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方向,不是黑蛇

而是王家 血池內,一股股血紅色的氣息迸發而出,沙石滾落,渾厚的氣勢壓得胸口有種窒息之感

在氣息的中心,兩道恐怖的身體盤膝而坐,肉殼一呼一吸間,血氣噴薄,他們的周身皆是血氣繚繞,夢道臣的血氣最爲的強盛,血氣已經近乎血紅之色,如同血液一般,一絲絲血氣就瀰漫着恐怖的波動,單憑這個氣息,夢道臣便覺得能壓制一個武者

冰雅閣的臉色極爲凝重,額上的汗珠深處,她手中掌印交疊,功法迅速運轉開來

“砰砰砰。”她的身上,四條靜脈開始綻放出絢爛的光芒,她的身上,不斷傳出響聲,宛若天上的悶雷,聲音極爲的嚇人

每一次的悶響,她的氣息便變得絮亂,不過很快便又恢復正常,身子再次傳出悶響

她的身子正在被不斷打磨着,像一塊璞玉,體表變得越發的晶瑩剔透,皮膚之上隱隱間還泛着一抹奇異的光澤,呈血紅之色

林中兩道強大的氣息呼嘯而過,停在了樹梢之上

“那個血殺明明說在這附近的,怎麼就找不到了?”一個黑袍人抱怨着說道,手裏拿着地圖不停地比劃着

“別急,可能那些血嬰蛆改變了地形,再找找。”另一個聲音不急不緩地說道,

“在那裏啊,沒錯的,可是就沒有絲毫的血氣波動。”

“那就去看看,應該不可能有什麼手段矇蔽住氣場的,不然就發麻煩大了。”

說罷,兩道身影再次化爲殘影,劃過長夜

冰雅閣的毛髮無風而起,功法再次運轉,身上有着淡淡的異彩,從脊椎之骨蔓延而來,氣息再次凝聚,風聲獵獵,朝着冰雅閣而來,此時的冰雅閣就像是漩渦的中心,沙礫飄飛,落葉碎開,大樹也爲之晃動

“破。”當氣息凝聚至最高點時,冰雅閣眼眸猛地一睜,淡淡的精芒閃爍而過,隨之她一聲大喝,她的身子爆發出一股巨大的聲響,似乎有什麼東西被破開了一般,狂暴的勁風自體內席捲開來

她的氣息開始枯萎,她的小嘴微張,將空中的血氣吸入腹中,雙掌微微張開,手臂也緩緩放鬆開來,冰雅閣一臉享受之色

精純的靈力如同洪流,向身體涌去,涌入她的四肢,涌入她新打通的經脈,手三陽經:手陽明大腸經,手少陽三焦經,手太陽小腸經

隨着手三陽經靈力的灌入,冰雅閣的氣息在復甦,在急速地攀升,她的肉殼上,毛孔大張,一縷縷的氣息不斷溢出,身上的氣機在爆發,血氣震盪開來,十分的霸道,連夢道臣都被打斷了修爲,像一頭兇獸在在突破,極爲霸道

“唉,你就不能好好突破嗎?”夢道臣抱怨了一句,不過臉上卻是洋溢着笑意,替冰雅閣高興

幾個呼吸間,氣息便已突破了到原先的巔峯狀態,而且還沒有停下來的趨勢

“小子,你先把衣服給我穿上,別搞得像個臭流氓一樣。”龍莫敵淡淡的聲音傳來,帶着絲絲的玩味之意

“嗯?”夢道臣這才注意到自己居然孑然一身,訕訕敵笑了笑後,屁顛屁顛敵跑去穿衣服,真的是屁顛屁顛的

三道屬性光芒逐漸顯化,冰雅閣的氣息再次提高,只見她的手掌猛地一握,氣息急速凝聚,氣息在這一刻凝固了下來

“給我破。”冰雅閣大聲呼嘯,聲音響徹山谷,恐怖的力量震得一口逆血涌上心口,她的臉色瞬間漲紅,嘴角溢出絲絲的血跡

還沒完

隨後,冰雅閣的全身經脈靈力迅速涌動,磨練着她的身子,丹田處迸發出一股力量,丹田瞬間被撐大,骨骼都被震得獵獵作響,這些都不算什麼,冰雅閣的肉身已經被血池磨練得十分的強悍

勁風呼嘯,像是一條條風龍,攻殺四周

粘稠至極的血池在不斷被割出一條條裂縫,三股顏色的光芒不斷打出,震得血池出現一個個深坑,周身的液體劇烈抖動着,冒出一個個血泡,悶響聲時不時地傳出,似乎下一秒便要爆破開來

