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林點了點頭,陳飛能出這麼一番推心置腹的話,已經很不容易了。

這便是張林想要的結果,此時能爭取到這一步,便夠了。

事情到了這一步,東部市區三環,四大護衛,最不可能的就是陳飛父親。

最有可能的,便是葉雲的父親, 王者歸來之全能男神

葉雲知道張林跟陳飛喜歡賽車,因此他若是提前在這裏安排人,動了些手腳,也並不是不可能。

這次中了對方陷阱,雖然有些危險,不過至少有一點,讓得那位潛藏在背後的護衛,逐漸露出了一些馬腳。

用不了多久,那潛藏在背後的護衛,一定會浮出水面的。

陳飛說完自己父親的事情,接着分析起這件事情來,他想了一下說道,

“張林兄弟,這次的陷阱,我想到一個人,我覺得他的可能最大。”

張林眼神閃爍,順着陳飛的話說了下去。

“陳飛兄,我知道你說的是誰,葉雲,那位葉護衛,他的確很有可能就是暗中對付我的人。”

這麼簡單的一點,他們都能想到,葉雲能想不到嗎?

如果真是葉雲,他直接隱藏的那麼好,可現在,爲什麼接二連三的暴露了目標。

第一次放過張林,讓得張林有了懷疑。

第二次,這俱樂部跟葉雲有些聯繫,他再次暴露。

真是葉護衛,還是有人故意在放***,迷惑張林的視線。 陳飛微微疑惑,他聽張林這意思,似乎這暗中出手的人,似乎不是這葉護衛,而是另有其人。

王護衛,還是那位隱藏最深的秦護衛,這些東西,在沒有確切證據之前,誰也不能肯定。


就比如現在,陳飛都無法相信他的父親,關於張林的事情,實在有些棘手,不好去弄。

張林想了一會,便沒有在想了,如今告訴了陳飛,便已經足夠了,接下來便是慢慢查了。

張林微微一笑說道。

“陳飛兄,不管那出手對付我的暗中護衛是誰,我自己會注意的,同時,因爲我的關係,陳飛兄也得小心一些。”

陳飛點了點頭說道,

“我會的,如果我父親這邊安全的話,有他幫助你探查,那絕對能獲得更多有用的信息,”

張林站在車子面前,看了一眼自己的車子,對於陳飛,以及他父親,他還是很放心的,

這一次的陷阱,可是有可能誤殺了陳飛,虎毒不食子,就算陳飛父親在狠,他也不會聽從那主神統治者的,用這種方法殺死張林。

除非陳飛不是親生的,當然這些都不重要了,就目前而言,陳護衛這邊可以信任。

張林是這麼決定的,這也是張林把有護衛暗害他的事情,說給陳飛聽的原因。

張林查看了一下車子,發現自己額車子沒有問題之後,放下了心來。

張林的車子,只是有些刮痕,其他的倒是沒有什麼。

張林上車,笑着說道。

“陳飛兄,這件事就不多想了,很可惜,這場比賽,不能順利完成了。”

陳飛不在意的說道。

“把安全隱患解決了,以後有的是時間比賽,這次比賽,我可是很有信心贏的,只可惜被這暗中的混蛋破壞了。”

張林只是看了一眼懸崖那邊,陳飛的車子已經掉落懸崖了,沒有辦法比試了。

如果真的繼續比試下去,陳飛有可能贏嗎?張林反正是覺得他沒機會贏。

張林指了指自己車子說道,

“陳飛兄,來日方長,趕緊上車吧!早點下去,也免得出現其他的意外事故。”

不知道怎麼的,張林總感覺繼續留在這山頂,很容易被人給包了餃子。

不過陳飛可是鉑金高級強者,只要對方不來一個厲害的鑽石強者,張林倒是不用擔心安危。

可萬一要是出現了呢?所以還是儘快離開這裏比較好。

陳飛上了車說道,

“嗯!這次我非得好好問問那些俱樂部的工作人員,在他們手中,說不定能查到什麼。”

張林不以爲然,既然對方敢做,自然想好了事情敗露後的處理措施,通過俱樂部這邊查探消息,可能性太小了。

張林車子啓動,朝着山道下開去,這一次,他沒有絲毫留手,開的極爲快。

多留一分便多一分危險,還是先找到一處安全的地方。

車子外經過第一個山道的時候,陳飛趕緊喊道。

“張林兄弟,趕緊減速呀!速度太快了,這樣下去,等下會衝出跑道的。”

張林一臉淡定的說道。

“陳飛兄,我們是賽車手,這點把握自然還是有的,你坐好就行。”

張林不但沒有減速,反而提升了速度。

轟隆隆!

