萬年、乃至更久,都只是一個數字而已!

他們有的是辦法,給自己增添陰壽!

時間,對水精靈這樣的傀儡來說同樣沒什麼意義;但是,水精靈已經等得太久了,他太想為自己的主人找到一個合適的傳人了! 江維跳進水潭的一剎那,他感覺自己不是跳入了潭中,而是直接跳進了一個水的世界。

四方上下,盡皆都是水。在這裡,看不到天地,水就是天地。

「這裡是……幻境?還是真實存在的世界?」江維不敢確定,因為他根本無從分辨。江維唯一能確定的就是,這位不滅鬼君非常喜歡「水」;有的人喜歡山的沉穩,有的人喜歡風的輕盈,而這位不滅鬼君卻獨愛水。

「說好的考驗呢?」

就在江維嘀咕之時,前方的水流憑空凝聚成了一道鬼影;鬼影同樣手持著一把長槍,體型也和江維一般無二。

「嗯?」江維一愣,「這道鬼影,怎麼長得和我這麼像啊?」江維不知道的是,這道鬼影,其實就是根據他的相貌複製出來的;只不過,鬼影的靈魂強度,是江維的足足兩倍!

也就是說,這道鬼影的靈魂強度,高達三百倍!一般會神期圓滿的鬼修對上這鬼影,恐怕瞬間就落敗了。

「好強的靈魂強度!」

感受到對方毫不掩飾的強大氣息,江維絲毫不敢掉以輕心。

「咻!」

鬼影一看到江維,便毫不客氣地一槍襲來;長槍引動波浪,水流更是化作一道游龍,威勢滔天。

「好槍法!」江維驚嘆。

不過以江維的境界,自然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破綻來。

「來得好!」江維絲毫不懼,直接一槍點在了鬼影的破綻處。

嘭!

鬼影的槍勢頓時被破,水流化作的游龍也瞬間消散開去。

一擊得手,江維又充分發揚了「趁你病要你命」的優良品格,長槍直搗黃龍,眨眼間就已經貫穿了這道鬼影。與此同時,長槍上附著的「噬魂」秘技瘋狂地運轉起來,毫不留情地吞噬著鬼影逸散出來的靈魂能量。

嘶~

嘶~

絲絲靈魂能量通過長槍,傳遞到了江維身上。不過,江維正被瓶頸卡住,吸收不了絲毫的能量,所以這些能量才進入到江維的魂魄內后,都被引向了五鬼道符。

「滾!」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鬼影怒吼一聲,長槍更是橫掃向江維。

江維可不敢被長槍掃中,連抽槍飛退。要知道,鬼影的靈魂強度可要比江維強得多;江維若是挨上這麼一下,肯定會被打得靈魂震蕩。


「還行,不是很可怕!」江維暗想。鬼影的靈魂強度雖然很強,槍法也很精妙,可畢竟境界上還沒達到洞悉之境,所以江維應付起來也不是很吃力。


江維不怕對方實力強,就怕對方境界高——實力再強,只要有破綻,擊敗也不是難事;可若是境界高,沒有破綻,那就不容易對付了。

就像江維,明明靈魂強度只有鬼影的一半,可是,江維能輕易傷到鬼影,鬼影卻拿他沒什麼辦法。

「莫非這就是考驗?這樣的考驗未免也太簡單了吧!」不過江維明白,這種考驗對自己來說雖沒多少難度;可對那些沒有達到洞悉之境的會神期鬼修來說,卻是非常困難的——要知道,眼前的這道鬼影,實力甚至不弱於剛踏入凝魂期的鬼修!

會神期就能對抗凝魂期,又有幾個鬼修能做到呢?

以前,天荒閣里能做到的,只有兩個;一個是大師姐林念落,另一個則是大師兄方思琦;現在又多了一個——江維。

「不對,如果只是這點考驗的話,以前來到此處的鬼修里,肯定早就有通過考驗的了,又哪輪得到我碰上這份機緣?」

就在江維一邊應付著鬼影,一邊琢磨著是不是還有其他考驗時,江維身側的水流,竟又憑空凝聚出一道一模一樣的鬼影來。

「兩個?」江維頓時大感壓力。

這兩道鬼影,可不是什麼小貓小狗,而是實力堪比初入凝魂期的存在啊!而且,兩道鬼影槍法精妙、配合默契,江維雖能輕易看出他們的破綻,卻也有種應接不暇的感覺。

「不行,得儘快解決一個!」江維深知守久必失這個道理,連加大了攻勢。

而且,江維之所以這麼心急地想要先解決一個,更主要的還是他趕緊到——這考驗恐怕不止這麼簡單,等會恐怕還會有這樣的鬼影冒出來……

砰!

砰!

江維一發力,頓時就壓制住了兩道鬼影。原先受了點傷的那道鬼影,更是得到了江維的重點照顧,被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可是,江維還沒來得及將其滅殺,附近的水流中,就又凝聚出了一道鬼影來。

「三個了!」

江維只能頂著其中兩道鬼影的瘋狂攻擊,強殺那道已經受傷的鬼影。

不過很快,水流又是一陣翻騰,再度凝聚出一道鬼影。

第四道……

第五道……

第六道……

江維只感覺越打越難,很快,江維就從原先的猛攻,變成了艱難招架——此時,江維已經同時面對六道靈魂強度是自己兩倍的鬼影了!

而且,考驗的難度還在持續變大。

第七道……

第八道……

第九道……

因為不是站在平地上,而是身處水流之中,所以江維要同時應對來自前後左右上下各個方向的攻擊。毫無疑問,這樣一來,江維要比在平地上艱難得多——江維寧願在平地上面對十八道鬼影,也不願在水中面對九道!

此時,這九道鬼影,每一道都能輕鬆攻擊到江維!

「噗!」

守久必失!

終於,江維一個防禦不及,被一桿長槍貫穿了胸部;緊接著,更多的長槍更是痛打落水狗一般地襲來。

江維一咬牙,連強行撕裂開自己的魂魄,將這桿長槍橫推了出去,然後急忙從攻擊的縫隙中躲避開後繼的攻擊。若不是江維果斷,此時恐怕至少已經被四五桿長槍給刺穿了;真要那樣,江維就真的要隕身於此了。

「不行,不能這樣被圍著打!」

趁著九道鬼影攻擊的間隙,江維連從九道鬼影的包圍之中殺出一道口子,飛遁開去。九道鬼影自然不肯罷休,連窮追了上來。

雪上加霜的是,就在這時,第十道鬼影出現了! 「十個了!」

江維看到,身後的十道鬼影,正飛快地和自己拉近距離。江維的靈魂強度比這些鬼影要低,不施展秘技的話,速度自然比不過他們。

眼看自己就要被追上了,江維無奈之下,只好施展起了秘技「輕風」。


「輕風」,顧名思義,就是讓自己化作一道輕風。可是,風都是在地面上刮的,你見過水裡會颳風的嗎?——如今江維身處水中,「輕風」的效果自然也大打折扣。

好在有秘技和沒有秘技畢竟有所區別,江維一施展起「輕風」,速度立即飆升,轉眼就甩開了身後追趕的鬼影。

可是很快,第十一道鬼影又出現在了江維身旁!

「這怎麼打?」

江維自認,以自己的實力,在會神期已經難覓敵手了;可是面對這個考驗,卻是一點機會都沒有。非但一點機會都沒有,而且一不小心,就可能魂飛魄散於此——除非江維甘心立即輪迴轉世。

連自己這樣的實力,都一點都沒希望通過考驗,那要怎樣的實力才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