“給我下去。”龍莫敵出手了,只見他的手掌輕輕一壓,血池內的液體便沒了動靜,但,這卻絲毫不影響到冰雅閣的氣息

“這丫頭。”龍莫敵苦笑道

要是剛剛的液體爆開,冰雅閣的身子可就一覽無餘了,要知道她的衣物在就被池內的液體燒成飛灰了

“呼。”氣息破開,再次攀升而上,一切如同水到渠成一般,沒有絲毫的阻礙

功法再次運轉,冰雅閣開始修補她的身子,同時感受身子的變化

突然間脊椎骨綻放出光芒,冰雅閣的身子自主入定,眼中不斷閃過一幕幕光影

“小子,跟我走。”龍莫敵說完,也不管夢道臣願不願意,便拉着他消失在原地,只留下一套女性的衣服


“師父,這是要去哪啊?”夢道臣疑惑地問道,龍莫敵的速度極快,呼嘯的聲音在耳邊狂響,臉龐也被吹得變形

“有兩股氣息在這附近徘徊了很久,剛剛我把你們的氣息全部掩蓋掉,不讓其發現,可對方好像是有備而來,並沒有走,我猜想他們的目的也是血池,現在小雅在完善功法,一時間走不開,所以就要趕他們走了,實在不行,就殺了。”龍莫敵說道


“嗯。”夢道臣點了點頭,他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一旦傳出去便是無止境的追殺

他用衣物將臉龐遮住,白色的靈力爲之噴薄而出,眼神精芒閃爍,如若星芒,望向遠方,有着龍莫敵的相助,夢道臣能清楚地感覺到前方

那是兩道極爲恐怖的氣息,至少夢道臣從未見過,他們的修爲都還沒有達到武王的境界,卻已經比大多數的武王都要強悍不少

“你是何人?”黑袍的身影裹着一團血氣,從林中傳出,他的聲音極爲平靜,聽不出情緒,卻有着一直非答不可的語氣在裏面,可怕的波動滯壓而來,震動夢道臣的肉身有些難受

“強者,這纔是強者。”夢道臣一臉震驚

“嗯?這兩個小鬼好像修煉的是殺神決。”龍莫敵嘟囔一聲,一臉驚疑不定

“你們又是何人?你們家的大人沒教過你,問別人的姓名之前,要先自保家門嗎?”夢道臣身上的氣息猛地攀升一大截,震開了他的氣息,有些惱火地反問道

“哼,倒是有兩把刷子,可這還不夠,我看還是別跟他廢話了,鎮壓了再說。”另一個黑袍人不屑地說道,恐怖的氣息猛地爆發,帶着滔天的血氣,攻殺夢道臣,欲要將其震殺

“就憑你,還不夠。”夢道臣大手一揮,白色的掌印猛地擊出, 夫妻系統之與四爺過招的日子 ,血氣便被拍散,如同摧枯拉朽一般,勢不可擋

“竟然這麼強?”剛剛出手的黑袍人滿臉震驚,他分明能感覺到這個人的肉身不是很強,但卻能打出如此戰力

“這小子有些詭異。”另一個黑袍人眼眸凝視着前方,那裏血氣在凝聚,氣息在攀升,應該是有人在突破,他當機立斷

“一起上,速戰速決。”

說罷,他的身影猛地爆衝而去,狂暴的氣息翻滾,血氣滔天,周空微微炸響,再次逼來

“好,速戰速決。”

“那邊戰吧。”夢道臣戰意大起,手臂掄動,打出最強攻勢,殺向二人,能有幸與二人交手,必定能從中感悟良多

“砰砰砰。”身影在空中碰撞,頻頻炸響開來,短短的十幾個呼吸間便交手了十數次

夢道臣雖然修爲上與對方齊平,但,肉身強度完全沒有趕得及,他的肉身變得通紅,熱氣騰昇,一陣生疼,伴隨着鎮痛感 “還是儘早殺了吧,免得生出變數。”一名黑衣人聲色淡漠,卻是殺機十足