車子來了一個完美的漂移,正好順着山道邊開了過去。

陳飛愣住了,這是什麼技術,這車子哪裏是在開,現在感覺都可以飛的起來了。

陳飛愣神的看着張林,他總感覺,自己跟張林不是一個級別的賽車手。

陳飛感覺自己是幼兒園賽車手,而張林是那種教授級別的賽車手。

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速度都很快,陳飛在也忍不住了問道。

“張林兄弟,剛纔你開車的時候,是不是沒有動用全力。”

張林也沒有隱瞞,如實告知。

“是,不過我只是想觀察下山的路徑,這樣纔是最節省時間的方法。”


陳飛再次愣住了,張林的車子還沒有開上山頂前,他就想着怎麼把車開下來了。

這樣速度更快嗎?陳飛怎麼覺得不是。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現在至少有一點,陳飛深深明白,他在賽車手,完全不是張林的對手。

陳飛一臉無奈的說道,

“張林兄弟,關於賽車,我對你甘拜下風。”

張林微微一笑說道。

“陳飛兄,不用這樣,賽車這東西,是可以學習的,等你學習夠了,我們在比比。”

陳飛點頭說道。

“一言爲定。”

倆人說了一會,張林已經把車開到了山下,一個完美的漂移,把車停在了俱樂部的停車場。

啪啪啪!

突然,一陣清脆的拍掌聲響起。

張林下車,朝拍掌的人看去,居然是他,這傢伙居然在這個時候還敢來。

陳飛則看到了拍掌的人,他一臉憤怒,臉色很是不好。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負責交通管理的葉雲,他來找張林了。

葉雲笑容滿面的說道。

“張林兄弟,這手車技厲害呀!讓我好生佩服。”

張林打量着葉雲,始終搞不明白,這傢伙究竟想幹什麼。

陳飛則是顧不上那麼多,大吼一聲道。

“葉雲,你來這裏幹什麼,山上的事情,是你乾的。”

陳飛也沒有什麼需要注意的,他們身份相當,唯一不同的便是實力。

葉雲如今是鑽石級別,而陳飛只是一個鉑金級別。

葉雲一臉茫然的說道。

“山上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呀!我這次來,是特地爲了你們兩個飆車的事情而來。”


張林認真的注視着葉雲的表情,他的表情有些古怪,可又不像說謊的樣子。

既然他不知道,那他爲什麼要表現的如此古怪。

張林神態自若,淡定說道。

“葉雲,我跟你不熟,驃車的事情,隨便你想怎麼樣。”

聽到張林這話,葉雲表情更加怪異了,他看了一眼陳飛說道,

“張林兄弟,陳飛是不是說,我不是個好人,少跟我接觸。

真是有些好笑,我的確不上好人,我直接承認。

不過我也想提醒一番你,這陳飛,也未必是什麼好人,僞君子多的是。”

張林愣住了,葉雲這話太直接了吧!他究竟是什麼意思。 張林三人相互張望着,沒人開口說話。

陳飛心中也有底,他不知道自己父親是怎麼想的,不過有一點葉雲說的沒錯。

這東部市區,三環這裏的四位護衛,沒有什麼好人。

不說其他的,就說對於那些普通市民,這些護衛便是抱着一副,能利用則利用,不能利用,那這針對。

護衛看起來風光,可他們若是沒有足夠強大的利益支持,在主神統治者的眼中,也只不過是隨時可以拋棄的棋子。

三十六護衛,之所以要鑽石級別才能擔任,並不是說非實力強勁者,支撐不起這個場面。

這些護衛,平時不但要負責管理市區,同時還要搞到足夠多的利益。

這些利益,一部分是被他們自己使用,一部分則是要上交給主神統治者。