“確實,這個小子挺詭異的。”另一人輕輕點了點頭,隨後他的氣息開始爲之凝聚,血氣縈繞身外,逐漸滲入,氣息震盪,化作一股股罡風

“砰砰。”地面在龜裂,一道道的裂縫破開

“殺神一式。”他的眼神血色充斥,身體通紅,血氣再次溢出,但更多的是凝聚於手掌,只見他斷喝一聲,攻殺而來

“他嗎的,以爲自己天下無敵了不成,還想殺我。”夢道臣腳掌一跺,氣息也爲之騰昇

他的手臂,光輝顯化,綻放出白光,每一縷都透着震懾心魂的氣息,猶爲的恐怖

夢道臣輕輕擡起,呼嘯的風聲四處炸開,隨着他的手掌猛地一握,夢道臣的氣機再次變化,恐怖的氣機驚動天地,隱隱間有一種貫天之勢,宛若天地間衍生的手掌,可怕無比

“貫天拳。”夢道臣氣息噴薄,一拳猛地橫推而出,摧枯拉朽,氣貫長虹

“還有我。”另一個黑袍人也同樣打出殺神一式,攻殺而來

“砰。”碰撞聲在周空炸響,落葉大片飄落

夢道臣毛髮飛舞,衣服在節節崩碎,可是他絲毫不懼,他猛地大吼一聲,白光大放,拳勢滔天,對着二人滯壓而下

“這個人怎麼這麼可怕。”一名黑袍人暗暗心驚,對方的拳勢雖強,但還不足以擊破他們二人的攻勢

可是對方的攻勢卻是即爲的詭異,能直接攻擊他們的靈魂

他只覺得自己還未成型的靈魂在經歷一場劇烈的風暴,而且他還隱隱間感覺對方在留手,否則以剛剛的攻擊,便可將他們的靈魂磨滅

“給我破。”夢道臣身子往前一跨,如同一頭人形幼龍在爆發,氣機再次攀升,身子往前橫推一大截

兩個黑袍人根本擋不住夢道臣的連續爆發,直接被打入地面之中

要不是龍莫敵識得殺神決,剛剛的一擊便足以殺死他們

“王哥。”夢道臣突然大喊了一聲,在剛剛打破兩人攻殺的時候,一人的頭套也便轟碎

一個剛毅至極的臉龐上,劍眉逼人,一雙深邃的眼睛俊美多情

那人正是夢道臣的族兄,夢道王

“嗯?你叫我什麼?”夢道王與夢道侯從坑內站了起來,眼神激動,能這麼叫他的,也就族內的幾個弟弟,屈指可數,而且聲音是那麼的熟悉

“你要是再說一遍,我回家一定讓天哥打爆你的狗頭。”夢道臣笑了笑,略帶威脅地說道,而後他取下蓋住臉龐的布條,露出了本來面目

“你是…”夢道王與夢道侯有些茫然,沒辦法,在經過將身體兩股血脈融合之後,夢道臣的變化確實是很大,或者說是長大,但整體上還是能看得出本來的模樣的,就像他此刻的笑意,看上去還是那麼的賤

“小臣?哈哈哈,你是小臣。” 江湖梟雄 ,興奮地哈哈大笑

“不會錯的,不會錯的,你這個笑容,我一輩子也忘不了,就是你這個小王八蛋,經常威脅我,要讓天哥打我的。”

說罷,他張開手臂,給了夢道臣一個擁抱

“這幾年苦了你了,當初要不是小雄這個混蛋,也不至於…..”

夢道王的臉色暗淡,聲音中帶着懊悔,自責

“他,現在怎麼樣了。”夢道臣不太想提起他的名字

“自知闖了大禍,躲在謝家不敢出來,謝家也表態要一直護着他,我聽說兵將還有靜音去替你出氣了,但是此事還是不了了之了。”夢道侯搖了搖頭,說道

“我還要謝謝他呢。要不是他,我還沒能遇見我的師父,放心吧,兩位哥哥,很快我變得回去,把他打得頭破血流,這口氣我自己來出就好,讓家族消停一些。”夢道臣淡淡一笑,不屑地說道

“哦,對了,剛剛看你的狀態,戰力居然如此恐怖,而且還能擊敗我們二人,你現在的修爲到底是什麼層次?”夢道侯笑了笑,直接詢問說道

在武者世界,詢問修爲,功法,武技都是大忌,不過這幾人都是一起長大的,根本就沒什麼好隱瞞的


“哪能啊。那是我師父。”夢道臣饒了繞頭,一點也不敢誇大

“你是說,鐵土匪,龍莫敵老前輩?”夢道侯一臉驚訝,這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大能強者,竟然就在夢道臣身上

“什麼老前輩?我很老嗎?”龍莫敵沒好氣地說道,身影出現在衆人的視線中

“見過龍前輩。”夢道侯,夢道王兩人紛紛行禮道

“你們二人倒是聽懂禮數的。”龍莫敵點了點頭,臉色依舊平淡



“哈哈哈,單從您救下小臣,就是大恩了。”夢道王感激地說道

“況且,我們與您,還有一點關係,是吧,龍前輩。”

“你這小子都這麼說了,我也就直接問了,你們這個殺神決是誰給你們的?”龍莫敵問道

“我說我也不知道,你們信嗎?不過現在呢。是我們的族長在教我們。”夢道王饒了繞頭,說道

“我娘?”夢道臣一臉茫然,他娘什麼時候這麼強大了?

“嗯?你們族長?能不能跟我說說,功法的經過。”龍莫敵說道

夢道王猶豫了片刻後,開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